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八十七节 平律(2)
    将整本《平律》看完,周亚夫轻轻合上书卷,闭上眼睛,思考起来。{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字搬运工。-<可?乐小?说?网>

    总的来说,这部《平律》一百二十七条律令之中。

    有三分之一左右的条款,是对商人及其家族的进一步约束和控制。

    算是很符合当下舆论界和思想界的呼声和要求。

    然而,剩下的条款里,也有不少是很有争议的。

    但,却也只是争议而已。

    作为丞相,周亚夫太清楚现在在这个宣室殿之中的大臣贵族的意识形态与政治立场。

    就拿那几条对工匠的优待和地位的加强的条款来说吧。

    ‘奇技淫巧’什么的,向来是传统的士大夫跟贵族所反对的。

    尚书一句‘纣王作奇技淫巧,以悦妇人’,几乎就将工匠跟技术官僚打入了另册。

    只是,自战国以来,礼乐崩坏,列国为了生存,为了发展,早就无所不用其极。

    别说奇技淫巧了,特么赵武灵王都玩了一回胡服骑射,也没见人非议,反而史书之上,推崇备至,认为是及时的改革。

    到现在,朝野之中,也是现实主义跟实用主义思想者占主导地位。

    只要有好处,能带来进步跟发展。

    别说奇技淫巧了,酒池肉林也玩给你看!

    更何况如今,自墨家复兴之后,在关中民间‘富为上,贵次之,即贵各各学一技能能立其身’的思潮瞬间泛滥。

    甚至有列侯子弟乃至于世子这样的嫡系成为了墨家学徒,操持起了过去被人轻视和忽视的工匠技能。

    少府令桃候刘舍更是公然的在长安建起了一座‘鲁班苑’,专门接受平民子弟进去学习各种木匠跟铁匠的技术。

    也没见那个朝臣或者学者,敢去那鲁班苑堵门。

    至于在上林苑里明目张胆的进行各种技术研究和器械发明的墨家墨者们,更是直接得到了包括天子在内的汉室高层的全力支持。

    墨家当代钜子,更能随时出入未央宫,面见天子。

    在这样的局面,哪怕是最仇视和最鄙视工匠跟技术的儒家,也只能捏着鼻子,当做看不到这一切。

    既然墨家复兴。已成事实。

    那么,匠人的地位,自然会得到提高,乃至于成为跟学者、人一样。受人尊崇的职业,也是可以预见的。

    在这样的社会局势跟舆情背景之下,周亚夫知道,不会有傻瓜敢跳出来,逆时代潮流而动。与大众意见向左,强行来阻拦这些条款。

    唯一可供群臣刁难跟做章的,大概也就只有那么两三条。

    周亚夫抬头看了看近侍在天子左右,低头恭身的尚书令汲黯与尚书丞颜异。

    周亚夫不禁就露出些笑容:“有此二人辅佐,陛下自然将儒门与黄老学的底线跟立场摸的清清楚楚……”

    这个时候,九卿及两千石以上朝臣们,已经基本看完了所有的条款。

    御史大夫晁错,廷尉赵禹,少府刘舍,太仆周左车跟执金吾郅都以及太常窦彭祖。当然是闭着眼睛都知道,自己应该举起四肢来支持了。

    至于大鸿胪公孙昆邪跟宗正刘礼,则是跪舔都来不及,更不可能反对了。

    倒是大农直不疑有些蠢蠢欲动,想要跳出来刷一波存在感。

    只是,直不疑看了看左近同僚,又掂量掂量了自己的分量,果断怂了。

    卫尉李广,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逃离长安,回到有战马嘶吼。金戈铁马的边塞中去实现他的人生价值。

    他压根就没心思跟想法,在这朝政里搀和一把。

    在长安当官这几年,李广算是明白了——我就是个武将,真心不适合玩政治。没准哪天就要被那些老狐狸给忽悠到坑里面去了。

    反倒是李广的兄弟李蔡,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想要做点什么。

    只是,如今的李蔡,在这朝堂上,地位非常低。甚至假如没有得到许可,他连发言的权力都没有。

    九卿之中,唯有大将军窦婴,自信满满,踌躇满志的想要在这个朔望朝会上留下他的记号。

    等了一会,当窦婴发现,丞相周亚夫跟御史大夫晁错,并没有想要站出来说点什么的意思的时候。

    窦婴果断抓住这个机会,抢先站起来,出列拜道:“臣婴昧死请奏陛下!”

    刘彻闻言,看到是窦婴,微微拧了拧眉头,道:“愿闻大将军之见!”

    对窦婴,刘彻现在真是有些害怕了。

    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外戚,有些时候,天真的有些让人感到可怕。

    在前世,刘彻的便宜老爹,就曾经评价过窦婴:魏其者,沾沾自喜耳,多易,难以为相,持重。

    意思就是魏其候啊,不过是个被娇惯了的小孩子,他的人生太过顺利,不能让他担当重任,更别说担任丞相了,因为他行事浮躁,不能持重。

    太史公也评价他说:魏其诚不知时变。

    后来,窦婴被田蚡坑死,窦婴本人性格里的天真跟自负以及迷之自信要占极大责任。

    至于现在?

    自吴楚平定后,窦婴就开始膨胀了。

    更麻烦的是,现在的窦婴,连刘彻前世遭遇过的那些挫折都没有遭遇过。

    加之,他背后,还有章武候窦广国跟窦太后两个硬的不能再硬的靠山,无论他捅出什么篓子,说错什么话,都有人帮他擦屁股,摆平。

    这就更使得窦婴的膨胀速度,远超前世。

    更麻烦的是,窦婴好儒,一大帮儒家的学者跟人,纷纷向他靠拢。

    在儒生们的吹捧跟马屁之中,最近一两年,窦婴已经变得连刘彻都有些不太认识了。

    “陛下,臣方才已阅《平律》诸令,尚书令与御史大夫、廷尉及少府,所拟之诸律令,在臣看来,已可称之谓——至善……”窦婴整理了一下说辞后奏道。

    这是汉室大臣上奏前必须的过场,除非你打算跟其他同僚彻底撕破脸。就像过去袁盎跟晁错的对抗那样,不然,就算你再如何的反对和讨厌某个大臣的意见跟建议,你也要给对方留足面子。

    更何况。窦婴素来以儒雅自诩,号为君子。

    君子绝交,尚且不出恶言,何况政见分歧?

    然而,这却只是窦婴自己的一厢情愿。

    看到窦婴跳出来。御史大夫晁错,首先就露出了不悦。

    晁错心里甚至在想:汝意欲何为?

    这《平律》虽然不是晁错拟定的,但也是经过了晁错的审核和同意的。

    窦婴现在跳出来,岂不是当着群臣的抽他这个御史大夫的脸?

    若窦婴所讲的东西,没得到天子和其他同僚的认可,那也罢了。

    若万一窦婴所讲的东西,得到了认可,那岂非是告诉天下,他晁错跟廷尉赵禹,少府刘舍还有尚书令汲黯。尚书丞颜异五个人跟各自的一大堆属官都是废物点心,连制定法律的事情都玩不转,留下了天大的漏洞?

    踩着别人的身体,给自己刷声望,刷声望的人是爽了,但,那些被踩的人,心里面会怎么想?

    更何况,在晁错的立场上来看,窦婴这么直白的跳出来。完全是不给身为三公之一的自己面子!

    不然,倘若窦婴稍微能尊重一下自己,那他有意见,完全可以下朝后。找自己这个御史大夫沟通嘛。

    兼之过去窦婴跟袁盎走的很近,甚至相交莫逆。

    这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晁错牙齿咬的咯咯咯的响。

    廷尉赵禹跟少府刘舍,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他们看着窦婴,虽然没有跟晁错这么大的反应,但心里面。也是火冒三丈。

    汉室君臣之间,讲‘将相不辱’,九卿之间,那就更要谈一个‘将相和’了。

    具体到事务上,九卿之间,哪怕对对方的政策,再怎么有意见,身为部门bss,也不会直接跳出来跟对方唱对台戏,派个小弟上场,谈一谈问题就可以了。

    唯有在小弟上场,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对方也派了小弟驳斥了之后,作为老大,才能粉墨登场。

    而现在窦婴一不通气,二不派小弟,自己赤膊上阵。

    简直就是无视游戏规则,纯心给自己等人难看。

    上纲上线一点,甚至能用一句‘目中无人’也不为过。

    倒是汲黯跟颜异两人,虽然觉得有些问题,但到底政治经验太少,还没想到这一层。

    窦婴却是完全无视了晁错、赵禹、刘舍三人能吃人的眼神,他此刻,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甚至,感觉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晚上,劝谏先帝,阻拦梁王窥视储位的感觉。

    当然,窦婴对那些加强工匠社会地位和鼓励百姓学习技术的条款没有异议,也不敢有异议。

    道理很简单。

    虽然在传统上,诸子百家都对奇技淫巧非常反感。

    但是,哪怕是最讨厌工匠跟技术的儒家,在此时,也不敢将所有的匠人跟技术官僚,全部打入另册,予以诋毁跟抹黑。

    如今,在技术官僚跟工匠的地位问题上,诸子百家的口径是一致的——以道驭术。

    当然,具体到各个学派,那就是要以自己的道来驭术了。

    法家讲‘尽地力之教’,那么,就对一切能增强生产,提高效率的技术跟工匠非常欢迎,但你要是想花费几百万甚至数千万的钱跟资源去造个显微镜,看看微观世界,那么,法家就要来制裁你了。

    墨家则推崇吃苦耐劳,兼利天下,不拘什么技术,只要对世界和人民有益,他们都非常有兴趣,也非常喜欢。但你要是想花费无数资源跟金钱,只为造一个豪华的园子,或者造个空调,那么,墨家肯定会喷你一脸口水,然后拂袖而去。

    黄老学则算得上是在技术跟匠人领域里最保守的,他们主张的是复古,回到三皇五帝时期的淳朴年代,所以,不管你是想造蒸汽机也好,时光机也罢,只要你不犯法,不违反公序良俗,那他们就不想管,也不愿意管。

    而儒家,孔子说了‘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从这话来看,儒家貌似并不歧视工匠跟技术,只是要求有些高。

    但随后,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这句话,就将一切企图获利的工匠跟匠人打入了奇技淫巧的另册。

    但好歹,儒家并不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要变通。

    所以,儒家内部对工匠跟技术,是否是奇技淫巧,有自己的认定标准。

    总的来说,就是六府之外,尽为奇技淫巧。

    何谓六府?金、木、水、火、土、谷。

    即冶炼、铸造、木匠、农业、耕作、开荒、贵粟有关的技术及匠人。

    所以,窦婴要反对的,是那些明显的要提高某些特定商人的社会跟政治地位的条款。

    窦婴先是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接着奏道:“只是,以臣愚见观之,某些条款,即不合先王之政,更不合先帝之治,愿陛下罢之!”

    刘彻还没说话呢,窦婴就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继续道:“譬如,平律第二十七令,愿陛下罢其许千万家赀能入官衙,能上书论政之令,彼商贾,即不明于礼,更不明于仁,何以能出入官衙,上书论政?以臣观之,若如此,长此以往,贾人必当气焰嚣张,地方莫能制,而朝廷徒奈何!”

    刘彻听着,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难道只有你是聪明人,而其他人都是笨蛋,看不出这一条的猫腻所在?????”

    事实上,这一条在拟的时候,晁错跟颜异就都提出了非常强烈的反对意见。

    但是,被刘彻凭着自己的天子身份,活生生压下去了。

    原因很简单,刘彻需要这一条律法来为今后引导跟扶持资产阶级的发展做准备。

    若没有这条规定,那些大型冶炼和制造工厂的老板,手握大量资源跟金钱,还有着无数雇工,但他们又没有社会地位,也没有与高层沟通的途径。

    万一他们想不开,想造反,咋办?

    天朝都知道,让大资本家跟大企业主进政协,当人大代表,通过收买跟拉拢,安抚这些巨头。

    更何况如今!

    在刘彻的计划里,未来,大资本家跟大企业主,就是汉室政府的最大拉拢跟收买对象。

    刘彻本来还打着,只要九卿里没有非常强烈的反对意见,那他就动用天子特权,强行通过这一条——只要九卿没有反对声音,博士们叫的再欢,刘彻也能厚着脸面告诉天下:《平律》诸条律令,得到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朝野大臣一致支持,消息传出,士大夫跟公卿们,一片欢腾,黎庶全心全意拥护伟大正确光荣的天子意志。

    到时候就算博士跟在野的学者,不要命了,跳出来公开反对,刘彻也能让他精神病,然后告诉其他人:这就是那个百分之零点一。

    这是多么美妙和完美的剧本啊!

    可惜被窦婴这个愣头青给毁掉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