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八十三节 汉越一体化计划(1)
    甘泉宫,安宁殿。

    顾名思义,这是刘氏天子夏季在甘泉宫避暑时,常待的一个地方。

    出门就有温泉,泡完温泉澡回来,就可以在此休憩、游乐或者做些有益宫廷和谐的事情。

    不过,此刻,安宁殿暂时成为了一个外交场所。

    来自闽越和南越的使团主要成员,规规矩矩的跪在安宁殿的地板上,对着刘彻三跪九拜,口称:‘下国小臣某某’。

    看着这些家伙的模样,刘彻托着下巴,思维迅速活动起来。

    野心勃勃的南越王赵佗,始终是刘彻极为忌惮的一个人。

    而闽越王骆严,也不是什么安生的家伙。

    这货,三年前敢冒天下之大不讳,收容逃亡的刘濞诸子,在六七年前,更是偷偷用美人计,塞了个自己人在长安,自己教育自己的儿子。

    狼子野心,可谓昭然如揭。

    此番,看上去,闽越跟南越好像一下子就恭顺了,变成了一个乖宝宝。

    南越方面,不仅仅派出了铁杆的亲汉派,南越王世孙赵胡,而且,还将赵胡那个未满两岁的儿子,也送到了刘彻面前。

    除此之外,南越人还送来了刘彻几次催促都不肯给的各种南越特产的稻种,足足百余石,另外,象牙犀角一类的奢侈品,更是用箱来计数。

    闽越人那边,在前不久就已经把刘轩全家送到了长安,这次,他们干脆连他们手里的王牌——刘濞的太子刘子驹全家也作了投名状。

    这两个宿敌,仿佛一下子就步调一致的采取相同的策略。

    这让刘彻心中警钟大作。

    古人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后世人也常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闽越跟南越两国,一下子就采取了同样的恭顺策略。

    这其中要没有诈,刘彻是怎么都不愿意相信的。

    尤其是赵佗那只老狐狸,连黄屋左纛都用过,更有过忽悠欺骗汉室皇帝的先例。

    刘彻才不会相信。自己装了一回神棍,南越跟闽越的膝盖一下子就软了。

    南越王赵佗跟闽越王骆严,也不像是神马弱智。

    “待朕试一试……”刘彻心里思索着,嘴上已经微笑着道:“南越王与闽越王。身体可还好?”

    赵胡第一个开口答道:“陛下关爱,臣代臣父王敬谢!臣去国之时,臣父王身体依然康健,一餐能食饭一斗,肉一斤!”

    两年不见。赵胡也成熟了许多,说话也脱离了稚气,像个政治家了。

    既然是政治家,那他说的就肯定都是废话。

    一个九十岁的老头,还能吃得下饭,嚼得动肉,你骗鬼呢!

    哪怕就是汉室的寿星,刚刚故世的北平文候张苍,八十五岁以后,牙齿就掉光了。靠喝人奶维生。

    不过,刘彻也理解。

    赵佗的健康问题,估计是南越国的最高机密。

    赵佗要是有个闪失,不说别人,刘彻都要按捺不住了。

    南越国被赵佗经验了六十年,基础设施和水力设施都已经初步完善,当地的越人部落,也都汉化了。

    这是一个最好的吞并地区,吃到肚子里以后,砸吧砸吧嘴巴。就能消化掉,而且,立刻就能提供财源以及兵源。

    所以,刘彻笑了笑。表示知道了。

    闽越王骆严派出的使者,是他的小舅子曾经接受太宗皇帝册封为越衍候的吴允。

    吴,在闽越国中,也是大姓,非常显贵。

    越衍候吴允,自从接受汉室册封后。就成为了其国内的汉化先锋。

    历史上,余善叛乱后,就是吴允的儿子吴阳反戈一击,使余善兵败。

    但汉化先锋,未必屁股就一定站在汉室这边。

    更别说吴允跟他儿子吴阳之间,肯定有些差别。

    所以,吴允的回答也很公式化,这位衣着打扮和说话方式,都非常中国化的闽越贵族,微微躬身拜道:“回禀陛下,下臣去国之时,吾主闽越王严,身体也很好!吾主托下臣,向陛下请安……”

    刘彻听了呵呵一笑,站起身来,忽然问道:“既然两位国主身体都不错,那为何,朕从未见过两位国主来长安啊?”

    赵胡跟吴允闻言,顿时脸上尴尬无比。

    来了长安,还回得去吗?

    这个问题甚至不需要多想。

    只是,这种话,他们怎么说的出口,又怎么说出口?

    只能是支支吾吾。

    赵胡甚至将头低的非常低。

    他倒是很想劝自己的祖父来长安见识见识。

    可惜,祖父一概拒绝。

    甚至还曾对他说过,以后即位后,无论如何,无论汉朝怎么诱惑,都不要离开番禹,更不能来长安。

    刘彻当然不会继续逼问下去。

    他只是想试探试探,用忽然袭击,来寻找突破口。

    这是后世检察官和警察们面对罪犯时常用的招数。

    很多罪犯明明知道这一点,但中招的人,还是如过江之鲫。

    何况,这西元前的人?

    看着赵胡和吴允的反应,刘彻心里大概有些底了。

    这闽越和南越的恭顺和乖巧,果然是装出来的!

    虽然早料到这个结果,但刘彻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不知道赵佗跟骆严这两只老狐狸在打什么主意……”刘彻眼珠子一转,索性将心里的疑惑先放到一边。

    南越跟闽越,无论他们打的什么主意。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徒劳!

    只要汉室继续强盛,那他们除了跟东瓯人一样举手投降外,就只能在汉军的铁蹄面前臣服这两个选择。

    通过方才的忽然袭击,刘彻心里也弄明白了一件事情:现在,南越跟闽越都很害怕汉室。

    所以,他们才会如此谦卑,如此恭顺。

    求的就是,汉室不要去打击他们,不要对他们动手。

    既然如此……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刘彻心里说道。

    无论南越跟闽越的统治者有什么想法。他们是真的愿意当个乖宝宝,还是纯粹忽悠一下,渡过如今的危局也好。

    对刘彻来说,都意味着有巨大的运作空间。

    正如战国时期的秦国一样。

    秦国的使者。对各国王室,各种威胁恐吓,各种割肉放血。

    六国除了双手奉上秦国要求的土地和城池外,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到后期才想起来要合纵抗秦,可惜。一盘散沙,各自恩怨纠缠不休的列国合纵,被秦人轻轻松松的瓦解。

    如今的汉室面对三越的优势,可比秦对六国的优势更大。

    汉室对三越,是呈碾压状的。

    要不是,汉室现在学会了装绅士,讲究吃相了。

    现在,这宫殿中,就该有汉官,拿着刀剑。逼着闽越和南越,签下一大堆割地啊献城啊一类的条约了。

    **裸的威胁恐吓和逼迫,现在是不能用了。

    但不代表,汉室政权,就真的文明了。

    不会再去扩张。

    恰恰相反,只是扩张的手段和方式,换了个马甲。

    现在流行的是吊民伐罪,除暴安良。

    用隋文帝的话说是:朕为百姓民父母,岂因一衣带水而不拯之乎?

    用在这时,也是一样。

    身为天子。天下共主,天下百姓的父母,受命于天,牧狩九州的皇帝。

    刘彻有一万个理由。去拯救那些生活在暴君和昏君统治下,水生火热的三越百姓,将文明与幸福,带给他们。

    只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汉室还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

    另外,刘彻也不想在南方大动兵戈。

    汉室的重心。依然在北方。

    军事解决闽越和南越,只是最后的选项。

    所以,刘彻挥挥手道:“罢了,罢了,想必是两位国主,年纪大了,不堪旅途劳顿,朕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只要闽越和南越,忠于朕,忠于汉室社稷,忠于华夏先祖,朕就不会太过苛责!”

    言下之意,很明显了。

    要是闽越跟南越不忠于刘彻,不忠于汉室,不忠于华夏先祖,那汉室的铁拳,就要来临!

    赵胡与吴允闻言,都是跪下来拜道:“诺,谨遵陛下教诲!”

    “起来吧,起来吧……”刘彻笑着让人扶起这两人,微笑着道:“朕受命于天,牧狩天下,庇护天下黎庶,越人亦为朕子民,可惜,朕听说,越人刀耕火种,生计艰难啊!”

    刘彻悲天悯人的对着吴允道:“尤其是闽越,据朕了解,闽越百姓,生活极为清苦,靠渔获维生,旦有渔获不足,常常以草根树皮充饥,每岁蹈海而死者,数以百计!”

    吴允闻言,虽不明白刘彻到底想说什么,但也是双眼泛红。

    闽越的土地贫瘠,大都是山陵,粮食产出极少,多数民众以捕鱼维生。

    捕鱼之苦,不用多说。

    尤其是闽越人的捕鱼技术与器具,非常原始,多数人是靠手抓鱼的。

    这就直接导致了闽越的百姓,每年都有大量的民众溺死。

    这也是吴允主张汉化,依附汉室的原因。

    作为闽越国中难得的清醒之人,吴允很明白,继续这样下去,越人是不会有前途的。

    只有学习汉室,靠近汉室,从汉室获得先进的耕作技术和耕作工具,才能改变越人的命运。

    刘彻又看向赵胡,道:“南越国内,朕也有所了解,国中耕作之地虽多,但耕作技术和耕作农具,非常原始,主要依靠刀耕火种,看天吃饭,这是要不得的!百姓种地,就得要有好的农具和更好的技术指导,才能得到丰收,南越稻种,有许多优秀高产的稻种,照料的好,一亩地岁收五石,不是问题!”

    水稻本来就比粟米和小麦高产许多。

    而且,作为热带,南越的水稻,应该可以一岁两熟,极端点,在中南半岛那边,三熟也可以达到。

    但落后的耕作方式和原始的农具,使得南越人根本享受不到热带的优势。

    当然,南越王赵佗,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立国以来,就在不断推进越人的农耕技术发展,大力发展了基础水利设施和道路的建设。

    但问题是——赵佗自立后,就闭关锁国,与中国断绝了来往。

    这样做,虽然保证了战火不会烧过去。

    但也注定了跟不上时代的发展需求。

    当铁器在中国腹地蓬勃发展,冶铁技术取得革命性突破的时候,赵佗和他的部下,还在用着青铜。

    于是,当赵佗重新跟中国取得联系后,他愕然发现,自己已经落伍了。

    成熟的铁器,全面超越了秦的青铜器。

    于是,赵佗决定全面引进汉室的铁器。

    但他的这个图谋被当时的长沙王吴苪发觉,吴苪在向吕后请示了后,下令禁绝任何铁器输入到南越。

    这直接导致了一场战争。

    也算是有史以来,第一场贸易战争。

    为了获得铁制品的来源,南越的军队,在梅岭一带与长沙国的军队展开激战,并且无压力的碾压了长沙国的郡兵。

    只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吕后闻讯,勃然大怒,命隆虑侯周灶率军讨伐,然后,南越军队又被汉室军队吊打。

    直至太宗皇帝即位,下诏,平息战事,调回周灶大军。

    这个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但这铁器禁卖,却形成了惯例。

    南越人想获得来自中国的铁器,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甚至,在长沙国,还形成了一条铁器走私的生态链。

    许多人在这里面,吃的满嘴流油。

    就连闽越,也能靠向南越出口铁器制品,获得大量财富!

    南越国上上下下,可以说没有一天不在盼着,能获得来自汉室的先进铁器。

    对这些事情,刘彻自然已经做过功课了。

    他看着赵胡,又看了看吴允,道:“越人,既然也是朕子民,朕自然不能将越人挡在汉室文明之外,汉越一体,汉越合一,朕觉得,先从经济开始罢,自即日起,所有非在汉律禁售律法之外的物资,闽越、南越,可如汉郡国一般,与汉商贾自由交易,朕将在东瓯、长沙等地,设置互市场所,每旬逢单日开市,许闽越、南越百姓自由购买!”

    赵胡与吴允闻言,惊喜不已,跪下来,叩首拜道:“陛下圣恩,臣等代国中黎庶叩谢天恩!”

    这可真是天恩!

    长久以来,对三越,汉室就如同对待匈奴一样,严格限制铁器、技术、书籍和人员的自由流动。

    如今,这个障碍不复存在,赵胡与吴允,除了磕头谢恩外,真没有其他想法了。

    刘彻呵呵一笑。

    经济,可是仅次于军队,甚至比军队威力还大的同化手段。

    当然,仅仅只是贸易是不够的!

    经济一体化,应该是金融一体化,自由贸易以及文化一体化的综合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