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百零三节 鱼海鱼海(3)
    useShow(1);

    随着楼船停止前进,巨大的船帆从桅杆上降下来。

    十几名经过精心挑选出来的大力士,光着膀子,站到了那个滑轮组之前,这些大力士,全部都是从少府精心挑选出来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能拉开大黄弩的能力。

    这些力士,哼哧哼哧的拉动被缠绕在滑轮组上的绳索,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将沉入河底的拖网拉拽起来。

    随着网具被一点一点的拉出水面,江面上顿时出现了让人血脉偾张的一幕。

    在长达百丈,宽约十余丈的江心。

    无数的浪花飞溅起来。

    那是成千上万的大鱼在察觉到危机后在拼死挣扎。

    然而,它们的举动,注定是徒劳的。

    当滑轮组开始拉拽后,网口就已经高出水面。

    除了有几条幸运的大鱼,借着那转瞬而逝的机会,逃脱了人类的陷阱外,其他鱼群,注定在劫难逃。

    看着巨网中在不断翻滚和跳跃的大鱼。

    薄世跟徐偃的脸上,都露出了欣喜无比的神色!

    “丰收啊!”徐偃笑呵呵的对薄世拱手恭贺:“子仁兄,恭喜了!”

    “同喜,同喜!”薄世笑的两只眼睛都咪到一起了。

    因为薄世知道,这不仅仅是政绩,更是泼天的财富!

    从此以后,只要他还是新化令兼任护濊都尉,眼前这条黑水河里的鱼,就得有一部分姓薄!

    一刻钟后,在滑轮组与力士们的共同努力下,水中的渔网,开始缓缓的离开水面。

    薄世与徐偃肩并肩的站在甲板上,看着出水的渔网。

    从他们两人的角度看过去,那张已经有部分出水的巨网,就仿佛是神话传说中的饕餮之口。

    巨大的渔网之中,数不清的大鱼在其中挣扎、蹦跶。

    这个时候,两艘原本分别拖拽拖网的楼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紧密的并排行驶在一起。

    这两艘巨舰,将那张巨网包围在中间。

    随着滑轮组与力士们的拖拽,将水中的巨网网口提了起来。

    “开始捞鱼吧!”徐偃挥手下令。

    数十位早就拿着捞网和鱼叉等工具的士卒立刻一拥而上。在下层的甲板上,将一条条活蹦乱跳的大鱼,用着各种各样的办法,从巨网中捞出来,丢到甲板上。甲板上的士卒们则将这些丢上来的鱼,全部收集到一个位于下层甲板上的几个舱室中。

    “好肥的鱼啊!”薄世看着那些被人从网里面一条条抓上来的大鱼,赞叹着。

    这些被捞上来的鱼,显然,大多数都是同一种类。

    在今天以前,薄世也见过这些鱼。

    它们体表都覆盖着细小的鳞片,肉肥腻鲜美,用来做鱼脍相当完美!

    更妙的是,这些鱼的雌鱼腹中,都带着满满一肚子的鲜红鲜红的鱼籽。

    中国制作鱼子酱和肉酱的历史。能追溯到殷商时期,称之为醢。

    发展至如今,醢已成为贵族饮食中必不可少的佐料。

    而那些鱼籽,以薄世看来,确是可以成为非常好的醢酱原料。

    薄世唯一的疑惑就是,这些鱼,是哪里来的?

    以薄世所知,这种大鱼,在中国的大河大江之中,都没有发现过。

    甚至就是在这黑水河中。也是夏四月后开始零星出现,至夏六月,开始成群结队的出现在黑水之中,向着上游前进。不计生死,不顾险阻。

    至七**三月,达至巅峰。

    俱濊人所言,渔海渔汛最高峰时,某些河段,濊人甚至可以踩着鱼背过河。

    濊人过去。哪怕是用手抓,每年的六月到九月,每个成年男女都能抓到上千尾的鱼。

    但九月一过,冬天还没来,这种鱼就迅速消失了。

    如同他们来时一般。

    濊人将这种鱼称为‘虎鱼’。

    濊人故老相传,这种虎鱼来自遥远的大海。

    但它们究竟为何要在每年的夏秋两季,不顾生死和险阻,顺着黑水,直到上游的黑水发源地,它们去那里干什么?

    没有人知道。

    对这个问题,薄世很有探究的兴趣。

    他决定,派遣一支精干的小队,承上一艘斗舰,朔源而上,去这黑水河的源头看一看,或许能找打答案。

    薄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下层甲板上的捕鱼工作,已经进行到了**阶段。

    渔网之中的鱼,多的数不清楚。

    哪怕是两艘楼船,各自派出了数十人协同捞取,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就将渔网中的鱼群全部捞上来。

    至于用滑轮组吊起渔网,拖到楼船甲板上这个选项,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这具太贵了,没有人敢冒着损坏的风险。

    于是,有些士卒可能觉得,靠这样站在甲板上捞鱼,可能要捞到天黑。

    于是,纷纷跳进网中,抓起鱼就往甲板上扔。

    有些聪明的家伙,更是招呼同伴,将楼船上配备的几个类似背篓一样的竹制器皿丢下去。

    然后,这货就在水中,将一条条肥大的鱼儿,抓进背篓里,当装满整整一背篓后,他才跟几个伙伴一起将背篓举起来,送上甲板。

    当然,在这过程中,也有些不和谐的画面。

    因为,这些被拖网捕获的鱼群,非常的生猛,还长了一口锋利的牙齿,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咬到,甚至咬出血来。

    不过,在食物面前,中国人从来不畏惧一切挑战。

    别说食物长了一口利齿了。

    就是丫满嘴的毒牙,为了吃,中国人都能想办法,让它乖乖的滚到餐桌上。

    长江里的河豚就是很好的证明。

    而在甲板上,楼船的厨师已经在准备今天的晚餐了。

    吃鱼,自古以来就是诸夏的特长和天赋。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吃货们甚至已经将饮食上升到了文化和哲学层面。

    而生鱼片,本来就是齐鲁的名菜。

    楼船上的士卒和水手,基本都是来自齐鲁地区。

    所以,楼船上的厨师,做起生鱼片和全鱼宴来,简直不要太熟练。

    一条条鲜活的大鱼,被迅速的杀死,放血,掏出内脏,除了鱼仔外,其他的内脏都丢到河中。

    然后,将之熟练的切成一块块薄薄的鱼片,佐上酱料,放点茱萸,就能让人胃口大开。

    这些生鱼片做好以后,被迅速端到划桨的水手和拉动滑轮组的力士面前,给他们填肚子,补充体力。

    薄世与徐偃这里,自然也被送来了一份。

    用手捻起一块鱼片,放到嘴里,用力一咬,顿时,鲜美的鱼肉与微辣的茱萸就在味蕾上绽放开来。

    “好吃!”徐偃竖起大拇指赞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