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七十一节 磨砺表弟
    <div id="content">

    从武功县回转长安,在半路上,刘彻接到了来自新化的报告。

    看完报告,刘彻就将王道喊过来,吩咐下去:“派几个人去新化,去将出使使团上下的成员全部核查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回来再禀告朕知!”

    “诺!”王道点点头,表示记下了这个事情。

    刘彻转手将报告塞给颜异,命令道:“存档罢!”

    这个报告里所报告的出使乌恒,结果去了鲜卑山做客的经历,有些意思。

    但也仅仅是有些意思而已。

    对如今的世界局势而言,新化、朝鲜、乌恒、鲜卑,都是边缘一角中的偏远角色。

    就好比后世的地球,非洲黑叔叔打生打死,也不过是在ccav新闻联播里占个几秒钟的片段,其重要性,甚至赶不上米帝家里的一场死伤不过几人的校园枪击案或者公共事故。

    东北和远东地区,就是目前世界格局中的非洲。

    其地位和重要性,不仅仅低于北方的匈奴,也低于南方的三越,仅仅比蜀郡那边的西南夷稍稍高了一个档次。

    身为皇帝,刘彻甚至都懒得去考虑鲜卑和乌恒人之间的问题。

    只是,作为穿越者,刘彻清楚,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永远都不可信,所以,面对任何游牧民族,他都会都留一个心眼。

    就是之前濊人跑来长安跪舔他,他不也是防着的吗?

    所谓,非吾族类,其心必异。

    对于异族,永远保持警惕,才是一个正常的统治者应该做的事情。

    “匈奴人哪里,怎么样了?东胡王有没有发回点什么有用的情报?”刘彻对王道问道。

    “回禀陛下,奴婢前些时候去了绣衣卫,据绣衣卫匈奴司都尉所言,目前并无确切情报。只是有些风声,说匈奴今年将大会龙城!”王道立刻就报告说。

    绣衣卫在前不久,刚刚完成了重新组织。

    刘彻将自己的狗腿子,垣候刘赐。提拔为了绣衣卫的第一任都督。

    这个从河东时期开始,就无脑跪舔刘彻的匈奴归义候,终于攀至其人生的巅峰。

    虽然,他这个都督,其实就是个摆设。只有个名头和招牌,半个实权也没有——这也是刘彻最新做的一个尝试,即将某些部门的主官,用一些听话懂事的列侯充任,让他们当个雕塑、木偶,而实权却给那些年轻、能干,但缺乏资历和背景的寒门子弟。

    目前的太仆和绣衣卫,就是这种想法下出现的产物。

    目前,绣衣卫被刘彻拆分成了三个不同职能的司曹。

    即专责负责国内民间豪强和地方民生事务监督的‘刺部’,以及专门督办和查探官员贵族士大夫的‘大夫部’。另外就是专门负责对外情报收集和策反工作的夷狄部。

    而夷狄部中,目前实际上只有一个机构在运转,这就是匈奴司。

    匈奴司目前,拥有数百位熟悉匈奴情况的细作。

    这些人都是历年来被汉室策反或者从匈奴归附汉室的各种夷狄部族中的贵族。

    听完王道的话,刘彻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对匈奴国内局势的变化,刘彻极为关心。

    他现在就等着伊稚斜跟军臣反目,为此,刘彻甚至都没有催伊稚斜马上履行承诺,将乌孙人安全送到长城内。

    但到现在,伊稚斜跟军臣这两方。都没有半点消息传出来。

    这就让刘彻有些不安了。

    军臣不是笨蛋,伊稚斜也自然不是傻瓜。

    出使的使团,出了这么多‘意外’。

    无论军臣还是伊稚斜,显然都知道。那些编造的理由和借口,只能忽悠忽悠下层的贵族,对上层来说——你他妈撅一下屁股劳资都知道你要拉什么了。

    还想忽悠劳资?煞笔吗?

    更何况,军臣想弄死伊稚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然,也不会故意派伊稚斜来中国找死。

    如今,有了个这么好的借口。军臣居然没有去找茬?

    这很不科学!

    更不科学的是,伊稚斜居然还大摇大摆的回到了龙城。

    龙城是什么地方?

    匈奴祖先和先王的墓地所在,这样的地方,无论在什么政体结构中,都必然是会被国王、单于、皇帝牢牢控制的地盘。

    不然,谁放心去一个不被自己控制的区域祭祖?

    但伊稚斜偏偏一头撞进了龙城,搞的刘彻都快怀疑,这个伊稚斜已经改邪归正,决定牺牲小我,为匈奴的中央集权和部族团结,献出自己的生命了。

    “命令绣衣卫密切关注,一有情况,立刻不惜代价,以八百里加急回报给朕!”刘彻吩咐下去。

    作为皇帝,刘彻不得不考虑,万一军臣跟伊稚斜媾和,达成妥协的预案。

    而这,并非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毕竟,这两个匈奴的实力派,存在媾和的可能。

    只要军臣愿意立伊稚斜为左贤王,甚至,哪怕是个右贤王,两者的分歧和仇恨,都能立刻消弭。

    刘彻可不相信,军臣,会没听到一些什么汉室的变化的消息。

    兵法有云:料敌从宽。

    刘彻也不得不从最差的情况来准备应对之法。

    正思考着这些事情的时候,身旁的王道,却看准了机会,跪下来拜道:“启奏陛下,有件事情,奴婢不知道该不该说……”

    刘彻凝视了王道一会,然后问道:“什么事情,说来看看……”

    “陛下,事关隆虑候……”王道叩首道。

    “陈蟜啊……”刘彻揉了揉太阳**,感到有些头疼了。

    陈蟜跟他哥哥陈须,历来就是汉室逗比外戚二人组。

    这两个家伙逗比到什么程度?

    历史上,他们的母亲前脚刚挂,后脚两兄弟就为了争家产撕破了脸皮,相互打对方小报告。

    最终,鸡飞蛋打,一拍两散,两个渣渣全部被自杀。

    目前,上有窦太后压着。下面还有馆陶在撑着,逗比兄弟还是比较老实的。

    一般顶多就是打打法律擦边球,干点仗势欺人的勾当。

    若非必要,刘彻也懒得去管这两个逗比表弟的事情。

    但王道既然都站出来。要趁着这个外出巡视的机会,悄悄的打陈蟜一个小报告。

    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陈蟜这次确实是犯众怒了。

    汉室上一次由宦官打外戚小报告的故事,还是发生在几十年前,高皇帝统治时期的事情。

    年代太过久远,背景太过复杂。所以已经不具备参考价值。

    “说说看吧……”刘彻挥挥手道。

    老实说,刘彻有时候,真有种将陈蟜兄弟塞进一个火箭里发射到外太空去的冲动。

    从去年开始,陈须陈蟜兄弟,就开始没节操了。

    也不知道是叛逆期来了的缘故的原因。

    反正,这两兄弟最近在长安勋贵圈子里的名声都已经臭不可闻了,就连薄窦外戚都表示——吾等羞与此辈为伍!

    为什么?

    因为,去年后九月(颛顼历中的所有闰月全部安排在九月后,称为后九月),这两兄弟收了关东某个豪强两百万钱的贿赂。本来是答应要帮对方免于迁徙关中的,但,很显然,这两兄弟的面子不够,事情没办成。

    按照勋贵们的潜规则,既然事情没办成,那肯定要退钱。

    但这两个逗比,却死拖着不退。

    那位豪强很显然拿两位外戚勋贵是一点也没有。

    于是,就将这个事情宣扬出去。

    然后,迫不得已。陈须兄弟才不得不在自己老妈和舆论的压力下,乖乖把钱还给了对方。

    但就是这样,他们还是耍了个心眼。

    本来,对方给的都是货真价实的五铢钱。但陈须兄弟还回去的,却全部是已然不能流通的四铢钱甚至三铢钱。

    坑的对方真是泪流满面,却又有苦难言。

    而整个长安勋贵圈,也纷纷觉得,这兄弟太不要脸了。

    于是,纷纷跟他们划清界限。甚至馆陶都觉得,他们干的太过分,将他们关了半个月禁闭,又派人给那位富商送上一百金的补偿,这才把事情了结。

    “陛下,事情是这样的……”王道跪着说道:“雒阳师氏不是捐了一条轨道吗?”

    “嗯?”刘彻点点头:“难道隆虑候还敢打这个轨道的主意?”

    “这倒不敢!”王道埋头道:“只是,奴婢听说,隆虑候不知怎的,在轨道所过的地方,大买田地,然后拿着这些田地,跟少府要钱,前后,已有数百万钱,为其以此种说法要到……市井之间,因此多有流言及愤慨……”

    妈蛋!

    刘彻听完,一屁股就坐了起来。

    想不到陈蟜这货,居然学会这一招!

    “命人立刻去馆陶太长公主府邸,让人将馆陶太长公主延请入宫,朕要跟姑姑好好聊一聊!”刘彻想了想,就吩咐下去。

    然后,刘彻看着王道,又看了看一直驾车,跟在天子撵车附近的少府刘舍,嘴角露出些冷笑。

    很显然,王道这个小报告,根本不可能是他自己要打的。

    王道的良心若是真这么好,真是这样嫉恶如仇,那他就应该天天蹲在绣衣卫,专门去盯着那些贪官污吏的黑材料了。

    很显然,这是有人指使的。

    虽然看上去,刘舍的嫌疑很大。

    但,刘彻觉得,就算再给刘舍十个胆子,没有自己的暗示,刘舍也不可能去跟陈蟜刚正面。

    那可是得罪太后的活计。

    如今朝廷里,有这个动机的,恐怕也就一个御史大夫晁错了。

    “晁错这个御史大夫,是不是干的太久了?”刘彻心里想着。

    表面上看,似乎晁错想的很好,出发点也不错。

    但站在皇帝的角度,内外勾结、串联,你想做咩?要造反吗?

    所以,历史上,常常会看到,很多臣子,原本出发点不错,但皇帝就是不领情,反而倒打一耙。

    原因就在这里了。

    皇帝考虑问题,跟臣子考虑问题,以及百姓考虑问题,都完全不同。

    皇帝要考虑国家的稳定,政权的延续以及政治的平稳,而大臣则只想忠君或者忠于自己的职责什么的,至于百姓,只想一日三餐,吃饱肚子。

    好在刘彻的心胸还是很宽广的,至少他自己觉得,能开一艘轮船了。

    对此,刘彻也没有生气,更没有对王道说什么。甚至就连对晁错的不爽,也只是一刹那。

    毕竟,这宦官跟朝臣勾勾搭搭,在汉室,也算是传统了。

    这个传统,有好有坏。

    好的典型,像前代的北宫伯子,屡次建言和给大臣搭桥,促成了许多著名政策和改革。

    而坏的,无疑就是后来小猪的那些宦官们了。

    欺上瞒下,甚至勾连外臣,陷害太子,导致刘据自杀。

    总之,刘彻始终觉得有什么样的皇帝,就有什么样的宦官。

    因此,刘彻心里也只是稍稍有些不爽。

    ………………………………

    在傍晚时分,刘彻回到了未央宫,紧接着,馆陶太长公主刘嫖就喜滋滋的进宫了。

    “皇帝忽然叫姑姑来宫里,有什么事情吗?”刘嫖一进面就很是大方的问道。

    “姑姑请坐……”刘彻看着自己的丈母娘,眼前一黑,老实说,若有可能,刘彻可不想要这么一个贪婪成疾的丈母娘,但没办法,这就是现实,为了皇位,他不得不付出一些代价。

    等刘嫖落座,刘彻就道:“今日请姑姑,是有个事情,想跟姑姑说一下……陈须、陈蟜,两位表弟,都已经加冠成家了,朕觉得,是时候委以重任,加以磨砺了!”

    “古者人臣之功有五品:以德立宗庙、以功定社稷者曰勋,以言曰劳,用力曰功,明其等曰伐,积日曰阅,是故书云:协和万国是也!陈须陈蟜两位表弟,常年在长安,生于富贵,长于安乐,未知疾苦,朕觉得,这是不行的。不经风雨,怎成大树?不历寒霜,不为栋梁,朕觉得,应该让两位表弟去汉家最艰苦的地方,锻炼锻炼,不知道姑姑意下如何?”

    对那两个表弟,刘彻现在是打不得,罚不得。

    只能干脆像粟氏外戚们一样,远远的打发到南方去,眼不见心为净。

    而且,陈家兄弟比粟氏外戚还难对付的是,这两个渣渣,到了地方,可能会变成脱缰的野马,反而闯出更大的篓子。

    没有办法了,刘彻只好把他们往新化和朝鲜那边塞了。

    到朝鲜,陈须兄弟首先要面对的是刘武的宝贝儿子刘明,也算是势均力敌。

    而在新化,有薄世在上面压着,相信他们也不太可能闹出太大的幺蛾子,最多就是祸害一下当地的濊人跟乌恒、鲜卑什么的。

    馆陶却不知道这些,她还以为,刘彻是真心想培养自己的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

    正好,馆陶也对自己的两个儿子感到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办,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都没什么作用。

    既然皇帝想接盘,那正好!

    于是,馆陶点头谢道:“既是皇帝的安排,姑姑自然满意,一切随皇帝的意愿罢,那两个臭小子,是该磨砺磨砺了!”(未完待续。)

    PS:  恭祝所有书友,新年快乐,猴年大吉,新年新鸿运,个个发大财~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