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八十五节 新世界(1)
    屯垦政策在朔望朝会上三读通过的消息,立刻就通过种种渠道,传遍整个长安城。

    一时间,此事成了无数人在街头巷尾议论的热点。

    随后,刘彻又做出了一个决定,在此事上火上浇油。

    刘彻决定,天下四百石官员,可以毛遂自荐,选择前往辽东、新化和朝鲜的屯垦团,担任丞令一职。

    五年期满卸任后,表现合格,没有作奸犯法之人。

    自动提拔为千石官员。

    可以选择回原籍出任县令、县尉、县丞,也可以选择留在当地,担任县令。

    这个政策,基本上就是抄袭的天朝援藏援疆干部的政策。

    消息传出后,整个汉室官场,立刻就是地震。

    四百石,这是汉室基层官员的中坚力量。

    他们大部分都是廧夫、游缴一类的佐吏官,在考举政策之前,这些佐吏官基本不受重视,地位也很尴尬。

    高冷的士大夫和贵族阶级,将他们称为‘刀笔吏’,社会地位,甚至还比不上商贾。

    最起码商贾有钱……

    考举之后,这个局面有所改变。

    因为,士大夫的子侄们,也纷纷成为了四百石‘刀笔吏’中的一员。

    再鄙视和蔑视这个阶级,岂非连自己也要掉坑里了?

    所以,他们的社会地位有所改变,在舆论眼中,也变得正常起来了。

    最起码,在关中再也不会发生,某位列侯子侄,一路游山玩水,借宿各亭里的驿站,却对提供他们住宿和食物的佐吏官们跟奴仆一样轻贱的事情。

    万一,对方也是某位列侯子侄甚至大人物的亲戚呢?

    再说,万一,日后这位如今不起眼的四百石,成为了两千石封疆甚至九卿巨头。回头想找自己算一算今天的旧账呢?

    不是谁都是淮阴侯,受了胯下之辱,还能在发达后既往不咎。

    所以,关中四百石的处境。算是好了许多。

    可也仅仅如此。

    许多没有后台,没有背景的四百石,甚至是考举士子,都很清楚,假如不发生奇迹。自己这辈子也就是个廧夫、游缴,大概临到老了,能得到一个县尉什么的安慰职位养老。

    想要爬上去?

    基本不可能!

    而,现在,朝廷招募自愿前往边境的四百石佐吏官。

    却给了这些人一个机会。

    用五年的辛苦,博一个未来县令的地位,值不值?

    当然值!而且超值!

    尤其是对于那些蹉跎了数年甚至十数年的老吏来说,这个政策,等于天上掉馅饼。

    只是,想到辽东边疆。远离故土,人生地不熟,很多人都生了退缩之心。

    但也有不少人,觉得这是天赐良机,纷纷报名。

    这一时期,中国社会的进取心,是非常强的。

    别说是去边疆实边了!

    价码开的足够高,譬如给个列侯的赏格,就是美洲大陆,也有冒险家敢去闯一闯。

    小猪朝张骞富贵后。外交人才立刻井喷,前往西域的冒险家们成群结队,就是明证。

    朱买臣就是冒险精神非常强烈的一个人。

    去年考举后,他被分配到了雍县。担任当地的廧夫,每日,都与农民打交道,处理的也都是些日常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这样的生活,让朱买臣充满了危机感和紧迫感。

    他已经四十多岁了,马上就要变成一个老头子了。

    因此朱买臣很清楚。他必须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机会向上爬,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吃什么样苦,他都一定要向上爬。

    所以,当他看到了朝廷在招募自愿前往边疆的官员后,朱买臣立刻就报名。

    用五年时间,换一个千石官职,再用五年时间,变成一个两千石。

    这是朱买臣胸中的计划,也是他现在活着的目标。

    他发过誓,一定要衣锦还乡,一定要出人头地,让那些曾经看不起他,鄙视他的同乡、亲戚和同族后悔!

    朱买臣报完名后,就去找自己在关中唯一的好朋友公孙弘,说出了自己已经报名的事情。

    公孙弘非常惊讶,但却也能理解朱买臣的决定。

    他与朱买臣一般,都是去岁考举士子中的大龄参考士子。

    其都是出自寒门。

    要不是老师地位崇高,且对他颇有照拂,恐怕,他此刻也要考虑,是不是前往辽东等地博一把了。

    而在老师安排下,公孙弘的仕途走的非常顺利。

    考举后随即就出任了新丰县县尉丞。

    这其实是镀金,谁不知道,新丰是关中诸县的标杆?

    前任新丰令张汤给新丰的发展,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全县境内遍布水利设施和水车等机械,大部分农民更是实现了农具铁器化。

    这等于,任何一个新丰县的官员,只要不乱来,就可以躺在功劳薄上等着升官。

    公孙弘也是如此。

    在新丰干了半年,他很快就被老师运作,调回了长安,进了内史衙门,跟在内史田叔身边学习处理政务。

    官职虽然依旧是四百石,干的也是些整理文档,抄写公文的事情。

    假如一切不出意外,那么,等到明岁,太学开学,公孙弘就要跟着老师去太学当其助手,在老师身边,慢慢积攒名望,然后,十几二十年后,接过老师胡毋生的旗帜,成为公羊学的领军人物。

    至于在政治上有什么大的作为?

    这个公孙弘现在是想都不敢想的。

    如今,儒门式微,在关中备受敌视和打压。

    以儒门的力量,只能全力扶持和支持颜异继续上位,剩下的资源,根本不够堆出一位两千石的官员。

    儒门内部对此也有共识。

    大家都很清楚,在法家兴盛,墨家卷土重来,而武人力量强盛的今天。

    儒家最佳的选择,依然是韬光养晦,有所作为。

    悄悄的蛰伏起来,静待未来政局变化。

    朝堂力量格局不发生变化,儒门主要派系,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动作。

    去年考举的那次风波,吓坏了儒家各派。

    很多人都担心,要是再重演一次各派围攻儒门,很可能儒门就要面临大难了。

    想着这些事情,公孙弘也是颇为羡慕的看了一眼朱买臣。

    他的仕途虽然比朱买臣更宽阔,但,他背负的东西也更多。

    两人随意聊着些在关中的轶事,直至日暮之时,朱买臣正欲起身告辞。

    忽然,门外,公孙弘的门房过来禀报:“家主,有贵客来访……”

    “贵客?”公孙弘闻言,颇为古怪的笑了两声。

    在这长安城里,能被称为贵客的人,只有列侯两千石。

    可他公孙弘,压根就不认识什么贵族和巨头。

    也就只有他的胡毋生,凭借《春秋》两千石博士的头衔,能与这些巨头搭上话。

    那门房却是颤动着声音,激动的道:“唯,是驸马都尉剧公!”

    “剧孟!”公孙弘立刻就站直了身子,连忙说道:“快快有请!”

    天下人人皆知,当今天子虽然潜邸之时,有着不少心腹亲信。

    例如儒家的希望和未来,颜异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真正能日夜陪伴在天子左右,宿卫宫廷的,从始至终,只有一个人:驸马都尉,虎贲卫都尉,前游侠巨头剧孟!

    从今上还只是一个皇子时,这位如今执掌半个未央宫宫禁安全宿卫的将军,就已经在天子身边效劳了。

    虽然后来,无数人曾经爬到了剧孟的头上。

    像张汤、汲黯、颜异乃至于义纵的品级和官制以及爵位,都超越了剧孟。

    但真正明白政坛的人都清楚,在实际上,作为驸马都尉,剧孟的地位,始终未变。

    更何况,他还掌握着虎贲卫这支宿卫武装力量。

    仅仅是虎贲卫这三个字,就足以让剧孟在汉室政坛获得他的一席之地。

    公孙弘初到长安时,还曾经投书递贴,想要拜见剧孟,做过获得其赏识,从而引荐君前,一鸣惊人的美梦。

    公孙弘是怎么也想不到,剧孟会有一天,亲自上门,来拜见他。

    这让公孙弘顿时就有些手忙脚乱。(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