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八十一节 为难
    降旗致哀,始自张丞相——史记《张丞相列传》。,

    张苍的去世,其实早就在很多人的预料之中。

    毕竟,张苍已经一百零四岁了。

    在十年前,他的牙齿全部掉光了,只能靠喝人奶续命。

    他能撑到今天,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但,张苍死后的哀荣之盛,却是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他得到了堪比萧何、曹参,甚至超越萧何、曹参的礼遇。

    军营降半旗致哀,天下郡国衙门裹素半日,一千五百名骑兵,披麻戴孝,自未央宫陈列至北阙张苍故居之前。

    至于赐黄肠题凑,金缕玉衣,特许以诸侯王的规格下葬。

    更是让许多人瞠目结舌。

    黄肠题凑、金缕玉衣,在理论上,只有天子才能享有这样的待遇。

    诸侯王想要获得这样的优待,还需要天子特旨恩赏。

    过去,许多诸侯王,下葬,都没有得到这样的恩宠。

    如今,张苍这个臣子,却能获得这样的待遇。

    很多人心里都有些不舒服。

    但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两日后,御史大夫晁错上奏刘彻:臣等奉诏谨议北平侯苍之功,皆以为,北平侯臣苍,追随太祖,平定天下,恭迎太宗入继大统,功为上。辅佐太宗,秉政十五载,推五德之运,定社稷之本朔,吹律调乐,入之音声,及以比定律令。若百工。天下作程品!谥法曰:经纬天地曰文,道德博闻曰文。学勤好问,慈惠爱民曰文。臣错等以为,当谥之曰文,称之谓:北平文候。

    刘彻回复奏疏曰可。

    于是,张苍就成为了汉室为数不多,称为文候的大臣。

    这也算是在许多人的意料之中的事情。

    然而,随之张苍离世。

    汉室就只剩下了不过十位大臣,曾追随过刘邦。

    而这十人之中,只有田叔和魏尚,还在发挥余热。

    其他人。统统已经致仕。

    可以预见,未来三到五年,这些老一辈的开国大臣,也都将陆续离世。

    这是自然规律注定的事情。

    要知道,即使是最年轻的石奋,也已经七十几岁了。

    而最年长的申屠嘉,也马上要迎来自己的九十大寿。

    不可避免的,刘彻只能寻找田叔和魏尚的继任者。

    但遗憾的是,找了半年多。现在,刘彻都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

    不是说,就没有比田叔和魏尚更有能力的人。

    天下英雄如此多,能力远超田叔和魏尚的。一抓一大把。

    但问题在于:这些家伙未必能跟田叔和魏尚一样,尽职尽责的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田叔所在的内史衙门,负责管理整个关中。

    相当于后世天朝的北京市委书记兼任天津市委书记中央**。

    想坐稳这样的位置。能力倒是其次。

    主要是,这个人得能领会刘彻的意图。同时还能铁面无私的以公正客观的立场,来面对关中各个富强家族以及朝臣家属。

    性子软一点。私心多一点的人,要是坐上这个位置。

    用不了半年,长安的纨绔子弟就要无法无天了。

    而性子太强硬的人,却也可能激化矛盾。

    也只有田叔这样经验老辣的政治家,能有条不紊的调和这些方方面面的矛盾,让关中各县,都规规矩矩。

    换了其他人,那就未必了!

    如前世,晁错死后,刘彻的老爹在十年内换了五个内史。

    最终,还是上了宁成,才勉强让刘彻的老爹认可。

    如今,宁成还是个毛头小伙子。

    无论资历还是品级,都够不着内史的位置。

    没有办法,刘彻只能用笨办法。

    谋划将内史衙门,一分为二,分置左右内史的法子来作为田叔去职后的备用计划。

    内史令的事情,还好说,总归是能找到办事的人的。

    大不了让廷尉和御史大夫衙门还有绣衣卫也帮着看着。

    但魏尚的云中郡郡守继任者人选,却是让刘彻愁白了头发。

    云中直面匈奴在河套地区的部族。

    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云中的地理位置,都至关重要。

    云中若有闪失,未来的战争中,匈奴骑兵就能在广大的北方地区,随意兴风作浪。

    长城驻军,只能陷入拆东墙补西墙的窘境之中。

    可以想象,若是所用非人,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所以云中郡的郡守人选,不能单纯的只考虑一个方面的问题。

    而是要综合起来考虑。

    以魏尚为例,他在云中郡担任郡守二三十年,上马治军,下马治民,中间还能跟河套那边的匈奴人打嘴炮,甚至还能偷个空隙,在匈奴那边安插情报人员,建立情报网络。

    换句话说,魏尚的继承人,除了要文武双全,胸有韬略,还得有外交才能,最好对匈奴国内的部族势力有所了解,熟悉匈奴人的思维方式。

    这样的人,哪里是好找的?

    整个汉室官僚系统里,也未必能找出几个合适的。

    本来郅都是个不错的人选。

    但是,在河南郡干的风生水起的郅都,假如要调职的话,那就只能往中央调,起码都得是个九卿的职位。

    不然,谁还会给刘彻卖命?

    列侯里面,倒也有类似的合适人选。

    只是这些家伙未必愿意去云中郡,去接任魏尚的职位。

    而且,刘彻很担心,假如真派了某位列侯去云中,很可能,这个家伙想要做出些成绩。

    不是谁都愿意成为萧规曹随的故事中的那位曹参。

    也不是谁都能跟曹参一样,不计荣辱和个人得失,只为了国家和天下好。

    万一所用非人,派去的家伙,想要标新立异,乱改魏尚定下的规矩,脑洞大开的玩些新奇把戏,刘彻实在很担心,云中郡就又要走上前世的老路。

    思前想后,实在没有办法了。

    刘彻只好把主意打到义纵身上。

    义纵很年轻,学习能力很强,人也聪明,历史也证明了,他确实在边郡方面,有一手。

    另外,作为外戚,义纵也不需要标新立异。

    他只要能做好分内的事情。

    朝野都会觉得很满意。

    而且,作为外戚,义纵去了云中,能很好的压制住当地的地头蛇,迅速的树立权威。

    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内耗和争权夺利。

    只是,义纵未必愿意离开长安,前往云中。

    好在,刘彻是皇帝,所以,这个事情,还是有办法解决的。

    用了几天时间,刘彻就让义纵乖乖的上书请求,去云中郡视察工作了。

    说是视察工作,但其实,就是为了接任云中郡郡守而做的准备。

    打发走义纵后,刘彻终于能腾出时间和精力,专心布置在三越的事情。(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