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四十一节 庙算(3)
    思来想去,刘彻觉得,这车船税和矿税,还真的是必须收。|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

    不开辟这个财源的话,未来,战争一起,国库立刻就要跑耗子了,那还打毛?

    但具体怎么收,还是要讲究策略的。

    打仗要讲师出有名,杀人要论法而罪,收税自然也要有个依据。

    跟打仗一样,征税这种事情,只要统治者想征,那永远能想到借口。

    刘彻只是微微一想,立刻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借口——“朕皇祖高皇帝令贾人不得衣丝乘车,重租税以困辱之”。

    这个借口真是高大上的不行!

    虽然现在民间,几乎没有人鸟这个命令了。

    就是在长安城里,也多的是排场比拟列侯的商贾,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官差的面,穿着上等蜀锦,乘着黄金珠玉装饰的豪华马车,堂而皇之的出入市坊的商贾。

    关东那边就更夸张了。

    有商贾出行,居然以前驱开路,呼啸仆从数百,让人几乎以为是某位诸侯王在巡视国土……

    但,刘邦的命令,就是祖宗制度,坚持祖宗制度,永远是没错的。

    所以以此借口,加征车船税和矿税,是可行的。

    在朝议上也很容易通过。

    但问题是,刘彻担心,下面的人乱来,乱加征,乱摊派。

    虽然说,汉律有规定:擅赋敛者,罚金四两,责所赋敛偿主!

    但天朝九十年代还三令五申,不得加重农民负担呢!

    收税这种事情,在信息化时代没来之前,民众和国家无法借助快速便捷的互联网监督官僚之前,人家爱怎么玩,怎么玩。

    就算偶尔有几个倒霉蛋撞到上面的巡视者手里,区区罚金四两,毛毛雨。

    更何况,去干这种事情的。永远都是小猫小狗,真正的指使者,都是衣冠楚楚的坐在雅室之中,一副不食人间烟火模样的道德君子。

    所以。必须防止这个政策最终变成了害民之策。

    刘彻思前想后,觉得有必要上一个起征点。

    就像后世的个人所得税,某个级别之下,一律免收税赋。

    譬如说,只有五辆马车或者牛车之下。两艘商船以下的商贾,就可以不用交税了。

    具体如何操作,还是进行调查一下,确定起征点的。

    但这样做是不会错的。

    限制大商人、大地主,扶持中小商人和中小地主,这永远是刘彻不变的策略。

    通过这样的类似起征点,将中小商人排除在外,而将矛头直指大商贾,这样子做,还能有利于社会稳定、河蟹。

    刘彻确信。借下面的渣渣一百个胆子,他们也绝对不敢对大商贾横征暴敛。

    其实,若是有人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商贾下手,那也用不着刘彻出手,那些大商贾自然会教那些贪得无厌的家伙做人。

    “朕得感谢小猪啊……”刘彻看向自己的十弟所居住的方向,笑了笑。

    说起来,刘彻的这个想法,是建立在小猪在历史上的失败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的。

    历史上,小猪为了筹措军费。真是什么节操都丢掉了。

    在历史上,小猪曾经下诏,加征车船税和商税(也就是緍钱)——车马以一算计,商贾两算。船五丈以上一算;财产两千钱以上为一緍,征一算,租佃及放贷所得,以四千钱为一算。

    这就是著名的告緍令政策中的税收征收部分。

    但这个加税范围,实在是太大了。

    除了三老,官宦贵族和边军的骑士外。其余所有人一律被要求按此政策交税。

    结果,所有人都看到了。

    大商贾、大地主们固然死伤惨重,但作为经济的主要组成部分的中小地主和中小商人,却也同样被波及。

    史书记载,卜式在齐国担任齐王相时,亲眼所见,昔日繁华热闹的临淄市场,几乎一夜之间萧条,临淄城中,中产阶级几乎绝迹,到处都是流离失所,无所事事的流民。

    刘彻可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

    但派谁去办这个事情呢?

    刘彻又陷入了苦恼了。

    很显然,目前的朝臣里,有能力办好这个事情的人很少,而愿意丢掉节操,不顾名声去做这个事情的,就几乎为零了。

    爱惜羽毛的士大夫阶级,还有高冷的列侯阶级,是绝对不愿意去做此事的。

    “只能用新人……”刘彻脑海中猛然浮现一个名字。

    “公孙弘……”

    再没有比公孙弘更适合去做这个事情的人了!

    此人能力与手腕,哪怕是在如今的汉家政坛上,也是鲜有人能比的上的。

    刘彻自度,便是张汤、颜异跟汲黯绑在一起,估计也就能跟公孙弘五五开。

    看看这货在历史上干的那些事情和两面三刀的行为,你就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小人。

    真小人,自然比伪君子要好。

    且,公孙弘还是小猪朝最有名的廉吏。

    他虽然以无节操和两面三刀著称,但其的清廉与能干,也是有目共睹,哪怕是他的敌人(汲黯、卜式)也不能在这个方面指责他。

    公孙弘为丞相六年,衣食简朴,身无余财,他甚至没有用自己手里的权力给自己的亲朋师友谋求过任何福利。

    在刘彻看来,公孙弘大抵跟明代的严嵩,相差无几。

    但他比严嵩更厉害。

    你可以攻击他的私德,但公孙弘公德无亏!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

    对统治者来说,私德什么的,算个屁。

    尤其是老刘家。

    老刘家往上数四代,当年开国皇帝刘邦,还是沛县的流氓头子呢。

    刘彻从来就不会因道德什么的就否决一个人。

    能干,才是重点。

    而公孙弘的能干,在汉代的臣之中,都是稳居前十的。

    其实,本来,刘彻最好的选择,应该是桑弘羊。

    桑弘羊在历史上,曾经干过命令属下去市集公开叫卖的事情……

    只是桑弘羊现在还没出生,所以,只好让公孙弘,勉为其难,顶上来。

    刘彻觉得,公孙弘肯定不会拒绝这个任命,而且也肯定能把事情干好。

    堂堂平津候,开启了汉室第一位非列侯以布衣为丞相,且寿终正寝,抵挡和击溃了所有针对他的各种明枪暗箭的人,岂是浪得虚名之辈?

    这样想着,刘彻就扭头对身旁的王道,吩咐道:“去给朕查查看,去岁考举士子公孙弘,如今何在,命内史即可命其入宫见朕!”

    “诺!”王道点头离开,没一会,又回来了:“陛下,丞相与卫尉、执金吾在殿外求见!”

    “居然来的这么快?!”刘彻也颇为惊讶:“立刻请三位爱卿入殿!”(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