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七十五节 神迹
    第六百七十五节 神迹</h2>useShow(1);

    “大农和少府,现在有多少斗食之官在关中?”刘彻问道。

    刘舍和直不疑互相看了一眼,脸色有一点点尴尬。

    什么叫斗食?

    就是年俸不足百石,每天的薪水,以斗来计数发放的低级官员。

    他们是整个统治阶级金字塔的最底层。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秩比一百石以上的官员,称为有秩。

    斗食与有秩之间的区别,不仅仅体现在薪水上,更体现在待遇上。

    一百石以上,依照制度,可以佩戴相应的冠绶,有官印。

    哪怕只是一个地方上的廧夫,人家腰间也是挂了个某某乡廧夫的官印。

    而斗食?

    甚至不被承认是官。

    在此时,斗食之官,就是汉室政府的临时工和编外人员。

    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是属官的属官的属官。

    直不疑支支吾吾了一阵,然后,答道:“回禀陛下,应该有七八百人左右吧……”

    刘舍也报告道:“陛下,少府各曹,大抵应该有个数千人左右……”

    刘彻没有计较这两个家伙的这个疏漏。

    毕竟,就是后世的天朝部委领导,假如不去翻电脑里的档案,恐怕他也说不清楚,自己的部门里雇佣了多少临时工和编外工作人员。

    “大农,朕命尔,即可动员所有所属斗食,由六百石以上各官带队,进入关中诸县,麦苗种植区,指导百姓,做好防洪防冻之事!”刘彻没有含糊,马上就下达命令。

    这是一场跟老天爷之间的赛跑。

    刘彻得争取在灾难来临前,尽可能的多保住一些麦田。

    至于动员整个部门的力量,进行保护桑苗的工作。

    这在汉代,是非常常见的政府行为。

    大农的前身,治粟内史衙门在高皇帝和吕后时期。甚至在天下各郡国广泛设置诸如‘护田校尉’‘候农令’‘守农令’等职位。

    后来小猪朝时,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

    在草原上大搞屯田,设置了无数个屯田校尉、属国农都尉以及渠犁田官。

    要不是草原上的水土流失速度太快太过严重,不是个合适的耕种地。许多地方种着种着,成了盐碱地。

    恐怕,在历史上的小猪时期,中国人能一直把田种到中亚,甚至西亚去!

    即使如此。小猪朝的屯田的工作,也取得了许多的成绩。

    譬如汉四郡和轮台这样合适的种田地方,就成为了中国自古以来神圣不可分割的领土。

    直至后来东晋,子孙不肖,才丧失掉了这些地方。

    至于南方,那种田就不要种的太嗨皮了!

    中国人把田都种到中南半岛那边去了。

    论起种田的本事,中国人敢说第二,全球范围,谁能说自己是第一?

    而在秦汉之际,中国种田事业的精英和骨干。就是大农和郡国的斗食农稷官。

    对这些人的业务能力,刘彻还是很放心的!

    “诺!”直不疑领命而去。

    但,只靠大农衙门的那几百个斗食官,加上数量更少的官老爷,显然,是没办法完成一个要督促和领导百姓,赶在天气变化之前,就做好保墒和护苗工作的。

    所以,刘彻看向刘舍,接着命令道:“少府。朕命尔立刻发茂陵刑徒,由卿亲自带队,前往关中各县,疏通河道、渠道。做好防洪工作!”

    茂陵刑徒现在足足有五千人之多,这样的一支力量,足够将关中各县的主要渠道和河道梳理一次了。

    更何况,内史衙门和地方的基层单位,也会动员,出力。

    “诺!”刘舍顿首领命。

    送走这两人后。刘彻觉得还是不太保险。

    于是,又传令给执金吾衙门,要求执金吾郅都,立刻发动左右京辅都尉的力量,加强对关中各县的巡视,并保障大农和少府的工作。

    接下来三天,关中大地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明明当头艳阳高空照,气温甚至攀升到了二十多度,人在太阳底下假如站的久了,都有些出汗。

    但,以长安为中心的各小麦栽种区域,却掀起了一股防寒防洪的建设热潮。

    几乎是一夜之间,大农衙门就任命了十几个‘护麦校尉’和四十多个‘保麦使者’。

    然后以这些护麦校尉或者保麦使者为中心,各县的基层官员如廧夫、游缴、三老等,广泛动员了关中今年种植了冬小麦的农民。

    这个时候,考举初次呈现了它的威力。

    过去两年,数以千计的考举士子,进入了关中的各县各乡,成为基层的廧夫、游缴、县官属官等。

    这些人,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着不错的基础素质,虽然可能多数不是什么国之栋梁,郡国之才。

    但做一个廧夫、游缴什么的,却还是足够的,甚至是绰绰有余的。

    在他们的协助下,关中的农民,在短短时间内就被动员了起来。

    而农民们一听,是天子再次得到了神启,知道有灾难将来。

    自然深信不疑。

    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服从了大农派来的‘护麦校尉’‘保麦使者’的指挥。

    于是,以长安为起点,关中十几个主要小麦种植县,出现了一副堪比当年秦赵长平之战时的景象。

    几乎所有百姓,都从家里走出来,在官员的指挥下,在田间地头,忙碌了起来。

    甚至,有些家里没有种植冬小麦的家庭,在看到邻居们忙碌了起来以后,也自发的行动起来,帮助自己的邻居,整饬土地,搬运秸秆到地头。

    而墨家一看这场面,马上就迫不及待的加入到其中来,好好的刷了一波脸,顺便将墨苑的规模扩大了几个。

    而在少府,足足五千名本来在茂陵劳作的囚徒,被直接拉出来,一人发一把锄头或者铁楸,就被赶到各地的渠道里,热火朝天的工作了起来。

    刑徒们的干劲很高——毕竟,比起挖茂陵,还是疏浚渠道和河道更轻松也更安全。

    可惜,这一切还是太仓促了。

    三日后的傍晚,当人们忙碌完,回到家里时。

    忽然,黑压压的乌云笼罩了世界,一阵阵闪电撕裂天空,声声闷雷,自九天而响,大自然开始修正它之前的错误。

    倾盆的大雨,哗啦啦的从天而降。

    许多百姓看着这一切,都被吓傻了。

    “圣天子啊!”无数人心头剧震。

    什么是神迹!

    这就是啊!

    一时间,无数人朝着未央宫的方向磕头不已。(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