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九十节 文治(1)
    出了窦婴这么档事情,顿时就没人再敢在《平律》上挑刺了。△,

    原本蠢蠢欲动的博士们,更是彻底的偃旗息鼓下来。

    不会有那个傻瓜,敢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唧唧歪歪。

    因为那等于,将自己所在学派的未来政治前途葬送掉。

    而且,所有人都确信,一旦自己惹怒了天子,那么天子一定干的出,将该学派在政坛上赶尽杀绝的事情出来!

    当年高皇帝能当众在儒生的帽子里撒尿,现在的天子,将某个学派丢到垃圾箱里或者封杀个几年,简直是不要简单的事情了。

    甚至都不需要表态!

    旁的不说,今年的考举,天子只要固执己见,对某派的学生跟弟子一个不取。

    那瞬间就能对该学派造成毁灭性打击。

    除了死忠跟脑残粉外,其他绝大多数正常人,都会选择与之划清界限。

    更可怕的是,随之而来的后续影响——整个天下的地主跟贵族,都会用脚投票,将那个无助他们的子孙后代仕途跟上进的学派,从他们的家庭教师跟宗族蒙学的名单里去除。

    然后,就是天下乡校,取消这个学派的一切典籍备案资格。

    这可并非只是吓唬人的虚幻未来,而是曾经确确实实,发生过的惨剧。

    想当年,战国时期,墨家与杨朱学派,双星争霸,在舆论界跟思想界,轻松吊打儒法。

    以至于孟子专门写文章说:杨子为我,是无君也;墨子兼爱。是无父也;无君无父,禽兽也。

    能让孟子这样素来温文儒雅。进退有度的君子,破口大骂。而且丝毫不顾形象,可见当时,杨朱学派跟墨家在思想领域跟舆论界中的巨大影响力。

    毫不夸张的当说,在当时,思想界跟舆论界,几乎就是被杨朱学派跟墨家的士人把持。

    所谓儒法,都是小字辈。

    两者一度瓜分了天下话语权。

    但现在杨朱学派哪里去?

    便是墨家,若非今上偏心,刻意扶持。还不要节操的以天子至尊,挽起袖子亲自下场,恐怕墨家很可能会逐渐消亡,甚至,当它最后的道统和传承断绝之时,人们都可能不会知道。

    就如同杨朱学派一般,静悄悄的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默默无闻的死去。

    即使如此,现在的墨家。也是寒掺的很。

    别说与它全盛时期相比了,就是与田横时期比,都是远远不如。

    整个墨苑,够的上墨者称号的人。不足两百人。

    而这,却已经几乎是目前整个天下全部的墨者了。

    儒家毫不怀疑只要能把墨苑里的墨者一锅端了,那么。墨翟的道统就可能彻底断绝。

    至于杨朱学派?

    现在还有这个学派吗?

    甚至很多年轻人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个昔日曾经不可一世,影响了天下舆论跟主导了思想变迁的学派。

    哪怕是许多的饱学之士。鸿儒,都已不知。这个过去曾经称霸了中国的学派的核心主张跟具体理念叙述精髓了。

    杨朱之学,凋零至今,绝大多数人甚至只能从庄子、吕氏春秋跟孟子的等著作里去探寻这个学派曾经的主张和自我定位。

    为什么会这样?

    许多博士官都将复杂的神情,投向了端坐在天子宝座上那位温和的笑着的刘氏天子。

    杨朱之亡,是秦汉两代王朝接力完成的任务。

    如今,天子扶持起了墨家,让其复兴。

    很多人其实都在心里敲鼓:万一哪天,天子将杨朱学派这个恶魔释放出来,天下苍生该如何是好?

    没有人不对此转辗反侧,失眠。

    ………………………………

    刘彻笑眯眯的看着安静的博士们。

    他的手指,慢慢的敲着案几。

    案几下,摆着一卷陈旧的竹简,这在如今已经普及了白纸的汉宫中特别显眼。

    “这个核武器,看样子是用不着了……”刘彻不动神色的将那卷竹简扫到袖子里,然后揣起来,小心翼翼的保护着。

    能不小心吗?

    这卷竹简,极有可能是这个世界最后五卷有关杨朱学派的核心论述,而且是战国时期,杨朱学派最重要的典籍《杨子》的残卷。

    这是当年刘邦留下来,传给子孙的为数不多的遗产之一。

    在汉宫中,向来是跟天子剑一样,只有皇帝能查阅、使用的少数东西。

    为什么?

    因为这卷竹简上的文字,在这西元前的汉室,就像是后世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资本家的天敌《资本论》一样可怕危险且恐怖的敌人。

    这些文字,在数百年前,曾经在中国掀起了一场猛烈的思想大辩论。

    即使以刘彻的眼光来看,这上面叙述的思想跟内容,也是危险至极,无比可怕的内容。

    一个推崇极端自私本我,自利,崇尚自我本位主义,通篇自由主义跟自我主义,无视社会道德秩序,纲理伦常,不认过程,只看结果的学派。

    就问皇帝怕不怕?

    说起来也是让人唏嘘。

    历史,总是如此的相似。

    刘彻知道,两千年后的****,将会重演战国时期墨家与杨朱学派争霸的故事。

    只不过对战双方换了个马甲而已。

    只是不知道,最终双方的结局会不会落得跟杨墨一样的下场?

    刘彻将这东西带来,本意是以备万一,博士们硬是要硬脖子,那他就将这个竹简的内容透露一点出来,将它作为一个杀手锏跟核武器使用。

    当然,这种手段,能不用最好别用。

    因为它是双刃剑。

    文人士大夫怕不怕杨朱学派复活?

    当然怕了。儒法黄老墨,没有一家不怕的。

    但皇帝更怕!

    不然老刘家也不会连续数十年。持之以恒,坚持不懈的打压和清理一些疑似杨朱学派的官员跟言论。

    甚至。是以宁肯错杀三千,也不可放过一个的态度。

    所以,庄子的徒子徒孙,纷纷躺着也中枪,常常被误杀。

    因此,用这个来威胁、要挟诸子百家,其实,是下下策。

    不到最后关头,撕破脸皮的时候。刘彻绝对不会使用。

    刘彻将那卷竹简偷偷的通过自己的袖子,递给身旁的一个小宦官,然后,这个小宦官马上就心领神会的将之装到一个盒子里。

    说起来很搞笑,老刘家不许其他人阅读和学习杨朱学派的理论和思想,但,每一位刘氏天子登基后,除了拜祭太庙,就是阅读这几卷杨朱学派最后的遗留。

    后来宣帝所说‘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的这个霸王道的总纲,就是杨朱学派的核心论述。

    极端自我,自私,自利。

    只要有利于朕的。不拘道德、立场、节操,全部都能接受,不利于朕的。哪怕说的再天花乱坠,也给朕去死!

    甚至。刘家天子,走的比杨朱学派的论述内容还要远。

    他们在杨朱的论述基础上。更进一步。

    杨朱说‘不以物累’,刘氏已经达到了‘不以天下累’的境界。

    “不过,还是有个缺点……”刘彻心里琢磨着:“以后,朕当把太子或者候补太子也加入到学习杨朱思想的序列之中……”

    “这样应该就不会出现元成哀那样的傻货了……”

    转念一想,似乎又有些不妥。

    让太子或者准太子也来学杨朱,岂非是主动增加宫廷政变跟********的几率?

    想想看,一帮以自我主义跟本我主义,‘不以天下为累’的儿子,看着坐在御座上的皇帝老子迟迟不死,他们会多么心急?

    不打出狗脑子才怪!

    “朕还是自己动手罢……”刘彻心里想着“写一本类似****太祖思想语录那样的简单直白的执政思想理念跟心路历程介绍,或者,可以让司马谈加入进来,帮忙记录一下,写成一个类似回忆录的玩意?”

    刘彻觉得,这个主意可以一试。

    这个时候,朝议已经自动进入了下一个议题。

    也是士大夫们最关心的太学问题。

    太常窦彭祖,站在殿中,拿着一本书册,滔滔不绝的跟朝臣们介绍已经经过天子认可的太学构架草稿。

    至于为什么是太常宣读?

    因为在汉室,太常除了管祖宗宗庙陵寝跟神庙事务外,还管一切跟礼法有关的东西。

    目前汉室的博士官们,就是太常下属。

    按照传统,太学这样的国家文治中心,自然是归太常管的。

    “太学,设一太学令,总揽太学诸事,为以示国家崇文之心,太学令比两千石,令下设左右太学丞,主辅佐太学令,沟通太学内外,太学丞比千石……”窦彭祖念出来的话,顿时就引发了全体博士官们的热衷跟热情。

    虽然当今天子玩出了全新的两千石博士官体系,给足了许多饱学之士的面子。

    但,也仅仅是面子罢了。

    所谓两千石某经博士,就跟过去的博士官职能相差无几。

    除了每年多了点俸禄,能带个更好看的腰带外,没有变化。

    甚至两千石博士上市集卖个菜,还得被一个百石左右的市吏呼来喝去。

    这可真让人尴尬!

    但太学令就不一样了!

    作为有史以来,第一位国家级最高学校负责人,哪怕其职能只限于太学之中,其权柄跟话语权恐怕也小不到哪里去。

    想想看,一个门下有着无数公侯贵戚子侄的人,他的地位,能不高吗?

    甚至,哪怕是太学丞的权柄,恐怕也不比如今的九卿衙门里的负责人低。

    顶着一个太学丞的名头,走到天下郡国,谁敢不给面子?

    不止博士官们动心,特进元老们也是蠢蠢欲动。

    尤其是石奋,石奋觉得,这太学令,简直是给自己量身定做的嘛。

    只是,所有人都清楚,这些职位的任命权在天子手里,甚至,很可能,现在天子已经定下了人选。

    果不其然,只听窦彭祖说道:“圣意已定,以内史田叔为太学令!”

    田叔的身体,在去年后九月,就已经有些撑不住,毕竟,年纪太大了,所以,实际上,现在内史衙门的事务,是由汲黯跟颜异在帮着处理。

    田叔要致仕,刘彻自然不能让他就这么退出政坛。

    那样就会显得他这个皇帝太小气,也太不讲人情了。

    所以,在临退休的最后,让田叔风光一把,去太学镀金,这样就能为日后田叔正式告老的时候,给他赐爵列侯做好铺垫。

    当然了,田叔年纪大了,去太学也就是挂个名而已,不大可能让他处理事务。

    所以,窦彭祖接着念道:“另外,以两千石《春秋》博士胡毋生为太学左丞,以两千石《韩非子》博士张恢为太学右丞!”

    胡毋生跟张恢,都是当今世界上一流的教育家。

    胡毋生跟其师弟董仲舒,在历史上,成为了儒家复兴和独尊的基本保障,他们在几十年时间里,教导出了数以万计的弟子。

    而法家巨头张恢也丝毫不差到哪里去。

    现在这殿中的三公九卿里,就有两个出自其门下。

    一个是晁错,位居三公,一个是宗正刘礼,未来的楚王。

    另外,地方上的两千石郡守之中,张恢也有三四个弟子。

    最有名的莫过于接了郅都的班,继任为河南郡郡守的宋孟。

    而这位宋孟是目前汉室的救火队队长,当年,刘彻把河东玩坏了,后来接盘的就是这个宋孟,宋孟在河东干的不错,把那个烂摊子基本上收拾好了,所以,这次刘彻又点了他的将,让他去河南。

    当此之时,张恢就是法家的旗帜。

    可惜,他已经垂垂老矣,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

    但没办法,法家就他这么一个能拿的出手的巨头了。

    其他不是资历不够,就是名望不够,根本不足以与身负天下盛名的胡毋生对抗。

    “此外,臣太常彭祖奉命,拟太学课程表,如今已拟定完毕,献于御前,恭请圣览!”窦彭祖又拜奏道。

    “呈上来,让朕与诸公共览之!”刘彻说道。

    “诺!”

    不多时,一张巨大的木板,就被人抬到殿中,然后竖立了起来。

    所有大臣定睛看过去,然后,无数人瞬间感觉瞎眼了。

    只见木板上,用着一条条分割线,将一门门课程详细的列在上面。

    这些课程,以五天作为一个循环,每个循环中,还给了学生们两天的休沐时间。

    这不是问题。

    问题的重点在于,太常将每天的课程分作四堂。

    称为‘晨课’‘午课’‘中课’和‘昏课’。

    大家一看木板上硕大的文字,就全都看清楚了。

    每天的四堂课,分别教授学生黄老、申韩、孔孟及管子啊什么的课程,基本上诸子百家,现在还活跃的,人人有份。

    这些也没什么,大家都有这个心理准备。

    但是,太常在这个循环里,加入了三门不属于诸子百家的课程。

    一门叫数学,一门叫地理,一门叫格物。

    整个循环之中,至少保证了有两堂是数学课,一堂是地理课,还有一堂是格物课。

    这就让文人们有些接受不能了。(未完待续。)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