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七十三节 打造作死祸害二人组(2)
    “陈须、陈蟜……”刘彻大马金刀的坐下来,对着两个小舅子,和颜悦色的说道:“你们放心,朕让你们去新化,是让你们去享福的……”

    陈须跟陈蟜听了,嘴上虽然唯唯诺诺,喊着陛下圣明,但心里头却是日了x了。|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

    享福?

    对出生和成长全部都是在长安这个温柔乡的陈须兄弟来说。

    别说是那偏远寒冷的新化了。

    就是邯郸,也是个乡下地方。

    哪怕是号称富甲天下的雒阳,也不过是个大点的乡镇。

    具体思考方式,你可以参考后世某些魔都大妈的心理——在这些魔都大妈心中,除了魔都之外,便是帝都,也是外地……

    所以,汉家列侯数百,封国遍及全国,但百分之七十的列侯,死活也不愿意回自己的封国去当土皇帝,宁愿赖在长安,当个背景板。

    对陈须兄弟来说,新化这个地方,简直就是地狱。

    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在那样一个没有斗鸡走狗,没有僰奴,没有娇妻美妾以及长安各种奢靡享受方式,且物资极度匮乏,很可能连个稍微正常点的妹子都找不到,周围除了夷狄就是肌肉男的地方,他们两兄弟该怎么活下去!

    这就好比,你在后世,要将两个网瘾少年,丢到大西北的乡村,没有ifi,没有网络,甚至连根电线杆都没有,还在烧炭火的乡村。

    你看看这两个少年,会是个怎样的反应?

    必然,马上就是撒泼打滚耍无赖,甚至哭天抢地叫爹娘,使劲一切办法和手段,死也不愿意去的啊!

    陈须陈蟜兄弟现在就是这么个心态。

    他们虽然清楚,自己刚不过皇帝妹夫和老妈和外婆。

    但总归还是能想点办法的。

    大不了自残嘛……

    关中列侯里,又不是没有人干过自残身躯,阻止被朝廷赶出长安的奇葩事情。

    但刘彻随后的一句话。让这两个兄弟的心肝顿时就扑通扑通的跳动了起来。

    “为什么呢?因为,首先,新化没有廷尉跟御史大夫!”刘彻微笑着说道:“更加没有丞相!”

    陈须陈蟜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得大大的。

    你要问关中纨绔们最恨的是谁?

    毫无疑问。毋庸置疑,就是那三个吃饱了没事干,闲的蛋疼,喜欢到处管事的廷尉、御史大夫和丞相。

    那个纨绔没有过被叫过去喝茶聊天谈心的经历?

    即使是靠山硬扎如陈须兄弟的家伙,也绝不愿意。屡次尝试这样的体验。

    道理很简单,廷尉、御史大夫和丞相,都有能力也有权力,能将他们折磨的欲仙欲死。

    这就好比后世,再牛x的二代,被中纪委叫去聊天,不死也会脱层皮一样。

    所以,在长安的纨绔们的日子,其实很不好过。

    就连驾车外出都要小心,平日里开个绅士才懂得的趴体。更是小心翼翼,生怕被人听到风声,捅到廷尉什么的面前,那就完蛋了。

    过去几十年,汉室的廷尉、御史大夫和丞相,就是高悬在纨绔们头顶的达斯克摩之剑。

    让他们最多只敢玩玩擦边球。

    而不敢太过放肆。

    而廷尉和御史大夫以及丞相,也用了数十位列侯的消亡和脑袋,证明了他们的威权。

    陈须和陈蟜相互看了一眼。

    新化确实是没有这三个讨厌的家伙的!

    甚至连这三个衙门的办事官吏,等闲也不会跑那么远。

    也就是说……

    去了新化,他们兄弟就能——海阔天空任鸟飞。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唯一的问题是,新化那边能有什么好玩的啊!

    这就跟网瘾少年一样,没有网络和游戏,你就算在他们要去的地方。摆上一排比基尼小姐,人家也是觉得图样图森破,完全没吸引力。

    刘彻似乎知道他们的心思,所以,笑着说道:“其次,朕将给两位爱卿一个便宜决断之权!”

    刘彻让王道将那个刚刚被绘制出来的新化郡地图给搬了出来。

    刘彻看着这个地图。脸色也有些尴尬,实在是这次地图开疆,开的实在太没下限了。

    北洋当年好歹还绕着南海转了一圈,这次汉室开疆,甚至就是闭着眼睛在在地球上画线,甭管合理不合理,先把地方扒拉进来。

    所以呈现在眼前的这个地图,不仅仅地理常识错的离谱,就连线条也**的可以——几乎有大半个新化郡,在现在,连半个汉人都没有,甚至,这些线条画到的地方,究竟有没有陆地,都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不过,这种细节,对帝国主义来说,根本是无足轻重的问题。

    刘彻指着这个地图上,那个庞大的新化郡辖区说道:“朕给两位爱卿五年时间,不拘两位爱卿用什么手段,什么办法,谁将这个地图上标注出来的疆域开发的最多,朕就赐谁一枚‘赎死令’!”

    “持此令者,除谋反、**等不赦之罪外,无论犯下何种罪行,皆可赎死一次!”

    对网瘾少年来说,能无忧无虑,无限制的玩,估计就是天堂了。

    而对纨绔子弟来说,若能肆无忌惮,想干嘛干嘛,不用担心被廷尉叫过去喝茶聊天谈人生,这也是天堂!

    况且,刘彻给出的条件是‘便宜决断’‘不拘手段’。

    这就让陈须和陈蟜感觉肾上腺素分泌加快,血液沸腾。

    列侯中的废柴,一定是纨绔子弟,但纨绔子弟,却并非是废柴。

    他们横行霸道,肆无忌惮,甚至屡屡挑战社会道德和秩序的底线,其实并非他们想这样。

    而是他们觉得这样子很威风,逼格高。

    就好比某个时间段的天朝学生,喜欢成立个什么十三鹰,十三太保啊,在手上纹个身啊,耳朵上钻个洞啊,学人古惑仔。张口哥们,闭口兄弟,以进局子和被人害怕为荣。

    他们是真的喜欢和认可这样吗?

    恐怕多数人,仅仅是觉得这样逼格高。能引人注目,更能泡妹子,耍威风。

    同样的道理,用在纨绔和混世魔王身上是一样的。

    对陈须兄弟来说,出风头和逼格是最重要的事情。

    因此。听到这里,两兄弟就已经怦然心动了。

    刘彻趁热打铁,继续道:“另外,朕还打算将乌恒与鲜卑这两个夷狄之族的羁绊任务交给两位爱卿,两位爱卿,各自选一个吧,或者抽签也成……”

    陈须兄弟的眼神,顿时就亮了起来。

    这似乎是个很爽的任务啊!

    决定一国命运,甚至操其全族上下生死,这可是无数纨绔做梦都想要的金手指啊。

    比起这个。在长安,跟其他列侯子侄斗富,简直是太逊了!

    玩女人,调戏婢女,更是完全没有爽感。

    于是两兄弟再不犹豫,立刻叩首拜道:“陛下隆恩,臣等奉诏!”

    也不管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个能力,先去试试再说。

    反正,他们姓陈,有个外婆是太后。有个妹夫是皇帝,即使天塌下来,也有个高的顶着。

    刘彻看着这两兄弟,眼神却有些像科学家看待自己实验室里的小白鼠。

    小白鼠什么的。

    从来不是重点。重点是试验的相关数据。

    对刘彻来说,陈须兄弟去新化,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们会做出些什么决定和选择。

    这是一个很好的观察未来汉室殖民地中的那些分封诸侯的的状态的窗口。

    至于乌恒与鲜卑?

    无论陈须兄弟是收复他们还是将这两个部族搞的变成汉室敌人。

    都不重要。

    收复他们,让他们变成走狗。自然很好。

    但逼反他们,也是不错。

    刘彻正愁没有一个练兵磨刀的地方呢!

    在远东这个世界边缘的一角,远离主舞台的地方,进行一场类似两山轮战的实兵实弹演习,有助于帮助汉军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但陈须兄弟却没想这么多,他们两个立刻喜滋滋的交头窃耳,商议了一会,然后就道:“回禀陛下,臣等已经选好了!”

    陈须道:“臣选鲜卑!”

    陈蟜道:“臣选乌恒!”

    这两个家伙虽然从来都不知道鲜卑跟乌恒在哪里,是什么,有多少人?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有了一个新玩具。

    在他们兄弟想来,区区夷狄,又不是匈奴那样的大敌,在他们这样的天潢贵胄,汉家外戚面前,难道还能翻得起什么浪花来不成?

    还不是得乖乖的跪下来,跪舔自己。

    然后,合举族之力,来取悦自己一人。

    这可比在长安,玩斗鸡走狗以及博戏蹴鞠有意思多了。

    陈须甚至觉得,应该带几个小伙伴一起去新化那边耍一耍。

    “善!”刘彻见了点点头。

    他一点也不担心,这两个混世魔王去了新化乱来,搞乱目前新化的河蟹局面。

    原因很简单,他们两个家伙,根本插手不了护濊军以及屯垦团的事情。

    别说是他们,就是他们的老妈,馆陶也插不了手!

    新化令兼护濊都尉薄世也非是什么善茬。

    人家背后也有薄太后这尊大神,并不虚他们两个。

    但想了想,刘彻还是给这两个家伙提了个醒:“去新化后,凡护濊军及新化郡郡守的事务,你们都不要插手!”

    “诺!”陈须兄弟顿首一拜,答应的非常爽快。

    …………………………………………………………

    出了长乐宫。

    陈须和陈蟜对视一眼。

    “大兄,我打算邀请灌蒙、韩则一同前往……”陈蟜咬着嘴唇,对自己的哥哥说道。

    灌蒙是大将军魏其候的脑残粉代国内史灌夫的次子,而韩则是特进元老弓高候韩颓当的长子。

    这两人都是长安纨绔圈子里跟陈蟜走的比较近的人。

    有意思的是,这两人的能力,在纨绔们中属于比较出类拔萃的类型。

    韩则,陈蟜还没有什么把握说服,毕竟,人家是弓高候世子,完全不需要跪舔陈蟜,但灌蒙就不一样了,向来就是围绕在陈蟜身边打转的小伙伴。

    陈须闻言,没有说什么。

    两人虽然混账,但却一点也不傻。

    向来,老刘家最善于挖坑埋亲戚。

    太宗就埋了淮南厉王、枳候、南皮候跟章武候。

    先帝也坑的梁王泪流满面。

    今上这个妹夫能是什么善茬吗?

    真会这么好心?

    陈须甚至都不用去想就知道,这个甜蜜的任务背后是一个天大的陷阱,能不能爬出来坑来,是个未知数。

    但这是天子的命令,连皇祖母都不站在他们这边,他们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而且,跟所有少年人一样。

    谁说纨绔,就没有理想和志愿了?

    作为一个男人,谁没有想过建功立业,布武天下?

    更何况,事情要是办成了,那可是有一枚‘赎死令’的奖赏。

    更能让整个天下,整个朝野,都对自己刮目相看,想必,就是母亲,以后也不能再随意的羞辱和打击自己了。

    所以,陈须笑了笑,道:“为兄打算去请甘泉宫卫尉周卫周兄长了!”

    “周卫……”陈蟜眼珠子一瞪,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哥哥,仿佛从来都不认识似的。

    要知道,周卫可不是什么善茬。

    人家是故太尉绛候周勃的世子的嫡子,他的母亲是太宗公主,他的外祖母是窦太后当年的侍女之一,论关系和在东宫的地位,比他们两兄弟加起来还要高。

    陈蟜在今天以前,压根不知道,自己亲爱的兄长什么时候跟此人有了联系和关系。

    但陈须既然这么说,那就肯定有一定的把握了。

    这让陈蟜感觉很惶恐。

    若陈须真能请动这位东宫老太太的爱将出山辅佐。

    那么,毫无疑问,东宫的资源就会向自己的哥哥倾斜。

    而且,最近因为丞相将他的加恩食邑封地分给周卫等几个侄子,使得绛候家族一团和气,兄友弟恭之像羡煞旁人。

    到时候,自己兄长,要政策有政策,要权力有权力,甚至还能从丞相府那边借力。

    自己拿什么去跟他斗?

    咬了咬牙,陈蟜一跺脚,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要去墨苑。

    陈蟜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的小伙伴又有几斤几两。

    他清楚,若是以自身的力量,根本没法子与陈须加周卫的组合斗。

    没办法,陈蟜只能将主意打到墨苑身上。

    至于为什么,长安勋贵圈最臭名昭著的纨绔会想到去跟一向走下层路线的墨苑联系到了一起?

    答案很简单——潮流啊!

    对纨绔来说,什么东西最吸引他们?

    当然是时髦时尚和潮流了。

    而墨苑的墨者,虽然奉行简朴,提倡节用,好像跟纨绔子们的世界差了一万八千里。

    但实际上,两者之间的交汇非常多。

    对闲的蛋疼而且无聊的蛋疼的纨绔们来说,墨家这个神秘的学派和提倡的种种说法,就好比后世披头士之于欧米一样。

    有事没事,学一下,s一下,感觉还是棒棒哒。

    想当年,巴黎的学生,还曾经高举天朝太祖的旗帜和红宝书,誓要推翻腐朽堕落不民煮的资本主义政府,霓虹的中二们,也干过组织赤军,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活计。(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