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九十七节 尔虞我诈
    useShow(1);

    “哈哈……”军臣发出一声大笑,以手抚胸,对猎骄靡一行做出邀请,道:“哥哥还是先请入帐罢!”

    “遵从您的意志!”猎骄靡深深的低头。

    而随行的乌孙贵族,则纷纷以头触地,表达臣服。

    这让军臣身后的匈奴贵族,稍微舒服了一些。

    军臣于是上前,拉着猎骄靡的手,肩并肩,朝着王帐走去。

    仿佛过去老上单于在位时,猎骄靡来到匈奴王庭的情况一般。

    进了王帐,主宾分坐。

    “哥哥,这次请您来,是想向您通报一件事情:大匈奴已经决意灭亡大宛……”刚刚落座,军臣就亟不可待的对着猎骄靡道:“根据左贤王的报告,大宛,有着三十万以上的人口,还有至少二十万的奴隶,这些,都是财富,大匈奴愿与乌孙分享这些财富!”

    伴着军臣的话语,乌孙贵族也都是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可能是因为历史和传统还有习俗的缘故,乌孙的政治体制非常松散。

    其政体结构,比之匈奴,还要分散。

    在匈奴,单于发令,哪怕是附庸的乌恒、鲜卑,也必须百分百服从,不然,只有灭亡。

    冒顿和老上两代单于,用铁和血,树立了单于的绝对威权。

    但在乌孙,却不是如此。

    因为传统和历史的缘故,乌孙实行的是原始的氏族制。

    这是比部落制度还要落后和低效的原始制度。

    乌孙内部,分为三瓮候。

    每一位瓮候,都是一个氏族的首领,控制着各自的部落和军队。

    因为历史的缘故,在实际上,这三位瓮候,甚至都不是一个民族的。

    左候昆盾是乌孙本族人,昆盾这个名字,在乌孙语中,就是王之盾的意思。因为。在乌孙语言中,昆与靡、弥相通,而靡是天神之子的意思,所以。所有乌孙的国王,在即位后,都会在自己的名字后面,加上一个靡字。

    列如猎骄靡,翁归靡、军须靡等等。

    而这位左候昆盾是猎骄靡的长子。在实际上,地位就跟匈奴的左贤王一样。

    假如,一切顺利,那他未来,即位为昆莫后,就会在自己名字后面加上一个靡字,称为昆盾靡。

    只是这位昆盾身体并不好。

    但昆盾的儿子军须却被许多人看好——尽管他还在襁褓之中,但,已经有乌孙萨满预言,他将带领乌孙走向强盛。

    此刻。昆盾就站在猎骄靡身后,忠实的执行自己王之盾的职责。

    在昆盾旁边,是他的弟弟,乌孙大禄泥莫。

    大禄,是乌孙的官职名,大概跟中国的丞相差不多,负责协助国王,统管全国。

    只是,这位大禄眼神冷峻,看着匈奴人的眼神。颇为不善。

    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大禄,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更重要的是。最近他的实力迅速膨胀,靠着庞大的财力,笼络了乌孙国内的两位瓮候,使之倾向于大禄。

    而在猎骄靡的左右两侧,则分别坐着那两位立场已经倾向大禄的瓮候。

    右候遮休和中候撒斯。

    遮休是一个皮肤略微有些深的黑发褐眼男子。

    遮休的祖先,是从前月氏国内的一个强大部族的首领。三十年前,乌孙与匈奴组成联军,对月氏发动最终战役,正是遮休的祖先倒戈一击,造成月氏全面溃败。

    甚至,月氏王庭,都是被遮休的父亲亲自放火焚毁。

    因此,在本质上来说,遮休其实是月氏人。

    这一点,遮休本人从不隐瞒。

    乌孙与匈奴,也都清清楚楚。

    这次,匈奴号召西进,对月氏人斩草除根,遮休是乌孙国内最积极的支持者,原因很简单:不灭了那些月氏人,万一他们回来复仇,遮休与他的部落,绝对是第一个躺枪的。

    对叛徒,遮休很清楚,月氏人是绝对不会轻饶的。

    所以遮休听完军臣的话后,就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

    但另一边的撒斯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撒斯身上挂着许多黄金饰品,头戴着一顶怪模怪样的尖状毡帽,脸上跟匈奴贵族一样,留着几条被小刀划开的刀疤,看上去,这位乌孙的中候,有些狰狞。

    作为乌孙国内塞人的首领,撒斯才懒得去管匈奴人想要干嘛。

    要不是大禄给了他黄金贿赂的话……

    他甚至都懒得管昆莫的两个儿子之间的撕逼。

    猎骄靡用自己浑浊的眼神,扫过他的儿子和大臣们,乌孙的现状,猎骄靡很清楚。

    除了右候遮休,其他所有人都不怎么赞同跟着匈奴去西方打月氏。

    但作为国家的主宰和最高统治者,猎骄靡的经验告诉他,假如他当面拒绝军臣的要求,那么,乌孙,就会被匈奴视为敌人。

    对待敌人,匈奴人从不手软。

    因此在思索片刻后,猎骄靡站起身来,对着军臣恭身问道:“尊贵的大单于,打下大宛,乌孙能得到多少奴隶?”

    在大草原上,奴隶,就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最支柱的财富。

    匈奴的强大,就是建立在奴隶的尸骨之上。

    没有奴隶的供养,以匈奴不过百万的人口基数,怎么可能号称控铉数十万?

    没有奴隶,乌孙就更不可能以不过三十万的总人口,却能养着数万的骑兵!

    自有人类以来,这大草原上的主旋律,就是奴役他人和被他人奴役。

    因此,猎骄靡的问题,直指关键核心。

    军臣的呼吸,也开始浓重起来。

    对于乌孙,匈奴是警惕的。

    至少军臣即位后,就对这个自己的义叔的国家,万分警觉。

    现在的乌孙,可不是三十年前那个需要匈奴羽翼和保护的小弟。

    人口接近三十万,控铉至少四五万。

    这样一股力量,就在匈奴的西方,毗邻西域那些小国。

    军臣真是有些担心,万一。要是将来乌孙人继续强盛下去,而匈奴却陷入衰弱,那该怎么办?

    在这草原上,最不值钱的东西。就是所谓的情怀、道义与忠诚了。

    因此,军臣才要不惜一切,将乌孙绑上匈奴的战车,借助对西方的战争,打着消灭月氏的旗号。消耗乌孙的力量。

    既然是打着这样的算盘,军臣当然不会给乌孙留下借机壮大自己的机会。

    因此,军臣将脸一板,问道:“昆莫是信不过我?”

    连哥哥的这个称呼都抛到一边了。

    帐中的匈奴贵族们更是纷纷怒目而视,大有一言不合,就拿猎骄靡开刀的架势。

    而匈奴人,绝对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在历史上,他们连亲爹都能杀,何况一个已经有些不安分的‘叔叔’?

    猎骄靡环顾那些怒目圆睁的匈奴贵族,毫不畏惧的迎上这些人挑衅的眼神。

    作为在匈奴长大的乌孙人。猎骄靡太清楚匈奴人的个性了。

    软弱在匈奴就是罪名。

    面对匈奴人的威胁恐吓,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强硬的回敬。

    “不是我信不过大单于……”猎骄靡冷静的看着军臣道:“而是,兹事体大,我需要单于给我一个承诺,一个对着日月天地,以白马牺牲,用鲜血盟誓的承诺!”

    用白马祭天,这是乌孙人最庄重的仪式,以鲜血盟誓。则是匈奴最严肃的承诺。

    违背者,会被天神所抛弃。

    虽然,即使如此,就算订立下这样的约定。在未来,违背的可能性也依然存在。

    但至少,假如没有触及一定的底线,这样的誓言,就不太可能被背弃。

    军臣看着猎骄靡,哈哈大笑起来。

    他挥了挥手。让自己激动的大臣们坐下来,伸出手,对猎骄靡道:“既然哥哥一定要,那么本单于就给哥哥这样一个承诺!”

    “大当户,去请大祭司准备祭天仪式,明天,本大单于将与乌孙昆莫,对着白山,向日月天地和天神盟誓!”

    “如您所愿,尊贵的撑犁孤涂!”一位匈奴贵族站起来,以头触地。

    猎骄靡闻言,也伸出手来,与军臣击掌,道:“承蒙大单于厚爱,乌孙永远是大单于的乌孙,单于鸣镝之处,即乌孙之敌!”

    这一刻的猎骄靡,仿佛回到了他的盛年之时。

    眼神坚毅,双手有力,胸膛高挺。

    乌孙的贵族们见了,纷纷站起身来,道:“大单于鸣镝之处,即乌孙之敌!”

    …………………………………………

    出了王帐,昆盾和泥莫扶着自己的父亲,走向他们的休息之地。

    那是一个由乌孙骑兵保护的营地。

    这也是过去乌孙与匈奴关系特殊时期,传下来的传统,也是老上单于给予猎骄靡的诺言:乌孙与匈奴,世代兄弟,只要乌孙昆莫还是猎骄靡的子孙,那么,匈奴就允许,乌孙昆莫在匈奴王庭拥有他的营帐和军队。

    一路上,许多年迈的匈奴贵族,都纷纷赶来,向猎骄靡行礼。

    这些人,都是老上和冒顿大单于的臣子。

    作为冒顿大单于的义子,老上大单于亲手养大的义弟,猎骄靡在匈奴,也有着广泛的支持者和维护者。

    在草原上,幼子和幼弟,在传统上,都有权力继承一部分来自父亲和兄长的财产。

    包括但不限于部众、奴隶、军队、女人、牧场。

    这些冒顿与老上的遗老,对猎骄靡的态度,自然可以想象。

    甚至有些人,将猎骄靡视为主君一样对待,见面就以头触底,高呼:某部小王,拜见昆邪!

    这让猎骄靡感动非常。

    在久远的过去,昆莫并不是乌孙国王的称号。

    昆邪才是!

    乌孙的故乡在昆邪地。

    那是一个有着美丽的湖泊,潺潺的河流,丰盛的草原,肥美的牛羊的地方。

    猎骄靡永远都忘不了那里。

    可惜,永远也回不去了!

    猎骄靡心中感慨着。

    过去的家园,现在是匈奴人的牧场。

    现在的昆邪,是匈奴的臣子。

    而且,现在的乌孙国民和贵族,也都习惯了在白山脚下的生活。

    甚至就是他的两个儿子。也都忘记了,乌孙曾经是昆邪,昆人才是乌孙人的正确称呼。

    回到属于自己的帐篷中,看了看周围的人。没有一个匈奴人,全部都是忠诚于自己的乌孙骑兵。

    猎骄靡长出一口气,看了看手心,愕然发觉,已经湿透了。

    “昆莫。我们真要跟匈奴人去远征西方吗?”右候遮休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打月氏人,遮休是最积极的。

    更别提,还有奴隶可以分。

    “不!”猎骄靡摇摇头,道:“乌孙不会出兵,我们今天晚上,连夜走,通知部众,做好夜奔的准备!”

    “为什么?”遮休疑惑的问道。

    昆盾也道:“父亲,大单于不是许诺,给我们分享奴隶吗?”

    “你信吗?”猎骄靡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大臣。问道:“反正我不信!”

    “军臣连乌孙到底分润多少奴隶都不提,可见,他只是想利用和胁迫我们!”猎骄靡坐下来道:“更何况,即使军臣给我许诺,分润足够的奴隶,我也不会答应!”

    “大宛,可不是莎车那样的小国!”猎骄靡悠悠的道。

    众人闻言,也纷纷清醒了过来。

    大宛,大家都有一定的认知,也有过一定的交往。

    那可不是什么软柿子。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大国,足够武装几万人的军队了,依托坚城,起码需要十万大军才咬得动。

    而整个乌孙才多少人?

    更让猎骄靡警惕的是:万一匈奴人将乌孙人当炮灰用呢?

    猎骄靡可不想乌孙的勇士。都填到大宛的城墙下面。

    而没有了军队,再美丽的诺言,也跟泡沫一样脆弱——即使匈奴人守约,在事后给予乌孙承诺的奴隶,乌孙能保护得住吗?

    答案是否定的!

    这跟小儿持金于闹市一样可笑!

    到时候,匈奴人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拿走。

    甚至将乌孙人也变成他们的奴隶!

    以匈奴人的节操,这样的事情,他们绝对干的出来!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终于,大禄泥莫看向猎骄靡,问道:“父亲,那我们该怎么办?”

    “回国后,让开道路,我们南迁到白山以南,避开匈奴与大宛的战争,守住关卡!”猎骄靡站起身来对着众人道。

    想了想,猎骄靡补充道:“假如匈奴挑衅,那我们就坚决反击!”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

    与此同时,匈奴的王帐之中,军臣则与他的大臣们在庆祝。

    一条条肥美的羊腿,被送到众人的面前,大家撕扯着羊腿上肥厚的羊肉,一个个吃得满嘴流油。

    在军臣等人看来,这乌孙人,已经被绑上了自己的战车。

    这样,攻打大宛,就已经有十足的把握了。

    顺便还能消耗乌孙人的力量。

    真是一举双得!

    至于乌孙人毁约或者临阵逃脱,这样的事情,在匈奴君臣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乌孙人应该也没那个胆子!

    这个时候,一个匈奴贵族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忽然起身,问道:“大单于,我接到了来自昆邪王的报告,说是东边的汉朝,又来抗议了!”

    “嗯?”军臣放下手里的肉,吐出一根骨头,问道:“怎么了?”

    “是这样的,好像是大单于的奴隶,那些卑贱的鲜卑人,攻击了汉人的奴隶——濊人,汉朝的皇帝,为此很生气!”这位贵族笑着报告说。

    鲜卑人,在匈奴人眼中,大抵就跟两条腿走路的工具一样,地位无比底下。

    哪怕就是全死光了,匈奴也不会为他们掉一滴眼泪。

    甚至可能还会高兴!

    “这些卑贱的鲜卑奴!”军臣闻言骂骂咧咧的说道:“就跟丁零人一样肮脏、下贱他们早就该去死了!”

    “但是……”军臣话锋一转:“哪怕这些卑贱的奴隶,本单于根本不在乎,但他们也是本单于的奴隶、财产,让昆邪王告诉汉朝的皇帝,两国盟约既定,长城外面的事情,汉朝就不要管了!本单于不希望,任何一个汉朝人,出现在长城外,另外告诉右谷蠡王,让鲜卑人送一千奴隶来赎罪,擅起边畔,挑衅汉朝,这不是奴隶该做的事情,奴隶就应该给本单于牧马,多多贡献战马、牛羊还有黄金!”

    “伟大的撑犁孤涂,您的意志,就是神的命令!”这位贵族以头触地,拜道。

    想了想,军臣似乎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再让昆邪王告诉汉朝皇帝,他们的铁锅,本单于非常喜欢,让汉朝人送三千个来,当做今年的和亲礼物,还有一千匹丝绸,大黄、花椒各一百石,粟米一万石!”

    “遵命!”这贵族欢天喜地的道。

    汉朝的铁锅和大黄、花椒,都是匈奴现在最时髦的物产。

    跟奴隶一样,硬得不能再硬的硬通货。

    特别是那个铁锅,如今,经过实验后,匈奴人发现,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匈奴骑兵有了它,再也不需要吃肉干,喝马奶了,完全能够就地生火,吃上一顿热气腾腾的羊肉,还能烧水,喝上干净的开水。

    甚至可以用来当盾牌。

    可以说是多功能,全天候的利器。

    早就有匈奴贵族提议,要求汉朝干脆全部以铁锅、大黄、花椒作为和亲的礼物了。

    那些丝绸、食物、粮食、黄金、布帛的地位,已经被这三者完全取代了。(未完待续。)

    PS:最近晚上不知道是药还是颈椎的问题,老是头晕恶心想吐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