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三十五节 新学派(4)
    刘彻从怀里取出一本小册子。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要看书

    这本小册子很薄。

    大概也就二三十页,里面印着密密麻麻的字。

    这就是技术展带来的进步。

    随着白纸制造技术和雕版印刷技术的扩散。

    现在,中国的化事业,一日千里,以过春秋战国时期的度,狂飙不已。

    大量的先贤著作,被少府和私人印刷成册,长安的大街小巷,已经出现了专门的书店,甚至还有私营的印刷店,承接各种印刷业务。

    现在,印刻一套万言书的成本,大约是一万钱左右。

    普通人可能负担不起,但对许九这样的列侯,却是轻松至极。

    根据绣衣卫报告,许九在长安某个私营刻书坊,刻印了整整一千册《民富》,总共大概花了两三万钱的样子。

    刘彻手里这本是绣衣卫直接从该刻印店拿来的。

    刘彻将手上的这本书翻开来,看了看,问道:“爱卿是吕不韦的传人?”

    这句话,是一语双关。

    第一层意思,就是吕不韦曾经著了《吕氏春秋》,《吕氏春秋》中一篇孟春纪下,有一节名曰贵公。

    其中有一句话,后世耳熟能详。

    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阴阳之和,不长一类,甘露时雨,不私一物,万民之主,不阿一人。

    这算是战国时期,民本思想的一个巅峰。

    所以,吕不韦死了。

    这第二层意思,就很浅显了。

    世人皆知,有一句话是跟吕不韦绑定在一起的:奇货可居。

    这意思就很明白了,就是在问许九,你想卖个好价钱吗?

    刘彻这么问是在试探。

    若许九真的是一位民本思想的拥护者,他就不可能不知道吕氏春秋,更不可能记不得贵公篇。..om 言情首发

    那他就必然能听出刘彻的第一层意思。

    反之,就不会。

    道理很简单。假如不是特别有兴趣,在这个时代,不会有人去啃吕氏春秋这样的大部头。

    就好比后世的普通人,压根就不会去翻资本论。

    哪怕它的名气大的连小学生都知道……

    许九叩拜道:“回禀陛下。罪臣年十四,即于长安安梁公门下授《吕氏春秋》,年二十,即以身体力行,周游列国。至龙门峡谷,观大河滔滔,去右北平,望塞外茫茫,越关山之险,进西南群山,与滇人长者交谈,会汾脽之原,祭后土之祀……”

    许九抬头看着刘彻,心里紧张无比。但依然坚定的道:“罪臣确是吕子传人!”

    老实说,许九的回答,让刘彻颇为意外。

    吕子,自然就是吕不韦。

    无论吕不韦在人们的印象中的形象如何。

    但其编著了《吕氏春秋》,仅仅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其在其姓氏之后,加子。

    如今,杂家已为法家吞并。

    还在坚持的,估计也就小猫三两只。

    这许九身为列侯,却一头扎进了杂家的怀抱。

    这让刘彻非常吃惊。

    而这许九自述的经历。也让刘彻对其观感好了不少。

    无论儒法黄老墨纵横杂家名家,任何一个能用双脚,走遍大半个天下的人,刘彻都会对他有好感。

    道理很简单。

    能这样去践行的人。哪怕再笨,也比那些宅在家里的聪明人强太多了。

    不阅山海怎登峰?不知国情怎论政?

    嘴皮子上下一碰,就嚷嚷天下的人,不是白痴,就是别有用心的野心家。

    而许九的话,很完美的解释了他为什么能把买卖做到这么大了。

    他若没有曾经周游天下。甚至出入关塞,怎么可能跟西南夷还有匈奴人扯上关系?

    刘彻看他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了一些。

    不过,潜意识里,刘彻心里浮现了一个疑问。

    “这个许九既然曾经游历天下,看惯江山地理,以他列侯的身份地位,加上这样的经历和见识,或许想谋求一个九卿或者九卿衙门的某曹主官,有些困难,但是……若只是做一个地方的郡守或者郡尉,却仅仅只是只需要时间……”

    汉室政权,到目前为止,列侯与士大夫勋贵,是构成国家中高层体系的主要力量。

    全国郡县两千石以上,甚至千石以上的官员,基本都是出自这两个阶级。

    而列侯在这个体系里有着极大的优势。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你是一位列侯,然后愿意做官,同时稍微有那么一点能力。

    在官场熬个三五年,一个郡守或者郡尉的职位,轻轻松松。

    而许九却没有选择入仕,而是,远离庙堂,在地方和市井,经营出一张庞大的走私、贩奴网络。

    这样的人,难道不值得怀疑吗?

    “朕曾经听关中长者言:处庙堂之高,必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必忧其君!此所有士大夫君子也!”刘彻问道:“爱卿曾仗剑走天下,观三山四海,游郡国乡野,久处江湖,想必也曾忧虑国家社稷,未知,可有教朕者?”

    一边问,刘彻一边用着眼睛,死死的盯住许九。

    这个世界什么人最可怕?

    当然是有野心有理想有抱负,同时还有行动力的人。

    这个许九,在刘彻眼中,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人。

    让刘彻提防的是:刘彻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许九,在追求什么。

    “回禀陛下,罪臣听说,始生之者,天也;天之养者,人也;能养天之所生而勿缨者,天子也。陛下生而神圣,明见万里,以罪臣之愚钝,不及陛下万一也!”许九却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郑重的拜道:“然,罪臣身为陛下之臣,拾遗补缺,本属臣职,故昧死以答陛下:罪臣曾行经九州,望海内民生之难,审中国之蔽,微有所见,概为八字:民为国基,谷为民命!”

    许九说完,就将身子深深的匍匐在地上,忐忑中带着些紧张,等待天子的宣判。

    他是冒着非常大的风险,来行此一举的。

    若成功,那么,他与他坚持的道路,就见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面前,与儒法黄老墨一样,能公开的传播,公开的传授,甚至成为考举的选项。

    若失败,身死族灭,毫无疑问!

    许九,现在唯一能祈祷的,就是天子,跟他这些日子以来,所观察到的那样。

    确是一位,与他在思想上不谋而合,以民为本的天子。

    刘彻却是把玩起了手上的那本《民富》,然后微笑着,看着许九。

    许九所说的话,刘彻自然听懂了。

    那句‘始生之者……’,同样是出自吕氏春秋。孟春纪。

    当初,吕不韦著《吕氏春秋》号称要兼儒墨之长,合名法之优,于百家之道,无不贯通。

    但是,吕不韦虽然著出了《吕氏春秋》但他本人却很快丧命,因此,其思想只有字,而并未显出实际作用,或者说或许曾经在政治上施展过,但却被秦始皇粗暴的抹杀了。

    百年之后的今天,想不到,还有人在做着跟吕不韦一样的尝试。

    而且,从论述和观点上来看,这些吕不韦的徒子徒孙,在吕不韦的论述的基础上更进一步了。

    甚至,出现了‘民为国基,谷为民命’这样更浅显易懂的口号。

    “这么看来,这本《民富》,也有卿的手笔在其中了!”刘彻说道:“说吧,卿等是几人合著,还有那些人参与了此书的编著!”

    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这本民富中的论述,看字就知道,肯定不止是一个人的观点和理念。

    如《吕氏春秋》一样,这里面混杂了起码三个人的理念。

    所以,有些地方的论述,出现了自相矛盾。

    但这不重要。

    只要刘彻愿意,他可以动尚书台的力量,完善这些理念,并按照他的意愿来打造。

    就像现在在雒阳的那个脱胎于思孟学派的重民派。(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