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七十八节 考举再开
    库里提奥斯完全不知道,有人正透过北阙公车署中的窗户观察他。

    他现在非常快乐。

    自从被汉朝皇帝接见了之后,他的待遇,就陡然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直接从夷狄,变成了夷狄之国的使者。

    这两者的区别,就好比黄金和青铜之间的差距。

    现在,库里提奥斯,享受的是汉朝的千石官员待遇。

    一个叫少府的机构,为他提供了单独的住处,还为他准备了仆人以及下人。

    除此之外,一位博学的学者,出任了库里提奥斯的老师,负责教授他语言和文字。

    在长安待了将近一个月后,库里提奥斯如今有些汉人的模样了。

    至少,他已经明白了,在汉国,衣襟是不能随便秹,衣襟向左还是向右,在汉国,是区别野蛮与文明的重要标志。

    另外,束发也很重要。

    头发披散,或者留短发,那是野蛮人才干的事情。

    真正的文明人会选择束发,并且按时清洗头发和身体。

    这让库里提奥斯大开眼界。

    另外一个与罗马-希腊模式完全不同,但却同样灿烂无比的文明世界,向他敞开了大门。

    通过简单的学习与科普后。

    现在库里提奥斯已经知道,这个古老的文明国度,真正的名字,应该是中国。

    而中国人自认为自己的祖先,是三皇五帝。

    那是一群,在久远的远古时代。存在过的一些贤王。

    他们用着自己的言传身教,深深的影响了所有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民。

    直至今天。中国的国家机构和政府机构以及思想文化,依然深受那些远古的贤王影响。

    最高的统治者皇帝。也常常在命令和法律条文里,提及那些伟大人物的名字与言行,以此来强调自己统治的合法性以及律法的合法性。

    甚至,就是皇帝这个称呼。

    也是由三皇五帝而来。

    抬头看了看张贴在一颗柳树下的一张白纸。

    库里提奥斯有些尴尬的摸了摸下巴。

    中国的文字,对他来说,简直太难了。

    那些方块字的笔画与结构太过于复杂了。

    哪怕是他,这样一位在罗马都算得上号的聪明人,至今也只认得几个简单的汉字。

    至于书写,那就更不可能了。

    库里提奥斯只能期待自己的几位刚刚结识的汉朝朋友。能帮他翻译翻译,那张贴在树下的白纸上的文字了。

    在中国这么久,库里提奥斯的最爱和最喜欢的中国造物,就是白纸了。

    这种轻便简单整洁易于书写的人工造物,在库里提奥斯看来,简直就是文明最好的载体了。

    与中国的白纸相比。

    罗马的羊皮纸,可以丢到厕所去擦屁股了!

    没多久,库里提奥斯的几位朋友回来了。

    “考举又要开始了!”一位年轻的士子手舞足蹈的说道:“陛下已经下诏,今岁七月初八。考举重开,明天起,所有士子皆可报名!”

    其他人也都是兴奋不已。

    他们留在长安的最大动力之一,就是考举。

    通过考试。获得官职,然后,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哎,恐怕。今年,我等儒门子弟。又要被打压了……”另外一位士子摇摇头叹道。

    去年的考举,儒家被法家、黄老派、墨家甚至是农家,联手狙击。

    朝中的列侯阶级们也强势反弹。

    最终,儒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许多考中的士子,都被波及,甚至有些人,本来明明都已经够资格能留在长安城的九卿衙门为官,最终,却被迫下放到了地方。

    而将那些清贵的职位,留给了列侯子弟。

    今年,恐怕,又要重演去岁的悲剧了。

    “没办法,谁叫我等儒门子弟,人微言轻呢……”有人愤愤不平的说道。

    长安的列侯和朝臣中,倾向儒家的人太少太少了。

    甚至,就是墨家,现在也比儒家在朝廷中的人脉更广。

    前任少府令岑迈,现在的郎中令义纵,据说,都与墨家关系很好。

    另外,当今天子,也是墨家的最大靠山。

    据说,天子每旬必去一次墨苑,与墨者们交谈。

    甚至还会常常让人从宫里将酒肉以及被褥等物,赏赐给墨苑。

    甚至,有传言,墨家的弟子,压根不需要通过考举。

    他们只要在墨苑里做出了成绩,天子,就会给予他们想要的一切。

    这让儒门弟子们,看着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库里提奥斯不知道这些事情,听了也是满头雾水。

    因此,问道:“诸君在说何事?什么考举?”

    其他人看了,呵呵一笑。

    面对这位可爱的夷狄使者,大家都觉得有必要好好给他上上课,普及一下常识。

    教化夷狄,那可是大功啊!

    于是,纷纷七嘴八舌的跟库里提奥斯介绍起了考举的来龙去脉和历史。

    库里提奥斯听了,却是更加迷糊了。

    想要让习惯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的罗马人了解中国‘唯才是举’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传统,确实有些困难。

    但,好在儒家的人,别的长处可能不如其他诸子,但,耐心方面,他们是一绝。

    于是,大家就细致的给库里提奥斯说明了一下考举的制度和办法。

    库里提奥斯总算明白了过来。

    原来这是中国独创的一种全新的选拔官员的模式。

    不通过血统,不以爵位评论,单纯以知识作为评判标准。

    通过三轮由浅至深的考试。选拔地方和各个中央机关中的下层官吏。

    这个名为考举的模式,没有任何限制。只要你是中国人,无论是奴隶还是贵族。都可以参加。

    通过三轮筛选后的人,可以出任镇长、百夫长一类的官职。

    而在未来,这些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还可以成为国家的重臣。

    现在的中国贵族里,就有不少人,是从这个模式中脱颖而出的优胜者,他们中职位最高的,甚至做到了相当于罗马总督的位置。

    这让库里提奥斯目瞪口呆,简直无法置信!

    在罗马。别说是总督了。

    就是一个镇长,也需要有公民的身份。

    至于奴隶和平民?

    想要爬上去,只能是呵呵!在库里提奥斯离开罗马时,罗马的平民阶级就已经对此大为不满了,库里提奥斯听说,几位保民官为此想向元老院提议,加强对平民的优待,但可惜,直接被元老院驳回。

    而在东方的汉朝。阶级的界限,虽然有。

    但并不明显。

    从一个奴隶,做到总督的也并不是没有。

    库里提奥斯就听说过,中国的一位侯爵。在十几年前,甚至只是另一位侯爵的奴隶的儿子。

    但如今,这位过去的奴隶之子。现在已经是中国皇帝的亲戚,太后的侄子。一个名为魏其候的大人物的重要属下。

    统领着数万人的军队,甚至有传言。他将出任郡守,这相当于罗马的总督!

    “我要是将我在这东方的见闻,回去告诉罗马的公民们,恐怕,没有什么人会相信……”库里提奥斯不由得感慨着。

    但,对这一切,他除了感慨外,并无其他任何想法。

    东方的中国,采取什么样的政体,用什么模式统治。

    跟西方的罗马,关系不大。

    共和国的元老院和百人队长会议,也不会在乎一个跟罗马足足有三四年旅途距离的国家,用什么办法统治国家。

    但库里提奥斯还是决定,继续深入了解和研究这个东方古国的社会和政治。

    或许在未来,他能借此,更进一步,成为一位保民官呢!

    嗯!

    库里提奥斯觉得,中国的平民的处境,罗马的平民们肯定会非常羡慕。

    等他回到罗马,或许可以打起‘像中国平民那样活着’的旗号,竞选,平民们肯定会将票投给他。

    带着这样的想法,库里提奥斯道:“诸君,我们还是回去吧,老师还在等着上课呢!”

    如今的库里提奥斯,与这些士子,算是师兄弟的关系,他们都是王臧的弟子。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库里提奥斯对于儒家的理论什么,感触不深,也没有什么身为儒家子弟的觉悟。

    在他看来,那位老师,跟他过去在罗马,教导他学习的家庭教师,差别不大。

    当然,必要的尊重,还是有的。

    在罗马,尊重老师,虽然不如东方的中国这样。

    但也很看重。

    尤其是亚里士多德教出了亚历山大后,许多贵族都开始重视教师和学者了。

    刘彻这个时候,并不在长安。

    他数日前,就已经离开了未央宫,带着妃子和孩子们,前往甘泉宫避暑。

    这是他即位以来,首次在夏季,将办公地点移到甘泉宫。

    主要是为了将宣室殿腾出来,进行维修和翻新。

    刘彻让少府,制作了一块大牌匾,准备挂到宣室殿的殿堂之上。

    这是学的满清。

    满清在紫禁城的勤政殿上,挂了一块正大光明的牌匾。

    先别说,这个东西,满清的皇帝们信不信,但,最起码,忽悠了不少百姓和文人。

    后世的辫子戏,更是大赞特赞。

    在刘彻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文宣策略。

    最起码,能忽悠人。

    当然,刘彻可没打算效仿满清,挂个正大光明的牌匾。

    因为,那根本不可能,也无济于事。

    政治本来就是黑暗的,政坛本来就是无数的黑箱操作。

    挂个正大光明,除了自欺欺人之外,别无他途。

    刘彻让人挂的是:四海穷困,天禄永终。

    这是尧帝禅让给舜帝时发布的策命中截取出来的。

    全文是:兹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穷苦,天禄永终。

    意思就是:舜啊,现在我按照天命,将大位传给你,你要诚实恰当的执行中正之道,假如,天下的百姓陷入穷困之中,那么,上天就要收回赐予你的天命了!

    刘彻挂这个牌匾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提醒自己。

    同时,也给后世子孙画一条红线。

    你们可以吃喝玩乐,做木匠,炼丹什么的。

    但是,假如,百姓穷困,国家经济困难了,你们就等着做亡国之君吧。

    这是刘彻思虑了许久后,才选定的中心思想。

    并且,打算今后,将这句话,当成汉室政权的统治合法性来源进行宣传。

    就如同日后的天朝。

    将喂饱百姓的肚子,发展经济,作为国家的任务和目标。

    除此之外,商汤祭天时的祭文,刘彻也觉得,有必要勒石为记,就放在宣室殿的御座之前。

    这样,每一个皇帝,在登上御座之前,都会看到那段商汤鼎革之时对天所发的誓言:予小子履敢用玄社,敢昭告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

    在刘彻看来,中国古代的王朝帝王们,只要能读懂和记住这两位帝君的誓言和诰命,根本不会玩脱,也根本不可能出现问题。

    毫不客气的说,统治者们,压根不需要去学什么西方的民煮自由大宪章什么的,从老祖宗哪里,就能得到足够的智慧和策略。

    可惜啊,大多数人,都只是将老祖宗的话,当成了口号,当成了飙演技时,掉眼泪时的台词。

    而刘彻这么干,就是要逼着后来的子孙,不管怎样,至少在表面上,他得做个态度,做个表率出来。

    不然,他的皇位,马上就要不保!

    当然,这只是一个预防性的策略和保障。

    要真出个类似宋钦宗那样的奇葩,再怎么保障和预防也是没用。

    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脑残,能做出什么有智商的事情出来。

    人家硬要作死,你也无奈不是?

    所以,关键还是在自身,在于教育,在于传统。

    秦国七代君王的教育,刘彻看来,就很有必要学习学习。

    所以,刘彻现在来到了槐里县的茂乡。

    这个他未来的安息之所。

    虽然,视察自己的陵寝这样的事情,看上去怪怪的。

    但这却是汉室每一个皇帝的必修课。

    帝陵在汉室的政治生活中,占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

    帝陵的规格和制度,能直接反应出,当政的皇帝,对天下的态度和治政的思想。

    太宗孝文皇帝的霸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整个霸陵工程,尽量俭朴,尽量的没有加重人民的负担。

    甚至连霸山本身的地理地貌,太宗孝文皇帝,都禁止官员和后来者破坏。

    原因就是,他不喜欢也不想加重百姓的负担。

    到刘彻这里,帝陵工程,就开始承担更多的东西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