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四十六节 匈奴使者——伊稚斜(2)
    端坐在宣室殿的御座之上,刘彻半咪着眼睛,等待着。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御阶之下,遍坐公侯。

    甚至就是已经退休致仕在家的许多元老也拖着残躯,出现在了殿中。

    人人精神饱满,斗志昂扬。

    实在是今天将要发生的事情,太让人解气了!

    匈奴人居然派出了一位右谷蠡王作为使者,出使长安,这简直是破天荒未有的事情。

    许多人翻遍故纸堆,也只找到了,当年秦惠王时期,右渠王入朝咸阳的故事。

    右渠王入朝咸阳后三十年,右渠部为秦所破,其国土尽归于秦。

    现在,匈奴派出了右谷蠡王,那么匈奴的灭亡还远吗?

    群臣的精气神,因此大大振奋。

    但刘彻却不会这样想。

    他反而感到了棘手。

    匈奴人此番,可谓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在过去的汉匈交往中,虽然从未有过匈奴王族出使中国的记载。

    但在未来的历史上,却不是一次两次。

    呼韩邪单于朝长安这样预示着匈奴承认战败,承认中国的绝对统治地位的事情抛开不说。

    在小猪统治的中后期,明史记载的,匈奴王族来到长安的记录,就不止一次。

    影响最大的,就是匈奴乌维单于统治时期,汉使杨信通过三次出使,威逼利诱恐吓无所不用其极,说服了乌维将他的一个儿子,且很可能是继承人的儿子,送到长安作为质子。(注)

    此事,本可改变历史,甚至提前结束汉匈之间无休止的战争。

    但,很可惜。

    这位肩负着和平使命的匈奴大贵族,在抵达长安后不过半年,就迅速病死。

    其死因,在历史上无人清楚。

    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正常死亡。

    以当时的情况,匈奴人也好,汉室也罢,都有一大票不想看到和平降临的人。

    如今时光辗转。在乌维之前数十年,在这个匈奴鼎盛时期的年代,匈奴派其国中四大贵族之一,且有着单于继承权力的右谷蠡王来到长安。

    军臣打的是什么算盘,刘彻甚至都不需要去回忆他前世的记忆。就能猜到。

    更别说,这个右谷蠡王还是刚刚册封不久,新鲜出炉的那位右贤王的儿子。

    “借刀杀人啊……”刘彻在心里想着。

    伊稚斜来到长安,想要他性命的人,刘彻保证,起码能有一个加强营!

    当年,伊稚斜的老爹三次入侵中国,杀掠汉室军民数以万计,与之有血海深仇的人,从列侯一直到庶民。数不胜数。

    只要其身份被披露出来,以如今北方盛行的‘大复仇’主义,有的是亡命之徒,愿意不惜身家性命,行博浪一击。

    朝野内外,那些将军官员,甚至可能因为同情、赞同以及支持等等态度,而对这些家伙的复仇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于明目张胆的给他们通风报信。乃至于自己也参与进去。

    这不是杞人忧天,而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对现在的中国士大夫和勋贵们说,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这是天地间的真理,也是颠破不变的规则。

    在民间,血亲复仇兴盛无比。

    别说是那些民间的游侠和豪杰了。

    就是刘彻,在听到使者的名字叫伊稚斜时,都想过,要不要把他留在中国。

    因为假如伊稚斜死在了中国。那么,未来,匈奴的统帅,就肯定是于单。

    于单那个人,刘彻在前世见过,也打过交道。

    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没有主见,且性格极为怯懦的少年。

    错非如此,他也不会明明手里拿着一套同花顺,结果被伊稚斜翻盘,只能狼狈的逃亡汉朝,寄人篱下,成为所谓的涉安候。

    而伊稚斜就不同了,此人性格之坚毅,在匈奴历史上都是少见的。

    在历史上,他的统治时期,匈奴人被卫青和霍去病扇的脸都肿了,甚至几乎都到了绝境,他也没有半分软弱和放弃的意思。

    他总共在位十三年,就跟汉军刚了十三年。

    虽然其在大的战役上,一直都是一路溃败。

    但你要知道,他面临的对手是谁?

    是正当全盛之时,且在卫青霍去病统帅下,近乎无敌的汉军。

    后世常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很显然,伊稚斜在面对神对手时,并没有变成匈奴的猪队友。

    恰恰相反,此人可以称得上是匈奴的越王勾践一样的人物。

    漠北决战后,他毅然决然,舍弃了半个匈奴的国土,以空间换时间,缩回漠北,这样的决断,在整个中国历史上的游牧民族里,也极为少见。

    而且,在惨败之后,伊稚斜还能控制局势,让国中上下,都团结如一,始终团结在他的旗帜下,这就更让人不得不赞叹了。

    要知道,多少历史上兴盛一时的游牧帝国,一场大战失败,就立刻内讧、崩溃。

    但匈奴却没有。

    甚至,历史上,匈奴西迁,上帝之鞭阿提拉吊打东西罗马,也未尝不是享受了伊稚斜的余泽。

    没有伊稚斜稳定和团结匈奴国内贵族,阿提拉别说是吊打东西罗马了,很可能在精子状态时就已经死了。

    与性格相比,更让刘彻警惕的是,伊稚斜这个人的用人和治国。

    正是在其统治时期,匈奴人开始学习汉室的先进化和技术。

    伊稚斜甚至给汉人工匠和军官,开出了无比丰厚的待遇。

    中行说之后,第二个大汉奸,赵信,甚至享受到了仅次于单于的待遇。

    伊稚斜为了笼络赵信,方便其享受,以使其给自己卖命效死,甚至下令,专门为赵信在匈奴国内,建立一个城市,名为赵信城,此城高仿长安城,一切纸醉金迷,奢靡淫秽的场所,应有尽有。

    伊稚斜甚至将自己的姐姐、女儿还有表妹,统统送上赵信枕席。

    从此开启了匈奴以汉人或者曾经在汉朝为官的人治国的先例。

    自赵信起,到卫律、李陵,匈奴人为了让汉朝精英为其卖命,几乎是掏心掏肺,卖血卖身。

    到了后期,甚至,只求对方能给自己出力,其他任何苛刻的条件,都可以商量(如李陵)。

    所以,匈奴成为了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能被全盛时期的大一统中国王朝吊着打,还能存活两三百年的部族,到了五胡乱华时期,都能出来刷一波存在感,不是没有原因的。

    但,这一切的改变,来源自伊稚斜。

    只要杀了伊稚斜,刘彻确信,这一切都将不再发生。

    在军臣和于单这两个猪队友带领下,匈奴会像历史上的犬戎、东胡,后来的柔然、突厥一样,成为一个昙花一现,旋即溃散的游牧部族。

    只是,要不要杀他呢?

    刘彻却是有些踌躇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