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零六节 决断
    老实说,看着地图上的河套,刘彻也是怦然心动。△¢,

    好几次,都差点下令召集将军,召开御前军事会议,部署河套战役的准备情况了。

    毕竟,匈奴人犯二,把白羊王和他的部族精锐调离幕南。

    这样的机会,可以说是千载难逢!

    一旦,西方战事平定,白羊部族回归,再想动河套的主意,就有些难度了。

    但刘彻最终还是强行靠着理智,压下了冲动。

    因为他很清楚。

    虽然白羊部族主力西征,匈奴的幕南力量,陷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虚弱时期。

    汉军只要做好计划,调集全国精锐,选择一个出其不意的时机。

    几乎可以说,能很轻松的夺回河套。

    就昆邪和休屠那两个部族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守住河套地区。

    而一旦夺回河套地区,那么,汉军就获得了一个前出草原,甚至将触角伸向西域的支点。

    打开地图,就能很轻易的看到。

    在黄河的上游,贺兰山以东,吕梁山以西,阴山以南,长城以北的‘几’字形地区,就是整个北中国,乃至于整个东北亚最重要的战略地区。

    无论是北方的游牧民族,还是南方的农耕文明,在漫长的历史上,谁控制了这里,谁就掌握了战略主动权,谁就能制霸亚洲,无敌天下。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在这个时候,河套地区,其实并不是全在匈奴人手里。

    准确的说。汉匈双方瓜分了河套。

    云中郡的大部分辖区,就是河套的一部分。

    目前这个结果。是当年,平城之战后汉匈妥协的产物。

    平城之战后。汉军继续作战,消灭和驱逐了包括陈烯、卢绾在内在叛军,因此趁势拿下了当时陈烯、卢绾叛军控制下的云中郡。

    当然,匈奴也不差,他们的势力,依然留在部分交战区。广大的黄河以南的地区,明面上听命长安,背地里跟匈奴眉来眼去,狭寇自重的家伙也不在少数。

    但到了刘彻的祖父。太宗孝文皇帝上台后,就不认这个账了。

    借口右贤王袭杀汉吏,侵略汉地,发动河南战役,彻底将匈奴在长城内的势力和跟匈奴眉来眼去的那些家伙连根拔起。

    从此,汉匈之间的地盘基本划定,至今没有改变。

    目前来说,汉室大约控制了河套地区的四分之一左右的地盘,其中大部分在长城内或者在长城要塞的保护之中。

    但也有些突出部。暴露在辽阔的草原上。

    譬如马邑城,就是一个在秦长城范围之外的城市。

    历史上,小猪选择在马邑设伏,军臣最终识破。原因也在于此。

    看着挂在甘泉宫的寝殿墙壁上的那几幅巨大的木制地图,刘彻也是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

    自赵武灵王以来,河套。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李牧大军和蒙恬大军,先后代表诸夏。统治着当地,威慑着草原上的蛮族。使之不敢南下牧马,更别说侵袭和骚扰汉地了。

    可惜,秦王朝崩溃后,河套地区就被匈奴人所夺。

    平城之战后,借助当时对匈奴的有利形势,汉军在匈奴的嘴里,强行夺回了云中郡,仅此一点,汝阴文候夏侯婴就足以名留青史。

    可以想象,当年夏侯婴,若是稍微怂一点,或者胆怯一点,不敢当着匈奴人的眼皮子底下,对陈烯和卢绾叛军下死手。

    今天的汉室,就将要面临无比庞大的外部威胁。

    没有云中郡的掩护,整个长城防线,就要退后一百里,重新构筑新的防线。

    甚至晋阳和太原,都可能成为前线。

    所以,民间亲切的尊称夏侯婴为滕公,在广大的北方地区,至今仍然有许多的滕公祀,香火祭祀,终汉不绝。

    有夏侯婴榜样在前,朝中大臣、将军,自然做梦都想要跟夏侯婴一样,名留青史,受万世香火祭祀。

    更何况,收复河套,意义重大。

    铁定能给家族和自身带来无穷的利益。

    保守估计,只要收复河套,汉室起码就要诞生十几位新列侯,同时还有更多的老牌列侯能借助此战的功绩,增加自己的封邑,权柄和地位。

    更能福及子孙。

    好处这么多,难怪朝臣和将军们群情激奋。

    主和派和绥靖派,几乎溃不成军。

    若换一个人,说不定,就会被朝臣和舆论的意见绑架,发动河套收复战役了。

    好在刘彻很清楚的知道。

    拿下河套,只会造成一个战术胜利和一定的战略优势以及先手。

    但却一定会激怒匈奴,使之同仇敌忾,掉头南下,汉匈大战,不可避免,一定会全面爆发。

    从新化到河套,在右北平到代北,整条长城,都会烽烟四起。

    若只是这样,那也就罢了。

    但问题就在于,目前的汉室和汉军,还不具备能跟匈奴决战,并且可以战而胜之的能力。

    所以,贸然发动河套战役,只会造成一个结果:汉匈战争,肯定会跟历史上一样,打成一个消耗战,持久战,没有个十几二十年的拉锯,根本分不出胜负。

    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汉军,会丧命于这场漫长的拉锯战之中。

    而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汉室的经济和财政以及民生,肯定要被拖累。

    至于匈奴服软?

    呵呵……

    历史上,从马邑之谋后,匈奴经历了军臣、伊稚斜、乌维、儿单于、呴湖犁等九代单于,有过投降的吗?

    哪怕是在乌维死后,匈奴五年内换了三个单于的危险之时,匈奴人也依然选择继续作战。

    刘彻清楚的记得,历史上,在那个困难时期,匈奴人表现出了比中国儒家所说的忠贞之义还要团结的君臣关系——儿单于即位后,小猪派了两拨使者前去匈奴,一拨去给单于吊唁,一拨去给右贤王吊唁,企图离间匈奴君臣。

    但,当时的那位匈奴右贤王,做出了一个让人惊讶的决定——他将所有的汉使,全部送去给儿单于。

    这在以背叛和弑君作为传统的匈奴,是很难想象和极为特殊的例子。

    在那个时期的匈奴人,表现出了极高的团结和忠诚。

    面对一个这样的敌人,刘彻知道,要嘛不打,要打就必须速战速决。

    一战就打掉匈奴的脊梁骨,第二战就要上演漠北决战,第三战就要西进,断绝匈奴与西域之间的联系。

    然后收紧绳索,把匈奴人饿死在幕北。

    不能做到三战就灭匈奴,刘彻不会轻易发动对匈奴的战争。(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