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二十节 群魔乱舞(3)
    在这个世界上,人心永远是最难揣测的事情,没有之一。

    “陛下怎么可以这样?”明亮的烛火照亮了说话的人的脸。

    这是一个让人看过一眼,就绝对能深深的记住的男人。

    不是因为漂亮,也不是因为丑陋。

    纯粹是胖。

    全身上下都胖。

    圆鼓鼓的肚皮,涨的连宽大的绶带都有些围不住他那臃肿的腰部,胸前的肥肉堆得比女性的胸部还要夸张。

    由肥肉堆积起来的脸颊,让人都几乎有些看不清五官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吃货。

    在他过去的人生之中,他将所有的精力都用来做一件事情——吃!

    假如要在这西元前的世界,举行一个涉及全人类的大胃王比赛。

    那么,这个男人绝对有资格代表汉室参赛,并且拥有着角逐冠军的潜力

    他就是汁方候雍臣。

    准确的说,应该是什邡候。

    但是,谁叫他老爹雍齿当年得罪高皇帝得罪的太深了!

    所以,高皇帝故意在册封诏书中将什邡两个字写成汁方(汉代什音汁,坊音方,什邡与汁方发音相同,史记索引注解),封了他老{爹。

    刘邦连黑帝都可以封,别说是臣子了。

    所以,这个侮辱性的封号,老雍家只能受着。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嘛。

    雍齿跟雍臣也没有其他什么念头。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宅在家里,混吃等死。既不出去给朝廷添麻烦,为百姓增困扰。也不出来,跟人争权夺利。

    靠着封国的两千五百户食邑。雍家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而且,雍臣的老爹雍齿很识趣。

    高皇帝驾崩后,立刻就各种作死,胡吃海塞,天昏地暗的开趴体,只用了三年,就成功的作死成功,去长陵陪伴高皇帝了。

    雍臣即位后,就紧紧牢记老爹的教训:别去搀和老刘家的那档子破事。

    吕氏上台。雍臣宅在家里吃东西,吕氏垮台,长安杀的天昏地暗,雍臣还是宅在家里吃东西,太宗上台,天下安宁,雍臣依然在家吃东西。

    从十五岁接过老爹的爵位至今,雍臣向汉室列侯们完美的展现了一个人究竟能胖到一种什么地步才算极限。

    如今的雍臣,体重起码超过两百公斤。在平时,需要四个仆人,才能抬动他的身子。

    他就是一个移动的肉山。

    肥胖让雍臣得了许多疾病,他到今天还活着。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

    在原本的历史上,此时的雍臣应该是已经一命呜呼,然后带着朝廷给他的盖棺定论:汁方荒候去地下找他老爹报到了。

    一个荒字。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谥法曰:好乐怠政曰荒:淫于声色。怠于政事也。又曰:外内从乱曰荒:家不治,官不治。

    而雍臣能活到现在。要归公于淳于意,自从淳于意秉政太医寺后,汉室的宫廷医疗水平就改善了不少。

    或许这种改善对别人来说,可能也就那样,但对于雍臣这样浑身上下慢性病的家伙,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至少,现在,雍臣还活着就是证明。

    在平时,汁方候雍家,就是汉室的政坛上的隐形人。

    假如没有发生什么譬如册立太子、天子驾崩,新君登基这样的大事情,你是根本没办法在任何官方的通告上和场合里发现有汁方候府的人的。

    然而,现在,雍臣再也隐形不下去了。

    因为,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叫吕世臣,乃是第三代新阳候,也是老雍家为数不多的亲戚。

    吕世臣虽然姓吕,但却跟吕后家族半点关系都没有。

    第一代新阳候吕臣,当年是陈胜吴广起义军中的一个中层军官,陈胜吴广为叛徒贾庄出卖后,吕臣组织残余义军,成立‘苍头军’继续作战,并且先后两次收复了张楚政权的首都陈,因此被楚怀王看上,封为左令尹。

    就是在这个时候,老吕家抱上了一根金大腿——刘邦……当然,老吕家同时还给另外一个玩家项羽输诚过。

    所以,小心眼的刘邦做了皇帝后,论功行赏,分封天下的时候,本来自认为‘从龙较早’‘押注很早’‘跪舔及时’的老吕家,只得到了一句‘功比堂邑候’的评价,就分了一千户食邑……

    作为地方实力派,老吕家是混的最惨的。

    俗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汉室建立后,高皇帝在征讨英布的战争中受伤驾崩,吕后执掌大权。

    因为跟吕后家族都姓吕,而且,吕后很喜欢并且欣赏吕世臣的老爹吕臣的养生之道——吕臣是汉室历史上,除去年过世的北平文候张苍外,享寿最久的列侯,活了差不多一百岁,到太宗六年才逝世,谥为新阳胡候,胡在谥法中作‘弥年寿考’之解。

    但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诸侯大臣干翻了诸吕后,新阳吕家虽然见机得快,在其过程中见风使舵,倒向了诸侯大臣联盟。

    可事后秋后算账,这老吕家跟吕后家族那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就成为了新阳吕家的阿克琉斯之踵,隔三差五,就会被人提起。

    为此,吕世臣,不得不在即位后,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世臣,表达自己要世代臣服刘氏,永远当忠臣的态度。

    但这然并卵,太宗皇帝虽然表示要对新阳候家族既往不咎,然而,每每,当老吕家想要出来为社稷‘尽自己的一份力量’的时候,那些言论,立刻就冒出来了。

    所以。新阳吕氏跟汁方雍氏,这难兄难弟。臭味相投,惺惺相惜。很快就成了儿女亲家,而且是极为紧密的儿女亲家。

    吕世臣的儿子,就娶了雍臣的女儿。

    而雍臣的长子,也娶了吕世臣的嫡女,并且纳了对方的两个远房表妹为妾室。

    “大兄究竟有何打算呢?”雍臣在感慨完后,艰难的在两个下人的搀扶下,缓缓的转身问道。

    作为一个宅了四十年的宅男,雍臣虽然胖,但却一点都不傻。

    相反。他有着极高的智商。

    若非如此,老雍家怎么可能到现在都还保留在汉室列侯序列中?

    早八百年,就被那帮子他老爹的死敌和仇敌给赶出长安了!

    “某此来,是想请兄长在这封联名奏疏上署名……”吕世臣不紧不慢的从怀中取出一张帛书,将之放到雍臣的眼前。

    借着火光,雍臣只扫了一眼,就看到,上面已经有了密密麻麻的列侯署名,起码不下六十位。

    这几乎是在京列侯人数的大半了。

    雍臣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他吃力的抬起眼帘,看了看吕世臣,笑道:“唇亡齿寒的道理,我虽愚钝。却也懂的,只是……”

    雍臣的眼中放出四十年来所鲜见的光芒,盯着吕世臣问道:“你们怎么可能确定。天子一定会让步?”

    “今上,可是有着天命神授。万民归心的天子啊!”

    “仲尼曰:获罪于天,无可祷也!”

    “你们就不怕天子震怒吗?”

    雍臣虽然宅在家里。但消息,却一点都不闭塞。

    恰恰相反,他对朝局非常关心。

    当下的形势,雍臣也是了然于胸。

    天子要废旧钱,行五铢,以其一贯的个性来看,很有可能是要敲山震虎,阻止列侯公卿勋贵还有他们的党羽们洗钱。

    于是通过这种放风的姿态,向朝野,尤其是民间放话:千万不要收非五铢钱,不然,收到手里就用不出去了。

    列侯勋贵们在这场新旧钱之争中,本身受影响并不多。

    毕竟,列侯是靠封国食邑富贵,而非商贾。

    只是,列侯们觉得,这一步绝对不能再退让了。

    因为,他们已经退让的太多了。

    从今年夏四月开始,他们就被天子逼的,一退再退,丧失了无数利益。

    前次,大家退让,是因为江都之事,干系太大,加之天子给出了补偿。

    可这次,却无法再退了。

    再退,很可能就是,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列侯阶级将失去了对国政的掌握,甚至丧失对国策的话语权。

    从此以后,天子就将一言而决天下事。

    屁股决定脑袋,列侯们要发起反击,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不求获胜,起码,让天子拿出一个应该的态度和安抚的姿态,以此保证,列侯勋贵的话语权不被削弱。

    这个天下,依旧是列侯勋贵与刘氏共掌的天下。

    以上种种,雍臣都很清楚。

    因为他就是列侯,太清楚列侯们的思维和想法了。

    只是……

    雍臣看着吕世臣,抬起自己的手,将那帛书推开,道:“请恕在下不敢从之,雍氏社稷香火,不可绝于我手!”

    开什么玩笑!!!!!

    雍臣对当今天子,有着深深的恐惧。

    因为,雍臣很清楚的看到了那位端坐于未央宫的少年天子如今所掌握的无可抵扣和不可阻挡的权势。

    今岁江都风灾后,今上就坐实了自己确实君权天授,神明护佑的地位。

    他成为了自三皇五帝后,中国又一个能清楚且明确的证明自己,确实拥有沟通天地鬼神的在世神。

    跟神掰腕子?

    开什么玩笑嘛……

    今上甚至都不需要下令,一个眼神下去,南北两军的丘八们就能让列侯们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即使退一万步,今上在列侯们的集体施压下退让了。

    以后呢?

    秋后算账可是刘氏与生俱来的天赋和根深蒂固的本能。

    高皇帝能因为他老爹雍齿当初的背叛,记恨一辈子,甚至让他老爹使劲跪舔,也没办法消除,还得靠张良来帮忙,才捞了个什邡候。

    就这样,高皇帝都要故意在诏书里羞辱一下,将什邡,变成汁方。

    好在他雍臣机灵,四十年来天天宅家里,使劲吃使劲吃,终于吃成了个胖子,应了汁方之封,这才让老雍家逍遥至今。

    而且,今上太年轻了。

    可以预见,只要不出意外,他至少将统治这个天下数十年。

    只要想想今上的政治生命,任何企图想跟他过招的家伙,都应该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熬过今后数十年天子的打击报复。

    反正,雍臣是没有这个胆子的。

    “天子一怒,流血漂橹,伏尸百万!”雍臣肥大的双手将那帛书塞回吕世臣手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亲家的身份对对方劝道:“我劝兄长也不要在这上面署名,免得成了任候张越,当世为刘氏臣者,要学就要学鲁候!”

    任候张越,是汉室最出名的悲剧,说起来,这张越当年还是雍臣老爹的部曲呢。

    可惜,这货太2,因为行事浪荡,得罪了高皇帝,被直接废除封国,这也是汉初功臣中,唯一一个非谋反却在封侯后迅速丢爵的例子。

    至于鲁候,当然不是项羽。

    高皇帝追封项羽的是鲁公这个头衔。

    真正的鲁候,是个女性,而且是老妪。

    当初,汉将奚涓作战勇猛,而且身先士卒,每战必冲在最前。

    结果,悲剧了,在汉室定鼎的前夜,战死沙场。

    更悲剧的是,奚涓没有儿子,甚至没有兄弟!

    这就意味着,他立下的功劳,没有人能继承。

    本来,到这一步,奚涓肯定是白死了。

    然而,高皇帝刘邦的大脑回路异于常人,而且,他确实很怀念奚涓,于是,他就将奚涓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个直系亲属,他的母亲,推上了候位。

    封其母为鲁候,食邑四千八百户。

    而且在最初所封的一百四十三位功臣中,奚涓之母是排在第七位受封。

    如此的待遇,闪瞎了无数人的双眼。

    也彻底的让人明白,老刘家的尿性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他恨你能恨一辈子,但,要是让他记住你的好,也能记一辈子。

    过去六十年,无数的例子都证明了,刘氏天子四代如一,始终睚眦必报,有功必偿的性格。

    然而,吕世臣却完全没有听进雍臣的劝告。

    作为一个列侯,尤其是一个失势的列侯,吕世臣太想回到那个舞台的中心了。

    而且,吕世臣也不觉得,天子能把他怎么样。

    法不责众嘛,六七十位列侯,还有更多隐藏在后面,蠢蠢欲动的外戚勋贵们在支持,天子也没办法不是吗?

    而且,自太宗以来,将相不辱就已经成为了汉律之外不成文的规定。

    又不是谋反,这是想跟天子商量商量,给个面子而已。

    至于上纲上线到天子震怒,流血漂橹的地步吗?

    于是,吕世臣笑道:“君虽重,然其胆轻矣……”

    他还想再劝,雍臣却是闭上眼睛,道:“吾乏了,兄长还是请回吧……”(未完待续……)

    ps:这几天状态真是极差~所以,昨天好好休息了一下,反思了一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