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汉越一体化计划(2)
    趁着赵胡跟吴允欢喜得不得了,都有些难以自抑的空当,刘彻冷不丁的从怀中摸出一枚五铢钱,交给身边的宦官,让他呈递下去,然后开口道:“两位爱卿看看朕所铸的这五铢钱如何?”

    如今,五铢钱在关中,可谓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因其含铜量高,外观精美,所以大受欢迎。

    若仅仅只是这样。

    那五铢钱也真未必能一统关中的钱币,将其他一切官造和私造的钱币赶尽杀绝。

    毕竟,中国的商人跟官员,从来都是最善于钻法律和政策空子的人。

    没办法,这些家伙太聪明了。

    他们有一万种办法,能将五铢钱消灭于无形——譬如说,换了五铢钱,回家融了,再掺些铅铁一类的玩意,倾销给农民,轻轻松松就能毁灭五铢钱的一切市场前景。

    然而,早知会有这么个结果的刘彻,早早的就打好了补丁。

    刘彻铸造了五铢钱后,就规定:粮食保护价政策的售与卖,只认五铢钱。

    并将之视为铁律,不许更改和变通。

    直至现在的盐铁官营政策,盐铁的售卖,也只认五铢钱。

    而货币存在的意义,在于流通。

    能流通起来的货币才是钱,不能流通的货币,比砖瓦还不如!

    当老百姓们发现,只有五铢钱才能在官府购物后,他们立刻就不认其他任何形式的铸钱了。

    加上五铢钱的外观和造型,秒杀一切当时钱币。

    且比之前的货币更轻便,更易于携带。

    所以。贵族官僚们,也只认五铢钱了。

    于是。五铢钱流通三年以来,在关中占据了绝对的霸主地位。

    而随着盐铁衙门开到天下郡国。五铢钱的流通领域也开始变大。

    再过一两年,等天下百姓认可和接受了日常交易使用五铢钱后,刘彻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宣布收回私人和地方的铸币权,并将五铢钱作为唯一法定铜币。

    赵胡与吴允自然也都知道,并且认识五铢钱这种在汉地近来风头一时无两的钱币。

    说来也是好笑。

    此时的世界,对于金融和货币的概念,几乎是没有的。

    别说偏居一隅的三越,就是汉室自己,精英阶级和统治阶级。对此也是完全没有概念。

    所以,才会出现,朝廷允许私人铸钱。

    甚至在许多地方,依然存在以布帛作为货币,甚至干脆就是以物易物。

    所以,赵胡和吴允看着被送到他们面前的五铢钱,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

    他们不明白,刘彻给他们看钱币是什么意思。

    但既然天子都问了,那当然要好好拍马屁了。

    “回禀陛下。上国钱币,实在让下国小臣赞叹……”吴允恭维着道。

    赵胡也说:“陛下所铸之钱,做工精美,携带方便。实乃诸钱之首!”

    刘彻听着,笑了笑,道:“两位爱卿有所不知。朕近来有些烦恼啊……”

    赵胡微微一愣,不明白刘彻怎么一下子就从钱币跳到了完全不相干的心情上面。

    但。人家是天子,是宗主。

    只能是陪着笑道:“未知陛下有何烦忧。可有用的着小臣的地方?”说着他拍着胸膛,信誓旦旦的道:“若有用的着小臣的地方,小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吴允也跟着道:“小臣亦然!”

    这种空洞的保证和誓言,对他们来说,完全不需要任何代价。

    若刘彻真要他们做个什么事情。

    能办到,那就帮着办。

    办不到,也先答应着,回国以后再说。

    总之先哄好了天子,其他事情,慢慢看呗!

    “朕烦恼的地方就在这钱币之上了!”刘彻沉痛的道:“朕为天下之主,顺天应命,牧狩九州,凡六合之内,四海之中,日月所照,星辰所经,皆为朕子民,天下四海,理应混一,只是,如今天下币制混乱,各色钱币横行,朕心实忧啊!”

    赵胡跟吴允要是还听不明白刘彻的意思,那他们就白混了这么多年了。

    无非就是想要在闽越跟南越也推行五铢钱嘛!

    赵胡跟吴允互相看了看,都觉得,此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闽越与南越,又不是没用过汉钱!

    现在,两国国内的钱币,比汉室还混乱。

    从秦的半两钱,到吕后的八铢钱,太宗的三铢钱,甚至古董的青铜刀币,可谓应有尽有,都快能开一个古典中国钱币博览会了。

    再多一个五铢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更何况,五铢钱铸造精美,用料良心。

    别说是老百姓了,就是赵胡跟吴允,也觉得这个五铢钱上面,有很多文章能做。

    譬如,拿了汉朝的五铢钱,回家融了,掺点铅铁什么的,一钱变两钱,转手就是两倍的利润!

    要是黑心一点,干脆把五铢钱铸成三铢钱,然后再掺点铅铁什么的,那利润就是十倍甚至十几倍了。

    面对汉朝这样的送钱方法,赵胡跟吴允心里面都快乐开花了。

    至于天子为何要如此?

    中国的统治者,不都一直有好面子的传统吗?

    为了面子,里子都可以丢掉,何况区区让利?

    于是,赵胡与吴允,几乎是同时拜道:“陛下所铸五铢钱,精美大方,实乃天下钱币之最,下国小臣胡(允)请陛下垂恩,加惠南越(闽越)黎庶,行五铢钱于下国,使草木鸟兽,皆沾恩泽!”

    赵胡与吴允如此上道,让刘彻乐的合不拢嘴。

    不过,也不能怪他们。

    实在是时代的局限性啊!

    刘彻满意的点头。道:“两位爱卿,果真忠臣也!”

    “既然如此。朕这就下诏,从今往后。闽越、南越两国,与汉互市,以五铢钱作为唯一交易法定货币!”

    “啊……”吴允与赵胡闻言,都是惊呆了。

    他们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只感觉脑子一片混乱,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可又不知道到底是那里不对劲。

    “怎么?两位爱卿有意见?”刘彻微微笑着问道。

    “不敢,不敢!”赵胡与吴允连忙摇头。

    开什么玩笑,他们哪里敢有什么意见?

    天子出口成宪,言出法随。哪里轮得到他们有意见?

    “即如此,那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刘彻拍拍手,立刻有两个侍从捧着一本厚厚的书籍走出来,递给赵胡和吴允:“两位爱卿回去后,好好看看朕拟定的互市贸易条款,以后,汉与闽越、南越之间的交易规矩和守则,都按着这个上面来!”

    赵胡与吴允。呆呆的拿着那本厚厚的书籍,然后,被汉室官员,送回他们在甘泉宫的居所。

    刘彻看着他们消失在安宁殿外的身影。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闽越与南越的市场,已经向汉室敞开了大门。

    汉室的商品,有了一个全新的倾斜地。

    更重要的是。通过经济和金融,汉室能逐步同化和吞食南越与闽越。

    刘彻现在确信。只要运作得当,十年后。汉室即可不费一兵一卒,和平吞并闽越和南越,完成秦朝崩溃后,中国领土的最终统一。

    嗯,到那个时候,河套地区,应该已经被夺回来了。

    道理是很简单的。

    任何一个稍微了解经济的人,都很清楚,后世的米帝,是怎么控制世界的。

    石油美元政策,用白纸掠夺全世界,养活米帝的庞大军队。

    刘彻现在玩的五铢钱政策,虽然拍马赶不上印钱的米帝。

    倒是有些类似英国人玩的金本位。

    五铢钱目前的币值,其实不是靠它的精美做工,含铜量来计算的。

    而是,依托于粮食保护价政策和盐铁官营政策。

    关中粮价,长期维持在五十钱左右一石,而盐铁售价,也是以五铢钱来计算。

    这就意味着,南越和闽越,想要买到汉室的商品,他们必须先获得五铢钱。

    但他们的铸币水平和技术,无疑限制了,他们不可能自行大量铸造五铢钱,而且,也划不来!

    刘彻铸造的五铢钱,含铜量与杂质之间的比例达到了八比二。

    超高的含铜量,使得五铢钱信誉大增,同时也使得任何仿制者,陷入了越铸越赔本的境地。

    而且,刘彻最近修改了钱律,将五铢钱的大小、规制和重量以及含铜量、外观都做了规定。

    这就让伪造者的成本再次攀升。

    而同时以粮食和盐铁作为其币值的恒定器,又使得任何企图将五铢钱变成其他钱币或者器皿的行为,得不到回报——嗯,暂时来说,可能五铢钱和其他钱币以及器皿之间还存在一定的获利空间。

    毕竟,国家这么大,很多地方都还处于以物易物的阶段。

    而铜,又能作为冥器,陪葬。

    有人拿了五铢钱,融了,制造冥器,给自己或者别人当陪葬品。

    这样的事情,肯定有。

    但刘彻能承担得起这样的损失。

    但,随着未来,盐铁衙门遍及天下,以及粮食保护政策的全面推广开来。

    刘彻相信,在一枚五铢钱,等于x斤粮食或者x两盐的情况下,不会再有什么煞笔干这样的事情了。

    而具体到闽越和南越。

    既然他们自己铸造不出符合规定的五铢钱,即使勉强造出来了,也要亏本。

    那么,他们唯一获得五铢钱这种外汇的方式,就是出口自己的粮食和其他特产。

    就像天朝八十年代那样,为了外汇,不管南越还是闽越,都得贱卖他们的物产,然后,换来五铢钱,再用五铢钱,购买汉室的各种先进工具和器械甚至武器。

    这是赤裸裸的剥削!

    久而久之,闽越和南越的上层统治者,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选择敌视或者亲近乃至于希望自己变成汉人。

    敌视的不用说,注定成不了气候。

    而那些亲汉派和入汉派,则是要大力扶持和鼓励。

    而上层被同化后,下层的百姓,在汉室的各种先进工具面前,也会很快做出选择。

    更何况,如今东瓯内附。

    汉室的疆域向东南延伸了数百里,直接与闽越接壤。

    这使得,汉室的文化,能更加容易的影响和侵袭南越与闽越国内的贵族和精英阶级。

    经济同化,与文化同化,双管齐下。

    闽越与南越已经不足为患。

    只等着老一辈的那些顽固派,譬如赵佗啊骆严挂掉,闽越与南越的回归,就要进入倒计时了。

    将闽越与南越的事情,先放在一边。

    刘彻把汲黯和颜异,都叫过来,同时,尚书和侍中们也叫到一起。

    就在这安宁殿,刘彻与他们商议起接下来汉室要面临的两个大事。

    这第一个,就是考举。

    今年的考举士子,到目前为止,报名人数已经接近八千人了。

    虽然,这些人中起码有五分之二,是回锅肉,都是上两次考举的失败者。

    但新增的士子,人数也不少。

    而随着考举人数不断增加,录取人数,势必也要增加。

    但关中的官员空额,已经不多了。

    很显然,无论如何也塞不下去年那么多的官员了。

    因此,不可避免,考举只能向地方郡国转移。

    丞相府跟御史大夫已经选定了楚国、江都国、河南、河东、河内、南阳、清河、上郡、云中等汉室控制力最强的郡国作为今年考举士子的安置点。

    另外,军队方面也表示,吃下一千人左右的士子,不成问题。

    所以,这个问题,刘彻暂时还不需要去考虑。

    刘彻目前主要要关心和关注的重点是:即将开始的首批移民辽东、新化、朝鲜的屯垦团。

    按照刘彻的命令,辽东郡和新化城以及朝鲜方面,已经选定了移民们将要屯垦的地区。

    都是水源充足,地势平坦,适合耕种的平原。

    移民们过去后,只需要开垦土地,修建好过冬的房屋,储备过冬所需的粮食和柴火,再撑过今年的严冬,等到明年,差不多就能自给自足了。

    而,现在,正是最佳的移民时机。

    因为天气合适。

    不趁着夏季,将移民们安置到各自的定居点,同时建立好过冬的物资储备,那今年就没机会了。

    可问题是,一个超过十万人,涉及三千里地域的安置工作和移民们的管理工作,都非常琐碎且麻烦。

    刘彻召集自己的亲信心腹智囊团的目的,就是要商议出一个切实可行,且完善的屯垦团管理制度和移民的分配制度。(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