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七十六节 觉醒
    能在史书上被特别记载:冬十二月,雷,霖雨。

    这场大雨,自然不是什么几天时间,就会消停的灾难。

    准确的说,这是地球在进入小冰期前的一个气候调整期的阶段性调整。

    透过史书记载,就能轻易看到整个气候的变化脉络。

    本轮调整,应当是史于近二十年前的太宗孝文皇帝六年,当年,关中出现暖冬,桃李开花。

    其后,在九年,关东大旱,十二年,黄河决口河东,后六年,天下大旱,蝗灾四起。

    这些还只是被记录在史册上,影响了全国的大型自然气候灾害。

    至于那些中间偶发的中小规模的局部灾难,则被未被史官载入正式史册,只是成为石渠阁中的档案。

    即使如此,这轮调整对汉室造成的打击,也是异常沉重的。

    太宗九年,关东大旱后,国家旋即立刻下令释放在押囚徒和惠帝后宫宫女,以此弥合大旱造成的人口损失。

    十二年,黄河决口,太宗皇帝立刻下诏,除田半租。

    十三年更是干脆完全免除天下田税。

    至后元元年,在经过深刻反省和调整后,太宗皇帝更是下达了那道著名的‘兴汉三诏’之一的《议佐百姓诏》。

    在这道诏书中,最高统治者皇帝,开篇就沉痛的描述‘间者数年岁不比登,又有水旱疾疫之灾,朕甚忧之。’

    可见,当时的灾难频发之严重,已经到了连皇帝,都不得不放下架子,认真对待的地步。

    而到了后元六年夏四月的蝗灾之后,汉室政府马上就下令‘令诸侯无入贡。驰山泽。’又‘减诸服御。损郎吏员。发仓庚以振(赋)民。’更下令民得卖爵。

    通过多种渠道,缓解和恢复灾难造成的影响。

    当时,长安的未央宫和长乐宫里,甚至裁撤掉了几近一半的宦官侍女和各种吏员。后宫妃嫔们干脆连绫罗绸缎都见不到影子了。

    而且,这些气候灾难,并不仅仅只影响了汉室一隅。

    这从历代匈奴入寇的记录中,就能看出端倪来。

    太宗九年天下大旱后的第三年。匈奴入寇狄道。

    十二年河东决口后的第三年,十四年冬,匈奴主力倾巢入寇河南,汉匈爆发平城之战后最大规模的战争。

    自后元六年,至刘彻老爹上台后的当年。在三年内,匈奴两次大规模入侵。

    这些记载都显示一个几乎统一的规律——匈奴人通常在汉室灾难爆发后的第三年大规模入侵,南下劫掠。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极为显著的证据。

    这证明——匈奴人同样遭受了老天爷降下的灾难。

    若非如此,他们的入侵频率,不会跟汉室灾难的爆发规律如此契合。

    作为穿越者,刘彻知道,在这次的反常气候后,接下来二三十年,全球气候将大体进入平稳期。

    这给汉匈双方带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时期。

    草原上水草繁盛。中原风调雨顺。

    这才是历史上,汉匈十数年休兵罢战的基础。

    既然只靠放牧,就能填饱肚子,那为何还要冒着生命危险,跑到长城脚下去撞个头破血流?

    而在中国,利用这段难得的时间,国家迅速建立了三十六个大型国营牧场,养马数十万匹。

    文景之治也达到巅峰。

    以至于出现了府库里串钱的绳子都已经腐烂,至于仓库里的粮食,更是成吨成吨的发霉的事情。

    然而在眼前。如何度过这个小冰期资料片的预告。

    依然是摆在刘彻和汉室政府面前最大的难题。

    连绵的暴雨,在雷暴中,持续下了数日。

    渭河水位迅速暴涨,多条支流。发生了决堤现象。

    气温从高峰的将近二十度,直落到接近零度。

    黄河都出现了封冻、结冰。

    在这样的异常灾难面前,哪怕是刘彻提前进行了预防,动员了所有能动员的力量。

    关中的小麦种植业,依然遭到了重创。

    根据内史和大农的统计,起码有将近五千顷麦田被大雨带来的洪水淹没。注定将要颗粒无收。

    而骤变的气候,更影响了起码一万顷麦田,使之面临歉收甚至绝收的境地。

    整个关中一片哀鸿遍野。

    无数百姓怅然悲泣。

    但所谓,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倚。

    这场灾难,带来的并非全是坏事。

    受灾的数万户百姓,还在家里流眼泪的时候,就有着许多商贾,怀揣着大笔的金钱和各种承诺找上门来了。

    男人,可以去矿山挖矿,去作坊冶铁,去工地上干活。

    包吃包住,每天还给一斗粟米,每月在额外给五十钱的工钱。

    就连女人,也能去作坊织布,去桑田养蚕。

    去年以来,随着盐铁官营政策和移民屯垦政策的推行。

    关中的商人,真是一头载进了一个蜂蜜罐里面,甜得他们都不想爬出来了。

    本来,很多人以为盐铁官营会是灾难性政策。

    但谁成想,实施了盐铁官营后,他们的日子反而更好过了。

    他们再也不需要为销路和渠道发愁了。

    只要你能生产出铁器和盐,大农和少府联合主导的盐铁衙门,眼睛都不眨一下,按照官价,一口全吃。

    而屯垦移民,更像一个张开了大嘴的怪兽。

    无论是盐铁器皿还是衣物粮食,它们来者不拒,全部吞到肚子里。

    所以,在过去的几个月,关中的商贾和豪强们,真是幸福又烦恼。

    幸福的是,买卖做的太爽了!

    只要能稍微保证一下质量,生产的产品,无论是盐铁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完全不愁销路啊。

    至于烦恼——大家忽然发现,好像人手不够用了啊!

    关中的人口结构,长期以来,主要就是自耕农和地主阶级组成。

    偶尔有破产农民,马上就被少府安排进了上林苑给皇帝老子种田。

    多数商贾的雇工,基本都是自己的家奴啊佃户什么的。

    即使强如田氏这样的大贾,全族上下加起来,雇工人数也就千把个。

    靠这点人,显然是没办法满足扩大生产规模的任务。

    于是,大家眼珠子一转,马上就将主意打到了那些受灾百姓身上。

    在不经意间,资本懵懵懂懂的踏出了它觉醒的第一步——跟农业抢人口。(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