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百零一节 移民政策
    不过,因为主爵都尉现在实质上,只有八百石秩比。

    一个八百石的衙门的设置,皇帝是完全不需要征求臣子的意见,自己就可以拍板决定的。

    所以,刘彻的决定,自然没有遇到阻力。

    群臣纷纷拜道:“伏维陛下圣裁!”

    反正,八百石的衙门,再怎么蹦踧,也蹦踧不了多高!

    道理很简单,既然主官都只有八百石,那么副手必然只会有六百石,甚至四百石,以此类推,到了下面的具体办事人员身上,可能就全是斗食了。

    级别如此之低的一个机构,别说是去地方上收税办事了。

    恐怕,它的命令,连长安城都走不出!

    要知道,哪怕是给长安城守门的某门卫尉,级别也是一千石的。

    人家完全可以不理会,甚至拒绝接受主爵都尉的公文。

    当然,主爵都尉可以告状,可以申诉。

    但这样的机会是有限的。

    总不能事事去天子面前哭鼻子吧?

    那天子要你何用?

    很多人甚至都准备看戏了。

    但也有少数注意到了,刘彻所说的那一句‘转输幕府’。

    幕府,又称为莫府。

    这是兴起于战国时期,为了应对日益频繁与激烈的战争而诞生的特殊制度。

    白起、赵括、蔺相如、李牧、王翦都曾经开府建牙,广揽人才。

    一个幕府就是一个小型政府。

    它拥有包括军事、民政、税收和法律在内的一切机构。

    在战争时期,将军统领幕府,率领数万甚至数十万的大军,攻城拔塞,远征千里,帅师伐国。

    甚至因此诞生了一句名言: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幕府将军,率军在外,皇帝老子来了命令。都能不鸟了,一切只为战争服务。

    数年前,吴楚叛乱,周亚夫以太尉统帅十万禁军南下平叛。而窦婴以大将军,屯兵荥阳,收齐赵之兵,都是开了幕府的。

    但战争结束后,这两人的幕府就已经关闭。

    那么。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幕府呢?

    答案是——太子。宫。

    在汉室,有且只有太子跟太尉,能在和平时期,开府建牙,广蓄人才,交往豪杰,拉拢宾客。

    如今,太尉已废弃,就只有太子能拥有这个资格。

    虽然,刘彻现在没有立太子。

    但这并不代表。太子。宫就不存在了。

    它依然在未央宫与长乐宫之间的那个小宫殿群中。

    它依然保持了一定的制度跟人员。

    它时刻准备着,为它的新主人效力。

    特别是,汉家有制度,无论有没有太子,太子舍人,依旧会保持编制跟人员。

    如此一来,所谓转输幕府,其实就是转输太子、宫。

    这跟转输少府其实差不多。

    但问题是,汉家迟早会有储君,天子迟早会立嗣。

    到时候……

    “这主爵都尉衙门。就能顺势成为两千石衙门了……”有人立刻就醒悟了过来。

    虽然太子家令也才比八百石,但既然是服务储君,地位拔高一些,非常正常。

    换句话说。一旦建储,主爵都尉就极有可能凭借储君,一跃成为汉家政坛的重要力量,甚至在未来,储君上台后,成为国家经济的决策中心。

    这可是个了不得的信息。

    让人不得不重视。

    毕竟。谁能想到,在先帝之时,还只是个跑腿的,被人戏称为‘扫除之臣’的尚书令,今上即位后,地位与权柄就不断拔高。如今,甚至已经被人称为‘出纳王命,奏复万机,宣达政命,虽不为九卿,实九卿也’。

    更因为日夜与天子相处,关系亲密,而具备了甚至让丞相都羡慕的特权。

    而刘彻则在宣布了主爵都尉的人选后,就继续下一个议题,他没有按照惯例,举行拜官仪式——区区八百石,丞相行文就可以了,不需要皇帝屈尊降贵拜官。

    “今岁,将继续向怀化郡及朝鲜移民,有司都报告一下,各自的准备情况,以及目前报名的移民吧!”刘彻说道。

    于是,少府、大农跟丞相府的有关负责人员,都纷纷出来,报告各自的工作进展情况。

    由于刘彻舍得花钱,所以,物资跟基本生活资料的问题不大。

    通过调拨、平买以及制造,目前,少府跟大农,就已经准备了足够三十万人一年所需的粮食、种子以及人手一套的农具,随时可以启运。

    但问题是,可能因为去年十万人的移民,耗尽了天下百姓的热情,今年,至今报名的移民人数,也只有五万人。

    这大大低于朝野的预期。

    但没办法,中国人自古如此,但凡只要还能在家乡活得下去,谁愿意背井离乡,去往数千里之外的陌生地方,更何况,当地还是过去的蛮荒之地?

    人离乡贱的观念,深入人心。

    许多人,都是宁肯在家乡当佃农,也不远去异乡做自耕农。

    刘彻听完丞相府官员报告的情况,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新得的疆域,包括朝鲜半岛和怀化的地盘在内,足足有两百多万平方公里,几乎占到了目前汉家国土的三分之一。

    但这么大的地盘,哪怕就算是加上濊人、真番人还有马韩这样的宗藩群体,总人口也就百来万。

    平均一公里一个人。

    这样的人口密度,后世毛子的西伯利亚,都可以说人多势众了。

    毫无疑问,如此广大的国土,需要足够多的人口,才能真正吃到嘴里,消化完毕。

    更别说目前当地,汉人与归附的异族之间的人口比例,在一比十之上。

    这样的比例,让刘彻觉得很不安全。

    起码,当地的汉人与异族之间,要一比一,才算比较安全,三比一,才能符合中国之土的概念,十比一,才能叫自古以来。

    要实现这个目标,同化异族是一方面,但,汉人的数量,也得稳步提升。

    可百姓不愿意,刘彻还能强制不成?

    这又不是对付豪强,可以不管他到底情不情愿,可以打着社稷祖宗的名义强行命令他必须迁徙。

    正苦恼之时,一位列侯出列拜道:“臣游昧死以奏陛下:臣闻,商君曰:治国刑多多而赏少,故王者刑九而赏一,今陛下即苦百姓不愿戍边,又以大德,不愿强令百姓,何不迁罪官民于新化?”

    随即又有一位列侯出列拜道:“臣客附议,臣闻,前者丞相诛吴楚之逆,先帝下淮南、赵王之狱,其罪官并罪民,十有数万,可迁新化、朝鲜,以为其罚也!”(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