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九十五节 抉择
    送走刘舍后,刘彻就忙活起来给少府找个管家了。↖↖,

    但这很不好找。

    首先,列侯阶级就全部被排除了。

    哪怕是列侯们的庶子,也不会愿意给刘舍打下手,擦屁股。

    道理很简单。

    刘舍的父亲是刘襄,刘襄原来的名字叫项襄,项羽的族人。

    虽然说,汉室宫廷的文档,明明白白的证明了,项襄是高皇帝安插在项羽那边的无间道。

    但然并卵,列侯们有自己的自尊,不愿意给敌人的后代效劳。

    更何况,刘舍还有个儿子,被刘彻封为鲁承恩公,改宗回了项姓,在鲁国给项羽守墓呢。

    然后,基于同样的理由,爱惜羽毛的士大夫阶级也会选择避嫌。

    去掉列侯跟士大夫后,实际上可供刘彻选择的人,就只剩下了过去通过赀算体系爬上来的家伙了。

    事实上,能从赀算这个大坑里爬出来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顶级的政治家。

    过去的袁盎、张释之,现在的直不疑,未来的桑弘羊,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赀官都是汉室政治力量的有力补充者。

    只是,有一个问题。

    赀官的政治倾向,大部分都严重倾向儒家。

    尤其是最近十余年崛起的赀官,十个有九个,跟儒家有着亲密的关系,甚至,本身就是正宗的儒家子弟。

    这很容易理解。

    赀官是地主商人阶级的子弟。

    而在诸子百家中,唯有儒家的意识形态,最符合大地主大商人阶级的利益。

    双方只要一见面。立刻就会产生惺惺相惜的感觉。

    别以为儒家从头到尾,都是敌视商人的。

    孔子七十二门徒中的子贡。就是一个大商贾。

    而且,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儒家的大能们,虽然嘴上一直在说:商人们什么的最讨厌了,但身体却会不由自主的出卖自己。

    这倒是没什么。

    皇帝当久了,刘彻也知道,每一个政治家,都是奥斯卡影帝的有力竞争者。

    心口不一,口是心非,就是政客的天赋。

    但问题是,少府衙门。是最不适合儒家入主的部门之一。

    刘彻根本无法想象,一个儒家大臣执掌少府的后果。

    就如同刘彻无法想象一个法家大臣,跑去指导商业发展一样。

    那样做的后果,只有一个:他们一定会想办法,弄死自己主持的机构。

    这无关智商,只与屁股有关。

    没办法,刘彻只好让人去齐国,把齐内史牛抵,召回长安。

    齐国内史牛抵。这个人,在历史上默默无闻。

    甚至,各种世家、列传和历史大事中,都不见此人的踪影。

    只有在汉书和史记的几个偏僻角落里。能找到一两句有关此人的记载。

    史记的《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中记载了小猪上台后的第一年,即建元元年,任命其为御史大夫。

    汉书的《百官公卿表》则记录此人在担任御史大夫前的职位:齐国丞相。

    刘彻在前世。跟这个家伙还是打过几次交道的。

    牛抵这个人啊,问题很多。毛病也很多,而且吃相很难看。

    但在另一个方面。这个人有着极其出色的管理能力和调度能力。

    在前世,整个建元新政中,窦婴负责卖萌,田蚡负责捞钱,王臧负责拉仇恨,而牛抵负责做事。

    总的来说,牛抵干的还不错。

    所以,窦太后废黩建元新政后,并没有为难他,只是将之罢官,赶回家种田。

    而从郡国调任一个两千石内史到少府担任少府监,这个操作难度不大,甚至不需要通过朝议,刘彻自己一个人能决定。

    当然了,刘彻也不能全指望牛抵。

    今年考举后,刘彻打算从地方上调一批经过捶打的士子,进入少府衙门的各个司曹。

    一方面,进一步锻炼他们的能力,另一方面,则是做好随时让他们挑大梁,接班的准备。

    忙完这个事情,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刘彻就接到了来自新化城的报告:有夷狄曰:鲜卑者,目无大汉,凌辱汉使,袭杀濊人,护濊军都尉,新化令薄世请示刘彻,这个事情该怎么办。

    “鲜卑啊……”刘彻揉了揉太阳穴。

    旁人不知道鲜卑,刘彻还不知道吗?

    这个东胡残余的部落,在三四百年后的历史上,将进入全盛时期。

    甚至,南北朝时,就是南朝的汉族政权和北朝的鲜卑政权在轮流唱戏。

    对于鲜卑的观感,刘彻内心是很复杂的。

    因为,鲜卑人是五胡乱华的主力之一,但同时,他们也是拨乱反正的功臣。

    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有过无数异族入侵。

    但只有鲜卑人,在入侵后,选择了全面的汉化,抛弃了他们固有的一切。

    在这个方面来说,鲜卑比满清、蒙元要强太多太多。

    毫不夸张的说,隋朝后,鲜卑族实际上已经跟汉族合二为一。

    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

    这句话放在北魏孝文帝改革后的鲜卑族身上,是非常恰当的。

    但,现在的鲜卑,跟北魏后的鲜卑,那是两个概念。

    所以,刘彻只是略略感慨后,就批复薄世:未得诏命,不得妄动!

    对此,刘彻倒是很有把握的。

    汉室对于军队的控制,非常强力。

    没有虎符,哪怕是周亚夫也调不动任何一个超过五十人的军队。

    然后,刘彻就下了个命令给云中郡,要求云中郡方面向匈奴单于庭派出使者,质问鲜卑人无故攻击汉朝藩属的事情。

    “匈奴人会怎么抉择呢?”刘彻心里坏笑着想着。

    对此,刘彻很期待。

    因为匈奴人不外乎三个选择。

    第一:有这样的事情吗?俺怎么不知道?汉使且待俺去查一查。

    假如这样的话,匈奴人最终一定得给刘彻一个答复,无论这个答复如何,对刘彻而言,这都是赚的。

    道理很简单,匈奴人只要一查,鲜卑人就要倒霉。

    你见过狗咬了人,被人找上门索赔,主人会怎么对待那只闯祸的狗的。

    第二,不分青红皂白,一律护犊子。

    这个可能性非常大,因为匈奴人就是这样傲娇的。

    但没有关系,这样,汉室就有借口对鲜卑下手了。

    当然,是通过濊人,让濊人去跟鲜卑人打一场代理人战争。

    出动汉军的话,匈奴人可能就会下场。

    而这样一来,无论濊人打的怎么样,从此以后,濊人都只能紧紧依靠汉室了。

    第三,匈奴人将鲜卑人卖了。

    虽然这个可能性最小,但,却是对汉室最有利的情况。

    因为,只要匈奴人敢卖了鲜卑人,那么,刘彻敢保证,为了活命,鲜卑人肯定会投靠汉室。

    这样,在东方,在蒙古草原方面,汉军就能获得一个立足点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好多了,明天应该能正常更新了~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