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八十六节 新世界(2)
    “公孙先生,此番冒昧造访,主要就是想请先生答应,出任虎贲屯垦团丞令一职!”剧孟一见面,就开门见山,道明自己的来意:“未知先生可愿意?”

    这种简洁明了,直指要害的说话方式,让公孙弘的脑筋一时间有些没转过弯来。

    但,虎贲卫都尉、驸马都尉剧孟伸过来的橄榄枝,没有人会拒绝,公孙弘自然如此。

    于是,他在朱买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对剧孟拜道:“粗鄙野人,竟都尉看重,敢不效死以报知遇之恩?”

    于公孙弘而言,剧孟的邀请,等于是一条通天之梯。

    虎贲卫是天子的宿卫武装力量。

    剧孟又是从不离开天子左右的侍卫官。

    旁的不说,单单是抱上这条金大腿,就足以令他公孙弘后半生受用无穷了。

    剧孟对公孙弘的反应,毫不意外。

    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能抵御住他的邀请。

    剧孟拍拍手掌,立刻就有一位校尉打扮的军官上前来。

    剧孟介绍道:“这位就是虎贲卫屯垦团校尉夏侯虎,表字子云……”

    夏侯虎挺直了腰杆,对着公孙弘行了个军礼,道:“夏侯虎见过公孙丞令!”

    然后就站在一旁,一动不动。

    “先生以后,民政之上,有什么难处,可以与子云沟通……”剧孟微笑着道:“至于有关先生的调令,本都尉已经与田公打过招呼了,大约这一两天就能下来……”

    直至剧孟离开,公孙弘的脑子都是乱糟糟的。

    他根本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有一点能肯定,虎贲卫是天子亲军,虎贲卫屯垦团与虎贲卫之间的关系,肯定会非常紧密。

    这样,公孙弘通过出任虎贲卫屯垦团的丞令一职,成功的跟虎贲卫搭上了关系。从此有了军方背景,而且还是坚挺无比的军方背景。

    这至关重要!

    在汉室,只有拥有军方背景,甚至获得军队支持的文官。才能走的更远。

    翻看如今九卿大臣的名单,就能轻易看到结果了。

    现任所有九卿成员,全部都有着曾经在军队任职的经历——即使是负责管理宗室,协调刘氏诸侯王的宗正,也同样如此。

    而在汉室迄今为止的六十年历史中。只有少数几位九卿没有服役的经历。

    换句话说,在汉室,想要向上爬,是否曾经在军队服役,是否能得到军队支持,至关重要。

    一个没有军队支持的九卿,根本就坐不稳位置!

    等脑子稍微清醒了一些,公孙弘立刻就命令自己的门房:“去,将我书信,送往恩师处!”

    这个事情。肯定得要让老师知道。

    但接下来呢?

    公孙弘不确定,老师会不会支持他。

    但有一点,公孙弘确信无比: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绝对不能放过。

    倒是朱买臣看着公孙弘,拱手道:“公孙兄,看来,你我可能还是要一同为官了!”

    ………………………………………………

    剧孟走出公孙弘的家宅,随后就乘车,返回未央宫。

    坐在马车之上,剧孟微微摇了摇头:“这位公孙弘。看模样,倒还算个伟岸丈夫,只是,不知道能力如何?”

    但这个想法。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谁叫,这是天子直接指名,要求将这个公孙弘,放到虎贲卫的屯垦团去的呢?

    …………………………………………

    与此同时,在长安城的另外一侧。

    刀间父子正在少府官衙前,紧张的等待自己命运。

    汉室有制度。可以赀官。

    这个制度是继承自秦朝的古老制度。

    汉制,赀算十万,可为郎官。

    这个赀官,不是卖官,准确的说,它更像是一种选官制度。

    依据汉律,以赀算选官,分为不同级别。

    家产十万是最低标准,家产五百万是最高标准。

    十万家产,可为郎官,五百万家产可致骑郎。

    赀算选出来的郎官、常侍,在过去,是汉室在察举制度外,唯一的补充新鲜血液的方法。

    且一度为汉室输送了许多人才。

    大名鼎鼎的故廷尉张释之,就是赀算选郎制度的代表人物。

    只是,当考举兴起后,赀算选郎不再为人看重。

    毕竟,赀算选郎,虽然门槛比察举低,但也还是很高的,而且,还有着严重的副作用:赀算选郎出来的郎官、常侍,每年都需要缴纳一笔不菲的钱财给郎中署,作为笔墨纸砚的费用。

    另外,赀算制度下,郎官和常侍,都要自备鞍马、服饰、兵器。

    所以,赀算选郎制度,其实就是地主士大夫通过花钱,获得一个给老刘家打白工的机会。

    坊间传闻,当初,张释之以五百万家产,通过赀算选郎,成为一名骑郎,在其发迹前,张释之的兄长每年都要补贴张释之好几万甚至十万钱。

    以至于张释之一度曾经想要辞官,并对友人说:久宦减仲产。

    而张释之的兄长,是一位家产累积千万钱的巨贾……

    连这样一位大商贾的家产,都因为弟弟担任骑郎,资产暴减。

    可想而知,这赀算选郎到底有多坑了!

    顺便说一句,张释之那位友人叫袁盎,然后,袁盎也是走的赀算选郎出仕的路子……

    但,对刀间父子来说,这赀算选郎,却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只有通过赀算选郎制度,成为体制内的一员,他们才能有办法,将自己运作到辽东去担任屯垦团的校尉。

    与之相比,钱什么的,反倒是不重要了。

    在经过了短暂的等候之后,两位少府的官员以及一位郎中令衙门的属官,出现在了刀间父子面前。

    “刀公,恭喜,从今天开始,您就是大汉的骑郎了!”一位少府的官员,将代表着骑郎的竹符,递到刀间手里,恭喜着。

    这人倒不是认识刀间,知道此人的厉害。

    实在是,随着考举兴起,赀算选郎报名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没有山郎们的奉献,他们跟郎中令衙门那些负责遴选赀算郎的官员,都要穷死了!

    刀间接过那个代表着他从此成为官员身份的竹符,心里也是激动无比。

    这第一步踏出去了,以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未完待续。)

    ps:  最近两天身体很不舒服,头疼的厉害,抱歉了~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