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三十九节 庙算(1)
    一刻钟的时间都没到,丞相周亚夫就带着执金吾郅都和卫尉李广急匆匆的赶到了温室殿。{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字搬运工。-<可?乐小?说?网>

    西域发生了如此重要的事情,每一个军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是以,其实,在得知了情报后,汉室的将军们,就已经在北阙的公车署等候天子的召见了。

    在过去,中国对长城以外的世界,知之甚少。

    汉室的将军,甚至都不知道,在匈奴人之外,还有着全新的世界。

    大抵,在人们印象里,长城过去就是匈奴,匈奴过去就是世界的边界。

    但这两年,随着汉室偷偷摸摸的跟匈奴人做起走私买卖,同时,从匈奴嫁来长安的夏夫人的陪嫁队伍里,也有着不少来自西域甚至更远的世界所来的人。

    渐渐的,至少朝臣们都清楚。

    自身所处的世界有多大。

    至于将军们,更是敏感无比。

    有关匈奴的地理和地图,汉室就千方百计的通过各种渠道,获得了不少。

    对匈奴,对西域,对世界,中国不再懵懂,而是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

    有了清晰认识后,乌孙的灭亡,就变得非常重要而敏感了。

    哪怕是从没有过领兵作战经验的执金吾郅都都知道,乌孙灭亡的背后,显示出了极为可怕的事实。

    那就是目前,匈奴的战斗力,依然非常强。

    原因很简单,骑兵之间的战斗,在通常情况下,只会打成追逐战。

    类似乌孙陷入伏击圈,主力被全歼的事情,可以说是百中无一。

    要知道,骑兵,很少会出现被人包围的事情。

    从平城之战以来的历次汉匈交锋的经验来看,匈奴人每次进军,都会在先锋广撒探马。侦查战场情况。

    想要埋伏一支骑兵,首先就必须清扫对方的游骑。

    可问题是,这些游骑的警惕性非常高,稍微有蛛丝马迹。人家立刻就逃之夭夭。

    同样的道理,能反推乌孙被伏击的大略战斗过程。

    首先发生的,必然是匈奴游骑与乌孙游骑之间的战斗,事实毫无疑问的告诉了汉室的君臣,匈奴人在游骑的战斗压制上。碾压了乌孙人。

    他们不仅仅全部消灭了乌孙人派出去的游骑兵,使之变成了一个瞎子,聋子,直至落入伏击圈,也一无所知。

    不然,稍微有所察觉的话,乌孙骑兵,早就跑的没影了!

    因此,在考虑了这个情况后,汉室的将军们。都知道,自己的骑兵,依然非常稚嫩,与匈奴那些经验老道,久经战阵的骑兵比起来,中国的骑兵,就像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婴孩。

    “执金吾,卫尉,此番乌孙灭亡,匈奴人恐怕尾巴都要翘上天了。某觉得,今年,匈奴可能会狭此大胜之威,凌迫中国!”周亚夫一边走。一边跟着郅都和李广交流。

    毕竟,无论郅都也好,李广也罢,周亚夫都很陌生。

    李广还好一些,至少,三年前吴楚叛乱。李广曾在他账下听命。

    但是,也就那样了。

    李广是东宫太皇太后的嫡系,除了军务上的事情,周亚夫并不想跟他牵扯太深。

    至于郅都,那就连交道都很少打了。

    此君是先帝心腹,为了避嫌,周亚夫除了公务外,基本上跟郅都有过私底下的交流。

    但如今不一样了,这两人,一个卫尉,一个执金吾。

    在大将军、太尉、车骑将军空缺的现在,这两个人就是目前汉室军方在朝堂上的代表和话筒。

    且又出现了这样的大事,必须与他们形成默契。

    “丞相说的极是!”李广点点头,如今的李广,正值壮年,血气方刚,是一个十足的愤青和对匈奴鹰派。

    他对周亚夫恭身道:“末将已经决定,明岁请辞卫尉一职,去边关为一郡守,只要能打匈奴人,陛下就算命我去上郡,我也心甘情愿!”

    周亚夫听了,有些哭笑不得。

    李广这货当了卫尉以来,已经无数次在公开和私下的场合嚷嚷着要回长城边郡了。

    按他自己话的说是:在这长安,他骨头都快生锈了。

    而李广此人,素来在汉室九卿中以忠厚憨直闻名。

    简单的来说,就是神经粗线,喜怒溢于言表。

    “卫尉恐怕还得在长安继续做几年卫尉……”周亚夫低声的道。

    很显然,只要东宫的太皇太后不放人,李广哪都别想去。

    天子不可能放他走!

    李广也是苦笑一声。

    实际上,即使是他这样自以为是纯粹的军人的他,也明白了,自己和自己这个卫尉的官职,好像陷入了什么了不得的泥潭之中。

    东宫的太皇太后需要他来证明,东宫的权柄,依然如故。

    而未央宫的天子,现在掌握了南北两军,自然不可能做出公然打东宫脸的行为。

    看上去,李广的地位,似乎牢不可破。

    但实际上,李广是有苦自己知。

    他身上,已经贴上了东宫的标签。

    翌日东宫太皇太后归天,那他会是个什么下场?

    运气好一点,回家种田,运气不好,祸及家族。

    当然,天子若是心胸宽广,如同齐恒公用管夷吾一般,不以为忤,反而重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只是……

    当今天子怎么看也不像那种会不计前嫌,一切唯才的天子。

    这即位连三年都不到,就已经前前后后搞掉了接近十个列侯了。

    李广的密友,可怜的大鸿胪公孙昆邪,至今依然被放假……很可能,明岁的正月朝后,假如没有意外,公孙昆邪就可以收拾行装,回家种田了。

    郅都在旁边,沉默了一阵后,将李广提起来的那个话题绕开,对周亚夫道:“丞相可是有什么想法?”

    “嗯!”周亚夫点点头,道:“吾想上奏天子,请天子开内库,增拨五千万钱的训练经费!”

    “我汉家骑兵,需要更严格和更好的训练!”

    汉室玩骑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几十年的骑兵发展史告诉所有人,没有钱,别玩骑兵。

    一支标准编制的骑兵约两千人左右。

    一旦开始进行强化训练,如跨地域机动和演练。

    那钱就跟流水一样。

    今年,汉室在关中组织了一次一万骑兵的拉练,前后约一个月,结果,开销高达五百多万钱。

    这还是地方政府负担了军队的衣食住行的情况下。

    骑兵,对中国来说,就是一个吞钱的怪兽。

    尤其是作战状态下的骑兵。

    不仅仅马要吃的金贵,鸡蛋什么的,使劲加,就是人,一日两餐,也必须有充足的肉食供应。

    可,骑兵不练不行。

    “另外,乌孙不是有一支残兵,逃出了包围圈吗?”周亚夫目光灼灼的看着李广和郅都:“吾欲让东胡王和云中郡想办法,将这支残兵,接应回长城之内!”

    “这存亡断续,兴灭国,继绝学,圣人之政也!”

    郅都和李广相互看了一眼,内心都是忍不住的澎湃了起来。

    接应乌孙残部?

    不得不说,周亚夫的这个想法确实很大胆!

    但值得一试!

    只是,这样子一来,岂不是就要跟匈奴人撕破脸了?

    天子会同意吗?

    但在考虑了之后,李广和郅都都无法拒绝这个充满了诱惑力的提议。

    因为,乌孙人善养马,而且熟悉匈奴的内部情况。

    若能成功的接应到这支乌孙残部,对汉室来说,显然是一个无比美妙的结果。

    有了乌孙人的帮助,不仅仅汉室的马政会更加完善,骑兵的作战能力也将得到大大增强。

    更何况,乌孙人对草原的情况无比熟悉。

    借助他们,或许能绘制出一个完整的草原地理地图。

    未来汉军出塞作战,就等于有一个保障。

    因此,李广和郅都不约而同的拱手拜道:“愿从丞相之议!”(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