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一十四节 乌孙的灾难(2)
    第六百一十四节 乌孙的灾难(2)</h2>useShow(1);

    这天,一大早,军臣照例对着初生的太阳,进行每日必备的虔诚膜拜。

    匈奴人信奉和尊崇天地日月星辰,并将之视为神明一般,顶礼膜拜。

    而作为单于,朝拜日,夕拜月,是每日必备的日常。

    同时也是一种强化单于的神权的做法。

    依照匈奴传统,单于朝拜日的仪式,将会持续大约一刻钟。

    在这个过程中,是不允许被任何事情干扰的。

    所以,在军臣的周围的草地上,匍匐着一大群的匈奴贵族。

    他们在等待单于仪式结束的那一刻。

    终于,军臣的膜拜仪式完成,他最后一次对着朝阳大拜,然后,站起身来。

    军臣面朝北面,负手而立。

    面北而立,这在匈奴,是上位者才可以拥有的特权。

    匍匐在地上的贵族们,看到这个情况,将头低得更深了,额头更是深深的贴到了泥土中。

    这个时候,忽然,远处传来阵阵喧哗声。

    这让军臣极为不爽。

    他转过头去,轻声的问道:“怎么回事?左大都尉,你怎么管的军队?”

    左大都尉是一个在自己的鼻子上吊了一个起码三两重的铜环的男子,他的身材,比军臣都还要矮一些,但脸大眼园,满脸的络腮胡子,脑后一条条编织的整齐非常的小辫子,假如有后世的人在此,恐怕会以为此人是铁血战士与牛头人杂交后出来的怪兽。

    而在实际上,这位匈奴的左大都尉。确实是一头怪兽。

    作为军臣最亲近同时也是最信任的部下,左大都尉呼衍当屠的手上。沾着无数人的鲜血。

    他的帐中,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艺术品’。

    这些‘艺术品’的主人。在生前,至少都是一部之主,甚至是一国之王。

    作为匈奴三贵姓之一的呼衍氏的一员,呼衍当屠的身世极为传奇。

    传说,当初,呼衍当屠的父亲呼衍邪在追随老上单于讨伐月氏残余势力时,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部落里,虏获了呼衍当屠的母亲。

    然后,在军队行进到月氏人的地盘附近时。生下了他。

    本来,按照传统,呼衍当屠是非死不可的。

    匈奴人会杀死所有无法百分百确定一定是自己血脉的孩子。

    是老上单于救下了呼衍当屠。

    据说,当时,匈奴大军长驱直入,进入月氏地盘内后,某天晚上,大军驻扎在一个湖泊旁边。

    当夜,乌云密布。没有月亮。

    这让老上单于感觉非常不安。

    匈奴人笃信月亮是他们战争的指引者。

    过去几千年,匈奴人总是在月盛时发起战争,而在月亏时退兵。

    匈奴人无法习惯,没有月亮照耀的夜晚。

    当老上单于沿着湖泊旁的一条小溪巡视时。他忽然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同时,就在这个时候。遮蔽月亮的乌云恰好散去,让月华散在草原上。

    老上单于于是认为这是吉兆。强行插手,阻止了呼衍氏内部的‘宗种纯洁’行为。

    并给那个幸运的男婴取名‘当屠’。

    屠这个词。在匈奴语种是河流与湖泊的意思。

    当屠的意思,则是恰好出生在河流旁边的男人。

    虽然有单于出手救命,呼衍当屠的生命因此得到保留。

    但他的地位,却从不因有单于的背景,而有任何的改变。

    呼衍氏的男人,包括他的父亲,都将他看做‘不洁的杂种’,虽然迫于单于的命令,不能直接处死他。

    但,各种虐待和视若猪狗一样的使唤,在呼衍当屠十岁前的人生,简直跟家常便饭一样寻常。

    他顽强的,像一跟杂草一样的活着。

    直到,有一天,老上单于忽然想起了他好像曾经给某个呼衍氏的男孩取过名字。

    于是,心血来潮的老上单于召见了呼衍当屠。

    然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老上单于觉得无聊,但更可能的却是如今在单于庭私底下流传的那个版本:老上单于不想看到内部团结的跟铁板一样的呼衍、兰、须卜三大氏族。

    反正,那次召见后,老上单于就将呼衍当屠放到了当时的左贤王,如今的单于军臣身边,并一路忠心耿耿的像条忠犬一样帮军臣扫清他的敌人。

    如今,当初呼衍氏的‘不洁者’已经成为了匈奴权力金字塔最顶端的少数几人之一。

    他收藏的艺术品中,甚至不乏有来自呼衍氏的大人物。

    他残忍,无情,冷酷,甚至以人肉为食,将人血当酒饮。

    他就是军臣最值得信赖的快刀。

    此刻军臣与其说责罚呼衍当屠,倒不如说是借机想让呼衍当屠的地位再上一层楼。

    一直被兰氏控制的左大将的职位,军臣很久以前就想自己掌握了。

    呼衍当屠虽然看上去粗鲁无比,但实则心思机灵无比,他闻言,立刻就跪下来,道:“伟大的撑犁孤涂,请您责罚我的过失!”

    其他匈奴贵族看着这君臣两人上演的双簧,有些阴暗的家伙,甚至已经在心里腹诽,这是军臣跟呼衍当屠设计好的戏码。

    但事实很快就让这些家伙知道,自己想多了。

    一个穿着皮甲的匈奴贵族飞快的从远方跑过来,来不及喘气,就跪到军臣面前,哭着道:“伟大的撑犁孤涂啊,日逐王派往乌孙的使者刚刚回来,他们带来了一个噩耗!”

    “尊贵的挛鞮氏,无敌的折兰王的次子,在天地日月面前被神明命名为‘兀离’的雄鹰,已经回归了龙城先祖的怀抱!”

    “兀离是被乌孙人可耻的杀死的!”这个贵族抽泣着道:“乌孙人将兀离王子的首级割了下来,插在木桩上,还割开了兀离王子的头盖骨,在里面灌入了水银……”

    就连军臣都有些愣住了。

    兀离?

    军臣有些印象,是冒顿单于的弟弟那一支的血脉。

    发展到今天,其实跟单于一系关系不大了。

    只是,作为挛鞮氏的家长,任何一个姓挛鞮的男人都是宝贵的。

    在这个瞬间,军臣的胸膛完全被愤怒所掩埋。

    他大声的咆哮起来:“乌孙人居然敢杀死一位挛鞮氏的高贵王子,这是对大匈奴最可耻的背叛与偷袭,我要将乌孙的每一个男人都杀死,将他们的头颅割下来,制成酒器,来祭祀和慰勉兀离王子的在天之灵!”

    而在心里面,军臣则是几乎欢呼的都要跳了起来了。

    兀离是母阏氏派去乌孙的使者。

    现在他死了,龙城和匈奴内部的贵族,就再也没有办法阻挡他彻底消灭乌孙了。

    这兀离死的好!死的秒!

    至于会不会是有人栽赃陷害?

    这重要吗?

    元德二年秋八月,匈奴使为乌孙所杀,单于怒,发兵十四万,号三十万,会西域三十四国兵,围乌孙于伊列水之畔。———史记。西域列传。(未完待续。。)

    ps:  今天小区停电~so,就只写了这么多~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