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三十八节 转折
    遥远的草原上的战争,与长城内的中国无关。

    此刻,中国大地,开始进入了丰收的季节。

    几个整个国家的力量,都集中起来,为秋收做着各种准备。

    尤其是关中,为了避免农民被坑,刘彻特意命令大农令和御史大夫衙门,派出了巡视工作组,监督和巡视关中各县的粮食收购与税赋缴纳情况。

    同时,刘彻还下令,特许关中各县的擅权,可以参与九月的朔望朝。

    对此朝野的反应都很平淡。

    现在朝臣和贵族们算是明白了。

    天子就是喜欢隔三差五,玩些新鲜花样。

    跟他对着干,很可能引火烧身。

    既然如此,那么,干脆就有着他吧!

    反正,只要不闹的太过分,影响国策制度,那就由他去了。

    且,这擅权在本质上来说,也是属于统治阶级的一员。

    他们的地位,由汉律和太宗孝文皇帝的诏书,共同给予了保证。

    内史衙门和天下郡国各级官府,每年十月,不也会广邀辖下的擅权,共同商讨平贾之制?

    将类似这样过去已经实施了二十多年的官民协商的级别提高一两级,好像也无伤大雅——反正,朔望朝向来是嘴炮的地方,真正做决策,还是常朝。

    而刘彻心里却是偷偷的乐了一下。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何老刘家,连续几代皇帝,都一定会给人留下睚眦必报的印象。

    实际上,其实并不是皇帝本身心胸狭隘,而是实在不如此不能威慑群臣,树立权威。

    可以想象,刘彻之前,若是一直表现的像个好好先生。

    别说现在,准许让擅权们参与朔望朝了。

    恐怕前几次。列侯勋贵和士大夫们一旦试探出他的软弱。

    那么,很有可能,现在,刘彻就成了一个被关在未央宫里的泥塑雕像。

    类似平阳侯曹参这样。能把口水喷他脸上的大臣,也会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

    宋明的皇帝,不就是这样子被士大夫们变成了他们手里的提线木偶吗?

    又过了两天,宋子候许九带着三个人,入宫谒见。

    不用问。那三个人肯定是与许九合著《民富》的那三位前世的淮南八子中的伍被、晋昌、左吴。

    刘彻特意抽了时间,在温室殿单独接见了这四人。

    伍被、晋昌和左吴,都是很年轻的文人。

    年纪几乎都在三十岁之下。

    尤其是伍被,最多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刘彻见了,也微微点头。

    这些,都是人才啊!

    尤其是伍被,刘彻在前世时,曾经看过他单独写的几篇策论,总的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清醒。而且极有远见的人物。

    前世,倘若不是伍被为刘安连累,他极有可能成为汉室类似管仲一样的大臣。

    至于晋昌与左吴,也都是很不错的文人,至少脑洞很不错。

    所以,刘彻对这些人,起了爱才之心。

    虽然目前《民富》还有那些比较激进的思想,暂时还不能太过张扬的宣传。

    但《吕氏春秋》可以啊!

    所以,刘彻就封了伍被、左吴和晋昌为千石《吕氏春秋》博士。

    这其实就已经是想要在将来用这三人了。

    从博士官转为文官,乃至于朝臣。这在汉室是有先例的。

    将此事处理完毕后,刘彻就给自己放了十天假。

    当了两年多皇帝,刘彻很少有休息的时间。

    他感觉,再这样子下去。他极有可能会步皇帝老爹后尘。

    刘彻可一点都不想英年早逝。

    但很可惜,刘彻只休息不到五天,就被一个大新闻拉回了温室殿。

    乌孙灭亡了。

    情报来自云中郡,并且得到了匈奴的二五仔,东胡王卢它之的确认。

    乌孙的主力,在胭脂山遇到伏击。

    昆莫猎骄靡战死。其世子昆盾重伤被俘,仅有大禄率领三千残部,逃出胭脂山的伏击圈,目前不知所踪。

    但可以相信,作为一个草原民族,乌孙从此除名了。

    所有的情报都显示,猎骄靡是被伊稚斜出卖的。

    东胡王卢它之确认了,伊稚斜已经被封为匈奴的右谷蠡王。

    “夷狄禽兽也,无有道义!”汲黯有些气不过的说道。

    对汲黯来说,他确实很难释怀,类似伊稚斜这样的两面三刀的性格。

    刘彻却笑了笑,道:“此乃匈奴本性,彼辈连父母老去,都不赡养,何况盟友乎?”

    跟游牧民族,永远别讲道义、诚信。

    人家生活的世界,就是一个**裸的丛林世界,而且是极端残酷的世界。

    草原上的每一个人,都得为自己明天到底能不能活下去打算。

    朝不保夕的情况下,去谈什么仁义道德、诚信,岂不是鸡同鸭讲。

    刘彻现在的全部注意力,都被这个巨大变故所转移。

    毫无疑问,乌孙灭亡后,匈奴人就真的在草原上成了独一无二的霸主。

    且,其狭灭亡匈奴的威势,西域诸国,全部都要乖乖的给其当狗腿子。

    正如后世苏俄倒下后,米帝独霸全球,单挑全世界一样。

    此事,对汉室,对刘彻的计划的影响,也是极为巨大。

    乌孙灭亡后,汉室等于在西域失去了一个可靠的有力的潜在盟友。

    汉室不得不肩负起单挑匈奴的重任。

    更重要的是,刘彻必须调整自己的计划。

    将对匈奴的开战时间,大大提前!

    不提前不行了!

    真等到匈奴西进计划成功,那么,匈奴人就获得了进入印度的通道。

    到了那个时候,哪怕匈奴人在草原上败的一塌涂地,人家也可以退守印度。

    靠着勤劳善良的三哥们,匈奴随时有卷土重来的资本。

    而另外一个关注的焦点,则是伊稚斜的上位。

    右谷蠡王!

    这是匈奴金字塔体系中,仅次于单于与左右贤王的高级贵族。

    号为二十四长之二,其与左右贤王,左谷蠡王,共同构成了统治草原的基石。

    因此,其又号为四角之一。

    在历史上,伊稚斜就是以右谷蠡王的身份起兵,在军臣死后,推翻了于单,自立为单于。

    “这下子热闹了!”刘彻心里想着。

    很显然,军臣是绝对,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对伊稚斜放心的。

    可以预见,匈奴内部的新一轮权力倾轧将要开始了。

    “马上传召丞相和执金吾以及卫尉入宫!”刘彻稍加思索后,立刻就毫不犹豫的下令。

    整个汉室的对匈奴政策和国防政策,都将因此,必须调整。

    甚至,汉室的野战军团,必须立刻进入战时状态。(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