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三十一节 全新博士体系
    随着刘彻一锤定音,给樊市人一案定下基调。±,

    列侯们对刘彻的态度,立刻改变。

    先前大家都觉得,天子对功臣,实在是太苛刻了。

    但现在,有了舞阳侯樊市人的例子,尤其是在樊市人之前,刘彻用下相、高陵和信阳三个列侯的全家脑袋做铺垫,大家都觉得,天子还是很关心大家的,只要不犯法,没有异心,刘家天子对功臣们还是很照顾的嘛。

    尤其是还有一个加恩令在吊着大家伙的胃口的情况下。

    这种对比就更加强烈了。

    于是,大部分列侯看着刘彻的眼神都有了变化。

    事实证明,一个严厉的家长,可能会让家里的孩子害怕、畏惧甚至反感。

    但假如,这些孩子们知道,这个家长是为了自己好,且是为了自己的健康成长着想,那么,除了少数nc,很少会有孩子对自己的家长产生仇恨,甚至随着年岁和阅历的增加,他们还会慢慢的感激自己有这样一位严厉的家长。

    现在的列侯们,基本就是类似这样的心境。

    大家都觉得,天子还是很不错的嘛,对我们这些功臣,非常宽厚。

    下相、高陵自己作死,安平侯刘中意纯粹是找死,怪不得天子的。

    甚至有些人觉得,天子就该这样。

    诚如当年子产所说的那样:唯有德者能以宽服民,其次莫如猛。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则多死焉。故宽难。

    这哪里是天子在苛待大家,分明是天子在保护大家。以免大家触法而亡。

    当然,有着类似这样想法的人很少。

    但绝大多数的列侯的态度,都已经扭转过来了。

    大家纷纷跟在丞相周亚夫的屁股后面,三呼万岁,然后拜道:“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

    众人都觉得,唯有洪范中的这句话,能表达自己对天子的孺慕之情。

    刘彻看着群臣的态度。心中微微一动。

    这是一个好机会!

    以后再想找到这样的机会,恐怕会很难很难了。

    人心易变,世道多桀。

    若不趁着现在的气氛,趁热打铁,推出自己心中琢磨了许久的那个政策,恐怕以后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了。

    毕竟,政治不可能是零和游戏。

    一切都得按着皇帝老子的意思来。

    “诸卿平身罢!”刘彻抬抬手,温和的笑着道:“接下来,再议下一个议题吧!”

    润了润嗓子。刘彻在心里打了一下腹稿,然后才继续说道:“汉兴以来,百废俱兴,高皇帝除暴秦。安天下,太宗修养生息,泽被四海。仁宗兴仁政,除内贼。于是乃臻有今日之安宁……”

    “易云: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朕去岁曾诏天下,分置《诗》《书》《商》《申》等诸科博士,自四百石至两千石不等,以此嘉与士大夫更新,教化元元!”刘彻厚着脸皮给自己脸上贴金,不过,他的那个抄袭自后世大学的教授职业评级制度,确实广受好评。

    以前,能当博士的,只有诸子百家各派中的绝对佼佼者能出任。

    换句话说,只有学问素养和声望,是本派第一的人,能够出任博士。

    一些冷门、偏门的小学派,更是连博士的指望都没有。

    虽然这个博士官,要权没权,要钱没钱,充其量就是个拿国家补贴的御用文人。

    但,文人就好这一口不是?

    若能挂个博士头衔,到了地方,那简直就是大杀器,不知道会有多少富户豪强,愿意出重金延请,为其子孙讲读。

    更会得到乡里上上下下的敬重。

    简直是装逼摆酷炫耀的最佳方式。

    而刘彻玩出了四百石博士、八百石博士、千石博士以及两千石博士的全新花样后。

    几乎整个文人阶级都表示真是太好了。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以后出门会被人鄙视了。

    因此,这个政策,甚至超越了刘彻以前的所有诏书,被文人们捧为新君新政最给力的一诏。

    而汉家的御用文人集团,则是大大的扩充。

    几乎所有够资格,有水平的文人,都被一网打尽。

    尝到了甜头的刘彻,当然想更进一步。

    但这一步,却是有风险的。

    极有可能踩到文人阶级的痛脚,甚至引发舆论狂潮,所以刘彻一直都不敢采取实际行动。

    但今天,刘彻觉得是时候推出这个政策了。

    在中国,不应该,也不能只有文人,才受到社会尊重,国家尊敬。

    还有更多的,来自各行各业的人才,应该被敬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刘彻接着说道:“自燧人氏钻木取火,神农尝百草,华夏始造,其后仓颉造字,颛顼创历,三皇五帝,功莫大焉,泽被天下。当今之时,世咸嘉文而贱工,爱赋而轻造,重虚轻实,吾甚不取。且朕之不德,无以佐百姓,若无贤臣肱骨之佐,良工巧匠之助,安得水车、曲犁之制?安有龙首、轨道之便?”

    “于是,朕决定立木匠博士官、冶铁博士官,及铸造博士官与农家博士官,诸卿以为然否?”刘彻站起来问道:“卿等皆贤良,明于古今王事,必有言者,咸以书策,奏报以闻,朕将亲览焉!”

    本来,刘彻还打算增加一个经济学博士和数学博士的。

    但后来想了想,还不是时机,于是果断怂了。

    但只要木匠博士和冶炼、铸造还有农家博士能顺利推出,那么,经济和数学博士。自然也可以在往后添加。

    另外,因为怕舆论议论太过高压。刘彻选择,让大臣们用奏报的方式。以文字表达自己的意见,这是为了方便,在这些奏疏中断章取义。

    不过,刘彻觉得,大臣列侯们应该会给自己这个面子。

    毕竟,博士官,其实只是少府的属官,他们的地位,严格来说。属于皇室的幕僚团。

    在道理上来说,这是属于皇室的私人事务。

    只是因为博士的地位特殊,是国家的招牌和脸面,而且影响力极大,所以才不得不拿到朝议上说。

    更何况,汉室其实对工匠和农家并不歧视。

    曾经有木匠封侯(梧候)也有种瓜高手官至两千石,最后以关内侯的爵位荣退(东陵侯),甚至神棍、女人也能封侯(鲁候、鸣雌亭候)。

    在这个赶车的人都能成为中尉、列侯、丞相的社会。

    提高工匠地位,并没有后世唐宋明那样大。

    充其量。也就是儒家和黄老派会反对。

    但法家、墨家却是会举双手赞成。

    只是,舆论的压力会比较大。

    毕竟,掌握了话语权的是儒家和黄老派。

    所以,刘彻才不得不把农家跟木匠、冶炼、铸造捆绑起来推销。尽可能的减少舆论压力。

    又在现在这样的时刻推出来,最大限度减少阻力。

    刘彻话音刚落,下面的群臣立刻就喧哗了起来。

    列侯们倒是无所谓。他们往上数三代,都是农民、木匠、屠夫甚至地痞无赖、强盗和土匪出身。像张良那样的旧时代贵族,在汉室功臣序列里的数量少之又少。

    但士大夫出身的大臣就不一样了。

    这些人的出身就很高贵了。

    往上数三代、四代。谁不是世代贵族、官宦、地主?

    像汲黯、颜异这样的诗书世家,在汉室官场上是极多的。

    现在,刘彻想要将木匠、冶炼铸造的匠人,也列入博士官体系。还要跟高雅的文学艺术平起平坐,这简直是不能忍!

    “博士向以多闻博识者充之,匠人安可为博士?”有人立刻就炸了,站出来叩首拜道:“臣导官令许远昧死以奏:陛下深谋远虑,臣愚昧不达也,只是陛下若以匠人充内府,岂非令天下人笑话?且,以匠人为博士,尊而养之,先帝、太宗、太祖所未有,三皇五帝所未见,故丞相故安文候嘉公曾对太宗皇帝道:陛下幸爱群臣,则可以富贵之,然朝廷之礼,不可以不肃!太宗以为然!今陛下若爱幸匠人,可赐金赐宅赐爵,然博士,社稷公器也,臣愚以为,以陛下之圣明神圣,不当如此!”

    刘彻看循着声音看过去,好嘛,是少府的官员!

    少府令刘舍一脸的尴尬,看着那许远,牙齿咯咯的响着。

    “许远!”刘彻托着腮帮子,轻描淡写的道:“卿何以如此自轻乎?倘匠人不得为博士,择米者安可至千石?”

    那个官员顿时受到了成吨伤害,脸上涨红涨红的,只感觉火辣辣的疼。

    他的官职——导官令的本职工作,确实是负责择米的。

    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制度的变迁,导官令渐渐的拥有了一些与本职工作相关联的事务,譬如说管理假田租赁什么的。

    但,无论如何,在少府体系的明文规定中,导官令主要就是给皇帝、妃嫔和太后择米的!

    择米这个工作,在民间可是贱业中的贱业,一般只有大户人家的奴婢才会专门干这个活计。

    虽然说给皇帝当奴才,那也是高贵的奴才。

    但当面被天子指出来,这就是打脸了。

    许远顿时就将头都贴到地面,不敢抬头。

    而他的顶头上司,刘舍却依然是红着眼睛看着他,恨不能将这个家伙吃了。

    若非现在是在朝堂上,刘舍真是恨不得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大卸八块——尼玛,自己作死别搭上劳资,要是因此连累自己为天子所记恨,刘舍真不知道该去跟谁哭。

    于是,刘舍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回去后,就将这个愣头青一脚踢到胞人寺去。

    胞人寺,顾名思义,这是个主管宰割牲畜,供给宫廷的衙门。

    孔子说,君子远庖厨。

    你不是清高吗,你不是文雅吗?

    哥就让你去胞人寺,看你丫还清高不?文雅不?

    刘彻却没有再去关心这个跳起来送脸上门的家伙。

    老实说,若是黄门侍中或者给事黄门侍郎什么的跳起来,刘彻还真要头疼,因为,这两个官职都是清贵无比,擅长嘴炮的。

    好在有了个愣头青跳出来给刘彻打了脸,那两个家伙再跳出来,那就是要摆明了跟刘彻刚正面。

    跟皇帝刚正面的家伙,毫无疑问是来骗廷仗的。

    只是,老刘家的廷仗,动不动就会出人命。

    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敢这么不怕死。

    再加上,刘彻要求的是群臣用文字来表达观点,所以,许多对此不满的大臣,都决定回去好好写一篇文采飞扬,引经据典,规劝天子的美文,劝谏君上。

    所以,这个插曲很快就过去了。

    终于,到了关键时刻。

    “朕昨日命宗正将朕所拟的一个诏书,传给诸卿参详,未知诸卿可有什么想法?”刘彻说完这句话,就对王道吩咐:“再宣读一遍朕的诏命罢!”

    “诺!”王道跪下来叩首领命,然后,捧着一份帛书,走到御阶前,朗声道:“皇帝诏曰:……”将那个诏命的内容复述三遍。

    这就是传统意义上的所谓三读。

    三读期间,有反对意见的,都可以随时提出来。

    但倘若三读过后,无人反对,那就意味着这个命令产生了法律效应,必须从上到下,严格落实。

    郡国要是敢对在朝议三读通过的命令推三卸四,阳奉阴违,那就是对抗整个国家,整个世界。

    历史上,小猪的告緍令,虽然地方上反对声络绎不绝,但却被强力推行,反对者统统掉了脑袋或者送进了监狱或者赶回家种田的原因,就在于此。

    当然,三读期间,哪怕有人反对。

    但假如皇帝一意孤行,照样能强行通过。

    老刘家这么干,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只是那样做,影响比较坏,下面的官僚也未必执行,即使执行了,人家也可以各种推诿和拖延或者做做样子。

    王道连续朗读三次。

    整个宣室殿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

    不是没有人想反对。

    但是,看看高陵、下相、阳信三家的下场,再想想被精神病的安平侯以及被宽宏大量的天子轻轻放过的舞阳侯。

    没有人敢站出来再触霉头了。

    大家都等着别人出头,自己再看情况决定。

    而且,就算有心想出头的人,也觉得,成功的概率太低了。

    目前的情况是:假如丞相、御史大夫不出来扛局势,根本不可能逆转!

    但所有人都知道,丞相、御史大夫,不会出头。

    既然如此,何必再跳出来当恶人让天子厌恶,然后被精神病?

    大家又不傻,没必要平白去给执金吾郅都送人头送政绩。

    三读完毕,刘彻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党校计划,终于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未完待续。)

    ps:  妈蛋,点娘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何,抽风了~我去~

    总之,我昨天晚上11点55分明明发上去了,然后今天早上一看,妈蛋啊,居然没发布,这真是让我情何以堪~

    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今天依然是一万字~

    但第二更可能要晚一点,大家不必等了,早点睡觉吧~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