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一十节 胸甲
    巨大的地图,摆在群臣面前。

    匈奴人在河套方向的兵力,让一部分列侯开始退缩。

    这部分人是典型的墙头草。

    更准确的说是,只想要好处,不想担风险的家伙。

    这样的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不少见。

    然而,更多的人,却是热血沸腾。

    地图直观的将汉匈双方的力量,放到了一个天平上衡量。

    最起码,在纸面数据上,汉室这边领先了匈奴。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可喜可贺的事情。

    六十年来,汉朝骑兵,第一次在匈奴人面前拥有了数量和质量的双重优势。

    以前,靠着纯步兵,汉室都能跟匈奴人有来有回,没道理,骑兵占优了,还打不过匈奴!

    一时间,列侯们都是跃跃欲试。

    但亲临一线,有着带兵甚至战争经验的将军和列侯们却都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卢候与折兰部落的加入战场,让大家始料未及。

    这两只部落没加入河套战区前,汉室还有能力在匈奴主力没有反应过来前,全吃河套,造成即成事实。

    但,卢候与折兰部落的加入,使得这个计划胎死腹中。

    这两个部落至少有一万可战之兵。

    更麻烦的是,卢候部落是匈奴诸部中,除了东胡王卢它之的部族外,少数几个懂筑城的部族。(注1)

    而且,河套地区,也不是全部都是一片荒野。

    赵国和秦国在当地留下的一些城市和哨所,至今依然存在。

    匈奴人可以在当地依托这些防御体系,迟滞汉军的行动。

    于是,大农令直不疑在思虑了片刻后,站出来泼冷水:“奏陛下,若大军在塞外,拖延超过三月,臣不敢保证能维持大军的补给!”

    此话一出。立刻就让整个大殿的列侯们都激动了起来。

    但却没有人能指责直不疑什么。

    今年四月的江都风灾,为了转移和安置难民以及随后的灾区重建救助工作,将敖仓和蜀郡的存粮消耗了大半。

    随后的屯垦团工作,更是将整个府库的底子都给掏空了。

    如今的敖仓。据说只有三成的仓库是满的。

    而在关中,粮食倒是不少。

    各个官仓里,起码还有四百万石的粮食储备。

    但,这些粮食却是一粒也不能动了。

    因为,这是关中四百万民众的食粮。动了它,关中闹起粮荒,可不是说着玩的。

    大农令居然还能挤出够五万大军三月之需的粮草供给,这本就是超出人们想象的事情。

    少府令刘舍也禀报道:“陛下,目前少府存栏之牛羊诸牲畜在二十万头左右,其中,三万头,可以供给大军……”顿了顿刘舍伸出一个指头道:“大约只够大军一月之需!”

    听完刘舍的发言,将军们开始冷静下来。

    大军未动,粮草先行。

    自古以来。天大地大,吃饱肚子最大。

    三年前,周亚夫派遣俪寄、韩颓当,断吴楚粮道,立刻就让吴楚大军灰飞烟灭。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

    没有人能不重视来自大农和少府的信息。

    就连刘彻听完刘舍的话,也是微微愕然。

    作为皇帝,刘彻当然知道,军队,尤其是野战军队。其实是离不开肉的。

    不吃肉,士卒就没有足够的体力去进行激烈的战斗。

    你总不能指望粟米和咸菜的营养就能让拿着武器,在战场上冲刺吧?

    从世界战争史上的经验来看,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在冷兵器时代,大军出征,总会带上一支庞大的牲畜群。

    譬如史记就完整的记载了,李广利征伐大宛,大军所消耗的牲畜数字。

    而在西元十九世纪的克里米亚战争中,英国远征军。每天都要吃掉三百头牛以及数百头其他牲畜。

    而当时已经是排队枪毙的时期了。

    士卒的体能消耗,远不如冷兵器时代。

    汉军五万骑兵假如要出塞,在不计算战利品补给的时候,五万人每天都至少要吃掉上千头各种牲畜。

    当然,你要只带牛的话,可能,三百到四百头就能满足了。

    但问题是,汉室不可能也没有这么多牛给军队吃。

    换句话说,少府的牲畜饲养规模,还应该再扩大个几十倍,才有可能满足未来的扩张需求。

    在心里,刘彻将这个事情记下来。

    当然了,在未来,来自海洋的鱼干,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肉食。

    这也是为什么,刘彻要大力推广近海和内河捕捞,为此下血本的缘故。

    打仗,就是打经济和国力。

    具体到此时,打的就是钱跟粮食。

    有钱有粮,才能吊打世界。

    现在就是这样,有钱没粮,让将军们跟列侯都沉寂了下来。

    就是老丞相申屠嘉也是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

    作为一个老将军,他自然清楚,没有足够的补给和准备就去打仗,那这仗还没打就要输了一半。

    只是,匈奴主力西征,幕南空虚,这样的大好机会,要是不抓住的话,申屠嘉担心,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好机会了。

    刘彻看着将军们的意志有些消沉,于是拍拍手,道:“诸卿,这么点困难,就将卿等吓到了吗?”

    “粮草不够,朕可以发内孥,出未央宫财货,去关东,去辽东,去闽越、去南越卖粮,无论如何,朕也不会让朕的将士饿着肚子上阵!”

    “且,燕赵之地,尚有三百万石仓米可调,蜀郡还可再漕粮百万石,转输关中,朕再命列侯外戚,节衣缩食,也能凑出百万石!”

    “至于牲畜,我们可以去匈奴人那里就食,茫茫草原。匈奴人的部落散落期间,总能得到牲畜补给!”

    听了天子的话,大家虽然都觉得,这很不靠谱。开什么玩笑,从燕赵调粮,到长城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两三个月了,至于蜀郡?走漕运。那就更坑爹了,估计得明年才能看到了。

    等这些粮食到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但,皇帝永远都是正确的!

    所以,大家纷纷‘羞愧’的低下头表示:陛下臣等不如您啊!

    当然了,刘彻也清楚,这个事情做做样子就可以了,千万别当真。

    所以,他话锋一转,道:“但,朕却并不支持。在此时就跟匈奴人动手!”

    “何也!”刘彻昂首挺胸,看着群臣,朗声道:“时间在朕这边!”

    “随着时间的流逝,朕的天下很越来越强大,而匈奴会越来越弱小,假如今天,吾等于匈奴开战,胜负约在五五,那么,明年胜负就将变成六四。后年将变成七三,如此五年后,我大军出塞,将横扫一切魑魅魍魉。踏破胭脂山,兵临祁连山,执单于于长安问罪,献俘太庙!”

    这话就如同一个炸弹,丢进了河里,顿时就把所有人都雷得外焦里嫩。

    无数人表面上说着‘陛下圣明’实际上在心里面腹诽着:吹牛逼也不是这么吹的吧!

    但刘彻还真不是吹牛逼!

    他拍拍手。王道立刻就低头领命,走下台阶,来到殿中的一个屏风后面,然后,就捧着一具用皮带和铁扣链在一起的铁甲,以及一顶明显的铁铸头盔出来。

    “给朕穿上,试试!”刘彻下令。

    “诺!”王道恭身领命,然后带着两个宦官,走到刘彻面前,跪下来,将那铁甲的铁扣和皮带松开,然后,穿到天子的身上,再奉上头盔。

    刘彻拿着头盔,并没有佩戴,而是站在群臣面前,向着大臣们展示这套新式铁甲。

    “这是胸甲,墨苑最新产出的纯铁甲,重约四十斤,以水力捶打而成,在百步之内,即使是大黄弩,也无法穿透铁甲的防御,只有在三十步内,才可以以大黄弩将佩戴此甲者击落下马!”

    胸甲的防御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这种拿破仑战争时期,在欧陆显赫一时的骑兵具甲,即使是在燧发枪时代,也依然是骑兵的标配。

    而在此时,只能说,这种胸甲简直就是bug啊!

    以匈奴人的技术能力和水平,他们根本无法制造能穿透胸甲防御的武器。

    这种铁甲,虽然没有重甲骑兵那么威猛,那么耀眼。

    但实用性,远超前者。

    因为放弃了全身着甲和连马也着甲,整套甲具的重量缩水了几十倍。

    四十汉斤的重量,使得哪怕是一般的战马也能驼动骑士与它,保持高速运动。

    而将整个胸腔和背部都包裹在铁甲内的汉军骑兵,可以无视大多数匈奴人的箭矢和武器,只要冲过去,然后砍死敌人就可以了就算中箭,也不会危及生命。

    这将给予穿戴了它的骑兵,极大的自信心。

    这种胸甲,能装备给几乎所有种类的骑兵。

    无论是弓骑兵、枪骑兵还是游骑兵,都能使用它。

    而且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必考虑换装新式装备。

    等胸甲淘汰的时候,就是大炮兵主义和铁甲洪流的时候了。

    当然,它的优点如此多,缺点自然也很明显。

    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昂贵。

    一件这样的胸甲,在先行的水力机械捶打下,最起码也需要半个月,才能完成一具胸甲的铸造。

    而且,目前因为技术还不成熟,以及铁的材料问题,可能会出现废品。

    墨苑报告,最开始试验锻打的三套胸甲,有一套就报废了。

    然后,用于锻打的原料,要求非常高。

    必须是精铁等级。

    也就是说,在高炉里出来的铁水,一般都要进行再加工,祛除杂质,才能成为胸甲的原料。

    这样的精铁的价格,是其他粗铁的两倍以上。

    一件胸甲,只以成本计算,也是一万钱以上。

    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技术的发展,它的成本肯定会下降。

    但怎么降,也不可能降到比粗铁还便宜的地步。

    目前,一件同样重量的铁农具,价值三千钱。

    其次,因为是标准化生产,统一锻打的。

    所以,它限定了,只能穿在身高八尺的彪形大汉身上。

    这样的设计,是为了避免这种胸甲万一被匈奴人缴获,拿来打汉军。

    汉室这边,身高八尺的大汉,虽然不多,但也不少。

    像羽林卫跟虎贲卫的准入门槛,就是八尺。

    而匈奴的人种特点,就是粗矮为主。

    基本上,匈奴人就很少有超过七尺的男子,八尺,在匈奴那边属于巨人了。

    刘彻将这胸甲拖下来,他现在穿这种铁甲,还有些显大,毕竟,他才十七岁,身体还在发育。

    “剧都尉!”刘彻对剧孟挥挥手,道:“卿来穿一下这胸甲,给诸臣看看此甲的威力!”

    “诺!”剧孟立刻领命,然后恭敬的接过宦官递来的那具胸甲,退到殿中屏风内,换好甲胄,才走出来。

    然后,两个在殿中值守的侍中,拿着两柄长剑,对着剧孟拱手道了一声抱歉,当着群臣的面,用剑在剧孟身上的胸甲上,劈砍刺打,各种花式攻击。

    但除了沉闷的金铁击打声外,他们的武器,连在胸甲上留下一道伤痕的能力也没有,最多就是划了几道浅浅的痕迹。

    剧孟演示完成,将军们都看傻了。

    与这种铁甲相比,以前的甲具都弱爆了!

    哪怕是之前,在羽林卫和虎贲卫中装备的重甲,在这种胸甲面前,也就成了垃圾。

    “陛下,此种甲具,产量如何?”周亚夫立刻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目前,墨苑方面还没有完全解决胸甲的制造问题,所以产量有些少,每月大概能产出十五具到二十具吧!”刘彻答道:“但朕已经下令,拨款五千万钱,同时命令少府东园令全力配合,要求少府在明年,形成月产两百具,后年月产四百具,五年后要月产千具!”

    五年后才能年产一万具。

    看似数量有些少,但考虑到如今这个时代。

    一万具胸甲,起码需要四十万斤精铁,这就有些恐怖了。

    要知道,现在少府年产铁,就算加上所有的产能,一年可能也就二三十万斤。

    全国的铁产量加起来,也不过百万斤!

    而英国在工业革命后的西元1788年,其全国钢铁产量才不过万吨。

    而如今,在这西元前的时代,汉室一年就要用两千吨精铁来制造胸甲。

    南阳的冶炼基地的压力,不可谓不重!

    大臣和列侯们,却不会在乎这些,至少现在他们不会去考虑这些事情。

    他们一个个双眼放光的红着眼睛,看着这个横空出世的胸甲。

    大家现在只有一个想法:这种装备,应该先装备细柳(句注、飞虎)。(~^~)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