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五十三节 伊稚斜的计划
    几乎是咬着牙齿,攒着拳头,伊稚斜勉强的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恭身道:“既是皇帝所愿,外臣一定办好!只是……皇帝将如何为外臣解决外臣的难题呢?”

    看着伊稚斜的神态,刘彻甚至都不需要仔细观察,就能知道,这个家伙现在心里满满的都是屈辱和愤愤不平。|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

    这可以理解……

    只要伊稚斜跟着剧本走,刘彻才不关心他内心到底有些什么志向和打算呢!

    不过,伊稚斜随后的那个问题,倒是有些难住刘彻了。

    本次匈奴使团的规模是仅次于去年夏胭脂嫁来中国时的规模的。

    单单是现在在宣室殿里,就有着不下三四十人。

    另外随行的奴隶和骑兵以及其他人员,也有一两百人之多。

    在这个世界上,假如只是想要一两个人闭嘴,办法多的是,甚至,都不需要动用国家的力量,一两个游侠就能解决问题。

    但,假如这个人数达到数十甚至上百,这就不好办了。

    毕竟,一两个人出意外,这是正常。

    水土不服,偶感风寒等等借口,都能轻易的唬弄过去。

    但几十个人不是坠马而死,就是落水而亡。

    这传出去,谁信啊?!

    匈奴人只是没化而已,又不蠢!

    刘彻思量了一下,问道:“使团中,右谷蠡王能确认绝对忠诚和保密的人有多少?”

    “大概十三四人吧……”伊稚斜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答道:“这些人皆是外臣的心腹,自小就与外臣一同长大,乃是生为奴,死亦为奴之武士……”

    刘彻点点头,明白了伊稚斜的意思。

    “既然如此,右谷蠡王请给朕提供一个名单……”刘彻说道:“至于其他人,右谷蠡王也用点心,尝试着去沟通沟通,实在无法沟通的。朕再来处置……”

    伊稚斜闻言,却是不太相信。更是令伊稚斜很难放心。

    处置?

    怎么个处置法?

    伊稚斜觉得,汉朝皇帝若不说清楚,他恐怕以后晚上做梦都会睡不安宁。

    “简单……”刘彻站起来。微微笑着道:“朕会让那些右谷蠡王没法沟通的使团成员,留在大汉做客……”

    “做客?”伊稚斜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

    “然也!”刘彻露出一个迷之微笑:“有匈奴使臣,久慕王化,欲归义中国,朕身为天子。安可拒绝?”

    伊稚斜顿时就噎住了。

    他心里顿时生出了一种类似:这游戏还能这么玩?你们中国人也太会玩了吧!之类的感慨。

    但偏偏,汉朝皇帝的这个提议,确是目前情况下破局的最优解。

    汉匈数十年的交往史上,彼此逃亡和寻求对方庇护的贵族官员,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了。

    像类似这样混在使团里,借机投奔汉朝(匈奴)的人,更是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

    尤其是十七年前的战争结束后,这样的风潮,就是愈演愈烈。

    甚至出现了双方互相利诱和胁迫使团成员归义的例子。

    而汉匈双方,对此都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在十七年前,汉匈就已经为了这个问题,拉开架势死磕了两三年了,结果却是:互不追究双方逃亡对方的贵族官员。

    目前来说,一般而言,汉朝这边跑去匈奴的,和匈奴归义汉朝的人,两边都当这些人从来不曾在自己国内存在过。免得自己最后尴尬。

    在这样的局面下这次匈奴使团出现大规模的归义行为,虽然,单于庭会感觉很困惑。但却并不会过多关注。

    军臣甚至可能会把注意力放到拉拢和威逼汉朝使团,找回场子这上面。

    至于这些被‘归义’的匈奴人,自己是个什么想法?

    刘彻并不关心,伊稚斜也不想去理会。

    这样的处理方式。在伊稚斜看来,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只是在走出殿门的刹那,伊稚斜的脸色瞬间就变得煞白煞白。

    他清楚,汉朝的那个皇帝,已经在手里捏住了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

    这些被‘归义’的使团成员,以这个汉朝皇帝的尿性。十之**,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忽然出现在单于庭中。

    “汉朝皇帝,这是一定要我掀起内战啊……”伊稚斜心里想着:“但本王决不能让他如愿!”

    伊稚斜很清楚,假如一旦他被迫不得不起兵与军臣死磕。

    那么,自他父亲死后一直有分歧和芥蒂的匈奴幕南与漠北部族,就极有可能因为新仇旧恨,叠加到一起,而产生一场完全不同于过去数十年匈奴内部政变、内讧的大规模内战。

    西方部族跟东方部族,一旦打起来,汉朝又在旁边虎视眈眈,那么,匈奴的下场会是什么,毋庸置疑!

    所以,伊稚斜知道,自己实际上,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冒顿大单于的哪一条路,也是军臣在四年前走过的那条路。

    政变!

    “明年的龙城大会是我最好的时机!”

    按照传统,每年五月,单于庭都要回归龙城祖地祭祖,同时大会幕南诸部。

    在那个时候,王庭的骑兵,将会有一大半需要在龙城周围警戒,而龙城本身的王庭骑兵,只会有左大将直辖的单于卫队。

    “呼衍当屠……”伊稚斜念着现任左大将的名字。

    这个人就是他政变的最大障碍。

    这条军臣最忠诚的走狗,残暴的屠夫,只要还活着,那么,他的政变就不可能成功。

    因为,他对军臣太忠心了,甚至就是晚上睡觉,都是睡在军臣帐外的草地上,据说,他每天晚上都会定时醒来,巡查单于王帐左近,任何偷懒懈怠的卫士,都会被他拧下脑袋,制成酒器。

    在这条走狗的管制下,军臣的安全简直就跟上了保险一样,没有任何人能威胁到。

    好在,伊稚斜知道,呼衍当屠有一个小秘密。

    而这个小秘密让伊稚斜有把握,神不知鬼不觉的让这条军臣的忠犬暴毙。

    “即使如此,我的准备和筹码也还是太少了,母阏氏跟龙城的贵族,也绝对不会支持我……”伊稚斜在心里思虑着,龙城的老贵族和母阏氏,早就已经没有了胆气和气魄,不可能也不会跟他产生什么共鸣。

    但,这种大事,伊稚斜自认为自己一个人是没办法搞定的。

    而且,就算政变成功,挛鞮氏王族和其他四大贵姓,愿不愿意认可他,也是一个问题。

    所以,伊稚斜知道,自己需要盟友。

    而他现在最好的盟友,当然是——呼揭王。(未完待续。)

    ps:  咳咳,抱歉,今天光顾着刷新闻和围观fb了。

    实在是今天喜大普奔啊,今上英明神武。

    当今天朝,仇恨值最高的两个衙门,跪台办跟民x委,我私以为全毙了,可能有无辜,但隔一个毙一个,绝对无误伤。

    顺便,再说一句,我记得,是,大臣这部剧里,亲爱的汉弗莱爵士曾经说过:管理什么人的部门最终必然会被什么人管理,真特么是真谛啊!

    因此,俺强烈建议成立汉族事务处……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