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九十六节 争权夺利
    武苑跟太学的事情已毕,终于轮到了重头戏,也是本次朔望朝群臣的关注焦点——主爵都尉衙门的设立以及天下郡国平贾擅权制度的调整。

    刘彻看着臣子们,沉吟片刻,然后做了开场白,道:“朕尝读史书,见昔者春秋之时,齐楚争霸,恒公以楚兵强而患之,于是,管夷吾献购鹿之计,以钱两千万,乃溃楚师!贾长沙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乡中长者亦曰: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能知得失!卿等士大夫列侯公卿,皆贤良文学,明于礼乐,熟读经书,必有能教朕者,请著之于篇,朕将亲览之!”

    管仲购鹿的故事,是中国古典时代最经典的经济渗透范例。同时也可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经济战争的范例。

    齐国在管仲的这个政策主导下,仅仅花了两千万钱,就成功的瓦解了楚国的经济。

    使得本来能够与齐国争霸的楚国,陷入经济危机的泥潭,而不能自拔,最终齐国兵不血刃,使楚国屈服。

    这个经典案例和故事,被记录在管仲的著作《管子。轻重》篇之中。

    当此之时,管仲的地位也很巧妙。

    在名义上来说,管仲应该划到法家的范畴,就是说他是法家的先驱,也是可以的。

    但实际上,《管子》这本书,被划到了黄老派,成为了黄老派的经济政策根基和理论来源。

    可是,在另外一方面,儒家也承认,管子是圣贤,是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大能。

    孔子自己就非常崇拜管仲。

    于是,这就造成了,诸子百家主流学派,全部推崇管仲。

    不拘派系,其经济政策和理论,少不得都会从《管子》八十五篇之中吸取营养。

    至于当政的诸公。要是谁没读过管子,那他基本就不配为公卿了。

    因而,刘彻一说,大家伙就立刻在脑海里浮现了管仲购鹿的故事原文记载。甚至是轻重篇下的其他文章也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冒了出来。

    而管子在轻重全文之中,始终都在强调一个事情。

    这个事情,用原文来说是:积之以轻,散行以重。

    通俗的来说,就是以国家的力量。调控物价的涨跌,通过行政命令和国家宏观调控,实现操纵天下物价和调剂民生的目的。

    这就是为什么,刘彻玩粮食保护价格政策以及盐铁官营政策,没人能在理论上和道义上非议的缘故。

    管子,早几百年前,就已经提出并且实施了类似的理论政策。

    当今之世,哪怕是最狂妄的人,也不敢说,自己比管仲在经济上还强!

    而聪明人一听刘彻这么一说。立刻就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了刘彻的心思。

    大农中丞商容,立刻就出列奏道:“管夷吾昔者以钱两千万,而令楚师溃散,使恒公霸天下,陛下见微知著,以粟盐铁而重天下,取先贤之政,用之于当世,此臣等愚所不能及也。恒公之远不能如也!臣谨为天下贺!陛下命臣等议管子购鹿之得失教训,更乃圣王之见,伏维陛下能动合阴阳,明见万里!”

    这个马屁拍的无数人侧目。震惊、跳脚——妈蛋,抢我台词剧本!

    商容却是一脸正气,接着奏道:“以臣之愚见,陛下即立粟盐铁之政,恩泽天下亿兆黎庶,安能不再立一新政。行督查天下商贾之职,握核查贾人车船矿山之权,执郡国平贾擅权监察之责,上佐社稷,下安黎庶!”

    商容向前一步,匍匐拜奏:“臣谨上‘请立主爵都尉以制天下商贾疏’,伏维陛下御览!”

    刘彻看着商容,脸上露出了非常满意的笑容。

    自从他放风,要立主爵都尉后,就一直在等着那个聪明的臣子主动出头来上这么个建议了。

    刘彻本来以为,他还要鼓动鼓动,才会有人主动出头。

    没想到,这个商容这么识趣,都不需要动员,自己就写好了奏疏。

    不错,也不枉自己提拔栽培了。

    有了商容带头,其他人也纷纷丢掉节操,迅速跟进——既然第一个螃蟹没吃到,那就更要把队伍站好了。

    不能对抗天子啊,更不能在天子心里留下‘某某跟朕不对头,老是喜欢对着干’的印象。

    尤其是千石左右的诸司曹主官。

    对这些人来说,他们的升迁任免,未来前途,全系于刘彻这个皇帝的喜怒。

    得罪了皇帝等于自绝于仕途。

    前代名臣冯唐的例子,就很好的教育了这些人,不要对抗,更不要得罪皇帝。

    不然,你就算再有才华,也得在郡国打转。

    想回中央?做梦去吧!

    但两千石们的想法,就又不同了。

    当官当到两千石,就已经进入了汉室‘将相不辱’的保护范围。

    皇帝即使再厌恶他们,撑死了也就下放地方。

    两千石朝臣下放,起点至少也是地方郡守。

    即使最被皇帝讨厌的人,也能捞个类似诸侯王太傅、丞相一类的官职,聊以自慰。

    先帝时,故廷尉张释之,把先帝都得罪成那个样子了,还不是能成为诸侯王丞相?

    当然了,一般情况下,也没有那个两千石朝臣愿意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东西,去跟皇帝死磕,更加不会故意对抗皇帝了。

    但,假如,某个事情牵扯到的利益跟好处实在太大了的话。

    肯定有人愿意稍微冒些风险了。

    譬如,少府刘舍跟大农直不疑,就一定愿意在主爵都尉的问题上‘据理力争’。

    誓要将这个衙门变成自己衙门下属的司曹之一。

    而丞相府跟御史大夫衙门的官僚们,也是虎视眈眈。

    汉家制度之下,丞相跟御史大夫衙门,在许多职权上交叉重叠,彼此之间,更是明争暗斗不止。

    在理论上,丞相总揽天下军国大事,执百官之牛耳,是为天子之下,最高等级的大臣。

    但御史大夫也不差。身为亚相,操监督百官,执弹劾大权,更领有文书图录律法刑杀之权。

    所以。历来,新设一个衙门,丞相跟御史大夫衙门都会相互争夺,哪怕,这个新衙门只是管市政垃圾处理的……

    更别说主爵都尉这样明摆着有钱有权。更能影响天下的机构!

    没有那个官僚机构,不会渴望自己的权力更大。

    甚至,可以说,若有可能,官僚机构就会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为自己揽权。

    至于揽到权力后怎么办?那就到时候再说呗。

    总之,先抓权,最重要!

    于是,殿中就出现了汉兴以来,极为少见的一幕:

    只见。商容之后,刘舍的左膀右臂之一,主管少府园林跟假田事务的少府六丞之一的赵胡出列奏道:“陛下深明大义,嘉天下黎庶以大惠,自元德以来,善政无数,至今已出内库禁钱数以十万万计以振元元,抚孤寡,敬长者,修渠道。建水车,行安粟之政(粮食保护价)用盐铁之策,又兴军备,整六师。德被苍生。泽及鸟兽,今又以先贤故事,教训大臣,此臣胡愚所不能及也,然臣虽愚,但臣忠义之心不绝。谨奏以《请加内库财权以利社稷疏》,伏维陛下圣览!”

    瞎子都知道,这赵胡明摆着就是要把主爵都尉衙门纳入少府体系。

    不然,他扯那么多做什么?

    不就是先摆出我们少府付出了很多很多,也做了很多很多,在财政方面,我们才是专家。

    请将专业的事情交给专家去处理!

    大农立刻就不能忍了。

    另一位大农中丞,直不疑的心腹番训马上就跳出来,捧着一份奏疏,拜道:“臣训昧死以奏陛下:自陛下兴盐铁之利,用轻重之策,以利苍生以来,大农上下皆以效死之心而忠心王事,于郡国广设盐铁有司,赖陛下之威,社稷之灵,群臣用力,迄今已在天下郡国增设盐铁官员有秩以上千三百余人,立盐铁官邸,三十五处!今闻陛下圣训,臣训等诚惶诚恐,乃上《请益国库疏》……伏维陛下圣裁!”

    然后番训就笑眯眯的看着赵胡,这其中的挑衅味道,再清楚不过了。

    你们少府不是说你们是专家吗?

    那难道我们大农就不是专家了?

    就你们会玩财政,会理财?

    我呸!

    更何况,论起在地方上的经营以及在郡国的网络铺设能力,尤其是吴楚齐鲁地区的影响力,你们少府能比得上我们大农吗?

    再者说了,作为天子内库的管家,尔等渣渣,安心帮陛下管理好上林苑以及皇家园林、作坊就好了。

    好嘛,大农跟少府,直接唱对台戏了!

    这让其他围观群众,看的热血沸腾,若非是在宣室殿,甚至有人都想喊一声加油了。

    而对阵双方,虽然不是少府跟大农的主官,但却也都来头不小了。

    番训,属于士大夫阶级,虽然他是刀笔吏出身,但汉室如今,多数士大夫,都是自刀笔吏而起,所以也就不存在,谁比谁更高贵这个问题。

    所以士大夫们一看,当然用脚投票,力挺番训了。

    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摇旗呐喊,谁都会做。

    至于赵胡?

    这位与南越王世子同名的官员,可是正儿八经的列侯之子。

    他的祖父,更是汉室有的福将,深泽齐候赵将夜。

    深泽候这个候国,食邑不多,七百户而已。

    但首任君侯赵将夜,却是当年汉室诸功臣中的传奇人物。

    赵将夜在汉王三年,才投降汉军阵营,而且,是投降的韩信。

    这本来是不可能封侯,更遑论捞一个开国功臣的位置。

    但,所谓福将,就是不管什么艰难险阻,都难不住他。

    投降韩信后,赵将夜先是跟着韩信打了自己的前主子,赵王张耳,又扫平了齐楚。

    然后,他的运气来了,跟着高皇帝去了平城,还在平城表现出色。于是,入了刘邦的眼,拜为深泽候。

    后来,韩信跪了。刘邦挂了,赵将夜没了靠山,吕后上台后就找了借口,夺去他的封国。

    只是三年后,政局再次发生变化。出于笼络人心的需要,吕后恢复了赵将夜的爵位。

    然而,赵将夜这个时候,对吕后绞杀高祖子嗣的行为非常不满,常常私底下发牢骚,非议吕后,还对诸吕的跋扈极为不满。

    于是,一年后再次被废。

    本来,很多人都以为深泽候这次****了。

    可是,数年后。吕后驾崩,诸吕被清算,代王从代国入主长安。

    于是,赵将夜当年的牢骚跟不满,就成为了忠臣的表率。

    深泽候候国再次建立。

    深泽候也因此成为汉室历史上起起落落次数最多的列侯,更被人称为福将,太宗孝文皇帝时期,赵将夜就因为福将的名头,曾经出任过雁门郡守跟光禄勋等职位。

    最重要的是,在这个期间。赵将夜跟窦氏有了联姻。

    赵将夜的幼女,就嫁给了南皮候窦彭祖,也算是窦氏外戚集团的一员了。

    赵胡虽然不是深泽候世子,但跟窦家走的也比较近。

    他的妻子。就是窦婴的妹妹,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

    于是窦氏外戚集团,自然愿意卖个面子给赵胡。

    南皮候窦彭祖,就派了几个小弟出来给赵胡站台。

    这边,大农跟少府吵的不可开交,那边。丞相府跟御史大夫衙门又闹了起来。

    只是,到底是唯二的三公衙门,这体面跟方法还是要讲一讲的。

    一般情况下,丞相跟御史大夫,会在国政上进行磋商,以协调双方立场,弥合分歧。

    毕竟,这丞相跟御史大夫要是公然互相拆台,那影响就太坏了!

    皇帝也绝对不会坐视这样的情况发生,皇帝一定会强势介入,而强势介入只会有一个结局——两边都回家种田。

    但,若说丞相府会跟御史大夫衙门相亲相爱,那也是不可能的。

    设置御史大夫的初衷,就是平衡相权,使丞相权力不至于大的离谱。

    所以,周亚夫跟晁错的磋商,进行的很不顺利。

    两位巨头之间,通过文字,不断往来交换意见,但始终没办法达成一致。

    丞相府觉得,身为丞相,理所应当,就拥有管辖一切有司衙门的权柄。

    就是少府,不也得在办事前,给我们打个报告?

    这主爵都尉,当然要归我管辖和监督。

    但晁错却觉得,丞相吃相太难看了。自己吃肉,汤都不给我喝一口,叔叔能忍,婶婶也忍不得!

    实在是,明眼人都知道,这主爵都尉的未来权柄跟分量将举足轻重。

    但凡有所野心和政治抱负,都不会放弃把自己的手伸进去的可能。

    但这样的局面,却让首次参加朝会的平贾擅权们看的目瞪口呆。

    一个个膛目结舌的在心里吐槽:“汉官威仪,吾等以前只是听说而已,却不想,果真是……”

    嗯,当年,高皇帝的时候,丞相带头在朝会上斗殴,太上皇亲自带着家臣仆役跟别人械斗的故事,可是汉室久经不衰的八卦话题。

    嗯,今天继续爆发~!

    等下还有~

    另外求月票~~~~~求推荐票~

    恩,现在,月票告急啊~

    俺以前从来没有上过月票榜,更加没有争抢过月票~

    当然不是俺清心寡欲,没有功利心,这话我自己都不信~

    只是我以前懒而已~这是实话~

    但现在,这个月票,我是一定要争了。

    因为已经裸奔很久了,大概编辑看俺太懒,所以一个月无推荐,泪奔啊~

    所以呢,恳请诸位读者老爷,助我一臂之力~(现在正好是月初,保底月票什么的应该有不少~)

    我会用更新来报答大家。

    这个月,我想拿到那一千块月票奖!!!!!!!!(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