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一十八节 群魔乱舞(1)
    “故安候薨了!”不过一个时辰,这个消息就为几乎所有在京列侯及千石以上官员知晓。

    对多数人来说,申屠嘉是死是活,与自己关系不大。

    最多也就是有人感叹两声。

    但另一个消息,却让这些人根本无法安坐了。

    “陛下要废半两、八铢、四铢、三铢,只以五铢做行钱?”无数的人被这个未央宫里传出来的消息震的有些失神。

    出乎意料的,对这个消息首先做出反应的是来自于诸子百家的博士官。

    尤其是儒家的博士们。

    “今汉家一统,宇内安宁,理应车同文,书同轨,政令如一,钱制自当亦然!”董仲舒在公车署中对着他的弟子们说着,然后对着未央宫方向拱手赞道:“元首明哉,肱骨良哉!此圣王之政也,吾当为天下庆!”

    大一统就是董仲舒的旗帜,董仲舒的标杆,董仲舒的理念。

    “陛下除他钱,这是行王道!”隔壁的胡毋生也对他的弟子们呼吁:“汉兴以来,市籍之人,以铸钱煮盐,为祸天下六十年矣,今除之,世间少一大害!”

    作为儒家内部目前的第一大派系,公羊学从来主张的都是‘微言大义’。

    且与其他派系相比,公羊学更重实际,以经世为要。

    所以,公羊学在汉室发展迅猛。

    二三十年间,就将其他所有内部竞争者打到,其死对头谷梁派甚至在关东的许多郡国,被赶尽杀绝,道统都有断绝的威胁了。

    而在公车署的另外一侧,正在给弟子们讲学的法家巨头张恢,也得到了这个消息。然后,他放下书本,道:“自商君申韩以来,我法家素来讲‘尽地力之教’行强国之法,内除五蠹,外拓疆土。今幸圣人在位,除杂钱,定正本,实为天下之幸!”

    所谓,屁股决定脑袋。

    儒法两家的立场,在这一刻,面对共同的敌人——商人时,立刻就达成了一致。

    倒是黄老学的几位巨头,闻知这个消息。颇为惊讶。

    黄老派素来就不主张轻易的改变政策、法律和制度。

    他们习惯在旧有的规章制度上作事,若是政策常常变来变去,会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

    所以,在人们的印象中,黄老以保守、守旧为主。

    历史上著名的辕固生跟黄生之间,有关商汤革命是否正义的辩论,就很形象的说明了黄老派在意识形态和经济政策上的态度:所谓帽子再旧,还是得戴在头上。鞋子再新,也得踩在脚下。

    这个观念延伸到意识形态上。那就是:上下尊卑,不可动摇,君是君,臣是臣,庶民永远是庶民,贵族永远是贵族。

    而到了经济和政策上。则变成了:法不可轻改,令不可轻下,换而言之,就是最好永远不要去改动任何现行政策。

    天子垂拱而治,天下自然安泰。

    所以。黄老派后来被儒家打倒,从此再也没有成为主流,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然而,这些黄老学的巨头,在这个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更不用说非议天子的政策了。

    道理很简单。

    黄老学走的是高层路线,他们紧紧的依附在刘氏政权身上。他们不是靠着东宫吃饭,就是靠着未央宫发财。

    相当于是体制内的御用文人。

    你什么时候见过御用文人跟统治者别苗头?

    更何况,老刘家用了六十年,四代天子,让所有人都习惯了刘氏天子爱折腾的毛病。

    自汉兴以来,几乎每隔一代,国家的法律和政策,就要翻新一次。

    所以,本着明哲保身的态度以及‘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的理念。

    这些黄老学巨头非但没有顺从本能,对此表示反对,反而说了些好话。

    这样,主掌汉室舆论的三大派中的主流派系,迅速就奠定了各自的基调,对天子要统一钱币制度的改革大唱赞歌。

    ………………………………

    而列侯们的反应,却是各不相同。

    “陛下要统一行钱?”许多列侯回到家里,看到那封从兰台下发下来的天子诏书副本后,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

    天子这诏书,虽然表面上是在征求意见,但大家都知道,这其实就是在明火执仗的告诉群臣:八铢钱、四铢钱、三铢钱,朕不爽这些钱币跟朕的五铢钱抢市场很久了,大家看着办吧。

    许多人抬头望了望未央宫的方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废止其他行钱的流通,对此,其实很多人早在很久以前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到来。

    今上在他甚至还不是储君的时候,就在铸造五铢钱了。

    其图谋以五铢钱统一钱币的谋划,可谓是人尽皆知。

    所以,聪明的人,早在一年前甚至两年前,就偷偷的将手里的其他制钱,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换成了五铢钱、黄金以及其他能保值的东西。

    而且,汉室列侯,有个习惯。

    那就是拼命的,用尽一切办法和手段囤积黄金。

    对列侯们来说,钱币这个东西,对他们是多余的。

    有着封国食邑家臣家奴和国家俸禄、官宅的他们,需要用钱的时候,还真少!

    也不会有列侯会在家里囤积太多的钱币——多了也没用,还不如换成黄橙橙的小可爱,存在地窖里,即高雅又不失体面。

    但这只是对多数列侯来说的。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不甘于老老实实的吃老本。

    尤其是那些身在高位,手握权柄,同时跟皇室关系密切的家伙。

    用权力中饱私囊,给自己拿好处,这还算是有些良心的了。

    每年坐在家里,收着来自故旧、门客、下属的‘孝敬’,同时为这些家伙保驾护航的,不知道凡几。

    广平候薛泽就是这样一个家伙。

    薛泽的祖父,就是当年跟项羽大将钟离昧死磕的汉军悍将薛欧。

    汉兴以后,老薛家在汉室的地位就一直很稳固。

    薛泽的父亲靖候薛山,曾经历任淮南相、河南守、少府监等职位。

    传到薛泽这一代,薛泽就长期担任京辅都尉。

    京辅都尉是个什么样的官职呢?

    你可以将它理解为后世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兼任华北地区武警司令。

    管的就是长安和关中各县的治安、消防,有时候还会充当工商行政管理局,帮助各市擅权,料理那些不听话的刺头。

    因此,这个职位的油水是非常多的。

    多到薛泽干了五年京辅都尉后,有人曾在朝议上提议:广平候还是很能干的嘛,应该将这样年轻有为的大臣放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譬如郡守啊什么的。

    薛泽立刻站出来婉拒说自己才疏学浅德薄,年纪又小,恐难治理地方。

    但其实……

    薛泽是舍不得京辅都尉这个每年能至少为其带来一千金外快的位置啊!

    俗话说的好,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又云: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薛泽虽然自己家不铸钱,但他的那些朋友们,可都铸钱啊!

    更何况,这次天子放话出来,其意思背后,隐藏的可不仅仅只是讨论一下统一钱币的问题。

    还干系到了如今列侯勋贵们将自己积压的劣币甩给百姓去接盘的计划。

    要是在秋收前,朝廷就定下了废止其他行钱的计划。

    那么,百姓们还会认四铢、三铢等劣币吗?

    恐怕到那个时候,他们连八铢钱都不会认可了!

    这样想着,薛泽就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将天子的计划拖下来。

    起码也要拖到十月。

    到那个时候,大家家里的钱币已经基本甩给了百姓。

    即使天子要废止其他钱币,也没有什么干系了。

    更重要的是——薛泽觉得,这样做,会让他得到不少大人物的看重,以及商人们更衷心的感谢。

    今年的孝敬,少不得要多上好几成!(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