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二十二节 恐吓
    送走赵禹,刘彻就等来了自己的老丈人,中尉建陵候卫绾。+,

    众所周知,卫绾是汉室政坛上公认的大好人。

    这么多年了,朝野上下,甚至连一个说他坏话的人都没有。

    无论对谁,卫绾都是笑呵呵的。

    但这样的好人,恰恰是刘彻目前不需要的。

    想当初,张欧也是个公认的大好人啊!

    结果呢?

    他当廷尉三年,甚至闹出了去年的死刑犯今年再次入狱被判‘当死’,结果还是没死成的笑话。

    汉律的威严和震慑力在他手里荡之无存。

    所以,一见面,刘彻就直接了当的对自己的老丈人道:“江都王相季公病重不能视政,江都王上疏,请朕派一位重臣前往辅佐,江都,朕手足骨肉同胞也,朕思来想去,还是中尉去一趟比较合适,这样,中尉即可交卸职权,前往江都上任!”

    卫绾一听,还有些不太明白刘彻的意思。

    但给老刘家赶了二十年车的卫绾,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非常突出的。

    他见刘彻一脸严肃的模样,就明白,这个事情容不得自己讨价还价,于是立刻道:“诺,臣绾谨奉诏……只是,敢问陛下,何人将来接任臣职?”

    刘彻答道:“朕已经以八百里加急,急诏河南守郅都入京,这回,郅都应该已经过了函谷关了!”

    刘彻的命令是在前几日那封诏书下达的同时启程的。

    算算时间,此刻郅都最起码都已经过函谷关了。

    甚至,要是速度快。很可能已经抵达华阴甚至渭桥附近了。

    卫绾闻言却是一惊。

    苍鹰回京!

    卫绾感觉,他已经预见到了长安的列侯集团将要出现一片血雨腥风了。

    要知道。卫绾在河南郡干的实在太漂亮了!

    过去几十年来,在河南郡根深蒂固的豪强家族。官宦世家,几乎被郅都一扫而空。

    即使剩下的,也都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以至于丞相府派遣出去,前往天下郡国采诗观风的使者回来禀告说:河南地方安宁,市井和平,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庶几可臻三代也。

    而在这一切背后,是一千多个人头落地。两千多人被流放,上百个过去在河南郡根基深厚的家族分崩离析。

    当然,这在汉室政权眼中,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场景。

    汉室政权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拆散那些人口众多,三代、四代甚至五代同堂的大家族。

    一夫五口百亩,是汉代政治家眼中最完美的社会家庭单元模式。

    甚至有人认为,要是天下的家庭都能如此,那么三代可期。

    ………………………………

    一天之后。河南郡郡守郅都,自雒阳回归长安,虽然打着的是述职的幌子。

    但,当天下午。刘彻就下诏,任命中尉卫绾为江都国丞相,即刻上任。

    同时。迁河南郡郡守郅都为中尉。

    时隔两年半,郅都再次回归中尉的位置。

    第二天。刘彻再次下诏,更中尉为执金吾。

    理由是:御史、校尉、郡守、都尉、县令。以木为吾,朕当以金为吾,以御非常也!

    翻译成白话就是:现在,那些御史、校尉、郡守、都尉和县令这样的地方官和军官,以木棒作为威慑群小,树立权威的工具。身为皇帝,哥也要有个人帮着拿跟金棒子吓唬人,执金吾就是朕的金棒子。

    哪个不开眼的要是招惹哥,哥就一棒子抽死丫的!

    温言在口,大棒在手。

    刘彻不知道在这西元前的世界是否有人知道这句话。

    但这确是他的态度,也是老刘家的传统。(注1)

    而这封诏书一下,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了。

    天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于是,先前还声势浩大,万众一心的列侯联盟,瞬间解体。

    一大帮‘幡然醒悟’‘明悟是非’的列侯们,蜂拥跑去东宫,跟窦太后、薄太后,甚至任何一个他们能拉的上关系的人说好话。

    毕竟,钱政跟大伙的干系,也不是很大。

    犯不着为了这个去触怒天子!

    尤其是郅都的回归,点燃了这些家伙心中的恐惧。

    这就好比后世天朝的官僚们,平时里威风八面,自己觉得自己萌萌哒,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能治的了自己了。

    但一朝听到中纪委,双规这两个词组,也都得腿软。

    若是中纪委跟双规摆明了要出现在自己身上时,那立刻就是‘俺都招了!’。

    郅都可比后世的中纪委凶残多了。

    这只天子苍鹰,出道以来,就是以铁血冷面无情无私著称。

    他手里沾着的鲜血,以千为单位计算。

    面对郅都,列侯们就像看到了天敌一样。

    甚至,当郅都回归朝廷,出任中尉执金吾的消息传开后,关中治安状况,应声好转。

    这让刘彻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了。

    而郅都上任后,也没有让长安公众失望。

    郅都上任的第一天,就立即下令,在长安都船狱令衙门中扩建两个全新的监狱,来收押犯人。

    摆明了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这让无数人冷汗直冒,甚至晚上睡觉都有些难以入眠。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假如有什么地方是从百姓到官员、贵族都害怕,并且恐惧的事务的话。

    那么,过去的中尉现在的执金吾直辖的都船狱绝对是其中之一。

    其可怕程度,甚至超过了恶名昭彰的廷尉大牢和皇家监狱诏狱。

    因为前两者,囚禁犯人,起码还会按照身份地位,给予你一定的优待。

    但进了都船狱……呵呵……

    都船狱是什么?

    后世曹魏的如淳在注释汉书时,就曾经在都船这个词条下注解:都船狱令,治水官也。

    简而易之,都船衙门的监狱,是一座水牢。

    不会有人希望自己住进水牢的监牢的。

    历来,进了廷尉衙门,还能大摇大摆的出来的人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

    进了诏狱后,风风光光被平反的人也多的是。

    但进了都船衙门的大牢,哪怕是最后平反释放,也别想再像个人那样活着了。

    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受的了,一天十二个时辰,永远蹲在一间位于地下,且顶层灌满了水的牢房?尤其是,上面的水随时都可能开闸流下来,让人窒息而死的情况下,仅仅是这个精神打击或者说恐吓,就足以令人尿湿裤子。

    更关键的是,水牢阴冷潮湿,满地是老鼠。

    所以,历来进了水牢的人,跟判了死刑差不多。

    在过去,中尉衙门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把抓住的游侠、盗匪还有强盗什么的,丢进都船衙门的监狱。

    然后,就可以等着对方变成一具尸体了。

    而且长安的列侯官僚勋贵们,也不会对都船狱陌生。

    过去六十年,他们总是喜欢通过贿赂的方式,将那些得罪了他们或者跟他们过不去的人,捏造个罪名,丢到都船狱里去。

    如今,郅都上任后,明目张胆的宣布要扩建水牢。

    大家能想到的,就只有:项庄舞剑志在沛公这个耳熟能详的典故了。(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