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八十节 张苍去世
    兰亭阁位于这条街道的中轴。

    向前是太学和武苑,后面则是规模宏伟的凌烟阁。

    与刚刚破土动工不久的其他三座建筑不同。

    兰亭阁早在今年的夏天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建造了。

    现在,整个兰亭阁的基本轮廓已经初具雏形。

    它的规模并不大。

    占地面积也就几百平,分为三层。

    每层预计将藏书超过一千卷。

    这个数字看上去好像很可怜,后世随便一个新华书店,估计都能轻松吊打。

    但考虑到目前的时代,其实这个规模,已经很可怕了!

    著名的《道德经》五千言,已是煌煌巨著。

    当代的文学标杆《诗经》就算所有版本加起来,可能也就几万字。

    有史以来篇幅最长,字数最多的杂家经典《吕氏春秋》全部十二卷,也不过二十余万字。

    当代,多数著作,可能也就千把字,两千字的样子。

    诸子百家,目前所有还有传承的文字加起来,撑死了也就几百万字的样子。

    这还是大水b兵家和农家还有杂家,用各种数据灌水的情况下才产生的字数。

    换句话说,所有这些书籍,全部印刷,集结出版后,可能连这兰亭阁的一层空间都塞不满。

    好在,每样一套,肯定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

    热门的书籍,需求量肯定也很大。

    譬如《诗经》《易经》等。

    好在,有了雕版印刷术,可以大规模的批量印刷书籍。

    不然,要光是靠抄写,刘彻就是用十年时间,也估计凑不齐兰亭阁所需的书籍数量。

    即使如此,少府方面报告,兰亭阁最少也要明年才能初步形成规模。

    因为雕刻的印刻速度太慢了。

    少府到现在,也只完成了一百余部书籍的雕刻工作。

    至于吕氏春秋……

    现在连第一卷都没完工……

    但即使如此。刘彻感觉,兰亭阁现在的规模,也已经够大了。

    因为,虽然说是‘公共’图书馆。

    但实际上。哪里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

    兰亭阁开放后,除了太学和武苑的学生和老师以外,只有公乘以上爵位或千石以上官员,凭本人身份证明,方可入内。

    而且。还只能在第一层翻阅藏书,不得借阅。

    想上第二层,甚至第三层,那要求就更高了。

    而能自由出入兰亭阁,且可不受限制借阅藏书的人,除皇室成员外,也就只有九卿各衙门主官以及三公了。

    就连列侯,都不享有这个权力。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兰亭阁就这么大,显然满足不了民众的需求。

    封建社会的特质,也决定了。不可能存在什么真的没有等级的地方。

    不过,即使这样,当兰亭阁的动工的消息传出去后,天下舆论都是齐声赞美,使劲拍马,认为是当代文坛一大盛事。

    而且,出乎意料的,刘彻都还没发话呢。

    诸子百家和朝野各方,就已然开始争夺起兰亭阁的阁令一职。

    甚至坊间有传闻,九卿中的某位巨头。私底下放话说:宁舍九卿,必为阁令。

    舆论居然还很赞同这样的论调……

    让刘彻都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话又说回来,兰亭阁的阁令。确实可能有着堪比九卿的影响力。

    旁的不说,守在兰亭阁,就意味着,能跟来自诸子百家各派的头面人物以及朝野上下的巨头,平等交流的地位。还能跟各派的未来新星,拉上关系。

    未来。不管谁上台了,都要给兰亭阁的阁令一个面子。

    而且,更重要的是,谁当了兰亭阁的阁令,就很有可能,一下子就成为天下人心目中的大贤!

    这对于那些埋首故纸堆,研究了一辈子学问的老人们,尤其有诱惑。

    而那些喜欢装逼,想要给自己脑袋上按一个‘当世大贤’名头的列侯,更是对此欲罢不能。

    只是……

    刘彻早就有了兰亭阁阁令的人选。

    太史令司马谈!

    原因很简单,司马谈为人低调内敛,没有野心,也没有任何政治企图,生平唯一的愿望就是完成祖辈的希望,编出一部史记。

    这样的人,是兰亭阁阁令的最佳人选。

    巡视了一下兰亭阁的工程进度,询问了一下少府负责这个工程的官员几个问题后,刘彻就来到了凌烟阁所在地。

    前少府令岑迈早早的就在那里等候刘彻了。

    岑迈在上个月正式卸任了少府一职,专心将精力投入到了凌烟阁工程之中。

    在岑迈看来,他年纪大了,能不能更进一步,甚至青史留名,就全看凌烟阁这一战了。

    所以,这个前九卿,现在干脆是吃住都呆在了凌烟阁工地上。

    一则是表明决心。

    二则,却是逃避那些络绎前来当说客的家伙。

    自从凌烟阁的消息传出去后,天下列侯和燕楚齐等诸侯王,就都开始围攻岑迈起来。

    谁都想给自己的祖宗脸上多贴几个金。

    特别是那些还活着的太宗功臣,更是丢掉节操,带着大包小包的礼品,直接堵门了。

    岑迈不胜其烦,也不好拒绝,所以干脆就躲到凌烟阁的工地里来了。

    但即使如此,也还是常常被人直接找到了工地。

    让岑迈真是幸福且快乐着。

    但实际上,岑迈也知道,其实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他能做主的。

    他只是一个具体的实施者。

    那位功臣,应该有怎样的评价和描述,只能由天子决定。

    甚至,某些人的地位和评价,还要上朔望朝讨论,才能定下来。

    跟武苑与太学一样,凌烟阁,也才刚刚开始动工。

    刘彻也就没有进去看,只在御撵上问了岑迈几个问题,然后就离开了。

    他也不需要进去看。

    这些事情,自然有专业的的专家操办。

    身为皇帝,只要知道工程进度,表示一下关心,做做样子就可以了。

    在返回甘泉宫的路上,刘彻接到了一个噩耗。

    太宗孝文皇帝时期汉室政坛上最重要的角色,主持了汉律的全方位修订以及制定了汉室官员考核制度和上计制度的前丞相,北平侯张苍,在三天前撒手人寰。

    享年一百零四岁。

    刘彻问询,身子都颤抖了一下。

    张苍的离世,代表着战国时代,彻底落幕了。

    他是最后一位在世的荀子门徒,也是最后的一位见过秦始皇的人物。

    他的离世,标志着中国历史上最精彩,同时也是最辉煌的一个年代,永不再见。

    战国,在今天,终于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

    再也没有了见证者和描述者了。

    同时,张苍还是汉室历史上功劳最大的功臣之一。

    在刘彻看来,他的功劳,完全能与萧何、曹参比肩。

    他奠定了汉室的政治基础,完善了汉室的律法系统,建立了汉室的官员考核制度。

    他秉政十五年。

    他上台之时,汉室千疮百孔,经济疲惫,民生艰难,府库一贫如洗,官场弊政丛生。

    他去职之时,汉室社会稳定,人口恢复到了秦末战乱之前的水平,府库堆满了铜钱和粮食,长城的防线,基本稳固。

    除了政治功劳外,张苍在数学、音乐、文化和天文方面的建树也非常多。

    他几乎就是一个全才。

    刘彻闭上眼睛,对左右近侍道:“北平侯薨,朕甚哀之,其令,天下郡国致哀,汉军各部军旗降半旗,命燕王刘定国,登门代朕致哀,发骑兵一千五百人,自未央至北阙,分列而陈,以像北平侯秉政十五年,赐金缕玉衣、黄肠题凑各一具,以诸侯王礼下葬,命有司商议北平侯之谥号,以美其功!”

    这就是要国葬的架势。

    而北平侯张苍的功劳,绝对当得起这样的哀荣!

    甚至,可以说,再怎么追崇,张苍都配得上!

    刘彻不想,后世史书上,这位真真正正,埋首干实事的大臣,再次得到与他的功绩不相匹配的评价甚至是侮辱了。(未完待续。)

    ps:  这两天腰疼的厉害,抱歉了~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