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零九节 定策(3)
    刘彻听完申屠嘉的发言,缓缓的抬动了一下手臂。±小說,

    对匈奴复仇,同样是汉室王朝的政治正确。

    从刘邦开始,这个使命就已经深深印刻进汉室王朝的骨髓之中。

    没有任何一个皇帝敢公开放弃对匈奴的复仇战争。

    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一个皇帝会放弃对匈奴复仇。

    道理也很简单。

    这个世界只能有一个老大,一山不容二虎!

    所以,刘彻不能拒绝将军们的提议。

    刘彻站起身来,看着群臣,朗声道:“高帝遗朕平城之忧,吕后单于书绝勃伦,朕一日不敢或忘!”

    这个态度是一定要表的。

    也是维系君臣关系的基石。

    “昔齐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刘彻继续道:“仲尼曾曰:十世之仇,犹可复也,是以朕即位以来,赏励士卒,任用贤将,开考举,广开言路,遍取英才,轻徭薄赋,鼓励农桑,以劝耕为要,为的就是来日,提兵北上,执单于于朕御前,献俘于高庙!”

    刘彻这番话,算是说到了群臣的心坎里面去了。

    北上出塞,击败匈奴,雪吕后之耻,复平城被困之仇,这就是当前汉室军方的主流意见和民间的共识。

    六十年前的平城之战,汉室不清楚,匈奴人是怎么想的。

    但反正,汉室这边是不服气,也不甘心的。

    明明打了个五五开,却受限于经济和政治。只能低头认怂,签订屈辱的和亲条约。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匈奴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任何一个骨气有尊严的人。都不会舒服。

    更别说之后几十年,匈奴人隔三差五就要来撩拨一下汉朝。

    十四年前,匈奴火烧回中宫,五年前,大掠边郡,士卒死伤数以千计。

    从云中到右北平,自渔阳至邯郸,跟匈奴有血仇的汉室臣民,不计其数。

    而南北两军。有超过七成的兵源和军官,来自这些地方。

    这就是使得,汉室的主战派,拥有了最稳固的基本盘。

    没有任何人可以忽视这股庞大的力量的声音。

    听着天子的话,主战派们欢欣鼓舞,意气风发。

    但刘彻却将话锋一转,道:“只是,孙子曰:主不可因怒而兴师,自古以来。大国征伐,皆以庙算为先,庙算多者胜!”

    “欲伐匈奴,不可不庙算布置。审视敌我!朕身为民父母,也不可不为臣民性命谋算!”

    这两句话让原本有些黯然神伤的主和派,一时间都昂首挺胸起来。

    至于主战的大臣将军。则有些忐忑。

    但没有人能反对天子的说法。

    自春秋以来,庙算布置。就是国家级别的军事行动中最重要的一环。

    经过司马骧且、孙武、吴起和孙膑等先贤的发扬,庙算在此时。已经成为军事行动中必不可缺的一环。

    所谓庙算,最开始是带有严重的封建迷信色彩的行为。

    夏商周时,每次军事行动都要卜卦、祭天,求问鬼神,得到吉兆,才会出兵。

    但经过春秋战国时期的列国攻伐兼并,中国战争的艺术和水平不断提高。

    发展到今天,庙算已经褪去了它的大部分迷信色彩,成为了国家战略布置的代名词。

    典型的例子就是秦赵长平之战,交战双方在战前和战时都进行了无数次的商议和针对战争的推演。

    秦廷方面更是几乎动员了全国的所有力量,将它的每一个村庄,每一个人口,每一粒米,都进行了全面的动员。

    为了不让赵国知晓秦廷的布置,秦国甚至下达了严令:有敢泄武安君为将者杀无赦!

    赵国方面也不例外。

    著名的纸上谈兵的故事就很好的说明了,在当时,赵国已经很重视战略布置了。

    而在汉室,庙算布置更是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顶峰。

    三年前,吴楚叛乱,周亚夫领军平叛前,就是先跟刘彻的皇帝老爹,密议了数天,君臣相互坦承,交代各自的要求和底线,并对战事的可能发展方向,进行了推演。

    正是这样的战前预估与预算,在平叛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吴楚之乱三月而平,庙算布置好,在其中占据了很大的因素。

    不然,要是梁国一告急,周亚夫就被逼着去救睢阳,吴楚之乱指不定要闹成什么样。

    而刘彻,则想更进一步。

    将后世的参谋联席会议机制引入汉室。

    将庙算这个词汇,进行更细致和更深入的再理解。

    于是,刘彻拍拍手,少府令刘舍立刻就心领神会,命人将一副巨大的纸质地图,抬进了殿中。

    这是史上第一副,绘制在纸质材料上的地图。

    它由两个巨大的木轴卷在一起。

    这两个木轴长达七尺,卷在一起的纸张,是少府方面开发的厚皮纸,这种纸,比起现行的白纸,更厚也更粗糙,但却是很适合用来绘制地图。

    但这样一来,这副地图就变得很重了。

    它是由四个人抬着抬进的殿中。

    刘彻挥挥手,刘舍就让人将这地图打开。

    两个宦官拉着地图的两轴,缓缓的将之摊开。

    于是,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副长达十余丈,宽约七尺的庞然大物。

    上面,山川河流,城市湖泊,一览无余。

    巍峨的长城,沿着山峦的线条延伸,将这个地图一分为二。

    汉朝在左,匈奴在右。

    一个又一个的木制人偶,在少府官员的布置下,出现在了地图上。

    刘彻走到这副巨大的地图前,看了看。非常满意。

    这副地图,应该是目前全世界最先进最清晰的军用地图了。

    许多新的地图绘制技术和新的标准在这地图上使用。

    譬如。出现了等高线,比例尺以及各种符号的解释标注。

    而那一个个人偶。则代表了一支支汉匈双方的军事力量。

    在汉室这边,自云中以南,猬集着一支庞大的军队。

    汉室的野战主力军团,句注、飞狐、北地、细柳、灞上、棘门依次排开,而长城的驻屯军,则依托与长城防线,散布在长达千里的边境上。

    而匈奴方面,限于情报和信息的来源,只能将目前已知的匈奴幕南部族和其大概兵力和位置布置在地图上。

    但。仅仅是这样,也是一个令人恐惧的武装力量。

    仅仅在河套方向及其附近,匈奴就有六个人偶在相互守望,从右北平到云中的漫长边境附近,还有十多个人偶,散步在草原各地。

    在腹心深处,匈奴庞大的幕南集群,让人望而生畏。

    刘彻拿起一个人偶棋子,道:“句注军。有兵,万一千七百人,骑兵五千,去年皆已换装。然,句注在雁门,负有守备之要。因此只能调动最多三千骑兵!”

    “飞狐军,有兵八千七百人。其中骑兵三千,今岁四月完成换装!”刘彻又将在句注身后的飞狐军的人偶拿起来:“然。飞狐乃天下要塞,负山河之重,轻易不可动!”

    刘彻于是将这枚人偶放下。

    飞狐军的驻地,是著名的广昌县,在后世,此地名曰保定。

    早在楚汉争霸时,郦食其就曾对刘邦建议:愿足下急复进兵,收取荥阳,据敖庚之粟,塞成皋之险,杜大行(太行)之道,距蜚狐之口,守白马之津,以示诸侯效实形制之势,则天下知所归矣。

    飞狐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不到危急时刻,此地驻军就不会调动。

    三年前吴楚之乱,飞狐驻军就一个兵也没有调动。

    刘彻将视线北移,放在北地身上。

    这里有着汉室最大最强的骑兵集群。

    北地郡及其周围的陇右,代上,汉室在那里拥有二十多个马场,以及多达三万人的骑兵。

    最重要的是,这支部队,从来都是汉室的预备部队。

    换句话说,他随时可以调动,他随时处于战备状态。

    两个月前,义纵奉命前往云中,沿途经过北地,然后义纵回报刘彻:北地兵将,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国有事,必用北地军!

    事实也证明了,北地军始终是汉室军事力量中的王牌。

    从吴楚之乱,到征伐朝鲜,乃至于历史上小猪与匈奴的番战,北地军的身影都活跃于其中。

    甚至,刘彻现在的宿卫武装力量,虎贲与羽林两军中,五成以上的军官,是从北地抽调的。

    在历史上,北地郡和陇右郡以及代上的军事贵族集团,在中国历史上活跃了千年,主宰着王朝兴衰。

    刘彻拿起这枚人偶,将之推到云中城上。

    “北地、陇右及代上,可出骑兵两万!”虽然咬咬牙,在这个地方,汉室动员出一支五万人的军事力量,也不是不可能。

    但那样的话,等于杀鸡取卵,没有那个理智的统治者会干这种蠢事。

    战马,士卒和军官,都要留下种子,才能有未来可言。

    “至于细柳、灞上、棘门以及南北两军,还可再出骑兵一万五千人!”刘彻说道。

    细柳和灞上、棘门这三支军队,因为驻扎在关中,骑兵规模不足是肯定的。

    因为关中没有太多合适养马的地方,娇贵的战马,也很难在关中被大规模放养。

    至于出步兵去草原上,刘彻可还没疯。

    李广和程不识还有李陵的教训,已经足够证明,再精锐的步卒,到了草原上,也比不过最差的骑兵。

    “朕再发属国、五官中郎将以及郡国骑兵,还可出兵一万!”刘彻淡淡的道:“我汉家目前,可最多动员五万骑兵,居于云中!”

    刘彻将视线重新投向河套。

    在那里,匈奴人就像个刺猬一样,让人难以下口。

    “休屠部族,有口四万余,昆邪部族,有口三万余,楼烦部族有口四万余,白羊部族已走,但俱云中奏报,匈奴单于令居皋南山的卢侯、折兰两部,南迁至胭脂山,以充白羊王之缺!”

    “朕要在这里提醒诸卿,卢侯、折兰两部,不比白羊王差!”刘彻严肃的道。

    卢侯部在汉室历史上,也算是汉室的老对头了。

    但自从十四年前,卢侯部族的首领难氏因为唆使右贤王挑起与汉朝的战争,被老上单于处罚,滚去皋南山跟折兰部族玩泥巴,已经有十四年没有出现在汉室记载中了。

    但对这个老对头,大家都很清楚,他的厉害。

    卢侯部族,哪怕是在匈奴人中,也是以野蛮和好斗著称的。

    只是,这个部族比较倒霉,跟错了主子,自从军臣上位后,它就被打入了另册,原本,汉室朝臣都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跟这个残暴的部族打交道了,没想到,军臣居然放它出来了。

    至于折兰部族,大家就没什么印象了。

    但军臣既然调动它出来,那么,它的战斗力,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而刘彻更加清楚,折兰部族的战斗力,究竟有多强。

    历史上,胭脂山之战后,霍去病横扫整个大漠,唯独在皋南山之战,吃了个不小的亏。

    虽然最终全歼了卢侯和折兰两部的主力,还俘获了休屠部族的祭天金人。

    但霍去病本部也损失了超过五千人的有生力量。

    使得霍去病不得不退兵,返回汉境休整,直到第二年,才重新出塞。

    能让霍去病一口咬上去,都差点崩掉了牙齿,折兰部族的战斗力,可想而知。

    你要知道,折兰部族跟霍去病交战的时候,使用的可是石头跟骨头做的武器。

    “算上卢侯与折兰两部,还有胭脂山和皋南山的匈奴五部族,在河套地区,一个月内,匈奴人可以集结出超过十万人!”刘彻说道。

    当然,十万人口跟十万军队,那是两回事情。

    只不过,匈奴人全民皆兵,交战的时候,全部族上下,从老人到女人、孩子,都会成为其战争机器的一部分,作为后勤工作人员。

    所以一般情况下,在计算兵力的时候,那些老弱也是要算进去的。

    就像汉室这边,虽然调动的骑兵是五万人,但为这五万人和战马的吃喝拉撒以及其他后勤保障工作,就还要动员至少十万人。

    总的来看,在骑兵战斗兵源方面,汉室是占据上风的。

    匈奴人的十万人口,按照过去的经验来看,战斗兵力,大概在三万到四万之间。

    而且,他们分散在长达千里的辽阔草原上,而汉室则可以集中兵力。

    总的来说,以战前的兵力对比来说,汉军占据了目前的绝对上风。

    但战争的事情,哪里是比拼兵力和数字的简单游戏?

    要真是这样,曹操就不会有赤壁之败,苻坚也不会有肥水之败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