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八十八节 新世界(4)
    readx();    第二天凌晨,天刚蒙蒙亮,张未央就从床上爬起来了。

    未央这个名字,在汉室是普及率最高的一个名字。

    上至王侯,下至最底层的奴婢,很多人都会给自己的儿子,取名为未央。

    所谓‘长相思,勿相忘,常贵富,乐未央’,未央二字,在如今,不止是皇帝的居所,更是吉祥如意,富贵长寿的象征。

    如今,张未央打心眼里觉得,自己的名字真是没取错!

    “这里,从今以后,就是吾家!”张未央看着房中的橱柜、案几、墙壁上的农具和肉干,心里面,幸福满满。

    当然,他很清楚,这一切,都是谁给的。

    “要感谢大兄啊!”张未央看着熟睡在榻上的兄长,喃喃自语。

    他很清楚,若不是大兄在护濊军中服役,他根本不可能住到这样的房子中,更别提,马上就能分到土地了。

    “二郎醒了啊……”忽然趟在床上的大兄睁开了眼睛,笑眯眯的对着张未央说道:“早点起来也好,等会准备一下,跟为兄出门,为兄带你去见见世面!”

    “诺!”张未央高兴的点头。

    对新化城这里的一切,张未央都是一无所知,充满了好奇和兴奋。

    一刻钟后,兄弟两人就穿戴整齐,洗刷完毕,走出了房门。

    一出房门,张未央就发现,许多与他一路走来的移民同伴,也都在各自的亲人的带领,走出了房门。

    “张伍长!”邻居家的一位护濊军士卒看到张未央的兄长,微微一愣后,立刻就跑步上前,行了个军礼。

    “免礼!”张未央看着自己的兄长帅气的在胸前一击,回礼问道:“王大郎,你也准备带你细君去濊人村寨那里吗?不怕你家细君吃醋?”

    对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答道:“张伍长,总是要面对的嘛……更何况。大丈夫三妻四妾,本属正常,且马上就要分这么多地了,要是不多加几个人手。单靠内子跟两个孩子,肯定忙不过来!”

    张未央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兄长微笑着点头,在对方的胸膛拍打了一下,哂笑着说:“不错嘛!”

    这让张未央感觉,眼前的兄长。仿佛变了一个人。

    犹记得两年前,兄长应征入伍前,两兄弟都只是邯郸城外的一个村庄里,只能寄居在姨夫家里,忍受着姨夫的责骂和鄙夷的少年郎。

    他们的父母在他们幼年的时候,就死于一场意外。

    别无选择的两兄弟,只能投靠他们唯一的亲戚姨夫,在姨夫家里当牛做马,获取一点微不足道的食物充饥。

    那时候,兄长的头。永远都是低着,永远都不敢面对旁人。

    但如今,兄长却是始终高昂着头,挺着胸膛,剑眉横竖,仿佛那些故事与传说中才出现的英雄一样。

    “二郎,想什么呢?”张起回过头,发现自己的弟弟有些呆呆的,不禁推搡了一下对方的肩膀,笑着揽着他道:“走喽。走喽!”

    “我们去那里?”张未央回过神来问道。

    “北方十里,濊人的村庄!”张起淡淡的说道,过了一会,张起又补充道:“我们护濊军的天堂!”然后他看着自己的弟弟。认真的道:“也可能是你的天堂!”

    “天堂?”张未央有些不解。

    小时候,父母在的时候,对张未央来说,家就是天堂。

    但父母意外死去后,对张未央来说,天堂就已经消失了。

    直到昨天。他才找回自己记忆中那个温暖、安全、舒适有亲人关心和爱护的天堂。

    “二郎啊,你也不小了,是时候找个细君,成个家了!”张起看着弟弟认真的道。

    “成家?”张未央凝神看着自己的兄长,不明所以。

    张起搂着自己的弟弟,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道:“怎么,觉得不可思议是不是?但为兄要告诉,娶个细君,在这里,在这新化,是很简单的事情!”他指着自己,问着自己的弟弟:“二郎,你可知道,为兄现在有几个细君?”

    张起伸出三根手指头在自己弟弟面前晃了晃:“三个!”

    “虽然都是濊人,姿色不如邯郸女子,但胜在身强力壮,屁股大,能生养,最重要的是听话!”张起得意洋洋的道:“平日在家中,为兄就是天,就是一切,你的三位嫂嫂,都住在城里面,等过几天,我带你去跟她们见个面……至于今天,二郎,你给我濊人的村寨那里,找个女人回来,给你暖床,做饭,打扫卫士!”

    张未央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他很难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兄长就笃定了自己一定能找到一位细君?

    张未央很清楚自己的条件。

    身无长物,家无余财,在邯郸,在赵国,他这样的男子,基本上不可能娶到细君。

    赵地小娘的眼界,可都是非常高的。

    家里没有百十亩地,钱柜里没有个几万钱,休想娶到小娘,更不可能有媒人上门。

    哪怕是他的姨夫的独子,他的那位表兄,年过二十,也依然没有成亲。

    可在这里,在兄长口中,这细君仿佛是路边的野草一样,自己想摘就摘?

    张未央挠挠头,实在很难适应这样的变化。

    而自己兄长竟然有了三位细君!!!

    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更是震得张未央久久无语。

    良久,张未央才问道:“兄长,您真有三位嫂嫂?”

    张起得意的点点头:“嗯,是的!”然后他补充道:“虽然都不是明媒正娶的正妻,只是侍妾……但那也是你的嫂嫂,记得,往后见了面,不可失了礼数!”

    “这……”张未央感到难以置信,两年前,兄长离开自己,去参军时,穷的身上就只有一件缝缝补补的粗布麻衣。

    两年不见,兄长的变化太大了。大得让张未央无法相信。

    “怎么不信啊?”张起收敛笑容,对自己的弟弟严肃的道:“抬起头来,等下去了濊人那里,你这个样子。可是很难得到濊人小娘的欢喜的!”

    “去年,大兄我就是不够自信,结果,一个漂亮的濊人小娘,最后居然给甲屯的李大嘴给抢走了。现在,想想,真是后悔死了!”张起懊恼的说着。

    两兄弟说着,就已经走到了村寨口。

    在村口,几十名骑着马的骑兵,全副武装的在等着众人。

    “都尉来了,噤声!”张起看了看那些骑兵,立刻止住原先的话题,对自己的弟弟吩咐道:“等会都尉要是要训话,记住。千万别乱说话,听着,记在心里,懂吗?”

    …………

    薄世骑在战马身上,他的身后,是濊人的首领,大汉天子册封的沧海君南宫信。

    尽管,在地位上来说,南宫信是位比万户侯的天子亲封之汉藩。

    但实际上,单单从南宫信满脸的讨好上就能看出来。至少在新化,真正的主人是他薄世。

    “汉濊一家之要,在汉濊通婚,主要是濊人女子与汉人男性之间的通婚!薄爱卿。此去新化城,一定要牢记这一点!”脑海中回忆起在长安陛辞时,天子的循循善诱,薄世脸上的笑容,就更加明显了。

    护濊军成立以来,薄世坚决而彻底的贯彻了天子的命令。

    到任的第一天。他就发布了‘汉濊归一令’。

    根据他的‘汉濊归一令’,濊人想要得到进入新化城附近三百里居住,并且得到汉朝的帮助,包括修建房屋、指导耕种以及使用各种汉室工具的权力,只有两个办法。

    第一,为汉军效力,家中至少有一个男丁,加入到护濊军中。

    但护濊军就算加上加强的两个别部司马,也只有不过三千人,其中,汉军两千四百人,留给濊人的只有六百人的空额。

    虽然有消息说,今明两年,随着朝廷要在新化城以北一千里外建立一个全新的要塞——怀化城作为汉室的新边疆,护濊军也会随之扩充。

    但,留给濊人的余额也很少。

    第二个办法就是,家中至少有一个女性,嫁给了汉军为妻妾。

    如今,走这条道路的濊人不知道有多少。

    甚至,就连许多原本不服沧海君的濊人部族,也纷纷倒在这条法令下,哭着喊着,想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汉军。

    因为,很简单的一个道理。

    第一,汉军的士卒都很健康,也很富裕。

    至少,相对还在穿着鱼皮硝制的衣服的濊人来说,每一个汉人,都是高富帅。

    而且,护濊军享受的待遇很好。

    哪怕是一个最普通的士卒,每月除了军饷外,还有三百钱的护濊津贴,另外,从十月到四月,护濊军上下,每一个士卒还将享受额外的一百钱严冬补贴。

    至于物资补给,薄世,利用自己的地位和关系,保证了新化城,哪怕是在大雪封山之时,也能有充足的补给。

    谁叫,薄世有个姨祖母是大汉皇太后呢?

    甚至,在很多时候,新化城的补给物资,直接是从少府的储备中调来的。

    因此,驻扎在新化城的汉军,在周围数千里的夷狄民族们看来,简直是比自己部族的酋长的日子过的还要舒心的人。

    他们一年四季,都不缺吃穿,盐这种濊人部族的奢侈品,在新化城里却是堆积如山。

    更重要的是,也是对濊人们拥有最致命诱惑的是:新化城城高墙厚,城市虽小,但城中的房屋,哪怕在冬天,也是暖洋洋的,不必担心寒冬会夺走人的性命,也不用担心,饥饿。

    与汉军一比,濊人多数部落,哪怕是酋长过的日子,也跟乞丐差不多。

    濊人的女性会作何选择,简直不需要考虑。

    至于第二,薄世要感谢他的前任,那个现在已经高升回长安的彭都尉,正是在彭都尉的领导下,护濊军在新化城附近,搞了几示范村寨,用于归化和教化濊人。

    经过去年冬天的考验,绝大多数的濊人,都清楚了一点:汉人拥有能战胜冬天的武器——他们建造的房屋以及房屋里的取暖设施,能让人在冬天,也跟夏天一样,不必担心寒冷。

    如今,在这辽阔的黑土地上,在丛林中,在沼泽中,不止濊人,其他的夷狄部族,也纷纷凑了过来,纷纷都想归化,住进汉人建造的房屋中。

    在四月的时候,大地刚刚松冻,新化城每天都要迎来十几个大小部族酋长的跪求。

    这些人跪求神圣的大汉天子,将他的仁慈和恩赐,赐予可怜的‘心怀中国的藩国恩赐’。

    所以‘汉濊归一令’,其实也是迫不得已出台的政策,不出台这个政策,薄世根本没有借口拒绝那些可怜的酋长的恳求。

    要知道,每一个中国人,都不会放弃教化四夷,化夷为夏这样的功绩。

    只是,连薄世都没想到,这个‘汉濊归一令’的效果,好的让他称奇。

    包括沧海君的部族在内的其他濊人部族,对于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汉军,毫无心理压力。

    护濊军中队率以上的军官,一夜之间全部成为了抢手货。

    某位长的比较英俊的司马,甚至同时被四个部落的酋长的八个女儿争抢,最终,还是薄世出面,解决了这个公案——薄世的解决办法是,建议那位司马,干脆全娶了……

    当然,作为护濊军的最高军官,同时还是汉室外戚,大汉天子的表哥,薄世自己也不得不接纳了三位濊人美女。

    甚至,远在朝鲜的真番和马韩王听说后,也给他送来了三个国中贵族的女儿。

    在请示了天子后,薄世只能是全部接受。

    坦白说,相处久了,薄世觉得,这些夷狄女子,虽然在教养和文化以及性格方面,不似中国女子那么讨人喜欢,但,说实话,长的都不赖!

    至于下面的士卒和低级军官,则是感觉被一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给砸到了。

    在这远离中国腹心的异乡,濊人和其他部族的女子,用她们温暖的身体和恭顺的态度,滋润着来自中国的军人。

    这使得护濊军的士气和战斗力大幅度提升。

    哪一个士卒能拒绝得了这样的好事?

    至于濊人?

    薄世觉得自己真的很难理解濊人的思维。

    似乎在濊人,尤其是他们的上层贵族们看来,他们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汉军后,他们也就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不容置疑的汉人。

    最近几个月,薄世的那几位老丈人就带着薄世的小舅子们,有空就上门,跟薄世讨论汉地典故和文化。

    虽然,这些家伙一知半解的模样,很让人无语。

    但这至少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如今,薄世已经确信,这新化城方圆千里之内的数十万夷狄,在未来十年内,都可以变成汉人。

    说汉话,穿汉服,用汉礼,同时为大汉服役、纳税的汉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