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八十节 主人翁意识
    王道捧着晁错进献来的一卷薄薄的小册子,恭敬的呈递到刘彻手中。|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

    刘彻接过来,翻开来仔细看了看。

    公孙弘的字功底,自然是极好的,字也写的非常漂亮。

    读起来,居然还朗朗上口。

    而且,看得出来,这些日子,公孙弘用了不少心,最起码,把吕氏春秋和管子什么的啃了一遍。

    讲出来的道理,看上去还是很能忽悠人的。

    “只是,儒家色彩还是太浓厚了一些……”刘彻将这个册子放到一边,心里想着。

    不过,也不能怪公孙弘。

    现在,哪怕是汲黯,也料不到,刘彻这个过去一直对商贾喊打喊杀,极尽打压之姿态的皇帝,居然会在心里有一个扶持甚至鼓励商贾的念头。

    所以,表面上,刘彻还是装出一副很喜欢的模样,道:“此子所论,颇合朕意!尤其是‘国不益赋,海内用饶’八字用的极好!”

    刘彻对晁错问道:“御史大夫,此子如今安在?”

    “回禀陛下,此子目前正在殿外……”晁错恭身答道。

    刘彻闻言,呵呵的笑了一声。

    在心中给晁错点了赞。

    原本刘彻还有些担心,贸然将公孙弘这么个没关系没背景没资历的家伙丢到主爵都尉的位置上,会让人说闲话,甚至,可能导致以后工作没法开展。

    但有了晁错跳出来配合演了这场戏后,之后再启用公孙弘,就顺当的多了。

    御史大夫举荐的人,难道还不能升一级,简拔一下吗?

    当然,刘彻自也知道。

    估计公孙弘的老师胡毋生,为了给自己的弟子铺路,这次大抵是将这几十年积攒的人情人脉,差不多用光了。

    很可能还倒欠了法家的几个巨头好多人情。

    这些人情可不好还!

    但,这与刘彻无关。

    “宣他进殿旁听罢……”刘彻装模作样的道。

    “诺!”

    这场戏演完。刘彻就临襟正坐,看向群臣,朗声鼓励道:“今日乃是朔望朝,诸卿皆可畅所欲言。百无禁忌!”

    这自然是必须要做的面子工程,同时也是关系到今天朝议能否顺利、成功的关键。

    作为皇帝,刘彻一直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

    他心里面明白,在自己开挂的情况下,满朝武加起来。也不是他这个已经证明了自己确实君权天授的皇帝的对手。

    但越是如此,就越要小心谨慎谦虚,不能骄傲,不能自大。

    更不能以为自己真的就能单挑全世界了。

    历史上有很多人,别人看着很强大,自己也以为自己很强大,结果,却只是一只纸老虎,一戳就破。

    典型的例子,就是苻坚。

    两千多年的人类政治史。此刻,就在刘彻心里转悠。

    “真正强盛的帝国,应该让人们以为是他们在统治和治理国家……”刘彻心里想着。

    这是后世米帝的经验,也是米帝仗之独步全球的制胜法宝。

    而具体到此时,刘彻将这条成功经验进行了西汉化,变成了:让士大夫勋贵列侯们以为他们在与朕共治天下!

    那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当然是要充分发挥‘民煮决议’啦。

    反正,无论大臣们怎么说,最终作为皇帝的刘彻,总是会想到办法,将他们的意思。变成自己的意思的。

    这样一来,大臣列侯们会觉得:陛下还是很民煮的嘛,很尊重我们的嘛。

    有了这么个铺垫在,无论大臣列侯对推出的政策多么不满意。多么不认可,但他们却会去执行。

    自己选的政策,就是跪着也得干不是?

    即算不愿意执行,但起码也不会暗地里耍花招,阳奉阴违,甚至搞破坏。

    这比强行按着牛头去喝水好多了。

    更关键的是。这样做,还能让大臣们尤其是士大夫们,产生代入感,产生一种自己是国家主人翁的感觉。

    这可是至关重要的!

    没有这个前提,皇帝一个人自说自话,自弹自唱,你就算是把牛皮都吹上天了,又有什么用?

    这是刘彻在上次干趴了列侯串联后,这几个月自我检讨和反省的经验心得。

    其实,上一次列侯串联,也把刘彻吓坏了。

    作为穿越者,刘彻哪能不知道王莽跟王安石的下场呢?

    这个世界上,可并不是你有道理,你想做好事,你就一定能成功。

    尤其是政治之事。

    官僚跟权贵们,可是有一万个办法,把皇帝玩的欲仙欲死。

    所以,在经过上次之后,刘彻就知道了。

    就目前来说,在没有扶持起一个能取代现有官僚集团和利益集团的势力前,他还将继续跟这些旧式官僚旧贵族们虚与委蛇。

    甚至,很多时候,他得后退几步,做个样子,换取这些人的合作。

    不然,逼急了这些家伙,他们明着干不过你,难道还不会拖后腿吗?难道还不会变着法恶心你吗?

    刘彻可不认为,他能一个人就斗的过全天下!

    好在,刘彻一直以来,维持的形象还不错。

    最起码在国家大政跟朝议上,刘彻这个皇帝,从未有过独断专行,从来都是先争取意见,赢得多数支持,然后才开始推行。

    所以,尽管目前,刘彻跟官僚权贵们出现了些裂痕。

    但影响不大,而且,刘彻还时不时的拿了些东西出来收买官僚权贵们。

    于是,今天这场戏,才能得以继续演下去。

    而且,因为谈的是商贾的事情,跟多数列侯勋贵士大夫,完全没有什么利益联系,最多就是个理念跟政见的问题。

    群臣很给刘彻这个皇帝面子。

    尤其是列侯们,纷纷站出来,响应刘彻的号召,畅所欲言。

    反正无非就是骂商人为富不仁,囤积居奇嘛。

    这谁不会?

    倒是士大夫们想的更深远一些,主人翁意识也相对列侯们更多一些。

    毕竟,汉室天下,商贾兴盛了几十年了。

    商贾大兴,带来的利弊,都是摆在世人面前,被人评论和思考了几十年了。

    跟所有事物一样,任何事情,只要存在的时间久了,那自然,就会有人去思考,这个事情的存在是否合理?有益?

    汉室政坛和舆论界,对商贾,虽然主流是持否定意见。

    但,却也不是没有为商贾说话的人。(未完待续。)

    ps:  今天坐了一天车,脑子昏昏沉沉的,十点半才下车,到家后马上开工,总算写出了点,先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