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六十四节 乌恒来使
    送走公孙弘,刘彻缓缓出了一口气。{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字搬运工。-<可?乐小?说?网>

    他心里明白,主爵都尉的构架,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而已。

    接下来,怎么让它发挥作用,而不是变成一个摆设,无疑是最关键的。

    但此事在目前,却还不是当务之急。

    现在摆在刘彻面前的当务之急是——谁去当太仆?

    说起来,汉室的太仆跟大鸿胪、典属国什么的差不多,基本都是个花瓶和吉祥物。

    大抵类似后世天朝的政协常委。

    想当初,卫绾就是赶马车赶的好,所以被太宗提拔当了太仆……

    后来苏武的哥哥也想学习一下,结果驾车技术不过关,一不小心,车没停好,撞到了太庙的台阶上,自己回家自杀谢罪了。

    从这就能看出,老刘家现在的太仆任命,有多么随意。

    就是前任太仆袁盎,其实刘彻任命的时候,也只是考虑到了人家帮过自己,要酬功,就将袁盎这个可能连养马具体该怎么着都不知道的清贵士大夫任命为太仆了……

    吃了这么个亏后,刘彻已经不打算随便再胡乱指派个外行去太仆衙门当老爷了。

    必须选一个懂马政的内行。

    可问题又来了。

    老刘家的列侯勋臣们,可能会养鸡,也可能会驯养猛犬,但牛马什么的,即不能赌博娱乐,也不能卖萌取宠,显然,列侯勋贵们缺乏学习的动力。

    刘彻倒是有心将上林苑的褚强推上去。

    但想想,好像这么干的话,要被人喷死。

    一个三年前还是个布衣,即不是什么勋贵的子侄,也非是士大夫阶级的自己人,能当个千石官吏,就已经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还想成为九卿,银印青绶,登堂入室?

    士大夫勋贵们是绝对不会接受这个现实的。

    所以,新太仆依旧只能从士大夫阶级和列侯勋贵阶级中选择。

    没办法。刘彻只好退而求其次,选一个虽然是外行,但善于学习,尤其主观能动性很不错的太仆。

    于是。刘彻下令给丞相和御史大夫衙门,命令他们在列侯和两千石大臣中,选择几个符合他要求的人选。

    这个人选,在今天已经报到了兰台,来到了刘彻跟前。

    最终。刘彻选择了汾阴侯周左车。

    不是因为周左车很牛逼,实在是没办法,只能矮子里面拔将军。

    再说,周左车算起来,还是刘彻的自己人。

    自从河东之行后,汾阴侯家族就开始押注刘彻,且是无脑无条件的跪舔。

    不管刘彻要干嘛。

    无论是盐铁官营还是统一铸钱,汾阴侯的奏疏上,从来就只有两个字:支持!

    所以,刘彻对其投桃报李。给个九卿荣养起来,妆点下门面,自然也很正常。

    然后,刘彻偷偷的将褚强任命为太仆丞行监厩事。

    这是学的当年皇帝老爹的故智。

    想当年,皇帝老爹想大用晁错,奈何晁错资历太浅,最多只能当个内史。

    所以,没办法,皇帝老爹让晁错找了个傀儡陶青来做御史大夫,让晁错在背后指挥。

    如今的局面。差不多也是如此。

    汾阴候周左车未来将会回复当太仆这个官职的最初地位。

    周礼中就说了:太仆,下大夫,掌正王之服位,出入王之大命。王出入,则自左驭而前驱。

    其实,就是个吉祥物。

    但,诏书下达后,周左车立刻就屁颠屁颠的从汾阴跑来长安上任了,一点也不介意当吉祥物。

    朝廷里换了个太仆。对朝野几乎没有影响。

    只是,太仆衙门里面,这几天就真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官不聊生。

    廷尉跟御史大夫衙门几乎将太仆衙门里的六厩三令十五丞八尉当成副本在刷。

    短短数日之内,廷尉大牢里就关了十几个六百石到一千石的太仆官员。

    这让刚刚上任的新太仆汾阴候周左车喜不自胜。

    马上就提拔和安置了几个自己的家臣去占坑。

    当然,周左车很识相,他占的坑位都是那种车府令啊未央厩令啊这样的内厩官职。

    而将外厩的事务全部交给了褚强去处置。

    他只专心致志办好内厩的差事,刷好声望。

    又过了几天,在长安呆了已经差不多一个月的匈奴使团,向刘彻递交请辞的公。

    刘彻立刻就批准了,并命令大鸿胪公孙昆邪送到边境上。

    伊稚斜这些天,天天都宅在公车署里面,拉拢和控制使团的其他成员。

    看得出来,他是在确定了已经没有问题后,才决定启程归国的。

    对伊稚斜的回国之后的未来,刘彻已经不关心了。

    匈奴人之间打生打死,无论伊稚斜跟军臣谁取胜,对刘彻,对汉室都是一个好消息。

    倒是新化城那边又传来了一个喜讯——鲜卑人的亲戚乌恒部的首领,偷偷摸摸趁着冬天,派了个使者,溜到了新化城,委婉的告诉新化令薄世:外臣野人,仰慕天朝化,请赐天朝书典籍……

    这其实就是拐着弯在试探着说:汉朝爸爸,俺觉得你比较厉害,能罩得住俺,俺想投靠你了,不知道爸爸想不想要俺这个乖闺女暖被窝……

    类似这样的事情,在过去几十年的汉匈边境上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

    如今,长城脚下,就安置不下十几个不堪匈奴奴役和压迫,逃奔到中国,寻求庇护的游牧部族。

    这些部族大的几千人,少的也有几百人。

    汉室将他们安置在长城脚下,一则是让他们继续放牧,帮着中国养马,二则是作为长城的外置预警哨塔。

    匈奴人要是入侵,这些人就是首当其冲,能有效的保护边塞的汉人城镇,并提供预警。(注)

    所以,汉室大臣,包括大鸿胪公孙昆邪都没有将这个报告当回事情。

    直到它抵达刘彻面前,才引起重视。

    “乌恒人……”刘彻用手指敲击着薄世的报告书,目光有些迷离。

    乌恒部族,可不是一个小部族。

    现在,这个部族,起码有着数千的男丁。

    哪怕是在草原上,这也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力量。

    他们在现在这个时候,选择做出这样的举动,刘彻大抵知道是为什么。

    “看来是去年军臣吓坏了他们……”刘彻心里想着,去年鲜卑王被军臣杀了,脑袋都制成酒器,送到了长安,然后被刘彻转送给了沧海君作为纪念品。

    乌恒人肯定是被吓坏了!

    这就好比后世米帝把霓虹的首相宰了或者抓了,然后送给天朝,作为安抚天朝的信物,你看看思密达会吓成什么样子?

    恐怕第二天,思密达的朴妃立刻就跑北京,去天朝bs床上暖被窝了。

    大国倾轧,小族小国,就跟路边的野草一样,一个不小心就被溅射到了,而类似汉匈这样的大块头碰撞,哪怕只是稍稍有点火星渐到围观群众身上,都可能是灾难!

    且乌恒人自古以来就有崇拜和臣服强者的传统。

    简单的来说,就是抖m。

    在历史上,他们被霍去病征服,然后给刘家看门看了几百年。

    到三国时期,见到主人貌似不行了,又想蹦跶蹦跶,结果被阿瞒按在地上各种s,然后,他们就成了阿瞒的死忠和脑残粉。

    所以,刘彻判断,乌恒人大抵应该是想试探试探,中国对其的反应,顺便卖个萌,免得被溅射到身上,然后成了汉匈外交斗争的牺牲品。

    但大国政治,那是小虾米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人家都表达了想暖被窝的意思,刘彻自然不会介意,多一个闺女。

    于是,刘彻想都不想,直接提笔给下诏:其赐乌恒王《礼记》《春秋》各一,命新化令使使往赐。(未完待续。)

    ps:  明天爆发加更~

    本来今天是打算万字更新的,奈何今天颈椎有些不舒服~

    那就推迟到明天吧~

    这是给新萌主的加更~~~~~~

    然后,2月4号跟5号也会有爆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