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七十九节 儒法合流
    “嗟嗟臣工,敬尔在公!王厘尔成,来咨来茹……”

    伴随着古老的诗歌唱诵,编钟齐鸣,鼓乐齐奏。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刘彻乘着天子撵车,从宣室殿的后殿,穿过重重宫闱,进入已然灯火通明,火光萦绕的正殿。

    群臣百官,诸缭元老,皆是俯身叩首,拜道:“臣等恭迎陛下升阶视政,愿吾皇万寿无疆!”

    刘彻头戴着天子冠冕,手持天子剑,走下撵车,一步步登上御座龙榻。

    因今天是春正月初一,所以,刘彻的天子朝服也换了个颜色,自玄朱换成了绛黑。

    这是刘邦当年跟萧何捣鼓出来的规定。

    所谓春夏秋冬天子所服,当法天地之数,中得人和。

    但其实,这个规定,就连刘邦自己都不尊重,制定者都不尊重,就别想其他人有多看重了。

    也就最近十来年,老刘家阔气了,才把这个压在故纸堆里的制度捡起来,擦擦灰尘,堂而皇之的用上。

    但也就仅仅在每年的大朝仪和朔望朝这样的场合使用。

    平时在常朝时,皇帝一般都是想怎么穿,就怎么穿。

    “诸卿平身,赐座!”刘彻坐上御榻,符节郎立刻献上天子五玺。

    待群臣落座后,刘彻才慢吞吞的道:“今日是朔望朝,本明尊老,首在崇功,其赐特进元老与三公并列之!”

    于是,曲周候俪寄,弓高候韩颓当及俞候栾布等数位特进元老恭身一拜后,道:“谨奉君命!”

    然后,自有中郎带着他们,将位子挪到了丞相和御史大夫的身侧,坐下来。

    这算是刘彻即位后,在朔望朝制度上做出的一个最大改变了。

    使特进元老在地位上,与三公平等。

    这是怀柔之策,同时也是安抚那些到点了该退休的家伙——退休了。你还是可以参与国家大政,为社稷出力的!

    这个改变很有效,解决了不少临退休士大夫列侯勋臣的后顾之忧。

    毕竟,权力这东西。谁愿意放弃?

    若有可能,绝大部分人绝对会抱着权柄到死。

    想当年,中大夫石奋主动致仕乞骸骨,先帝感动的泪流满面,又是赐光禄大夫之爵荣养。又是特许其入宫奏进,上疏议事。

    本意是想让石奋做个榜样,带个头。

    可谁成想,大臣们都当没看到这个榜样。

    宁肯死在岗位上,也绝不撒手。

    直到刘彻玩出了特进元老这个嘘头,这个情况才有所改变。

    尤其是在有了特进元老可赐黄肠题凑,金缕玉衣,以诸侯王礼下葬这么个潜规则出台后。

    列侯勋臣士大夫们纷纷趋之若虞。

    就连从未出仕做官的枳候薄戎奴,最近也在跟刘彻暗示,自己想要做一做特进元老……

    至于地方郡国两千石。更是动心不已。

    去年以来,已经有许多人暗示自己‘老朽’‘愿乞骸骨,退位让贤’。

    这对汉室的官员世代更新,无疑是个好消息。

    你要知道,现在,有太多的郡国两千石,在二十年前,甚至三十年前,就已经是郡国两千石了。

    这些大臣,把持了几乎大半个天下的主要郡守、郡尉官职。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保守派官僚集团。

    能用特进元老,杯酒释兵权,对刘彻来说,是个极大的利好。

    唯一的问题是。暂时刘彻找不到这么多合适的郡守、郡尉取代他们。

    所以,只能逐步替换。

    等几位特进元老都坐下来后,刘彻清了清嗓子,道:“夫农,天下之本也,朕当亲开籍田。以为天下率耕!”

    “臣大农不疑,臣少府舍,谨奉诏!”大农直不疑与少府刘舍立刻出列领命。

    不过,汉室皇帝所谓的亲开籍田,简直就是个笑话。

    太宗在位的时候还好,勉强还要下田做个样子。

    自先帝以来,就沦为奥斯卡颁奖大会典礼了。

    从皇帝到三公九卿,争相上阵演戏。

    皇帝三推,三公六,假如这也叫耕地的话,那天下的地主,都可以说自己真是勤勉有加了。

    将这个过场走完,朔望朝就进入了正题。

    根据传统,丞相周亚夫首先出列表奏拜道:“臣丞相亚夫昧死以奏陛下:昔者高皇帝令贾人不得衣丝乘车,重租税以困辱,意在重农除末,兴天下之大利,然臣观吕后以来,天下商贾,富贵比拟王侯,仆至僮千人者,比比皆是,此岂乃圣人之治?今陛下临天下,治元元,安可不查此中利弊?臣亚夫顿首!”

    这就是所谓的抛砖引玉了。

    历来皇帝要动某个阶级的奶酪,都是这么玩的。

    群臣也早就见怪不怪了。

    对商贾,大部分朝臣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那帮暴发户、土豪,区区贱民,市籍之人,居然拥有的财富比万户侯跟诸侯王还多。

    这还了得!

    朝野上下,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在喊着要对商贾下刀子了。

    错非秉政的是黄老派,换了儒法任何一个在台上,早就挥起镰刀,收割养肥的商贾大户了。

    除了部分顽固坚持‘只要百姓没犯法,官府就不该去管他们的’的黄老派大臣外,其他臣子几乎都是弹冠相庆。

    甚至,已经有些家伙早就在琢磨,怎么在这个事情上面捞一笔了。

    想想看,天下商贾六十年的积蓄和积累的土地奴仆,这该是多么肥嫩的一块肥肉啊!

    不用多,轻轻咬一口,就能吃的满嘴流油了。

    但刘彻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朕闻,昔者贾长沙奏太宗皇帝曰:不幸方有两三千里之旱,国胡以相恤?卒然边境有急,数千百万之众,国胡以兵馈之?朕自受命于先帝,获保宗庙以来,夙兴夜寐,常怀此虑,是故轻徭薄赋,与民生息。卒减用度,兴水利,强兵备,乃天行健。君子自强以不息。丞相之议,朕自心有戚戚然,农为国本,国本不振,天下何安?其令臣工六百石以上谨奏之……”

    许多聪明的大臣一听刘彻的这个话。心里顿时就凉了半截。

    为什么?

    因为刘彻用的是贾谊贾长沙当年著名的《论积贮疏》的一段话来做开场。

    而此疏的核心思想,就是强调‘仓禀足而知礼仪’提倡鼓励生产,抑制消费,加强积蓄,鼓励存粮。

    因此,天子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

    生产要保障,社会秩序要维护,但商人的税,也要收!

    无数大臣顿时就是一个头两个大,但偏偏说不上任何话来。

    贾谊贾长沙。如今在汉室的社会经济和思想领域的地位,就是泰斗级别的。

    至少,至今为止,朝野上下,还没有第二个能稍微赶得上这位天纵奇才的神童半片衣袖的大才。

    即使晁错,也只能在贾谊的锋芒下,俯首称臣。

    不过,这也没啥了。

    列侯们眼观鼻,鼻观心,对这个事情毫无热情。

    这倒不是他们看不到此事里面藏着的那些猫腻。而是因为多数列侯的利益,压根与此无关。

    大家现在更关心的是武苑,是加恩令多得的土地的建设和规划。

    大家现在算是被教育明白了——这个天下,陛下说了算。

    不要唧唧歪歪。不然,安平侯谔寄就是前车之鉴!

    不会有列侯想被精神病了。

    至于士大夫们,则是有些混乱。

    一方面,意识形态和长期以来接受的教育以及普世价值观告诉他们——商人是世间万恶之源,一切罪恶的源头,全部杀光光了。这个世界就清静了,大同了,三代可期了。

    只是,另外一方面,大家掂了掂袖子,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跟商贾们,有了许多千丝万缕的联系。

    大家可以厌恶商人,但不能阻止大家去喜欢商人的五铢钱。

    于是,这就让士大夫们很纠结了。

    到底是该反对呢?还是赞成呢?

    好像怎么做都是错啊!

    然后,士大夫们看了看老神在在的列侯勋贵们。

    得!

    那帮家伙已经跪下来给陛下唱征服了。

    我们还纠结个屁啊!

    事实上也是如此,在朝堂上,素来只要皇帝跟列侯阶级达成一致,士大夫们所能做的,就只有‘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是,士大夫们素来比较傲娇。

    想要让他们马上就丢掉节操,跪舔皇帝,这个弯一时半会也转不过来。

    这个时候,御史大夫晁错动了。

    只见晁错出列奏道:“启奏陛下,臣错日前曾偶遇两千石《春秋》博士胡公之弟子薛人公孙子,得其所写之《论财赋疏》,臣以为,所言颇合时弊,特献陛下之前,呈请御览!”

    刘彻闻言,吓了一大跳!

    卧槽!

    这是什么样的神展开啊!

    法家跟儒家合流了?

    但仔细想想,刘彻觉得不可能。

    且不说,法家有没有这个意愿和动力去跟儒家合流,单单就是理念的分歧,也足够儒法先撕个几十年了。

    不过,晁错本人跟儒家,倒是有不少香火情。

    想当年,晁错是打着‘尚书博士’的招牌,出仕的。

    因此,一开始,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都以为,这是个儒家的书呆子。

    哪成想,人家明修贱道,暗度陈仓,混到了太子宫,然后就暴露了本来面目,带起了如今法家崛起的节奏。

    而在这个过程里,儒家还是出了些力的。

    当然也下了不少绊子。

    在过去几百年的历史上,儒法一直都是如此,即合作又对抗。

    不然,后世也不会有什么‘内儒外法’‘春秋决狱’了。

    想了想,刘彻也懒得去考虑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反正,无论儒家想玩内儒外法,还是法家想跟儒家来一波合作。

    对刘彻目前的政策都是有益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