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六十九节 鲜卑人的算盘
    <div id="content">

    鲜卑先祖石室嘎仙洞。

    这里是历代鲜卑先王死后尸首埋葬之处,历来是鲜卑族的禁地,除了萨满祭司和部族高层贵族外,禁止他人擅入。

    嘎仙洞大的惊人。

    这个洞口在悬崖上的石洞内部,宛如一个全新的新世界。

    它足足有两三个足球场那么大,洞顶最高的地方,几近十丈,最关键的是,这里面别有洞天,洞中藏洞,有着无数天然石洞与这洞中相连。

    在这些石洞内,安眠着鲜卑人的先祖以及历代的鲜卑大人。

    此刻,丘可具带着部族中的其他大人以及萨满祭司,站在这嘎仙洞的中央,凝视着洞**墙壁上铭刻的那些壁画以及先祖们曾经使用的石器、兽皮以及弓矢、标枪。

    鲜卑人相信,自己是神兽的子孙。

    所以,鲜卑这个词语,在其语言中,就是‘神兽皮带’或者‘神兽之皮’的意思。

    在无尽的久远历史长河里,一代代的鲜卑大人,在其死亡来临时,走入这洞中,或者在族群面临危机时,率领部众躲进这山洞内,逃避外敌的攻击。

    因此,久而久之,这个石洞渐渐成为了鲜卑人的信仰中的一部分,沾染了神迹。

    鲜卑人认为,在这里,历代先祖和神明,会与他们的灵魂同在。

    “丘可具,现在,你能说,你为什么要跟汉朝人许诺,明年夏天去朝觐汉朝单于了吧?”一个粗矮的鲜卑大人问道,他的头发几乎被完全剃光,只留下了脑后的一小部分头发,看上去,丑陋无比。

    他是鲜卑族类的一大势力,外人称为‘秃发鲜卑’的首领。

    其手中控制的部族和牲畜以及战斗力,向来冠绝鲜卑全族。

    这个部族,甚至曾经连续四代大人,执掌鲜卑部族的大权。

    数十年前。才被新加入的所谓‘髡头鲜卑’所夺去。

    自然,他对‘髡头鲜卑’的大人,可以说毫无好感。

    但,在草原上就是这样。只要还能凑合,不会有人选择轻易的从族群中分离出去。

    因为那意味着流离失所和最终灭族的悲惨下场。

    这就是为什么,所有历史上从中国来到草原的人或者群体,最终都夷狄化了。

    在这样的世界,假如你不去适应它。那等待你的结局,唯有死亡。

    “许诺?”丘可具抬头看着这个秃发鲜卑族的大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虽然夫子教导我:君子言必诺,行必果,但夫子还说过,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的思维和说话方式,还是一贯的癫狂。

    但在这嘎仙洞里,已没有人敢轻视他这个疯子。

    去年夏天,黑山鲜卑的大人。就因为粗暴的打断了这个疯子的计划,结果被他当众斩杀,将头颅割下来,挂在了这嘎仙洞的墙壁上,作为献祭给祖先的祭品。

    但,黑山鲜卑部族,却连半声不满都没有发出来。

    因为这个疯子居然提前就跟黑山鲜卑部族的几个实力派渠帅结盟,最后,更是将一个他的盟友推上了大人的位置。

    由此底定了丘可具的鲜卑部大人的地位,并且真正具备了威权。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将他看做一个普通的疯子。

    在鲜卑的贵族心里,丘可具已经是一个可怕的疯子。

    如今,可没有那个大人,愿意成为黑山鲜卑大人第二。

    天知道自己部族里那些不甘屈居自己之下的渠帅。在私底下跟这个疯子达成了怎样的协议呢?

    也正是那一次,鲜卑人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合纵连横’。

    丘可具却根本不理会其他部族高层的脸色和神情,只是笑着道:“所以,作为夫子的好学生,我自然会遵循夫子的教导……再说——我是夷狄啊。言而无信,朝令夕改,正是我的本性!虽然我很想尊从夫子的教导,只是,奈何朽木不可雕也……”

    看着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的其他鲜卑大人,丘可具自然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他摇摇头道:“还不明白吗?我只是想从汉朝单于那里骗点东西罢了,汉朝的匠人和技术以及工具,都是我鲜卑想要崛起所缺少的,但是,以其他手段,根本没办法得到这些东西,唯一可能的办法,就只有去骗喽!”

    “骗?”其余人纷纷面面相觑,觉得丘可具是真疯了!

    在草原上,部族之间虽然尔虞我诈,什么诡计和手段都使得出来——只要能让自己获益。

    但鲜少会有人敢欺骗那些实力比自己强的部族。

    像是匈奴对鲜卑和乌恒的约束,匈奴人只是每年派人来催促一下,然后,鲜卑和乌恒就要乖乖的将自己辛苦劳动得来的牲畜、奴隶甚至战士,乖乖送过去,稍微慢了一点,都要提心吊胆,唯恐惹恼匈奴。

    至于匈奴单于庭每年兴致来了的时候,嘴皮子上下一碰,增加或者减少某些贡品的数量,鲜卑与乌恒都必须全部满足匈奴人的要求。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欺骗强者,等于自杀。

    “也不算骗啦……”丘可具却是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已经得到了天神的暗示,明年夏天,我将生病,因此,我打算让秃发鲜卑大人与我的儿子丘可具拓跋,去一趟汉朝长安,也算能给个答复,顺便再在汉朝单于那里讨个好印象……”

    丘可具很清楚,匈奴跟汉朝,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强者。

    欺骗匈奴,一旦被发觉,那鲜卑上下,当然要付出沉重代价。

    但汉朝就未必了。

    汉朝人爱面子,喜好虚荣,这些,丘可具都从各种途径,以及日常生活中对那个从东胡王卢它之那里买来的前汉人儒生嘴里和实际接触中知道了。

    因此,丘可具知道,这个事情,没有半分风险。

    只是自己嘴巴甜一点,卖的乖多一点,然后恭敬一点,汉朝上下,就都会很满意,然后,各种资源和技术,滚滚而来。

    想到这里,丘可具连嘴巴都要合不拢了。

    作为鲜卑大人,丘可具非常清楚的知道,靠着游牧,靠天吃饭,尤其是在这样的只有夏天和秋天才能放牧的冰雪世界里,鲜卑人是没有前途的,永生永世都会被困死在这里。

    想要解脱出了这个桎梏。

    只有两个办法。

    一个是给人当狗,靠卖血卖命,混一点好处,博一个未来。

    但这样做的坏处是,随时可能会被人当成炮灰牺牲掉,尤其是去年,乌孙人的结局,更是佐证了丘可具的想法。

    至于第二个,就是丘可具现在的选择。

    虽然有些风险,但总体不大。

    而且,丘可具也相信,在现在,哪怕被汉朝发现,汉朝单于震怒,也多半拿他没办法。

    越过长城,深入草原,别说汉朝现在是否有这个能力,就是有,也得先问过匈奴人。

    正是基于这个判断,丘可具有恃无恐。(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