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一十六节 投石问路
    useShow(1);

    刘彻这个时候心里面的火气是蹭蹭蹭的向上冒。

    在这瞬间,他有种要化身斯达舒,将那帮权贵全部塞进炮弹里,然后发射到外太空去的冲动。

    但,作为一个皇帝,他却不能这样子干。

    抛开干趴这些权贵可能带来的政坛真空和政权瘫痪不谈。

    一个国家,一下子暴露出大半个上层统治阶级都在拿下层平民开刀的丑闻,必然会立刻就动摇整个政权的合法性,并产生波及整个世界的动荡。

    既然权贵都在鱼肉百姓,那么天子又在干嘛?

    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可怕且极为致命的命题!

    但若是放任不管,视若无睹。

    刘彻相信,那些权贵的胃口,会一次比一次大。

    最终,刘彻将退无可退。

    刘彻闭上眼睛,无数个想法在脑海中回转,然后被一一否决。

    任何以命令或者诏书的形势,强制把权贵们给按在地上的做法,只会激化局势。

    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王莽和王安石的下场,使所有妄图触及权贵利益集团的人,都要三思。

    “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才是治国的根本之道!”刘彻在心里想着:“那么这次,谁是大多数,谁是一小撮,这个问题就必须弄清楚!”

    虽然看上去,似乎几乎整个关中的权贵都卷入了这次事件。

    但其实,透过表象看本质,很轻易的就能发现:权贵们想通过这次秋收洗钱,将他们手中积压的劣币,甩锅给百姓,但不可能所有权贵的手里都积压了大量的劣币。

    这其中必然会有:积压了大量劣币,和拥有一定劣币,还有只持有少量劣币跟完全只是来打个酱油等四种人。

    积压了大量劣币的人,肯定是不会在恐吓和威胁中放弃的人。

    但那些只持有一定劣币和少量劣币还有干脆只是酱油党的人,却是很轻松就能被分化瓦解的。

    所以。现在,摆在刘彻面前的问题就是:只要将那些积压了大量劣币的人跟其他人区分开来。

    然后这个事情就很好解决了。

    想清楚这个问题,刘彻很快的,就将嫌疑人的名单缩小到了不过五十人。

    道理很简单。除了这些家伙,其他人完全不需要也不靠铸钱就能快快乐乐的过上奢侈**的生活。

    像是外戚的薄窦陈,以及老牌的万户侯就基本都被排除出这个名单了。

    因为他们就算手里真的积压了不少私钱,但在刘彻出面后,也会放弃现在的做法。转而去想其他办法。

    这样的顶级列侯家族,根本就不需要用这样的歪门邪道。

    他们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光明正大的让少府去帮他们解决问题。

    其他三公九卿也是如此。

    这么多年了,他们挖少府墙脚,什么时候低调过?

    也就说是,现在外面那些打着这些人旗号的家伙,最多是这些家族里的庶子或者干脆就是家臣管家什么的位置不高的人在想要给自己的财富保值。

    对付这些家伙,刘彻压根就不需要出力,只要哼哧一声,他们就会跑的跟兔子一样快。

    想到这里。刘彻就迅速做出了决定。

    他转身对等候在一旁待命的尚书们下诏:“拟诏:朕闻,今行钱或曰:三铢,或曰:八铢,或曰:四铢、半两,或曰:五铢。

    大小形制乃至于轻重,各有不同,良莠混杂,使细民困惑而国乱其政也!易云:通其便,使民不倦,故圣王治世以去繁化简为要。其令有司上言钱政。朕将择其善者而施之!”

    这就是要放出金融改革,彻底取缔除五铢钱外的其他铸钱的风声了。

    这既是打草惊蛇,也是投石问路。

    看看反应再说。

    但有一点,刘彻能肯定。这诏书一下,大多数跟‘一小撮’立刻就能分离出来——但凡不是铁了心,必须要把自己积压的劣币换成保值的粮食的人,都会知道该怎么办,听到风声,还傻兮兮的留在‘一小撮’中妄图浑水摸鱼的家伙。刘彻也不介意给汉室的列侯阶级减员,给国家减负。

    至于将五铢钱作为国家唯一法定货币,同时进行金融改革。

    则是刘彻早就想要干的事情了。

    这次只不过是顺水推舟,借着这个机会抛出来看看反应。

    若是反应太过激烈,那就先忍忍。

    尚书们没有迟疑,立刻就去拟诏了。

    刘彻回头看向王道,下达命令:“备车吧,朕去探望一下老丞相!”

    老丞相申屠嘉,在进入八月后,他的生命之火就开始摇摇欲坠。

    前几天甚至差点都不行,辛亏淳于意赶到及时,加上辽东出产的野生人参给力,勉强吊住了命。

    然而,也只是勉强吊住了性命而已。

    根据淳于意所说,申屠嘉很可能撑不过八月,要早点准备后事。

    这个事情,让刘彻很难过。

    申屠嘉是他这辈子人生最大的转折点。

    这位老丞相,对刘彻而言,就像一个敦厚的长者,亲手将刘彻领上了君王的宝座。

    刘彻无法想象,若没有申屠嘉在最初的力挺和支持,那么他很可能无法顺利的走上储君的大位,进而君临天下。

    做人要知恩图报。

    做皇帝更需要这样。

    不然,其他人很可能就不会死心塌地的给你卖命。

    所以,当申屠嘉病危后的这些天,刘彻几乎每天都会亲自去一趟故安候府慰问。

    很可惜,申屠嘉一直处在昏迷中,偶尔清醒,也大都在半夜或者凌晨。

    刘彻没办法与他交谈,只能是看望完毕后,就勉励一番申家的子孙。

    刘彻估计,申屠嘉的病逝,也就这一两天的事情了。

    为此,刘彻命令阳陵尉,在阳陵的山上,为申屠嘉选定一处风水极佳的墓地,作为申屠嘉的墓葬之所。

    这是汉室的传统了。

    天子的丞相要陪葬天子,君臣于九泉之下,再次执政。

    尤其是刘彻的老爹在其统治期间,拢共就只有一个严格意义上的丞相:申屠嘉。

    其后的张欧,完全就是个打酱油的傀儡。

    为了老爹的颜面着想,申屠嘉就只能去陪伴仁宗孝景皇帝了。

    虽然按照道理来说,申屠嘉更适合葬进霸陵,去跟太宗皇帝作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