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九十三节 贪婪
    桃候刘舍出任少府令的事情迅速确定。『≤『≤,

    刘彻随即命令兰台拟诏,任命刘舍为少府将作大匠,也就是少府令的官方称呼。

    刘舍闻讯,喜滋滋的在家里摆下酒宴,庆贺这个伟大的胜利。

    少府的肥,那是天下皆知。

    少府,哪怕只是拔根毛。恐怕都比某些郡国一岁的收入还多。

    只是,刘舍上任后才发现,自己只是空欢喜一场。

    他的前任岑迈在任上的时候,将作大匠的权力,其实就已经分散了。

    当今天子即位后,对少府更是各种插手。

    首先,考工令,就从原先的向将作大匠负责,变成了在兰台的尚书令指导下。

    东西织室令干脆就直接对天子负责了。

    派去询问和要求东西织室令提供账册清单等要求的属下,直接被人用一句:且去问陛下,给憋了回来。

    黄门跟宦者令就更不用说了。

    这两个部门打从秦朝开始,压根就没把将作大匠放在眼里过。

    这两个部门内部更是藏龙卧虎。

    譬如说,当今天子亲信爪牙,大宦官王道,其实人家的官衔是西宫宦者,秩比不过八百石而已。

    但谁敢将他看做一个八百石的小喽啰?

    而在王道脑袋上,前朝的大宦官北宫伯子,更是一尊无人敢轻视的大神。

    这位太宗驾崩后就沉寂已久的大宦官,在朝野内外,都有着巨大的人脉。

    就是刘舍自己见了对方。也要躬身作揖,三拜而礼。

    而永巷跟御府。则更复杂,这两个部门。哪怕是白痴都知道,是不能伸手的。

    因为永巷是专门给后宫的美人、妃嫔、皇后服务的,这里头蹲着的大神,数之不尽,哪怕是过气的太妃,也不好惹。

    除非天子直接下令,不然历代将作大匠,都是当没有永巷这个部门的。

    而御府则是直接负责天子的饮食起居的。

    这个倒是刘舍的本职工作,也是主要工作方向。

    但问题是——谁他妈敢在天子的饮食起居问题上弄虚作假。刘舍反正是没那个胆子的!

    一时间,刘舍愕然发现,貌似他能管的部门,十个手指头都能数清楚了。

    无非就是符节、太官、太医、汤官、乐府、若卢等部门。

    其中,也就乐府跟若卢衙门还有点油水。

    乐府大家都知道,随便报个乐器损坏,需要重造的名义,就能捞上不少。

    而若卢衙门,其实就是汉室的诏狱。

    这里面关的都是些穷凶极恶。对汉室威胁极大的罪犯。

    譬如说,吴逆的党羽,赵逆的子嗣,还有犯了事。被天子亲自下令要求逮捕,却不好明正典刑的各类贵族、官员。

    这些人,有不少都是油水极多的肥羊。

    想在诏狱里舒服的过日子。就得上贡。

    而这些家伙,过去都是随便把根毛就能让人吃撑的大户。

    虽然如今被关进了诏狱。但人家家底厚啊。

    而且,还有着各种亲戚可以求助。

    甚至东宫跟皇帝。有时候也要做做样子,过问一二。

    譬如,楚王刘戊的那几个附逆的儿子和他们的家眷。

    这几个家伙虽然看不清形势,跟随吴逆谋反,罪大恶极。

    然而,人家亲戚多,关系多,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老爹,死王事了。

    这就很重要了。

    甭管刘戊那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至少,朝廷的宣传是这么宣传的。

    于是,这几个家伙在诏狱里的日子,其实也过的相当愉快。

    除了不能走出诏狱外,他们在诏狱中的生活,跟过去差别不大。

    他们享有单独的宅院,有仆人伺候,甚至还可以接受访客的拜访。

    这不,刘舍刚刚上任,平陆和休候就送来了五百金,让他照顾照顾在诏狱里受苦的几个侄子。

    只是,这个钱,刘舍怎么敢拿?

    谁不知道,如今平陆候礼和休候富,都在竞争楚王的大位。

    刘舍可不敢趟这个浑水。

    倒是过去刘戊的老臣以及楚元王、楚夷王的臣子们送来的礼物,刘舍照单全收。

    几天下来,算了一下,加上其他犯人家属和亲朋孝敬的财物,居然也有差不多一千金。

    这让刘舍的心态顿时就不平衡了。

    因为,人所共知,少府衙门最肥的两个部门,就是考工室跟东西织室。

    考工室与左戈令共同瓜分了少府的工匠。

    左戈令,主要就是生产弓弩和骑具。

    在这个问题上面,刘舍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大局观,不会去动它,也不会干涉它的运转。

    毕竟,支持军方,符合列侯阶级的利益。

    但考工室就不同了。

    作为汉室最大,同时也是最强大的一个专业化的工业生产部门。

    考工室在长安城和关中,都拥有数量巨大的作坊,仅在长安城内,就拥有十一家工业作坊。

    生产包括五铢钱、甲胄、武器、各种器皿以及农具。

    在考工室身上,少府每年都要投入数万万钱。

    而其产生的利润,同样也是无比巨大。

    去岁考工室居然还实现了收支平衡!

    这让刘舍垂涎三尺。

    但奈何,如今考工室跟左戈令一样,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充满了来自墨苑的墨者,长安市井甚至都有人说了:干脆考工室改名叫墨工室算了。

    这也是有道理的。

    天子直接接管了考工室和左戈令的日常生产和工作。

    兰台的尚书们负责与这两个部门对口沟通。

    而大量的墨者,则被天子丢进这两个部门,除了天子跟兰台,谁都不知道,这些墨者整天跟那些工匠在一起嘀嘀咕咕的想要干嘛。

    就连少府衙门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桃候家族向来就是天子的忠犬。

    谁是天子拥护谁,这句话就是刘舍的父亲说的。

    所以,在思虑了之后,刘舍决定暂时不管考工室,要钱给钱,要人给人。

    但东西织室,刘舍却是不能忍,一定要拿到自己手里的。

    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没有东西织室,将作大匠就是个泥塑的雕像,不会有地位,也不会有人重视。

    道理很简单。

    东西织室,掌管着全天下官员的官服、常服制造任务,以及宫中宦官侍女妃嫔的四季衣物织造。

    准确的说,东西织室衙门,就是过去少府用来威慑和震慑其他衙门的最有利武器。

    谁敢跟少府过不去,少府就让东西织室,不给丫换衣服。

    让他们在冬天穿夏天的衣服,在夏天穿冬天的衣服。

    没有人受的了这样的苛待。

    而且,东西织室的油水,是仅次于考工室的。

    这两个汉室最强的织造部门,每岁都要生产无数的布帛与丝绢。

    而这两样东西,都是硬邦邦的硬通货。

    而且,刘舍觉得,天子应该会体会自己的难处。

    毕竟,自己是天子忠犬嘛。

    不丢几根骨头给忠犬啃,那怎么能行呢?

    于是,刘舍就开始拟定了野心勃勃的东西织室改革计划。(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