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零二节 怪兽出笼
    刘彻闻言,却是以一种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跪在殿中的这两位列侯。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假如刘彻没记错的话。

    第一位跳出来的列侯姓王,他爷爷就是汉初名相,曾经担任丞相的王陵。

    没有错,他就是第三代安国候王游,正儿八经的黄老派,素来以爱惜羽毛著称。

    什么时候,黄老派也学会把商君的言论,挂在嘴边当口头禅了?

    至于另一位……

    “丁义的老子丁客啊……”刘彻在心里叹了口气。

    俗话说的好,有其父必有其子,反过来说,有其子必有其父。

    刘彻对丁客没有什么印象,但对他的儿子丁义,就只能说久仰大名了。

    历史上武帝朝的方士之祸,就是在丁义推荐的那个臭名昭著的大骗子栾大手中达到巅峰。

    可谓祸国殃民至极!

    而老丁家,向来无节操。

    打上一代乐成候开始,他们家就是出了名的爱占小便宜,把他们祖宗的脸都丢光了。

    想当年,初代乐成节候丁礼,可是手刃了龙且的猛人!

    以武力值计算,在汉初诸将里都能排前十了!

    而王游跟丁客两人的家族,更是汉室典型的冤家对头。

    两个家族的恩怨,从高帝时期,一直延绵至今。

    什么时候,敌对了几十年的世仇都能联手了?

    刘彻疑惑的看了看这两人。

    然而,随后,更多的列侯入场了。

    阳河、复阳、斥丘……十数位列侯,纷纷出列,言道:“请陛下迁天下罪官民以实边……”

    看到这里,假如刘彻还不明白的话,那他就太笨了。

    “军功勋爵名田宅制度这台怪兽……”刘彻看着这些臣子,心里头一个声音响起来:“它复活了……”

    军功勋爵名田宅制度一旦复活,那跟它一起回归人世间的必然还有耕战这个可怕的战争系统。

    而今天,这些列侯们口口声声说着商君。就是明证。

    在过去,没有任何一个列侯会把商君的名字挂在嘴边。

    不是因为大家都讨厌法家,不喜商君。

    实际上,对这帮有奶就是娘的家伙来说,黄老派、儒家、法家甚至墨家都一样。

    管它皇帝用什么政策呢!

    ‘永远拥有圣天子,谁是天子拥护谁’可不仅仅是一个刘舍在喊。

    他们过去从来不谈商君,也不说法家。只是因为,主流不喜欢法家。而且,他们的根本在封国的食邑。

    扯法家的话,很容易就被人指责倾向秦法,乃虎狼之吏,要被人喷死。

    但现在,随着诸子百家重新复兴,尤其是今上开始推崇法家。

    虽然秦依然是个坑,什么问题跟麻烦都能让它背。

    甚至就是汉室成立之后才出现的一些社会问题,舆论界也依然能毫无压力的将问题栽给秦。反正,有问题,肯定是暴秦无道,致使苍生受苦至今。

    我大汉伟大光荣正确。

    但法家却慢慢将自己洗白了。

    法家的洗白方式很简单——暴秦无道,这是肯定的——但是,我法家是无辜的——都是赵高李斯奸佞害人——一切都是奸佞的错——当孝公昭王时,我辈法家士子何等正确?

    所以。治世必法而后仁啊!

    虽然看上去逻辑有问题,但勉勉强强能糊弄过去了。

    而且,近来法家也没闲着,他们开始跟儒家勾勾搭搭了起来。

    张恢跟胡毋生以及董仲舒,就进行了一次交换学生的活动。

    有了儒家帮忙摇旗呐喊,法家的黑历史。算是能有一个勉强的交代了。

    舆论界看在刘彻的面子上,也没有深究下去。

    而法家投桃报李,也帮儒家洗白了一些黑历史。

    譬如说,现在没有人会去谈当年鲁儒们对抗高皇帝的问题了,也没有人再去主动提起高皇帝在儒生帽子撒尿的这个梗了。

    目前,儒法合流,共同对抗黄老以及墨家崛起的挑战的迹象非常明显。

    最起码。法家在没撂倒黄老派,取而代之,儒家没干趴墨家之前,他们大抵会维持基本的和平还有表面的友好。

    而这样的改变,反应在舆论界就是,随着儒家这个大喷子不再喷法家,改喷墨家后,对商鞅、韩非子还有申不害的相关言论,再没有以前那样忌讳了。

    表章之上,也不再跟过去一样,只有诗书的语录。

    越来越多的臣子,开始看情况和形势,引用儒法黄老各位大贤的论述来佐证自己的立场。

    这样的变化,刘彻去年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

    但,当今天,列侯们开始引用商鞅的名言来上奏时。

    刘彻马上就察觉到了,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军功勋爵名田宅制度,正在通过另外一个方式回归世间。

    证据就是作为统治者阶级的中坚,列侯阶级,开始出现了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鼓动皇帝,实施一种在过去绝对不会有人建议皇帝实施的政策——即强制迁徙犯罪的官民跟被划归为贼人眷属的百姓。

    在以前,谁敢这么提议,别人姑且不谈,列侯们肯定就跳起来大喊:此秦法也!

    但如今,列侯们自己主动的面不改色的大义凛然的提出这样的建议。

    为什么?

    “屯垦团、加恩令……”刘彻闭上了眼睛,他知道,他自己亲手放出了刘氏花了数十年才勉强关起来的野兽。

    但屯垦团与加恩令放到一起,产生的化学作用,立刻就反应到了政坛之上。

    得到了一片跟自己食邑户数对等甚至超过食邑户数土地的列侯们,为了开发自己的新封地,他们必然需要人口。

    但当地鸟不拉屎,人口密度其稀无比。

    根本找不到足够的人力来开发。

    若仅仅是这样,可能列侯们还会无所谓,当地冰天雪地,荒山野岭,也不是一年两年了。

    但屯垦团的出现,让列侯们有了对比。

    想想看,自己的封国,一片荒芜,而隔壁的屯垦团,则阡陌连野。

    任谁都会忍受不住这样的刺激。

    更关键的是,这些新开发的处女地,不断的传出各种奇迹和神话。

    有列侯,刚刚拿到新封地,派了儿子过去看,结果儿子写信回来:赶快派人来捡钱,这里山上都能捡到金子……

    更有人在新封地里发现一座座完整无缺的露天矿山。

    虽然,大多数列侯封地都没有这样的事情。

    但架不住别人家里有啊。

    大家的想法很朴素——既然别人家里有,我家也应该有,假如我家没有,那一定是我找的还不够仔细。

    于是,他们对人口的渴求,变得无比饥渴。

    只要能弄到人就好了。

    今天列侯们为了开发封国,可以鼓动刘彻强制迁徙犯罪官民跟叛贼眷属。

    明天,他们必然会为了获得奴隶跟奴工,而鼓动刘彻发动战争。

    “也不知,这是对是错……”刘彻叹了口气,但自己选的道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到底!

    “可!”刘彻对着这些家伙吐出一个字:“制诏罢!”(未完待续。)

    PS:    三更完毕求保底月票,求打赏,明天保底一万字~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