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三十二节 新学派(1)又是一万字啊
    三读通过,诏书正式具备了法律效用。

    这个时候,丞相周亚夫终于起身出列拜道:“臣亚夫昧死奏报:甘棠之政,虽圣贤之政,奈何春秋以来,列国征伐,至今已无文字、史料记载,召公当初如何施政,臣等愚昧,不明所以,敢请陛下示之!”

    刘彻点点头,周亚夫算是找到关键了!

    就是因为召公甘棠之政,几乎遗失了所有的文字记载和史料描述,他才可以肆无忌惮的在里面掺私货,而不用担心被人质疑啊!

    当然,就算有具体的记载和史料,刘彻也照样可以玩的很嗨皮。

    后世三胖帝国,不就活生生的将马列主义,变成了封建帝国主义吗?

    当然了,这些想法只能埋在心里面。

    在表面上,刘彻还是表现出非常惋惜的样子,痛心疾首的道:“朕对此也很是苦恼哇……”

    “不过……”刘彻话锋一转,道:“三代不同法,五帝不同礼,召公甘棠之政虽失,然其本未失,甘棠之政,以朕看来,首在教训!教训者何?官吏士绅也!明之以法,宣之以道,说之以生民,美之以◇德,故天下归心,黎庶欢腾,此王者之道也!”

    “朕欲在长安,置甘棠大学,朕亲任甘棠大学之令!”刘彻缓缓的道出了自己的意图。

    唯名与器不可以假人,中央党校的校长,岂能让他人担任?

    刘彻打算,今后,参考天朝制度,甘棠大学的校长,由储君担任。

    这样即能锻炼继承人的能力,也能看出这个家伙到底是徒有其表。还是真有真才实干。

    更重要的是,还能及早的确定名分,避免诸子夺嫡,产生争执混乱。

    而且,储君担任甘棠大学校长,能让储君在没即位前。就已经具备极强的政治能力和政治素养,使之拥有相应的治国能力,还能对国家、社会和基层拥有一定的认知。

    现在,刘彻未立太子,自然是自己兼任了。

    群臣却被刘彻吓到了。

    天子亲自担任某个官职?

    这可是亘古所未有的事情!

    大家顿时就议论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只是,这个事情虽然看上去很奇怪,但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反倒觉得很合理了。

    除了天子。谁还可以为天下官员之师?

    雷霆雨露,皆自上出!

    谁还可以有资格代君教训天下官员?

    至于大学这个名词,大家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大学并非舶来词汇。

    这是出自礼记的一篇文章。

    所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至止至善,后面还有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等耳熟能详的名句。更有许多非常符合刘彻三观的论述。刘彻对这篇文章非常喜欢。算是儒家经典中,刘彻最爱的一个章节之一。

    而用在中央党校身上。非常贴切。

    刘彻摆了摆手,让群臣安静下来,才接着道:“朕之下,设甘棠祭酒一人,主常训甘棠大学内外事务,掌训诫、宣讲、教化之责。由丞相担任……”

    周亚夫立刻跪下来叩首道:“臣谨奉诏!”

    这个祭酒其实就是正牌的校长了。

    “祭酒之外,增设督丞,主巡查甘棠内外不法,由御史大夫出任!”

    “臣谨奉诏!”晁错也马上出列受命。这就是副校长兼教导主任了。

    “此外,甘棠之中。九卿各官,皆出任教长,如廷尉,为法教长,执金吾为中教长,为甘棠学员师,各以其职,宣讲朝廷法度,施政之要!”

    九卿各官也纷纷出列受命:“臣等谨奉诏!”

    这些就是系主任了。

    “另外,诸博士,诸列侯勋贵外戚宗室名臣,皆各任甘棠之师,日常入甘棠,宣讲仁义惠民,教化元元之要!”刘彻缓缓的说道:“至于甘棠条例及制度,有司各官,下朝后仔细议定,交由丞相汇总,报与朕知!”

    规矩、法度、条例和甘棠的奖惩制度,这些刘彻都不准备插手,让群臣去商量。

    “诺!”群臣叩首拜道:“臣等谨奉诏!”

    “至于郡国甘棠……”刘彻考虑了一下,道:“祭酒由郡守或郡尉轮流担任,督丞,则由丞相、御史大夫,商定人选下派,其他条例、制度如中央甘棠大学……”

    至此,刘彻的党校计划,初步落实。

    接下来,当然就是戏肉了。

    不过,刘彻将它理解为类似后世的上市公司分红派利一类的行为。

    大汉集团上市六十年了,刘彻这个董事长也上台差不多两三年了。

    在全体股东的努力下,集团业务蒸蒸日上,地盘也扩充了不少,当然得给股东们好处了。

    不然,谁他妈跟着你打天下啊!

    想当年,项羽为什么失败?

    西楚霸王的军力、资源以及人才可都是超过泥腿子出身的刘邦的!

    道理很简单,项羽太小气,而刘邦很大方。

    典型的例子就是英布啊韩信啊还有吴苪啊,要是项羽能拉拢这些人,早没刘邦什么事情了。

    甚至,项羽哪怕只是团结好张耳张敖陈余田横,也不可能落得乌江自刎的下场。

    刘彻现在虽然没有竞争对手,但是,假如国家的疆域扩张了,而列侯勋贵没捞到好处,他们傻了才会继续跟着你干!

    要知道,刘彻现在可没有一个卫青霍去病军事外戚利益集团给自己张目。

    所以,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实际上,刘彻还是有求于列侯外戚集团的,尤其是军事上,依赖度很高。

    于是,加恩令的出现,也就是不可避免了。

    王道捧着一份诏书,走到御阶之前。宣读起来:“皇帝制曰:……”

    群臣纷纷跪下来,恭听圣命。

    “昔者,朕皇祖高皇帝以布衣提三尺剑而平天下,乃与群臣刑白马而盟,誓曰:使河如带,泰山若励。国以永宁,爰及子孙!太宗孝文皇帝自代入继大统,嘉以功臣曰:带砺山河,永光休烈!今朕受命获保宗庙,幸群臣用命,将士效死,乃诛卫逆,得东海附,拓土数千里。此皆群臣之功也。

    功必赏,过必罚,此圣王之制。

    群臣等用命,朕必有加恩之举!

    其令,丞相率宗正、少府,以辽东以西之新化、朝鲜等土,各取定数,裂为列侯功臣食邑之属。其以列侯封邑所食户数为准,食邑千户。得封土千顷。

    此嘉功臣而褒良将之命也!

    有司速办,不得贻误。

    钦兹!

    朕命尔等唯懋哉!”

    这个诏命一宣读完毕,列侯们就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食邑千户得千顷之土!

    虽然大家早有耳闻,这个福利大礼包给力的让人发疯。

    但却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给力!

    在先前,大家最理想的预期,也不过是二比一。三比一这样的封邑比例。

    哪里知道,居然是一比一!

    这等于是大家的食邑户数翻倍啊!

    哪怕,封下来的只是一些山陵之土,那也是一个受益无穷的宝藏啊!

    就连周亚夫都有些动摇了。

    周亚夫现在食邑,长平侯有一万一千三百户。条候原先是八千一百户,加上天子益封的一千三百户,是九千四百户,两者相加是两万零七百户。

    按照这个比例算,他能拿到两万零七百顷土地。

    基本上能抵得上中国一个小郡了。

    他原先的计划是用自己这次新得到的封赏,送给他的两个兄长的后人平分,好让他们不要再盯着条候的候国了。

    那个已经被天子封给了自己的长子周韬了(这里有个bug,我以前写的是条候候国已经封给了周亚夫的儿子了,但后来忘了,抱歉)。

    未来周韬继承长平侯的爵位,条候爵位可以给自己的其他儿子。

    只是,千算万算,周亚夫没想到,这次的大礼包如此给力,一时间有些纠结了起来。

    但好在,周亚夫这个人,是个英雄。

    什么叫英雄?

    拿得起,放得下。

    虽然有些肉疼,但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周亚夫也不打算反悔。

    反正,他的食邑户数,已经足够他这辈子吃穿不愁,就是死了,也肯定能风光下葬,不用担心太多。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了。

    他回头给自己的儿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一切按照计划进行。

    周韬却有些纠结。

    这么大一块肉,都已经进了嘴巴,就这么吐出去,他有些不甘心。

    但,既然是父亲的要求,一向孝顺的他,也不得不照办。

    于是,周韬点了点头。

    当然,现在是不能说的。

    按照制度,这样的私人事务,只能等退朝后,群臣去东宫拜谒两位太后时,向太后提出请求。

    ……………………………………………………

    散朝之后,已经是日暮时分。

    汉室的朝会,与后世不同。

    类似今天这样,开一整天朝会的例子非常多。

    退朝之后,刘彻来到自己的御书房,在这里,颜异、汲黯、剧孟等心腹都已经提前在等候了。

    “宋子候跟褚大,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彻对剧孟问道。

    在上朝前,刘彻就已经吩咐剧孟去查了。

    在乡校械斗,刘彻始终觉得,要不是有血海深仇,那就肯定是两方都有一定要跟对方打一架才可以罢手的决心。

    而且这个决心,还是建立在自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的基础上的。

    而,无论是宋子候许九还是褚大,显然,都不可能有血海深仇。

    那就一定是其他方面的原因了!

    “回禀陛下,臣已经查清楚了……”剧孟答道:“根据口供和绣衣卫报告的情况来看,宋子候许九与褚大,是因为理念分歧。而在乡校械斗……”

    “理念分歧?”刘彻笑了起来。

    一个逗比列侯跟堂堂儒家巨头的首席大弟子出现了理念分歧,以至于两者非得在神圣肃穆的乡校,当着三老和父老的面来一次热血械斗?

    今天难得是愚人节?

    “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刘彻坐下来,立刻有侍女上来,为刘彻按摩。老实说。辛苦了一天,听听故事貌似也不错。

    “回禀,是这样的……”剧孟让人将整理好的文案拿来,然后,拿着稿子说道:“两千石《公羊春秋》博士弟子褚大,自去岁以来,常在长安东二里乡校,讲学,授业。为乡校师!”

    刘彻点点头,儒家现在就是这点厉害!

    尤其是公羊派和楚诗派的儒家弟子,行动能力爆表。

    像是董仲舒、胡毋生这样的巨头,自费赞助弟子学习,培养寒门人才,那都是小儿科了。

    人家是每到一个地方,就到地方上的乡校,去给人上课。有时候连束脩都不要,或者响应减免。而且。他们的理念和口号、宣传,非常接地气,也就北方的关中和燕赵,他们吃不开,但在广大的关东和南方,儒家已经制霸天下。没有敌手了。

    纵横家、法家、黄老学的弟子,假如不是列侯勋贵,那就要被他们排挤到没有生存空间。

    历史上,史书记载,董仲舒弟子官至两千石的有十几个。千石的多如牛毛。

    与之相比,高冷的黄老学跟法家,真是相形见拙,被儒家干翻,也就理所应当了。

    现在,在行动力上,大概也就墨家能碾压死敌儒家了。

    所以,刘彻一直觉得,未来的汉室政坛,可能是现在还不起眼的儒家与墨家对抗。

    现在风光的法家跟黄老学,都可能要打酱油。

    这个兰陵的褚大,也是个人物。

    最起码,曾经留名青史。

    因此,刘彻也就有兴致了:“接着说……”

    “宋子候许九,去岁之时,在华阴县延请回来了一位当地的隐士,此人据说师从浮丘伯之弟子,在华阴山中隐居二十年,潜心著书,为许九所知,于是前去寻访,请益学问,据说颇有所得,回京后,就立刻宣扬此人的学问,后来就听说了褚大在东二里的乡校开讲,宋子候就觉得,可以去找褚大辩论辩论……”

    “然后就辩论成械斗了?”刘彻眨巴着眼睛问道,他越来越好奇了。

    虽然说,公羊派的学者,火气都比较大,他们信奉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道理。

    绝对是你打我一拳,我肯定揍你一脸的立场。

    但到了高层,就比较讲究形象了,断不可能不顾场合,就跟来访者大打出手。

    那么,唯一的答案就是——宋子候许九的理论,在褚大看来,是离经叛道,诋毁先贤的歪理邪说。

    就像当年孟子跟农家巨头许行的争论一样。

    假如我说不过你,那我就把你**毁灭,精神摧毁。

    简单的来说,就是用拳头让对方闭嘴!

    剧孟恭身将一张白纸呈递给刘彻,道:“陛下,这是双方的口供……”

    刘彻接过去,看了看,顿时眼睛就离不开了。

    “还真是‘歪理邪说’啊……”刘彻看着评论道:“这个许九,也真是个惹祸精,错非他遇上朕,否则,他恐怕要‘死有余辜’了!”

    文字狱的始作俑者是谁?

    答案是儒家,孔子诛少正卯。

    刘彻转头对剧孟吩咐:“去将许九还有褚大,给朕从诏狱里提出来,明天早上,朕要在芝房看到他们!”

    芝房是一个很保密的场所。

    老刘家一般将它当成密议的地方。

    在刘彻看来,这个许九可能接触到了一个能让儒家进化的学说。

    但,现在这个派系,很显然是没有生存的空间。

    但未来就不一定了。

    “是在孟子学说的基础上,结合管仲、伊尹和部分黄老学、法家的理念发展而出的……”刘彻在心里想着。

    “诺!”剧孟领命而去。

    …………………………

    诏狱。

    在未央宫的一个角落里,这里靠近暴室,或者说本身就是从暴室的基础上延伸出来的一个附属建筑。

    最初的时候,这里是安置宫中犯病的宦官和侍女的地方。

    让他们在这里自生自灭。

    后来,因为皇室喜欢将犯错犯罪的妃嫔和皇子皇亲国戚和关押到这里。于是,就发展出了诏狱这个怪物。

    诏狱之中,供奉着狱神皋陶与他的宠物獬豸。

    香火之中,皋陶青色的鸟喙嘴唇高高扬起,两只眼睛始终盯着诏狱的监牢,獬豸的长角前伸。指向那些监牢中的犯人。

    皋陶是舜帝的大臣,传说,中国的第一座监狱就是他建立的。

    他与他的宠物獬豸,辅佐舜帝,将一切奸邪与不法,统统镇压。

    宋子候许九跟兰陵人褚大,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隔着一道狱门,大眼瞪小眼。

    这两个人。一个是列侯,一个是知名学问大家的弟子。

    即使身处诏狱,但,只要天子没发话,没有人敢对他们怎么样。

    所以,他们的待遇倒也不算差。

    许九甚至还有家臣为他捶打身体。

    “君侯何必与这等人一般计较?”一个家臣在旁边拍着马屁道:“平白堕了自己身份!”

    而对面的褚大,闻言却是哼了一声:“我劝君侯早日醒悟,奸佞邪说。信不得,昔者。孔子诛少正卯,正因如此!”

    每一个儒家弟子,都对孔子诛少正卯的典故熟详于心,都觉得,这是了不起的行为,是正义对邪恶。有道对无道的宣判。

    作为徒子徒孙,当然要效仿先贤的行为,身体力行,铲除一切无道的歪理邪说,清理世界。再造太平。

    许九却是哈哈大笑,道:“有本事,尔等去上林苑,拆了墨苑,那本君侯还敬你们是个丈夫!”

    褚大的脸色一下子就涨红了起来。

    墨苑……

    这可是儒家现在心里的那根刺啊!

    自墨翟以来,墨家及其分支农家,就是儒家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将墨翟和他的徒子徒孙们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完全的毁灭,连文字带书籍,一把火全烧了!

    但是……

    现在,这是一个不可能的奢望!

    当今天子,什么都好,就是放纵墨家。

    不止是给墨家提供了场地、资金和资源,还给给他们提供了入仕的途径。

    结果,墨家在关西的势力,日复一日的兴盛起来。

    整个关中以西的广大县乡,墨家的墨社迅速发展起来,然后,就把当地本来就不多的儒家给赶尽杀绝了。

    面对这个依托最底层最基层的贫苦农民,建立在乡亭里的组织,别说儒家了,就是法家也没有办法,只能合作,不能对抗。

    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那个在上林苑里占地数里的庞大墨苑。

    拆墨苑?

    褚大当然想拆!

    但,没有那个能力!

    即使天子同意,恐怕列侯跟少府们也不会同意。

    墨苑,现在可是汉室的宝贝疙瘩,下金蛋的母鸡,不止天子爱护有加,军方的巨头们更是将之视若珍宝。

    单单是墨苑附近,就驻扎了两千人的军队,方圆五十里,被丞相周亚夫划为禁区,除了墨苑和原先的思贤苑的百姓能进出外,其他任何进出,必须有丞相府的符节。

    见到褚大语塞,许九立刻就得势不饶人的讥讽起来:“欺软怕硬,胆小如鼠,本君侯总算是明白了,为何先贤要发明‘色厉内荏’这个词了!”

    褚大涨红着脸,激动的道:“胡说!墨家邪说,一时蔽了天子,终有一日,天子会知道的,而你,宋子候,许君侯,你的言论比墨家的还邪恶一万倍,若为世人所知,恐怕立刻就要生死族灭!我劝你,不要一错再错,在歪曲先贤言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勿谓言之不预也!”

    “本君侯的是歪理邪说,你们的才是正道,大道?”许九跳着脚骂道:“我呸,我从未见过似尔等这样厚颜无耻之徒!”

    这两个家伙就这样隔空打着嘴炮。

    而他们之所以这样敢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在诏狱中嘴炮。

    原因很简单,他们两个都知道,自己会没事。

    因为这里是诏狱啊!

    诏狱是关押政治犯和皇室罪犯的地方!

    你什么时候见过,两个打架斗殴的家伙,进了秦城监狱的?

    哪怕他们是在**前,人民英雄纪念碑下打架!

    所以,他们一进诏狱,立刻就知道了,自己被天子关注了。

    既然被天子关注了,那么,就一定还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给自己谋福利了。

    在那之前,当然要狠狠的打压对方的气焰!

    两人又嘴炮了一会,这个时候,几个狱卒走过来,敲了敲墙壁,道:“别吵了,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还有,一会,驸马都尉虎贲卫都尉剧孟剧公要来,你们都安静一点,省得恶了贵人!”

    两人这才停下嘴炮,但依旧相互瞪着对方,恨不得吃了对方!(未完待续。)

    ps:  今天又是一万字!

    点娘可别再抽风了!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