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七十六节 决定
    刘彻微微坐直了一下身体,道:“杨爱卿有什么事情?”

    对大鸿胪和典属国这两个机构,刘彻一直缺乏足够的关心,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理会他们。

    这两个衙门,在刘彻眼里的地位,大抵跟后世天朝的工会与妇联差不多。

    基本上就是一个类似吉祥物的存在。

    事实上也差不多。

    自从公孙昆邪被刘彻放了无限期的病假后,大鸿胪跟典属国这两个衙门的许多权力,就都被其他部门给抢走了。

    现在,这两个衙门就剩下跟四夷藩属交往以及传递国书,组织藩王入觐的权力了。

    杨垣恭敬的再拜,道:“回禀陛下,此番匈奴使者所送的礼单中,有奴隶三十人,其中有一人自称大秦使者,奉其国主之命,往来中国通好,途中为匈奴所获……臣自少府闻之,奇之,乃命有司收系,命其详述其国历史、地理,今已录成,特献于御前,以呈圣闻!”

    说着,他就双手捧上一张薄薄的白纸,呈递在手。

    刘彻挥挥手,王道立刻下去接过那张白纸,呈递到刘彻面前。

    刘彻打开那张白纸,只见纸上写满了工整的文字。

    略略看了两眼,刘彻的神色剧变。

    “大秦,在海之西,云去中国数以万里,使者穿山凿岭,渡海跨河,三岁方至中国。其国广大,地方数千里,有四百余城,小国臣者数十,以石为城郭,列置邮亭,皆垩塈之。有松柏诸木百草。”

    这是看了这一段文字,刘彻就知道,这个所谓的大秦,究竟是谁了。

    罗马!

    准确的说。是罗马共和国。

    刘彻的西方史学常识基本为零。

    但好歹看过角斗士啊斯巴达三百勇士啊,当然还有圣斗士星矢!

    略略也是知道些西方的常识的。

    亚历山大东征后,庞大的世界帝国分崩离析。

    在欧陆,罗马人开始崛起。并继承了希腊的精神和文化,对外积极进取。

    在西亚,残留的希腊化殖民地在相当长时间内,依然是主流。

    当地土著的琐罗亚斯德教,也就是拜火教。被希腊人打的妈妈都不认识,只能躲在一些角落里苟延残喘。

    而在中亚,希腊化的城邦也有不少。

    史书中所载的贵霜王朝,在实际上就是一个糅合了希腊和印度以及大月氏人本身文化后的政权。

    甚至,佛教中的一些经文里,都有过希腊人,甚至罗马人的友情出演。(注1)

    而在中国的历史上,尤其是两汉的历史上,汉与罗马之间,在很多时候。其实都是只差一步,就能直接交流了。

    汉朝的使者,最远,曾经抵达欧亚边界。

    甚至,差一点,就能登上前往欧陆的船舶了。

    可惜,封建迷信害死人,那位使者轻信了波斯人的所谓美人鱼的传说,不敢上船。

    东方与西方的古典世界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直接联系,胎死腹中。

    但历史上。有关罗马在汉朝的传闻和故事,却是屡见不鲜。

    什么消失的军团啊,什么汉朝的罗马村啊,诸如此类的故事。总能引起一些人的猎奇心。

    刘彻曾经也对这些事情好奇过。

    而当了皇帝后,刘彻曾经在陇西郡的公文里,发现了一个奇特的县名:大夏县。

    经过查询后,刘彻愕然发现,这是一个在太宗孝文皇帝中元六年改名的县。

    为什么改名?

    答案是有司奏报:有夷狄自西方越岭而来,请庇于汉。上加惠,命有司置于陇西枹罕县,乃析枹罕东百里之地,为其居所,赐其家具田地,一如中国。因其自称其自大夏而来,因避国中战火,逃奔于中国,于是,上赐其县名曰大夏。(注2)

    刘彻为此特地让人去陇西大夏县找来几个已经汉化的难民。

    结果大失所望。

    他们的面貌根本就不是金发碧眼的欧洲人种,而是黑发褐目的中亚土著。

    让人询问了他们的来历后,刘彻知道了,原来这些家伙大部分只是大夏国的下层,跟着他们一起逃亡的希腊老爷不是没有,但基本都死在了逃难的路上……

    由此,刘彻也就息了从这些人口中了解一下西方世界的想法。

    但刘彻没想到,居然又冒出一个疑似罗马的使者。

    刘彻继续看下去,越看越确信,这位疑似罗马使者,确实就是来自罗马的。

    不是罗马人,不可能对罗马的政治体制和历史过往如此了解。

    譬如,这段描述:其王无有常人,皆简立贤者。国中灾异及风雨不时,辄废而更立,受放者甘黜不怨。其人民皆长大平正,有类中国,故谓之大秦。

    好吧,这不就是罗马共和国的所谓民煮选举?

    当然,这是贵族共和。

    刘彻看完全文,敲了敲桌面。

    他当然知道,后世欧陆的意呆利以及希腊等国,国土上生活的人,其实大多数早就不是什么希腊、罗马人种了。

    在罗马帝国毁灭后,真正的罗马人早就被人杀光和赶走了。

    来自法兰西和德国的蛮族鸠占鹊巢。

    只是,古罗马人种与中国人种相似?

    开什么国际玩笑?

    就算是照嘻哈镜,都不可能啊!

    但不管怎样,刘彻都打算见一见这位自称罗马使者的家伙。

    “散朝后,将那大秦使者带来未央宫清凉殿……”刘彻将那白纸合上,吩咐着,然后随手递给旁边的宦官,让其将之归入石渠阁的档案里。

    …………………………

    两个时辰后,刘彻在清凉殿见到了那位自称是罗马使者的男子。

    刘彻微微观察了一下。

    这个人跟中国人,还真有些类似!

    黑发黑眼,身高与体格也跟汉人相差无几。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肤色了。

    刘彻挠挠头,有些不明所以。

    但其实,他不知道,在古典世界,真正的罗马人。就是这样的,黑发黑眼白肤。

    金发碧眼,在这个时候的罗马,是蛮族的象征。

    只有日耳曼蛮子、洛曼蛮子还有维京蛮子才是金发碧眼。

    另外。元首崇拜的祖宗,雅利安人,其实是黑发褐目……

    但他不知道啊。

    角斗士、斯巴达,给他留下的印象就是欧洲人都是金发碧眼……

    “汝就是大秦使者?”刘彻站起来,对着那个跪在自己面前的所谓罗马使者问道。

    库里提乌斯。这个时候真是无比紧张。

    虽然他在罗马,见过执政官,见过元老院的巨头们。

    但,从没有一个人,能给他如此大的压力。

    在长安的大鸿胪待了几天。

    他已经知道,这座汉朝的首都,是一个比罗马城还要大数倍的巨城。

    汉朝的疆域,加起来,起码有四五个罗马共和国那么大。

    这个国家的人口,更是罗马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汉朝人的祖先。早在连罗马城都还不存在的时候,就已经建立了辉煌灿烂的文明。

    恐怕,就只有埃及的法老们,才能跟汉朝比一下悠久历史这个事情。

    但,现在,埃及的法老早就成为了一个笑话。

    而汉朝的天神之子,依然统治着他的世界。

    即使是他所见过的那个恐怖的野蛮人国家匈奴,也不敢在汉朝面前得瑟。

    大鸿胪的官员,曾经告诉他。

    在几十年前,汉朝的开国之王。曾经与匈奴的开国之王,进行一场残酷的战争。

    双方投入的兵力,是用十万这个单位来计算的。

    与之相比,第二次布匿战争中汉尼拔的那几万人。也就只能在那场战争中打打酱油了。

    在身旁的翻译第三次向库里提乌斯提醒后,他才反应过来,先是用从大鸿胪那里学来的汉朝礼仪,大礼参拜,然后,站起来。右手抚胸,以一位罗马共和国的贵族身份,对刘彻道:“受罗马共和国执政官阁下委托,鄙人,罗马公民库里提奥斯,向伟大的汉朝皇帝陛下问安,愿奥斯匹林众神保佑您,尊敬的陛下!”

    这段话,他是用拉丁语说的。

    别说是翻译了,就是刘彻也是目瞪口呆。

    完全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好在,他随后又用了半生不熟的,掺杂了匈奴语和大宛语的汉话说了一遍。

    在翻译侍从官的帮助下,刘彻勉勉强强,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刘彻还没发话,一直矗立在刘彻身边的侍从官和尚书官们,就已经对库里提乌斯怒目相视了。

    “哪里来的夷狄,不知圣人教化,竟敢在陛下面前如此无礼!”汲黯立刻就跳了起来。

    对汉人来说,这个世界,只有两个国家。

    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夷狄。

    汉人也有着足够的自信与理由,相信这个事情。

    已知世界,除了中国外,尽是愚昧与蛮荒。

    刀耕火种,结绳记事,甚至用人做祭品。

    刘彻却是微微一笑,挥了挥手,让汲黯坐下来。

    既然对方能说出执政官与奥斯匹林这两个名词,刘彻也就姑且相信了,这个男子来自罗马,确实是受命的使者。

    对于西方世界,刘彻没有太大的好感,也没有太大的恶感。

    公知小清新们吹嘘的什么民煮啊亚里士多德啊柏拉图啊,对刘彻来说,也就那么一回事情。

    但,有一点,刘彻要承认。

    此刻的世界人类,只有两个文明的灯塔在照耀周边。

    一个是东方的中国,一个是西方的罗马。

    只是……

    在两千年后,罗马共和国和罗马帝国都已经灰飞烟灭,只有那些角斗场的遗迹和出土的文物供人凭吊。

    而中国,依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从结果来看,那种文明更有生存力和生命力,显而易见。

    嗯,被基友教干成渣渣,洗脑洗成蠢货的文明,渣渣罢了。

    要知道,中国也同样被外来的各种宗教乱入。

    但最终的结果就是,所有的宗教,都得给中国跪了。

    明朝传入的基友教,甚至还要捏着鼻子来个儒基合流。

    至于唐朝的景教,就只能用悲剧来形容,号称无法同化的犹太人,在开封卖烧饼。

    一个儒家就能干的各种宗教哭爹喊娘,如今,诸子百家俱在,中国的未来,只会更好。

    所以,刘彻现在对罗马人,还是很有兴趣的。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中国与欧陆,地理上的距离,决定了两者,不可能成为敌人……”刘彻心里寻思着:“要不要做个试验,验证一二?”

    刘彻想起了他在河东郡的那个早晨做的那个梦。

    “蛮夷小国之主,不识天颜,不通教化,冒犯圣天子,死罪死罪……”

    刘彻回忆着那个梦境,觉得很有意思。

    有必要试一试。

    看一看,来自中国的儒家文化,能不能打败罗马的希腊文化。

    “连基友教都能干趴下罗马,儒家不可能不行吧?”刘彻寻思着。

    嗯,至于法家跟兵家这样的不河蟹的思想,还是不要传出去,免得带坏小朋友。

    儒家的圣母文化部分,倒是可以推广推广。

    让欧陆提前两千年,进入圣母时代,想想都带感啊!

    于是,刘彻一拍大腿,道:“贵使远来辛苦了,朕看贵使,汉话很成问题啊,这样吧,贵使先回去,朕将命人来教导贵使学习中国语言与文字,等贵使能流畅的使用中国语言交流,朕再召见贵使,与贵使谈一谈贵国的历史文化,以及贵使身负的使命罢!”

    于是,这个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在刘彻的专断独行中决定了下来。

    刘彻让人将那个罗马人带下去,同时,嘱咐少府和大鸿胪好生照看。

    顺便,刘彻让人把王臧送去,专门负责教导这位罗马人。

    王臧是鲁儒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如今,身居两千石博士之职。

    这两千石的禄米,当然不能白给了。

    另外一方面,刘彻打算培养几个年轻人,将来跟着这个罗马使者,踏上前往罗马的道路。

    一是,罗马是很重要的贸易国。

    中国出产的各种丝绸和香料等特产,在罗马销路非常好。

    只是,大部分的利润都被途中的商人给瓜分了。

    这个事情,简直不能忍!

    必须得到改变!

    二则,东西方两个文明古国的直接交流,让刘彻感受到有种创造历史快感。

    来而不往非礼也。

    第三呢,刘彻知道,未来的世界,注定是话语权跟价值观的争夺。

    为了避免日后被西方文化侵袭,中国文化,就要主动出击,把战火烧过去再说。

    让欧米鬼畜来考汉语四级,总比中国人去考英语四级好。

    最重要的,当然是:工业化的大旗,只要中国一家来抗就好了。

    西方人还是安安静静的宅在欧陆玩泥巴的好。

    而在这个方面,先进的儒家文化,能很好的完成这个任务。(未完待续。)

    PS:注1:佛教的那休比丘经,记载了那休比丘与一位叫休弥王的交谈,而这位休弥王,是希腊人,他自称是来自罗马。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查查。

    注2:大夏县在今天的甘肃广河县西阿力麻土乡古城。

    史书记载,月氏西迁,攻击了大夏,大夏的民众一部分东逃到了汉朝境内的陇西。并被汉朝接纳,妥善安置在枹罕县,汉朝将枹罕一分为二,在东部设置大夏县。
29salon