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三十六节 新学派(5)
    “此臣与楚人左吴、关中华阴人晋昌以及伍被四人合着……”

    许九的回答,让刘彻心中的某跟琴弦被拨动。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前世的一桩记忆,浮上心头。

    大约就七八年后,刘彻的那位亲爱的堂叔,现在已经变成死人的淮南王刘安,会在寿春,云集八位当时博学的名望之士,号为淮南八子,合此八人之力,以数年之功,终于着出《淮南子》又称为《淮南鸿烈》。

    刘安这个青,虽然造反不成。

    但他的那本《淮南子》却是《吕氏春秋》后,杂家最后的绝唱。

    刨除掉《淮南子》里那些后世洪荒流的神话传说。

    那本书里的许多思想和理念,其实都非常先进。

    譬如它继承了《吕氏春秋》的民本思想,并将之进一步阐述。

    同时,它还强烈反对复古,要求与时俱进。

    所谓‘圣人制礼乐而不制于礼乐。治国有常,而利民为本。政教有经,而令行为上,苟利民主,不必法古;苟周于事,不必循旧。’还说‘法与时变,礼与俗化。衣服器械,各便其用。法度制令,各因其宜。故变古未可非,而循俗未足是也。’

    刘安也因此,名留千古,甚至有人称其为刘子。

    好吧,这一世,刘安这个青已然畏罪自杀。

    淮南子都没来得及问世甚至连个念头都没出现,就跟着刘安一起完蛋了。

    这从中国的化发展史上来看,或许是个悲剧。

    但也可能会是个喜剧。

    因为,随着刘安提前二十年完蛋。

    那些前世会跟着刘安一起被杀的人士大夫以及杂家精英,却可能因此迎来一片全新的天地。

    譬如,今年考举。头名的名字叫做雷被,榜眼叫苏飞……

    乃是淮南八子之一。

    不过,他们目前还没有跳进杂家这个大坑。

    雷被是以法家弟子参考。而苏飞则是儒家楚诗派的弟子。

    本来,刘彻都以为。一切都已经改变了。

    但没想到,历史的巨大惯性,依然使得淮南八子的另外几人抱团在一起,并且找到了新的金主,开始编纂起了《民富》。

    是的,左吴、晋昌、伍被三人,现在或许默默无闻,但是。将来,他们淮南八子之三。

    伍被更是刘安的胆。

    历史在转了一个大弯后,依旧回到了原路。

    而且看上去,似乎这些人团结在许九的旗帜下,打起复兴吕不韦的思想或者更进一步,独立成为一个新学派的野望。

    这种野望,从《民富》之中就可以窥见一些了。

    譬如,这些家伙提出‘贤愚在心,不在贵贱;信欺在性,不在亲疏。’这样裸的争取寒门士子的言论。

    只是……

    “卿等的想法很不错。很有新意,让朕看到了吕不韦之后,中国杂家的新希望……”刘彻评价着道:“不过。有些言论有些过了……昔者仲尼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卿等的有些想法,就未免太思有邪了!”

    什么叫思无邪,其实就是政治正确,三观稳定,屁股好。

    不同时期的三观,当然不同。

    最起码,以孔子的三观。到了现在,肯定会受不了。大喊礼乐崩坏。

    同样的道理,一些在后世。甚至宋明时期,看似稀松平常,绝对正确的理论,在现在,属于绝对的异端,道敌。

    况且,思想理论是要为政治服务的。

    而政治要为国家的发展铺路。

    目前刘彻并不想马上就掀起一场思想大辩论。

    所以,刘彻将手上那本书,递给许九,吩咐道:“卿回去以后,好好看此书中,朕标记了的那些字,先好好改一改,然后再拿来给朕过目……”

    刘彻画出来的那些,当然是他不喜欢,或者说,他感觉,虽然不错,但实际上非常敏感的内容。

    譬如,某些太过唯物主义的内容。

    “诺!”许九闻言,心中大喜,他知道,自己赌对了,前途一片光明!

    “另外,卿回家以后,去将左吴等三位先生,请到宫中来,朕要见一见他们……”刘彻吩咐着。

    若有可能,刘彻觉得,还是得继续编篡一本类似《淮南子》的典籍。

    甚至,仅仅是单纯的将淮南子里的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写出来也是好的。

    不然,后世何以知晓‘女蜗补天’‘共工触不周山’以及后世洪荒流的精髓设定‘圣人’?

    没错,洪荒流圣人的设定,最早是由《淮南子》提出来的……

    好吧,事实证明,哪怕是在西元前,yy精神也是存在的。

    “至于卿在乡校械斗……”刘彻踌躇了一会,在乡校斗殴,无论原因是什么,出发点如何,都不可能不受惩罚。

    不然,以后别人有样学样,那还了得?

    “其削食邑一百户,罚金五百金,另外,卿还需要供养忠臣遗孤五户!”刘彻做出了最终的判决,问道:“卿可服气!?”

    “罪臣谨奉诏!”许九叩首道。

    他当然服气了!

    虽然被削去封国食邑一百户,几乎相当于他目前食邑总数的五分之一。

    但四百户的列侯也是列侯!

    他并未伤筋动骨。

    其次,罚金五百,毛毛雨啦,多卖几批奴隶就回本了。

    真正让惊讶的是那个供养忠臣遗孤……

    这个惩罚,许九可谓闻所未闻。

    不过,却跟天子一贯的为人处事风格一脉相承。

    今上即位以来,给群臣最大印象,一是重民生,爱民如子,至少,表面如此,二是重视奉养忠臣遗孤,但凡因公殉职或者战没者,现在都由少府和各级官府赡养,其中,少府承担了接近七成的任务,所有花费,全部都走的天子内库的账。

    正因为这样,不久前的那次列侯串联,天子因此取得了碾压式的胜利。

    答案很简单,民心,尤其是军队的民心,都被天子争取过去了。

    哪怕将军们想造反,但,只要天子出现在军队面前,那么,大军立刻就可能倒戈。

    今上在军队和关中的百姓心中,可是有着圣人一样的地位,自带明君、圣君buff。

    也正是如此,许九才敢大胆的行险。

    当然,你要问,一个奴隶贩子,哪里来的民本思想和重民意识?

    那你就首先要知道,在此时的中国思想界,在多数人眼中,夷狄不算人,最多属于两只脚走路的牲畜……

    汉匈历次战争,俘获的匈奴人,基本都被发卖为奴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