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五十一节 诱导(1)
    面对汉朝皇帝突如其来的‘出卖’,伊稚斜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在地。

    但脸色却已是一片雪白。

    伊稚斜此刻已是心乱如麻。

    汉朝皇帝的忽然‘出卖’,将他私底下干的事情,全部摆到了台面上。

    伊稚斜都能想象到,军臣得知此事后,会有多么开心了。

    军臣,甚至都不需要证据,立刻就会将他还有他的族人部署,统统铲除!

    国内的贵族和部族,也不会再保护和庇护他。

    但,伊稚斜知道,自己还有一线生机——只要今天发生的事情,能确保永远不会传回匈奴,或者说在他成为大单于或者在军臣死之前,不会传回匈奴,就可以了。

    只是,若要办到这一点……

    伊稚斜抬起头,看着那个自己先前轻视和小瞧了的汉朝少年皇帝。

    只见汉朝皇帝脸上挂着歉意的笑容,以一种非常诚恳的语气,对他道:“啊呀,对不住了,右谷蠡王,朕一时不慎,脱口而出了,不过,想必右谷蠡王不会怪罪于朕的……”

    若有可能,伊稚斜真想喷这个混蛋一脸!

    伊稚斜终究是个枭雄。

    枭雄的特质就是哪怕面临绝境,只剩下了最后一兵一卒,也不会轻言放弃。

    反而,他们会寻找一切可能翻盘的机会。

    就像毒蛇一样,哪怕你斩下它的头颅,也必须千万小心,因为,它依然有拉垫背的能力!

    伊稚斜很清楚,此刻,自己面临的处境和唯一的生路。

    此刻,游牧民族首领的特质在他身上一显无疑。

    对草原上的民族来说,不存在道德问题,也没有道义压力。

    他们过去现在未来所作出的所有决定,都只会围绕一个核心关键去考虑——这就是:活下去!生存下去!

    只有活下去。生存下去的人,才有明天可言,才有道理可讲。

    在草原上,为了生存。人们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

    只见伊稚斜向前几步,恭身道:“外臣有事,想与皇帝密谈……”

    想要保守今天的秘密,伊稚斜知道,他就必须得到汉朝皇帝的支持。

    伊稚斜在很久以前。曾经听部族里的汉朝降人们说过一个中国古代君王的故事。

    那位君王为了报父仇,给自己的仇敌为奴为婢,甚至不惜舔其翔饮其尿,还甘之如饴。

    这个君王,名曰勾践。

    伊稚斜此刻,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本王,应该向那位勾践学习,卧薪尝胆!”

    刘彻看着伊稚斜,笑了笑,对伊稚斜道:“右谷蠡王请跟朕来!”

    他不得不感慨。英国人就是天生会玩啊。

    类似他方才这样的手段,在英国历史上,不知道反复使用过了多少次。

    德法意俄奥诸强,甚至都明明知道,这是英国人挖的坑,却不得不自己主动跳下去,然后为了填坑而奋斗。

    这就是阳谋的厉害了。

    我只直接过来,无论你做什么反应,最终都会如我的意。

    就如现在。

    假如,伊稚斜不乖乖的跟着刘彻的剧本走。那就准备回国以后,被军臣弹小**弹到死。

    而他假如跟上剧本的节奏走,哪怕他自己本身不想做某些事情,最终。也会逼的不得不按照刘彻的剧本去做那些事情。

    无论伊稚斜做何种选择,对刘彻而言,都是稳赚不赔。

    最起码不吃亏。

    ……………………………………

    刘彻带着伊稚斜,穿过走廊,来到一座偏殿。

    然后,刘彻就直刺刺的道:“右谷蠡王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伊稚斜先是看了看刘彻身边的那几位武士,意思好像是想要屏退这些人。

    但刘彻哪里愿意?

    他又不傻!

    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他可不愿意冒任何风险!

    要知道,匈奴人最出名的,并不是骑射。

    在实际上,匈奴骑兵,最厉害的反而是贴身以后的白刃肉搏。

    而他们最骄傲的也是白刃战。

    而匈奴人粗矮健壮的身体构造,也使得他们比汉人更适合在近距离作战。

    刘彻可不想出现任何意外。

    伊稚斜见刘彻坚持,也只能无奈的苦笑一声——说实话,他方才真有那么一点点冲动——若是汉朝小皇帝真的屏退了贴身武士,一旦谈不拢,他就掀桌子。

    伊稚斜有着足够的自信,能在殿中那些执勤武士反应过来之前,在单对单的时候,擒获这个看上去还算强壮的汉朝皇帝。

    如今,看了看皇帝身边那几个身高八尺,警觉性非常高的贴身武士。

    伊稚斜只能明智的将这个想法完全抛之脑后。

    他抬起头,对着刘彻说道:“外臣恳请陛下,助一臂之力,翌日外臣若有所得,必有所报!”

    在说这话的时候,伊稚斜的心都在滴血!

    他能想象得到,汉朝人肯定会张开血盘大口,在他身上狠狠的咬下一块肉。

    甚至,极有可能漫天要价。

    但没关系!

    “只要渡过这个难关,等我缓过气来,我可以不认账!”伊稚斜在心里想着。

    对匈奴人来说,撕毁密约算什么?

    两国君王相互交换了国书许下盟誓的条约,也能说撕就撕!

    刘彻抿着嘴唇,笑了笑,摆摆手道:“右谷蠡王何出此言呢?君与朕,也算是老朋友了,朋友之间,守望相助,这向来就是我中国之美德!右谷蠡王有话不妨直说!”

    秦桧不是一天成长起来的,汪精卫,也不是一夜就变成汉奸的。

    曹操年少的时候,还想过要做大汉征东将军,匡扶社稷呢!

    所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这个世界上,人性的复杂,远超人们想象之外。

    刘彻的带路党养成技术,还是非常稚嫩。

    他觉得,自己是不可能像米帝那样,能用着一个个手段,在毛子家里养出戈地图。

    而且,汉匈两国之间巨大的文化差异,也会导致任何洗脑和意识形态方面的手段失去作用。

    这就好比,虎狼之间,不存在共同语言一样。

    所以,在一开始,刘彻的打算,都只有一个目的——挑起匈奴内部的混乱,最好是内战,从而将匈奴肢解成两个部分。

    只有分裂的敌人,才是对汉室最有用的敌人。

    而怎样才能让匈奴帝国内部分裂,进而内讧呢?(未完待续。)

    ps:  今天状态不太好啊啊啊啊啊,欠3000吧,明天补~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