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八十二节 笼子
    “大农中丞的担忧,确实很有道理!”在经过片刻的沉默后,刘彻抬起头,微微笑着表扬道。←,

    “臣不敢……”番训立刻就匍匐在地,用最谦卑的姿态来表明自己绝对不是来找茬的:“只是身为人臣,为陛下拾遗补缺而已……”

    就是殿中的其他大臣,此刻不做一声,全都跟乖宝宝一样眼观鼻,鼻观心,但偷偷的密切观察和注视着番训。

    大家都想知道,天子今天是真的要‘广开言路’还只是想要做做样子。

    只有确定了这个基础,之后他们才能更好的进行站队和选择。

    一看这个情况,刘彻就在心里摇摇头,苦笑一声。

    这是去年秋天列侯串联后造成的后遗症。

    大臣们,开始变圆滑了。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这些家伙终于正视刘彻这个天子,而不再将他看成是一个可以被忽悠的少年郎。

    对这个情况,刘彻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赐大农中丞帛一匹,以嘉其进言直谏之功!”刘彻对王道吩咐一声,用实际行动来告诉群臣:朕没跟你们开玩笑,放心大胆的直谏,提出意见,甚至是批评罢!

    反正,朔望朝向来就是嘴炮的地方。

    “臣谢陛下隆恩!”番训闻言立刻就拜谢。

    其他大臣见了这个情况,也纷纷把心放回肚子里。

    甚至有些人在心里想着:“陛下,这可是您让我们大胆的说的啊……”

    胆略瞬间max。

    “至于中丞所忧,却是不必担心……”刘彻微笑着对番训说道。

    回过头来。刘彻对一直侍立在他身侧的尚书令汲黯吩咐道:“尚书令,宣诏吧!”

    “诺!”汲黯严肃的大礼一拜。然后,恭敬的从一个玉盒之中。取出一份早就已经拟好的帛书。

    捧着这卷帛书,汲黯慢慢的走到御阶之上,双目平正,一丝不苟的将那帛书摊开来。

    “陛下诏,群臣恭听!”汲黯朗声说着。

    于是,群臣中,除了少数几个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的巨头外,大部分人都是懵懵懂懂的跟着其他人匍匐到地上:“臣等敬闻圣命!”

    汲黯低下头,看了看这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帛书。

    他嘴角微微有些抽搐。

    这道诏书里的法家思想。简直要突破文字的掣肘,跳到这个世界上来兴风作浪了。

    只是……

    哪怕如此,汲黯也依然对这些文字爱的发狂。

    为什么?

    汲黯,曾经悄悄的拿着这道诏书的部分草稿去请教他妻子的祖父大人,汉室的章武候。

    章武候看完以后,给了汲黯一句话:此法饰《诗》《书》,不足为奇。

    章武候觉得不足为奇,但对汲黯来说,却等于给他打开一扇全新世界的大门。

    汲黯忽然间发现:黄老无为跟尽地力之教之间的共同语言还真多。

    若是能搁置争议。共同进步。

    那这汉家政坛,谁能抵挡黄老与法家合一的威力?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连脑子里的某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排挤出去,汲黯抑扬顿挫的照着帛书上的内容念了起来:“朕承先帝遗命。获保宗庙,以渺渺之身,托于天下君王之上。今已三年有余。朕即不敏,不能远德。是以方外之国,或不安宁。四荒之外,不安其生……”

    这诏书的开头内容,平淡无奇,跟过去汉室天子的多数诏书没有区别。

    汲黯稍微顿了一下,似乎是吸了一口气,将腰杆也挺的更直一些,继续念诵:“朕即不德,常畏过行,以羞先帝遗德,是故尝三省其身,简衣物,省车马,兴教化,立甘棠、武苑、太学,崇武备,赖群臣努力,上帝嘉惠,海内升平,靡有兵革!”

    “今天下安定,海内升平,朕唯念生民之艰难而已!诗曰:忧心惨惨,念国之为虐。”汲黯继续念道:“其令丞相臣亚夫,并廷尉臣禹等,上参前代得失,中和公序良俗,制《税律》以献朕前,自今往后,县官加征,所必由法!”

    当汲黯念完最后一个字,整个宣室殿立刻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这个诏书,前面所有的文字,基本都是废话,关键就在最后那一句。

    命令丞相和廷尉牵头,组成一个汉室的税收律法编篡工作小组。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汉室这么多年了,推出来的法令跟修改的律法,加起来能铺满整个长安的街道。

    但,最后那‘县官加征,所必由法’这八个字,却在瞬间,引爆了几乎所有人的激情。

    所谓县官,指的是皇帝、国家。

    而这八个字的意思自然就很好理解了。

    刘彻下达的这道诏书的意思就是:朕将委任丞相和廷尉主持和编辑一部有关税收的法律,并且从此以后,官府想要加征任何税收,都必须要先颁布一个配套的法律,不然,就不能加征。

    面对这条诏命,法家笑了。

    因为法家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主动权。

    黄老派也笑了,因为黄老派觉得,这是他们的胜利。

    黄老最怕的就是上面一天一个新想法,那样他们会疲于奔命,现在好了,一部《税律》就可以打底,以后也不用再烦这些琐事了,照着规矩办就好了。

    至于儒家更是笑的合不拢嘴。

    因为,天子自己给自己做了个笼子,然后自己钻了进去。

    虽然这个笼子连纸都没放一张,纯粹是空气在构成,天子只需要不要脸皮,就没人能奈何得了他。

    但这也是一个伟大的胜利,伟大的进步啊!

    想想看,为了把皇帝关进一个纸糊的笼子里,儒家死了多少人?疯了多少人?最后还没关成,反倒把自己带到了沟里。

    现在,皇帝自己动手给自己织了一条链子。

    儒家哪里会反对?

    四肢都举起来支持!

    刘彻笑眯眯的看着番训,道:“卿现在该放心了吧!”

    他敢不放心吗?

    虽然作为一个老财会,番训觉得,这个事情没这么简单,只是,天子都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当臣子的还要鸡蛋里挑骨头,那就是找死了。

    况且,番训也只是出于职业道德出来提醒一下而已。

    “卿的第二件担心的事情是什么?”刘彻好奇的问道。

    “陛下,市井子孙,不得为宦……”番训叩首道:“此亦祖制,然……”

    好吧……

    刘彻也瞬间秒懂了。(未完待续。)

    ps:  明天恢复正常更新~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