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九十五节 学阀们的狂欢
    问完这个问题,刘彻就继续对刘舍道:“卿继续报告,太学诸校本的情况吧……”

    “诺!”刘舍点头,继续奏报:“臣受命,督办太学诸经典之印刷,至今,已将《吕氏春秋》计一十二卷,一百六十篇,二十余万字;《商君书》计三十一篇计十六万七千字(注1);《尚书》二十六篇,《诗》三百零五首,《大学》四十二篇,《论语》二十篇四百九十二章;《九章算术》及北平文候所献《九章算术经略》《今政略要》及《算数书》《周算》两千石易经博士司马季主所著之《律书新观》等共计七十八卷,一百二十七篇,五十九万字,这些皆已印刻完毕……”

    刘彻听着,非常满意。

    这下子,以后东方朔再也没办法吹牛逼说哥读了三十二万字著作,牛逼的不要不要的。

    就刘舍现在嘴里吐出来的这些已经雕刻完毕的字数,就足以让东方朔目瞪口呆了。

    “另外,前时,少府有司,已经雕刻完成了《道德经》《黄帝内经》《老子》《慎子》《伊文子》《宋子》等先贤著作,此外,《韩非子》《庄子》《墨子》等著三十余册,还在印刻之中……”刘舍继续汇报着:“汉兴以来,历代名臣及大贤论述等,五十余册,四百多卷,则暂且押后再刻……”

    这也是没办法。

    少府在强,也无法完成这样浩大的雕刻工程。

    你要知道,一个合格的雕刻工匠,一个月,也只能雕出几千字而已。

    少府现在最多一千多,不足两千的工匠和学徒,就算每天天一亮就工作,一直到晚上,可能也要五六年,才能将全部先贤著作雕刻完毕。

    但人又不是机器。不可能天天工作。

    尤其是雕版这样需要聚精会神的精细工作。

    一般一个工匠,雕刻两个时辰,就得休息休息了。

    连续工作三天,就得散散心。休假一天。

    老实说,少府能用三年时间,搞定两三百万字的雕刻工作,刘彻都想给岑迈跟刘舍发个一吨重的奖章来表彰了!

    “卿与少府诸位匠人,辛苦了!”刘彻站起来表扬道:“传朕的命令。少府所有参与雕刻的匠人,皆赐爵一级,免徭役赋税三年,赐酒肉各一石,钱人一千钱,有罪及刑耐,除罪一级!斗食之官,皆列为有秩,百石以上者,皆以其功劳。各升其秩比,至于卿……益封一千户!故少府将作大匠岑迈,赐爵关内侯!”

    刘舍立刻就喜滋滋的拜道:“陛下隆恩,臣代少府上下拜谢!”

    其他大臣,也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

    这文教盛事,不会有人意见。

    更何况,这个事情,还关系着自身学派与理念的未来与前途。

    大家更是只是拍手鼓掌跟感激的份。

    甚至,就连刘舍,许多人都觉得看的顺眼多了。

    “董公、胡公、张公……”刘彻将视线投向现在在长安的三大学阀。温言道:“所有雕刻完毕的典籍经典,朕会让少府拟个名单,交于三位,三位皆长者。可自书录名单之中自行选择各自所要讲授之经典,朕将令少府优先印刷!”

    现在,少府,其实哪怕是印刷力量,也是紧张的很。

    甚至纸张都有些供给不足了!

    武苑、太学、甘棠都要印刷,所以。只能优先满足那些紧缺的书籍的印刷工作,其他的,就先放一边吧。

    “诺!”董仲舒跟胡毋生以及张恢立刻出列拜道:“臣等谨奉诏!”

    这种好事情,他们当然不会拒绝。

    尤其是董仲舒跟胡毋生,虽然以前有些矛盾、分歧。

    但现在,这对师兄弟相互看了看,在心里面哈哈大笑起来。

    “谷梁派……嘿嘿嘿嘿,总算落到吾等手中了……”

    董仲舒的心里甚至起了个奇怪的危险念头:“若吾不小心,将《谷梁春秋》的某些篇章给遗失了……”

    谷梁派手里肯定是有原稿的,毁了或者遗失了雕刻版本,没什么大不了,人家依然可以继续雕刻。

    但是……

    少府现在肯定是忙不过,不大可能给谷梁派再服务一次。

    这样,谷梁派就必须去排队。

    以目前的排队情况来看,就算天子出面施压,没个三五年,谷梁派也排不上队。

    毕竟,不止谷梁派有靠山,有门路。

    其他诸子百家先贤的徒子徒孙,岂是等闲之辈?

    这样,就能把谷梁派的计划拖上三五年了。

    三五年后,公羊派自然是早已经上岸了,然后就可以看着在水里扑腾扑腾的谷梁派啰!

    只是,董仲舒知道,他若是这样做了,谷梁派肯定跟他不死不休。

    现在,谷梁派在雒阳跟河内还是很有势力的。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何况他这样的绝户计。

    到时候,恐怕,谷梁派都能干得出跟墨家联手的事情了。——换了董仲舒自己站到谷梁派的立场,若《公羊春秋》被人这么阴了,他也能放下仇恨和门户之见,去墨苑找当代钜子联手。

    如今,儒门内部各派系,已经在当代儒家最大的学阀,鲁申公的倡议下,做出了搁置争议,共同发展的决议。

    若公羊派先玩这样下三滥,申公那边也不好交代。

    但,下三滥玩不了,可以来光明正大的行动。

    譬如说,将《谷梁春秋》的某些异端学说,踢出太学的课程范围。

    这样谷梁派就算再愤恨,也没地方说理去!

    儒门派系这么多,总有些论述,是要舍弃的嘛。

    公羊派如是,思孟学派如是,齐鲁诗派亦如是。

    难不成你谷梁派特殊?

    至于张恢,也是看着这个任命,心里乐开了怀。

    法家内部,其实也不是一团和气。

    商君的门徒、韩非子的门徒,对申不害的徒子徒孙,未必就那么客气了。

    另外,怎么‘尽地力之教’‘权术势’的轻重之分,也有分歧。

    如何取舍,以谁为主,过去就争辩了几百年。

    张恢自然有自己的立场跟取舍。

    即使是看上去相亲相爱,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黄老学派,现在就已经打成了狗脑子。

    黄帝派、老子派、庄子派,还有下面的小派系,为了到底以谁为主,早就闹得不可交了。

    但,黄老派比较聪明。

    他们私底下再怎么闹腾,在公开场合,还是非常和气的。

    因为他们很清楚,在这个问题上,真正做决定的人,不是他们。

    而是东宫两位太后,还有章武候窦广国。

    这些天,黄老各派系,都是拼命往东宫跑。

    而刘彻也早已经将此事的决定权,作为礼物,送给了东宫的薄太后跟太皇太后窦氏。(未完待续。)

    ps:    啊,我今天写了13000字!

    真是佩服和感动~

    于是,我决定这一章定时~早上八点更新~

    求3月月票鼓励鼓励~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