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九十一节 文治(2)
    何止是接受不能啊!

    有些博士,甚至已经是怒不可谒了!

    两千石《春秋》博士董仲舒首先就站了出来。

    他出列奏道:“臣《春秋》博士仲舒昧死以奏陛下:臣窃闻圣人制礼乐各有由,王者定制度各有因,今陛下立太学,以诸子百家授业,兴礼乐教化于天下,施大德于四海,臣谨为天下贺……只是,这数学、地理,格物诸课,臣愚以为,此三代所未有,列国所不用之课,陛下当三思之……”

    黄老、法家等诸子巨头,也纷纷跟进,奏道:“陛下,太学,国之重器也,礼乐教化之地,不可不慎啊,还请陛下三思!”

    刘彻笑眯眯的看着这些家伙。

    若没有重生一回,这会,刘彻的思路肯定要被这些带到沟里去,去考虑什么文人相轻,吐槽不重视基础教育,尤其是数理化了。

    甚至可能跟这些家伙撕破脸皮。

    但重生一回,刘彻已然知道,在政坛上,很多事情在表达的时候,通常都会用一个很隐蔽的方式。

    诚然,这些博士,不算政客。

    但,谁告诉过你,学术界,就不是政坛了?

    在事实上,在多数情况下,学术界比政坛还政治!

    你以为搞学问的,就全部是清心寡欲,品行高尚的贤达名士?

    但在事实上,古今中外,学术,从未远离政治,学者从来都是政治人物。甚至他们陷得比政客还要深!他们之间的斗争之残酷,比政坛上的政争,还要可怕。

    政争,只要把政敌弄下去,基本就没人追究了。

    但学术争执,却极可能连续数个世纪,直至将那个敌人彻底消灭,从**到精神,全面摧毁。他们才会善罢甘休!

    假如说,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那么,学术思想就是统治阶级的********工具。

    所有的一切法律、政策和学术思想。归根结底,最终是要给统治者服务的。

    正如同不符合统治阶级意志的法律,会变成一张废纸一样,不符合统治阶级********的学术思想,最终也会消亡。

    只是。学术界或者说文人,从来都比较矫情,哪怕是要出来卖,人家也会扭扭捏捏好一阵,而且会极为纠结的努力清除一些可能太过明显表露自己**裸的功利性目的的要求,而将这些要求隐藏在一些暧昧性的词组里,让皇帝去猜——反正皇帝只要不太笨,多花点时间琢磨总能猜得到——哪怕这个皇帝实在太笨了,怎么猜也猜不出来,那也不要紧。这个时候,会有一些谋臣啊智囊啊在旁边提点。

    这样一来,士大夫学者们,就能将自己的现象,维护的非常好。

    让不明就里的人,以为他们是纯洁可爱白莲花……

    哪怕是两千年后的学术界,也依然如此。

    更何况如今?

    所以,刘彻根本就没把这些人说的话当真,而是去仔细揣摩他们的言外之意。

    董仲舒说:圣人制礼乐各有由,王者立制度更有因。

    其他人更是口口声声‘礼乐教化。国之重器,不可不慎。’

    什么时候,立场南辕北辙,理念各自矛盾的诸子百家如此齐心合力起来了?

    更何况。这数学跟地理,在如今的地位,可是非常非常高的。甚至是世人衡量一个人学术造诣的标准之一!

    即使格物,也不算太过激进。

    大学就说了格物致知,在太学安排这样一门课程,不算过分。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学霸或者说学阀们,反对在太学安排这几门课程的目的何在?

    他们总不能是因为因为对数学跟地理、格物这三门课程本身反感而反对吧?

    这样既不合理也不科学,更加幼稚无比,更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会干出来的事情。

    必然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和更高的动机。

    刘彻揉了揉太阳**,一时半会,他也想不到这些家伙的真正目的何在。

    但没有关系,历来,皇帝跟学阀之间的游戏规则,就讲究有来有回。

    就像历史上武帝跟董仲舒在天人感应上的对答一样。

    一方问,一方答,一方再问,一方再答。

    最终,双方的立场迅速接近,然后,交易完成,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皇帝得到自己统一天下话语权跟思想的好处,而董仲舒则得到了自身派系独尊的名义。

    于是,刘彻想了想,然后,道:“朕闻天地不变,不施其化,阴阳不变,物不昌茂,是故易云:通其变,使民不倦!诗曰:九变复贯,知其所选!今朕嘉唐虞而乐殷周,据旧以鉴新!乃命太常于太学,益数、地理、格物三课程,本欲令天下士大夫,率民更始,诸子不明朕意,有所疑虑,本是正常,如今,朕详作解释,诸子当明朕意,若有疑虑,可直奏朕前,朕将亲览之!”

    这些话的意思呢,非常简单。

    首先,向博士们阐述自己这个皇帝的立场坚定不移,不因任何反对而打消自己的决定。

    在皇帝阐述了自己的坚定立场后,学阀们,若有什么不怀好意,或者打着些不现实的主意的,就该醒醒了。

    然后,戏肉来了。

    刘彻说‘有所疑虑,本是正常’‘朕将详作解释’,这两句话的意思,再直白不过了。

    意思是,你们有什么条件,就提出来吧,别藏着掖着了。

    果不其然,嗅觉异常灵敏的董仲舒,马上就心领神会的闻出了味道。

    当然,他也不确定刘彻是否知道了他的潜台词,所以呢,不能直接就说出自己的要求,要委婉一点。

    于是,董仲舒叩首拜道:“陛下嘉天下以大惠,臣愚昧,不明圣意,伏请陛下赎罪,只是,陛下即立数、地理及格物,未知陛下属意谁人为此三课之师?”

    然后,董仲舒跟其他诸子百家的巨头们,就纷纷抬起头,眨巴着一双双亮晶晶的眼睛,拼命的眨眼。

    看到这里,刘彻若是还不明白这些家伙的意思是什么,那他就实在太鱼了!

    “原来是这样啊……”刘彻心里冷笑一声,已然清楚,这些家伙是看上了那数学、地理跟格物三门课程的讲师。

    但想想也就释然了。

    太学之中儒法黄老三国争霸,显然,这些家伙一点也不希望,有第四方势力加入进来。

    而这数学地理格物三门课程,却是随便谁都可以上去讲一讲。

    这样一来,万一放进了墨家或者杂家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岂非是大大不妙?

    为了避免出现新的竞争者,所以他们抢先反对,以此作为筹码跟刘彻谈判。

    而刘彻刚才的话语则告诉他们,他并没有让墨家或者杂家什么的搀和进来的意思。

    于是,他们的态度就迅速的从堵死竞争者入局,变成了——呸!对面那个渣渣,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历来道统之争,向来都是寸土不让,血流成河!(未完待续。)

    PS:    今天卡文了,明天会多写一点,应该会有3更~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