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三十三节 新学派(2)
    第二天早上,刚刚起来不久,刘彻就听说了周亚夫的儿子,昨天晚上在东宫向窦太后和薄太后跪求将这次加恩令所加给他们老周家的两万零七百顷土地,均分给他的大伯和二伯的诸子。¢£¢£,

    对于这个合情合理,而且绝对正能量的请求。

    两位太后当然是当场就予以准许,还下诏赐周亚夫五百金,蜀锦十匹,以示褒奖。

    群臣上下,朝野舆论也纷纷给丞相点了三十二个赞,纷纷表示,这种高风亮节,提携亲族的行为,实在值得天下人学习。

    刘彻听说后,也愣了一下神。

    为周亚夫的果决而感佩。

    两万零七百顷的土地,

    汉制,六小尺为一步,关东田亩为百二十步一亩,关中是两百四十步一亩,宽皆一步,这就是汉代的大小亩之分。

    当然,在丞相府统计全国田亩数量时,为了方便计算,汉室官员将天下田亩进行了折算,即不分大小亩,统一以百步为亩进行登记。(即41.7大亩等于100小亩)

    这是战国时期,就开始实行的传统了(商君书。徕民)。

    也就说,实际上,此次加恩赐下的土地,会按照全国统一标准计算,即百步为亩,百亩为顷。

    一顷地,长六百步,宽一步。

    汉代一尺为23.1厘米(官尺,出土的汉代官造木尺可以证明)。

    换句话说,周亚夫放弃的土地,是一个一万六千九百九十二平方公里的庞大疆域。

    几乎相当于现在周亚夫的条候与长平侯食邑土地相加的三分之二。甚至可能更多。

    这么大的一块土地,还是世袭的。说放弃就放弃了。

    这样的魄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当年。齐王刘肥为了保命,给鲁元公主献上的汤沐之地城阳郡,也不过是三倍于此的样子。

    也就说是,周亚夫将相当于价值三分之一个刘肥给放弃了……

    任何人都无法再说周亚夫什么话了。

    只能纷纷称颂绛候世家果然家风良善,兄友弟恭,实在是当世楷模!

    刘彻自然知道,这两年,周亚夫的那些堂侄们都在打什么主意。

    在今天之前,说老实话。刘彻也没法办法来断绝那些酒囊饭袋也阿谀之辈的念想。

    但今天以后,未来,周韬即位的时候,刘彻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条候和长平侯合二为一,让周韬袭位。

    刘彻照例在未央宫的石渠阁附近晨练了一会,又跑去石渠阁里,视察了一番,司马谈与司马季主这两位老先生领导的历法计算委员会的工作。

    很显然,这是一个枯燥、漫长、艰辛和充满了挑战的工作。

    目前。他们也仅仅是起了个开头。

    想要完成重新计算清楚一年四季,日月星辰的运转轨道,没有个十几二十年,用两代人来接力。休想搞定。

    因此,刘彻现在来石渠阁视察,与其说是来督促的。倒不如说是刷声望的。

    在粗略的询问了一下进度后,刘彻随即离开石渠阁。转道向东,来到了芝房附近。

    这里。已经被清场了。

    所有在芝房劳作和工作的宦官侍女,全部被要求离开。

    偌大的芝房,除了刘彻外,就只有负责警戒和巡逻的虎贲卫士兵。

    “陛下!”剧孟见到刘彻的撵车到来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芝房门口迎接了。

    “人都带来了吗?”刘彻下车后问道。

    “回禀陛下,都已经安置在芝房中的甲室!”剧孟答道。

    “带路吧!”刘彻挥挥手说道。

    芝房,顾名思义,是种蘑菇和灵芝的地方。

    刘氏皇家,自太宗以来,就习惯吃自己种的各种蔬菜水果。

    甚至,在太宗时期,皇帝的妃嫔,连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妃嫔们带着侍女宦官们自己养蚕,抽丝织出来的!

    虽然,刘彻跟他老爹显然没有太宗皇帝那么勤俭。

    但却也不是什么败家子,散财童子。

    大体上,宫中原先的规矩和制度都保留着。

    现在,刘彻的妃嫔们,也常常会自己养些蚕儿,闲着无事的时候,就带着侍女宦官抽丝纺纱。

    这芝房里也常常会有妃嫔到此寻上一块地,种些蘑菇什么的。

    倒不是她们勤俭爱劳动,实在是宫廷的生活太无聊,得给自己找些事情做。

    这甲室处在芝房深处,属于一个荒废了好几年的蘑菇园。

    里面空间很宽敞,是一个合适的见面场所。

    刘彻在剧孟的引领下,走进其中,就见到了这次要见的两个主人公。

    当然,这两个人都身穿着囚衣,已经没有往日的威风。

    褚大刘彻见过那么一两次。

    他常常在朔望朝的时候,跟着董仲舒一起在朝会上刷脸。

    而许九,刘彻却还是第一次见。

    这个食邑五百四十户的列侯,恐怕是汉室现在食邑户数最少的列侯了。

    在整个汉室历史上,也就只有木匠和土木工程师阳成延所封的梧候比他的宋子候少了。

    但梧候已经悲剧了,末代梧候坐谋杀季父,已被处死,封国废除。

    这宋子候就成为了汉室列侯中的倒数第一。

    虽然是倒数第一,但许九的祖父,却是凭借着实打实的军功封侯的。

    而且,其祖父还是一位精通骑兵的战将。

    不然,也不可能捞到列侯,一个关内侯就了不起了。

    许九今年看上去,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皮肤白皙,身材比较臃肿,显然早就丢了祖上吃饭的手艺,变成了长安众多纨绔子弟的一员。

    不过……

    刘彻捏了捏他怀里的那张绣衣卫和御史大夫衙门报告的有关许九的身份背景调查和过往记录,却显示,这个看上去特立独行,标新立异,常常行事出格的列侯,可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他在十年前,也就是太宗孝文皇帝还在位的时候,就开始从蜀郡引进僰奴了。

    并将这种如今在汉室朝野的列侯勋臣士大夫家里广受好评的特殊奴婢推广开来。

    保守估计,这货仅仅在贩奴这个伟大事业中就捞了上百万钱!

    相对于年入只有十万钱不到的宋子候封国,这位可谓是赚的盘满钵满。

    假如说僰奴的事情,还能说这个家伙只是误打误撞,凑巧发现了这么一条发财之路。

    那么随后发生的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宋子候候国是在巨鹿郡。

    巨鹿郡在汉室历史上,曾经三次划给赵国,又被单独独立为郡。

    情况比较复杂,而且,各方势力鱼龙混杂。

    其中就有大量向匈奴走私物品的团队。

    猜猜看,绣衣卫在宋子侯的候国发现了什么?

    一个大型的青铜冶炼工场。

    这个家伙在将大量中国废弃或者破旧的青铜器,重新融化,铸造成青铜铸件。

    青铜制品,在中国虽然还有市场,但笨重的青铜铸件,则显然早就被淘汰了。

    这些东西,是要卖给谁的,毋庸置疑!

    更别说,这货的封国里,那些怎么看,都不像是中国人的奴隶还有那些怎么瞧都不可能是产自中国的牛马等牲畜。

    也就是说,这位宋子候,这个汉室列侯排名倒数第一的家伙,这个旁人眼中的逗比。

    在实际上,是一位跨国跨地域的走私集团的老大。

    主营出口走私各种违禁品,以及伟大的贩奴事业。

    另外,调查发现,从去年到今年,许九向长安和河南、河东的列侯、富商,至少提供一千名奴隶。

    所有的证据都说明,这个家伙的走私贩奴网络,非常庞大。

    甚至,他极有可能,拥有一个涉及匈奴、中国、西南夷甚至三越地区的庞大地下走私网络。

    显然,按照律法,刘彻把他凌迟处死,也绰绰有余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身体状态不太好,就写了这么点,求原谅~

    明天继续万字更新。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