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四十节 庙算(2)
    端坐在温室殿的御榻上,刘彻托着下巴,进入了沉思之中。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他的脑海里,许多的想法逐一浮现。

    毫无疑问的,对匈奴战争必须提前发动!

    但,汉室的战争准备做好了吗?

    这个答案在刘彻心里很清楚——没有!

    目前汉室的军队,八成以上,依然是笨拙的步兵和弓弩兵。

    只有几个精锐的野战军团完成了骑兵化。

    三年后,汉室最多能武装出十五万左右的骑兵。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刘彻不可能将这十五万人全部送上草原去跟匈奴人死磕。

    汉室的后勤体系,也根本负担不起如此多的作战部队出塞,在远离长城数千里的草原上作战的需要。

    事实上,能一次性支撑起五万骑兵和三万左右的步兵、弓弩部队出塞,就已经是奇迹了!

    在历史上,小猪与匈奴的战争中。

    元光五年,汉军首次出塞作战,兵分四路。

    卫青以车骑将军,出上谷,公孙贺为轻车将军,出云中;公孙敖为骑将军出代郡;李广为骁骑将军出雁门。

    总共兵力合计是骑兵四万人。

    为了供给这四路大军的后勤补给。

    从云中到上谷,自长安至雁门,汉室政府为此组织了超过三十万人的民夫和五万以上的步卒,转运粮草。

    但这一战的结果,很不理想。

    除了卫青这一路在奇袭龙城成功,斩首数百外,其他三路都是损兵折将。

    公孙敖出塞的时候,是满编的一万骑兵,结果,只回来了三千骑。

    李广更惨,他这一路几乎全军覆灭,自己都被匈奴人俘虏了……

    这一战的结果,让刘彻回忆起来。都心惊肉跳。

    四万人出塞,连两万人都没有回来,总共战果就只有卫青斩首数百级。

    而当时是元光五年,在二十多年后。

    很显然。刘彻现在虽然觉得自己干的不赖,但怎么也没办法在短短三年内就赶上历史上汉室二十多年休养生息,训练士卒,培养军官的成果。

    虽然新式武器和装备很多。

    但刘彻很清楚,决定战争走向的。永远都不是那些冷冰冰的兵器。

    而是人。

    现在的汉室,在骑兵的素养和骑兵军官的数量上,是拍马都赶不上那个元光五年出塞的四万汉军的。

    但那次战争,汉室也并非一无所获。

    三年后,即元朔二年,在卫青统帅下,吸取元光五年失败教训,重新训练和编组军队的汉军,再次出塞。

    这一战,汉军扬眉吐气。一雪前耻!

    卫青统帅大军出云中西进,一路所向披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击溃匈奴白羊、楼烦两大主力,收复河套,斩首三千七百一十一级,俘获数千人,牛羊战马累积百万余头。

    更重要的是——全甲兵而还!(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所载数据)

    这虽然有些夸张,但依然说明了,卫青所部的损失。几乎微乎其微。

    由此,汉军开启了中**事历史上最辉煌的一个时代。

    一汉当五胡,这可不仅仅是句宣传语,而是事实!

    因此。刘彻,现在最希望得到的是卫青在元光五年汉军败退后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以及相应的改编训练计划。

    可惜,对此他一无所知。

    卫青霍去病这对舅甥,战神,在历史上没有留下他们的有关兵书著作。

    或许。可能留下来了。

    但是,巫蛊之祸与宣帝后对霍氏连绵百年的追杀,使得这两位双子星的所有字与兵书著作,几乎全部毁灭。(历史上到刘秀后才停止对霍氏的追杀……)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遗憾。

    刘彻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

    现在,卫青大抵还是个正太,至于霍去病,估计连精子的精子都没出现……

    指望这对双子星跨越时空来教他怎么办,那是不可能的了。

    刘彻只能寄希望现有的人才以及制度。

    “或许,朕该考虑,寻找一个类似后世天朝与安南猴的两山轮战的战场来磨砺朕的军队……”随即,刘彻苦笑着摇摇头。

    当今世界,去哪里找一个能给汉军磨刀的磨刀石呢?

    已知世界中,除了匈奴外,其他任何国家和军队,见了汉军,都要喊爸爸……

    或许遥远的西方世界的罗马,挺合适。

    但隔了几万里,刘彻也没办法。

    “只能是加强训练,加大军官的培养力度了……”刘彻揉揉太阳穴。

    这个时候,刘彻想起了后世二战之前,列强诸国为了加强空军和装甲部队的建设速度而采取的一些措施了。

    “必须要鼓励民间养马,骑马,培养年轻人的骑术和素养……”刘彻想着纳粹在战前遍地开花的飞行俱乐部,做出了这个决定。

    但应该怎么鼓励和培养呢?

    刘彻想到了如今关中和北方最流行也最普及的一个运动——蹴鞠。

    在蹴鞠的基础上,改成马球,或许是个不错的办法。

    后世的李唐,就是以马球运动来培养贵族和年轻士大夫的尚武之心的。

    “或许可以搞个联赛……”刘彻脑洞大开:“另外还可以组织一个赛马会……列侯士大夫不是爱赌吗?让他们去赌马吧!”

    这个办法或许很不错!

    汉室的贵族士大夫和富人阶级,最爱的就是赌博了。

    在如今这个时代,斗鸡走狗,甚至是全民参与的。

    长安城里的每一个闾里,关中各个市坊和城市,你要是没看到有人在斗鸡走狗,博戏娱乐,那就肯定是有廷尉或者御史大夫衙门的人出现了。

    但这依然远远不够。

    马球也好,赛马也罢,就算弄成了,最多也就是顶多在中产阶级哪里掀起一股浪潮,对汉室的骑兵建设的作用有限。

    你总不能指望列侯勋贵士大夫子弟会去前线冲锋陷阵吧?

    就算他们愿意。刘彻也不可能让他上前线去当小卒子啊。

    万一要是发生一次雪崩式战败,一次性挂掉百八十个列侯勋贵子弟,那些哭哭啼啼的妇人和朝野舆论的谴责,也足以让战争戛然而止。

    所以。关键还是在民间,在农民。

    “朕得想个办法,让百姓也能养的起马,不说家家户户都有马,三五户中。肯定得有一匹马才好!”虽然很多人都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从古至今,乃至于两千年后,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战争,战死沙场的所有士兵,几乎全部是来自社会中下层的人民。

    他们在大人物们高尚或者卑鄙,热血或者冷酷的忽悠和命令中走上战场的炮灰。

    作为穿越者,刘彻深知这一点。

    无论他的出发点多么好,理念多么伟大。设想多么美好。

    但归根结底,还是要忽悠百姓,为他的这些理想和设计与愿景付出生命与鲜血。

    但是……

    问题在于,中国的百姓,不像西方的农奴那么好忽悠啊!

    或许一时热血,他们能听从天子的命令,拿着武器,自带干粮,为了陛下与社稷和华夏而战。

    然而,这热血来的快。也去的快。

    当他们发现战争的残酷的时候,他们很快就会冷却下来。

    要是再发现,自己拼死拼活为了陛下,为了社稷。为朝廷而战,战死了那么多的同袍,但自己一根毛的好处都没捞到。

    那必然是——商汤革鼎,遍地两个人!

    像米帝那样用坦克去碾示威的退伍老兵,这要出现在中国,想都不用想。直接就是遍地义军,讨伐无道了。

    杨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他用隋朝的灭亡与毁灭,警示着所有的人:老百姓可以忽悠,但你要给好处,给你卖命,却没有回报,你就不怕那些在战场上回来的,锻炼了一身本领的丘八老爷们造反吗?

    所以,军人的地位和待遇工作必须要做好!

    不能让前方流血流汗,回家后发现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甚至老婆被人戴了绿帽子的事情发生。

    但这只是基本的保障。

    秦的经验告诉刘彻,想要全民尚武,形成一个全社会都认同的‘赳赳武夫,国之干城’的理念。

    那还得来一个条龙服务。

    当兵打仗,不仅得让士兵感觉有面子,有尊严。

    还得有实实在在的看得见摸的着的好处。

    具体到中国的人心,那就是房子、票子、妹子还有百姓的命根子——土地。

    这个倒是没有什么难度。

    战国时期秦的耕战体系,至今依然健全的保留着,捡起来,擦拭一下灰尘,改头换面,换个名字,就可以当成汉室自己的了——就跟汉律啊什么的一样,山寨秦制,这是老刘家的传统了。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汉室的财政就要吃紧了。

    就靠着收农民伯伯的税赋,显然是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的,好在,盐铁官营系统渐渐健全,每年都能不断的给汉室提供新的收入,并且数字还不低!

    今年少府跟大农令衙门就预计能从盐铁上捞到差不多十万万钱的收入。

    不过,这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战争一旦开始,这钱和资源,从来就不嫌多。

    刘彻觉得,是时候开辟几条新的财路了。

    本月的朔望朝,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加征车船税?”刘彻有些举棋不定。

    商税的话,现在就别想征收了,也没办法征收,因为,目前的社会和环境,不存在征收商税的基础。

    即使在朝议上通过,执行起来,也是困难重重。

    因为,你根本不可能让商人乖乖交税。

    人家有的是办法逃税避税。

    这车船税和矿税倒是可行。

    以大小和运载量以及规模计税的方式,使得商人们根本没有逃税避税的空间。

    但刘彻就担心,下面的官僚会把这个好好的政策给玩坏了。

    人家既然能从农民那里收到五倍甚至十倍的算赋,想必也能同样弄到更多的税赋。

    别到时候,合法守法的中小商贾都被搞的破产了。

    但大商贾,有背景靠山的官商,却因为财大气粗,关系多,一毛钱税交,还越活越滋润。

    到时候,刘彻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但不加税又不行!

    总不能富可敌国的商人,纸醉金迷,但负担却压在农民身上吧?

    这个时候,刘彻真是有些羡慕米帝的联邦税务局啊。

    要是他现在能有一个联邦税务局那样强大的执行机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或许,朕该尝试建立一个自己的税务局?”刘彻yy了起来:“一个有着强大战斗力和执行力,同时公正无私,铁面无情的征税机构……”

    但这只是在yy而已。

    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这样的政府部门。

    刘彻对此也很清楚。

    现在,就算是一个次一级的税务局,那种虽然干事,但吃拿卡要的贪官局,刘彻也弄不起来。

    原因无它。

    主流社会的道德观和价值观,目前不会容忍这样一个专门针对商贾的税务局出现。

    商人是什么?是市籍之人,是贱民!

    虽然,在现实中,商人早就摆脱了贱民的格局,不少大商贾甚至敢跟一国诸侯王斗富。

    舆论也早就清楚这些,早就不止一个人说过‘今商贾虽贱,然其富贵矣,今农虽重,然农已贱矣’。

    但大家讨论来讨论去,最终的结果却是‘黄金珠玉,寒不能衣,饥不能食,愿陛下贵粟……’

    说了跟没说差不多……

    但即使如此,这已经是非常激进的法家言论了。

    想在这个基础上,再进一步,毫无疑问,需要漫长的舆论准备和造势。

    这个周期,起码也是以十年为单位计算的。

    所以,刘彻只能无奈的将这个问题先放在一边。

    不过,在现有的商业税收基础上,做些章还是可以的。

    尤其是,擅权的操作空间很大。

    “大不了,逼急了朕,朕丢掉节操去学刘彭祖,把擅权都换成朕的人!”这样一想,刘彻的心里才稍微踏实了一些。

    但这也只是最终逼不得已的下策。

    中国毕竟不是西方欧陆那样的贵族领主的分散式王国制度。

    中国是一个大一统的中央帝国。

    所谓船小好调头,所以,很多西方人能玩的把戏,在中国是行不通的。

    中国这个庞然大物,任何的改变,都将影响几千万人的生计未来。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是这么个道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