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二十五节 大棒在手
    安抚完窦家,隔天,刘彻就将执金吾郅都找来。

    碍手碍脚的家伙已经让路,剩下的就是大开杀戒了!

    虽然,刘邦曾经与开国的功臣们共同盟誓:使河如带,泰山若历。国以永宁,爰及子孙。

    但事实上,这话也就骗骗小孩子。

    而且,经过六十年的繁衍生息和纸醉金迷。

    很多列侯,都已经在被安逸的生活养成了米虫。

    米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还不知道低调。

    而且,这些家伙里,还藏着许多脑子不清楚的家伙。

    在汉室历史上,这些脑子不清楚的家伙,常常干出很多蠢事。

    譬如说,鼎鼎大名的留候张良的嫡子张不疑,居然与人合谋谋杀楚国内史,还有舞阳侯樊哙的儿子,更是典型的坑爹他居然跟吕后家族纠缠在一起,而且还在诸侯大臣反吕之时,纠结家兵和家臣,武力抗拒,所以,樊哙被他坑的流泪满面,老樊家除了一个庶子外,全部被杀。

    更让人蛋疼的是樊哙唯一活下来的那个儿子,现在居然也出现这次事件中。

    这让刘彻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且,貌似这个家伙还被人给牛头人了……”刘彻叹了一口气,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这个事情,可谓是前世轰动天下的大丑闻!

    现在的舞阳侯叫樊市人,看名字就知道,肯定不是樊哙的妻妾所生,很可能是婢女生的。

    但也正因为是这样,樊市人才没有在当年那场大清算中被人乱刀看死,更没有进入列侯大臣们的清洗名单中。

    太宗皇帝后元六年。弥留之际的天子,特别以恩诏的方式,下诏命令宗正寻找舞阳侯的儿子。命其复家。

    舞阳侯因此得以延续。

    但在市井生活了二十多年后,樊市人得封舞阳侯时。已经四十岁了。

    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儿子!

    舞阳侯食邑五千户,如此庞大的家产,当然需要人来继承。

    按照汉律,假如樊市人死后无子,封国和产业都要充公,归于朝廷。

    也不知道樊市人是怎么想的。

    总而言之,他找了个壮男他母亲改嫁后生下的从弟,然后指使这个壮男与他的妻子通奸。经过辛勤耕耘,终于生下了一个儿子。

    这就是曾经的末代舞阳侯樊它广。

    但很不幸。

    樊它广是个脑残,继承了老爹的爵位后,行事肆无忌惮,还苛刻的对待家臣,削减家臣的福利。

    于是,就被人告状了。

    状书直接通过秘密渠道,来到了刘彻老爹的案前。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现在,樊市人居然出现在了列侯的串联中。

    这让刘彻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这样的列侯。最是适合拿来杀鸡骇猴,给其他人看。

    更别说,还有这么大一个把柄被刘彻知道了。

    所以。刘彻直接就对郅都道:“朕听说,舞阳侯市人其实有隐疾,不能生育,现在市人的儿子不是他亲生的,执金吾去将舞阳侯府邸仔细调查一下,假如是真的,那就严惩这样的罪行,假如是假的,那也好还舞阳侯一个公道!”

    郅都对于自己的角色定位非常清晰。

    他闻言没有丝毫犹豫。立刻道:“臣知道了,一定会‘仔细’调查清楚的!”

    好吧。舞阳侯这个悲剧无论时空如何变化,依然在继续。

    “还有安平侯谔寄。朕听闻其神智有缺,执金吾上门去看看,若其实为神智有缺,通知太医,收容诊治……”刘彻淡淡的继续道。

    安平侯谔寄,他的祖上,就是当年向刘邦推荐萧何的谔千秋,因为推荐萧何之功,汉室成立后,谔千秋躺着也混了个两千户食邑。

    可能是因为侯爵来的太容易了。

    所以老谔家是汉室所有开国列侯中传续世代最多的到现在,已经都传到第四代了……

    现在的安平侯是谔寄。

    一个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过去两年,仅仅是绣衣卫那里,有关这位安平侯的劣迹档案就已经堆了一大箱子。

    廷尉衙门里,更是堆满了这货过去的罪证。

    汉室能忍着不处理他,是因为谔寄的老爹顷候谔应元当年做过太宗皇帝的狗腿子,为驱逐周勃为首的元老勋臣派立下了功劳。

    但,现在,这货居然跳出来参与到列侯串联中,刘彻就再也容不下他了。

    同样,这次参与串联的列侯,刘彻是一个都不打算放过。

    类似的官员、贵族、学生串联、集会,是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个君王都不能容忍的事情!

    挟持民意,对抗中央,这是非常严重的政治事故!

    稍有处理不当,就会给后世造成恶劣的影响。

    譬如,明朝初年,曾经发生了著名的南北榜案,此案的影响极坏,从此以后明朝的士大夫文人,就开始以舆论操纵政策,要挟国家。

    后来的东林党,党人碑,都是在南北榜案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

    只是,刘彻现在还能保证,假如一下子干掉这么多列侯后,政局能保持稳定。

    所以,才会先捡几只鸡杀给猴子们看。

    这安平侯跟舞阳侯就不幸成为了那几只鸡中的一员。

    本代安平侯谔寄,还将不幸成为史上第一位被精神病的人,而明载史册!

    皇帝都说你神智有失!

    难道你还敢说自己没病?

    而谔寄的悲剧更在于,他的祖上是躺着得到的列侯爵位,而且,他老爹在当年太宗时驱逐周勃立过功劳,所以,丞相周亚夫早就恨死了他们家。

    这次谔寄被精神病。周亚夫能不落井下石,就已经称得上是正人君子了。

    但要命的是即使周亚夫不去选择落井下石,也会大把想捧臭脚。拍马屁的人帮他落井下石……

    所以,谔寄的命运其实已经注定了能被自杀。已经是很不错的下场!

    只弄掉两个列侯,还是两个可有可无,没什么分量的列侯,显然不足以震慑其他人。

    “阳信候刘中意,绣衣卫报告,他在暗中诋毁先帝,屡有孛逆之言,执金吾派人。立刻去将他拿下,严加审问!”刘彻杀气腾腾的说道。

    阳信候刘中意干过些什么事情,刘彻太清楚不过了。

    这个列侯中的战斗机的胆子,是汉室无数列侯中最大的。

    骂皇帝算什么?

    老刘家往上数三代,就没有他不敢骂和评论的!

    他的胆子为什么这么大?

    因为他自认为自己对汉室的功劳巨大无比刘中意的父亲是刘揭。

    对的,任何一个熟悉汉室历史的人,都不会对这个名字陌生!

    当年,诸侯大臣共谋推翻吕氏统治时,正是刘揭这个吕产的典客在关键时刻,关闭殿门。还拿走了赵王吕禄的印信,使得吕产没办法调动军队,从而将吕产与未央宫和长乐宫之间的联系斩断。

    不然的话。政变能否成功,还是未知之数。

    后来,刘揭又力推太宗皇帝为天子。

    因此,太宗即位后,投桃报李,封为阳信候,食邑两千户。

    是以刘中意笃定朝廷必不敢拿他下刀。

    行事无比放肆,更是出了名的大嘴巴,什么人都敢骂。什么人都敢议论。

    这次列侯串联,刘中意就是跳的最欢的。而且到现在也没服软,相反。洋洋得意,这样的人不死,谁死!

    而刘彻记得这货的罪证,这就要感谢小猪的姐姐,后来卫青的老婆,平阳长公主了。

    当然,现在平阳不叫平阳,她还未有封汤沐食邑。

    在前世,正是皇帝老爹以刘中意‘诽谤君父,妄议先帝’的罪名,将之一撸到底,转头将阳信这个封国送给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小猪的姐姐,于是,在历史上,平阳公主的正确称谓应该是阳信公主,简称阳信主。

    阳信候国在齐地,虽然小,但是产出丰富,人口繁多,经济发达。

    所以,后来坊间有议论说:此故帝以罪取国,假于长女。

    正因为有这样的议论,皇帝老爹害怕舆论压力,没有处死刘中意,只是将之流放。

    现在,刘彻也照样盯上了阳信封国。

    他打算将这个封国送给长沙王刘发的姐姐,那个在宫中孤苦伶仃的可怜女孩。

    然后,再将她嫁给平阳侯。

    这样就完成了卫青霍去病养成计划的关键一步。

    “还有下相候冷慎、高陵候王行,经绣衣卫查实,其有在封国私蓄甲兵,似有图谋不轨之举,执金吾皆拿下!”刘彻继续下令。

    下相、高陵,都是前世吴楚七国叛乱中跟着一起造反的列侯。

    今生,因为只有吴楚两国反叛,所以叛乱规模大大降低,许多原本该反的人,没有反。

    其中就有这两人。

    但他们是不想谋反吗?

    错了!

    这两个列侯对现在的刘氏天子,有着一肚子的怨气和火气。

    这样的列侯,在汉室历史上绝不少见!

    汉室自刘邦至今,所封列侯中,约有一半的被废黩、诛杀的列侯,是因为谋反。

    但这些逗比,连谋反都不会。

    他们常常是大大咧咧的在家里宣扬要反叛朝廷,然后积蓄甲兵(常常是几十个流氓地痞无赖),然后就被亭长镇压了……

    最著名的就是刘长了,堂堂诸侯王,四十个人,几辆车,就敢扯旗,真亏他自比项羽,项羽都要被他气的在坟墓里再死一次了!(未完待续。)

    ps:抱歉,家里至亲生病了,结果很不好,目前还不清楚究竟是否……心思有些乱~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